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一章

老实讲就是,在影视这个圈子里,俊男靓女并不稀罕,甚至说老实话,演技派也不稀罕,有很多郁郁多年不得志的小演员,其实演技都锤炼得不错,但特型演员却一直都相当难得——因为特型演员往往很难浮上来,让导演们看到。
而喜剧最喜欢特型演员。
在巧妙地设计之下,甚至他们只是一出场,就已经自带笑点。
就彭向明前世看过的影视文艺作品而言,基本上所有真正优秀的喜剧,都是特型演员为骨梗的——周、宁、赵、沈,等等。
乃至于老郭的相声,也讲究个帅、怪、坏、卖,会通过语言艺术,把观众引入到老郭塑造的那个“很特殊的人”的生活情境里。
这东西,从几千年前开始出现了宫廷小丑这样一个负责逗皇帝开心的角色的时候,就已经逐渐被提炼出规律来了。
其中周星星对特型演员的设计和运用,堪称出神入化。
《功夫》乃是其集大成级别的作品。
彭向明就很看好李秀伟和魏小度这两位一瘦一胖的导演,所以才当着姜浩的面就迫不及待地发出邀请。
然而他们俩却有些疑虑,还是李秀伟代表两个人说话,“我们……倒是都客串过戏,我早年还参加过一些小品,但是……我能问问您希望我们俩去演什么角色吗?我们可能……”
这个时候,姜浩却大包大揽,“演啊!你管什么角色,人大老板发话了,邀请你俩,肯定有看好你们的角色,别问,上!”
但彭向明还是很认真地对两个人解释,“李导你的角色,大概是一个包租公,会调戏一个超级丑的租客,当然,女的,你是功夫高手,但常年被自己老婆打得鼻青脸肿,至于魏导你,去演男主角,也就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两个很善良的人,做不了恶的人,在一个万恶的旧社会,为了生存,不得不去逼着自己作恶,但最终,善良的人,还是做不了恶。”
李秀伟闻言“哦”了一声,露出些深思的模样。
这个时候,反倒是魏小度缓缓点头,“有点意思,我大概明白您的意思了。”
俩人对视一眼,李秀伟说:“那要不……我们回头试试?”
彭向明一击掌,“准成!”
姜浩见他们谈妥了,就问:“早听说你要拍新戏了,是个什么故事?”
彭向明说:“就是一个从小就怀揣梦想,想要拯救世界的善良的小孩,虽然一直都被社会毒打,虽然一直都想成为一个凶恶的人,人上人,但始终保守了内心的善良,长大之后终于消灭了邪恶势力的故事。”
姜浩点点头,“有点意思……喜剧?”
“喜剧。功夫喜剧。”
他又点点头,“有点意思。喜剧很难玩,玩好更难!”
这时候,彭向明看看他,“突发奇想,要不,您来给我客串个镜头?就几个镜头,开局就死掉的一个黑帮老大,怎么样?”
“嘿!你这……我还惦记着回头找你来给我客串个角色,还没说话呢,你这倒好,先瞄上我了!”
“成不成吧!”
“成啊,干嘛不成!我去!”
…………
“……分蛋糕和尊老敬老的意图实在是太过明显了,《无间道》明明已经拿下了最佳编剧、最佳剪辑、最佳影视原创音乐,甚至还拿下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说明主办方是很认可《无间道》这部电影,也很认可彭向明的执导功力的,所以从故事性、技术性,都用奖项给与了肯定,甚至在演员的表演层面,秦园和孙立恒,这两位此前几乎没有什么名气的演员,都通过这样一部电影,拿到了大奖,却偏偏最佳导演和最佳电影被从彭向明手里夺走了……”
“……我们的记者采访到了著名导演姜浩,他表示对今年的颁奖结果无话可说。他说主办方把最佳摄影这么重要的奖项颁发给自己的剧组,是对自己导演、表演工作的最大认可,同时他表示,恭喜姚清平导演如愿以偿地拿下了两项大奖。并称赞张仲良实在是一位顶级的制片人……”
“噗!”
连齐元也听出姜浩话里话外的意思了,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家伙说话是真酸,不过也是真敢说。
“还有呢……”
孔泉继续念,“姚清平导演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有些诚惶诚恐,事先没有预料到自己能够拿到最佳导演和最佳电影两项大奖。当前面的奖项纷纷没戏的时候,他一度认为后面也不会有自己的奖了。因为‘没有可能说最佳摄影、最佳剪辑和最佳编剧三个奖一个都没拿到,反而拿到了最佳电影’的可能……”
“张仲良愤怒驳斥姜浩的言论,他说,‘你不懂评奖就不要乱说!’,并高度赞扬了主办方的评选机制,认为这种评选机制,有助于让更多真正好的电影脱颖而出,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奖励……”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二章

