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一章

到这里这本书

文学

就差不多完结了,感谢各位的支持
接下来就唠个几分钱的吧
这不是我第一次写小说,但这是我第一本起点的签约小说。
这本书的诞生纯粹就是个意外,最早仅仅因为无聊而在Word里开了一个新坑,当时并没有准备把这个写完,纯粹是娱乐。
接着是因为和朋友一起去看了哪吒答应朋友去产量,于是就把粮写在了这个里面,有了哪吒那段的故事。
再后来大二开始,社团招新,东忙西忙的果断的弃坑了。
社团内的一个学弟是起点的一个蛮厉害的作者,天天跑来怂恿我让我去起点发书,发书。
于是去年的十月21号这本书的第一章出现在起点。
后来意外的收到站短,签约、上推荐、上架,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这本书的成绩很差,均订6,现在的总订阅量一千多,没有大佬的均订多。
生活不易,妄妄叹气……
这种写小说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写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有些时候连自己都忘了,当时写某些片段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留下了三件印象极深的事。
第一,是我生日前后那段时间的事,那天还在上着课,突然发烧了。下了晚课匆匆赶回屋子,本想先那么休息一会,都已经上床了,怎么也睡不着,十二点左右突然起床,又码了一章才睡。
第二,是期末那段时间,忙的有些焦头烂额,那天十点多想着先休息一会,害怕自己就那么睡着了,特意没有关灯,没有关音乐,没有躺下,也没有盖被子。
结果就那么背靠着墙睡着了,再睁眼已经是两三点了。
第三,是我放寒假从学校回家那次,当时是夜班的高铁,临行前准备和朋友们聚一下,于是发布章节的时候没有注意,那一章不够2K。
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夜里两三点了,瞬间心态爆炸了。
仅仅是因为那么一点点的小失误全勤奖就没有了。
……
总结回顾也就大概这么多了。
接下来是对新书的宣传!
请多多支持新书《蒸汽世界的西行战团》
新书写的非常的用心,请多多支持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求书单,求一切
这些对我真的很重要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二章

而随着夜未明做出选择,一旁的闵柔却是猛地抽出长剑,遥指梅芳姑:“梅芳姑,你化装易容,难道便瞒得过我了?你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为我那可怜的孩子报仇!”
言罢,不等一旁的石清做出反应,已经挺剑出手,率先朝着梅芳姑攻了过去。
梅芳姑见状却只是冷笑一声:“小贱人,你当我怕你不成?”
言罢,也不废话,当即便出手与闵柔对战起来。这一交上手,众人才发现那梅芳姑的实力,竟然还要更在闵柔之上!
特别是阿种,他之前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苦寻多年的妈妈,竟然还拥有一身如此厉害的武功

文学


按照故事背景描述,梅芳姑一直苦恋石清不可得,这才因爱生恨。石清明知这种情况,心里本就觉得对她有所亏欠,本不欲与其动手,可是眼见到闵柔落入下风,随时可能面对危险,终于再顾不得其他,当即便抽出宝剑,与闵柔联手对敌。
石清、闵柔夫妇所修炼的虽然不是什么双剑合璧之类的合击功法,但夫妻二人之间的默契却是远非常人可比,两者联手,在战力方面的增幅本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梅芳姑的实力,也只是比闵柔略强出一线而已,自然不可能是他们两个人联手之敌。
眼见到梅芳姑遇险,阿种一时间却是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另一边的丁不四和梅文馨见到自己的宝贝闺女被人欺负,当时就不干了,当即各自出手,便准备上前助阵。
这时,夜未明终于动了。
众人只见到眼前黑色的虚影一闪而过,夜未明已经在所有人措不及防的情况下,施展《一阳指》同时封住了石清、闵柔、梅芳姑、丁不四和梅文馨五个人的周身大穴,速度之快,手法之精,在场众人之中,除了阿种之外,竟无一人可以看清!
一旁的阿种,见到夜未明阻止了众人争斗,先是心底一松,跟着又不禁有些着急起来:“大哥哥,现在……该怎么办好?”
“你什么都不用管,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来处理就可以了。”言罢,夜未明却是转头看向一旁准备多时的三月:“现在梅芳姑已经被我制住,是时候测试一下你升级之后的双眼,究竟对幻术的增幅,达到什么地步了。”
“你就瞧好吧!”
说话间,三月已经上前一步,凝神看向梅芳姑双眼的同时,一双秋水一般的眸子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本黑色的瞳孔,在这一刻变成了金黄之色,随之一股无可抵抗的恐怖吸力从她的瞳孔之中绽放开来,让首当其冲的梅芳姑心神一荡,表情随之变得木讷起来。
原本,以三月的实力,想要控制如梅文馨、梅芳姑这样等级的NPC,还需要诸多铺垫与配合,或者附以其他手段才可勉强成功。但在“察言观色”技能升级之后,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对视,便可以轻松对梅芳姑施展“移魂大法”!
瞬间完成了《移魂大法》的催眠工作,三月冲着夜未明做出一个OK的手势,随之开口问道:“梅芳姑,当年你掳走石庄主夫妇的孩子,真的将他残忍的杀害了吗?”
见到梅芳姑这等反应,一旁已经尝试过《移魂大法》滋味的梅文馨如何不知她的女儿正面临与她之前相同的命运?
想要出