“希望它没把我的手印洗了。”方羽自语道。
“噌!”
当方羽的手掌,触碰到树墩之时,脚下的地面,立即泛起一阵光芒。
一阵白光从地面升起,瞬间笼罩方羽和灵儿的全身。
而后,方羽眼前的景象,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面前是一泓山泉,周围一片绿野。
草地,树林,小坡,一切自然田园该有的,这里都有。
生机盎然,空气都比外面要清新许多。
方羽顺着脚下的小道,不急不慢地往前走去。
一路上鸟语花香,方

文学

羽越走心情越舒畅。
“等以后空闲下来……我也要开辟这么一处小空间,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再也不出去了。”方羽心道。
顺着小道,走了一段时间后,方羽的面前出现一弘山泉。
泉水从前方的小山之上流淌下来,清澈至极。
方羽走到山泉之前,将灵儿放在草地上,用双手捧起一点山泉水,仰头喝了下去。
山泉水极其甜美,如同加了糖一般,却有没有糖的甜腻,反倒清新无比。
“老龟,我都来这么久了,你也不出来迎接一下,是不是过分了一点?”方羽连续喝了几口山泉水后,开口说道。
这里周围并没有人,只有山泉流淌的水声。
可方羽如同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后,前方的山泉水面,突然泛起一阵涟漪。
而后,山泉旁一块极像青苔布满的石头,突然抬了起来。
仔细一看,会发现这是一个龟壳!
而后,这个龟壳立了起来。
这么一只乌龟,就这么用两只脚走路,绕着山泉的边,走向方羽。
“我睡得好好的,你一来就把我吵醒……我不赶走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乌龟就这么走上前来,头都没伸出,但声音却从龟壳里传出。
光从声音来听,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者。
“老龟,这么多年没见,你总该把头伸出来让我看一看吧。”方羽说道。
方羽话音一落,面前的龟壳,便伸出了头。
它的头看起来跟寻常乌龟相似,但一双眼睛却特别大,像人的眼睛。
老龟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女孩,说道:“我知道你来找我想干什么了。但很可惜,我最近正好处于休眠期,无能为力。”
“休眠期?就你现在这样,哪天不是休眠期?赶紧给我看一看,这女孩情况有点特殊。”方羽说道。
“过半年再来吧,我真的在休眠期,你没感觉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么?”老龟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
方羽站起身来,冷冷一笑,说道:“老龟,本来我想以老朋友的关系与你相处,但如果你是这种态度的话,就别怪我翻脸了。”
感受到方羽眼神的冰冷,老龟回想起当年初次见面的惨痛记忆,浑身一颤,眼睛立即睁开。
“我看你这片小空间现在打造的也算不错,就这么被毁,有点可惜啊。”方羽环顾四周,自语道。
“行了!别再多说……我愿意为你这位老朋友破例一次!”老龟大声说道。
方羽这才把身上的气息收起。
他对这只老龟太了解了,它就是贱骨头,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这只老龟,是在一千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的。
当时方羽想把它宰了煲汤,结果这只老龟跪下痛哭流涕地求饶。
再之后,方羽发现这只老龟是一只灵兽,能够幻化成人型。由于精湛的医术,在周边山村被村民当做活神仙一般供养。
经过一番医术上的交流,方羽惊觉这只老龟的医术造诣,远高于他!
于是,他就在老龟的独立空间待了一段时间,想要从老龟身上学点医术。
在独立空间里,大概待了三年的时间,方羽医术提升不少,就此离去。
如今再次见面,相隔的时间已有千年。
但奇怪的是,无论是方羽还是老龟,都没有那种太久没见的陌生感。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三章

火焰翼龙的头顶上,一点礼数不讲的克里素质低劣地吆喝道,他的伤口愈合不少,精神上也好了许多,只是这张嘴巴呦,没个空闲。白兰蒂一直放纵着他这个病号所以没咋说他,这家伙就开始骑到龙头上无法无天起来。
但是嘛,“龙丫头”露茜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她上前一把扭住克里的伤口,没好气道:“给我尊敬一点,我不允许你这么无礼!”克里,哀号不止。
“哈哈哈哈哈。”火焰翼龙,恐吓道:“如果是以前,老子我一定一巴掌拍死你这小家伙,不过老子最近大发慈悲,希望能积一点功德…算了,就饶你一命吧。”
克里一听,正准备开口与它决斗来着,被白兰蒂阻止道:“克里,当心他把你的神秘枪给化了。”
“别以为我怕了,这可是我们的时代……”克里大言不惭,对白兰蒂说道:“本来我是想和它决斗的,看样子应该先放一放,必须先把我的手治好否则‘我的时代’就到头了,我想红龙老大不会欺负我这样一个半残废吧!啊?”克里鬼灵精的,把脑袋探出去,想看一看

文学

下面火焰翼龙的眼色如何。
“露茜啊……”火焰翼龙,拖着长长的尾音,叫道。
“哎。”露茜答应一声。克里顿时感到不妙。
“你…来帮我欺负他吧!”火焰翼龙,竟然想出这样一个馊注意来。
克里惨叫道:“不能这样呀!”
可惜呐,露茜“扑哧”一笑,便开始惩罚克里这个病号。乐儿,站在一边看热闹,表情淡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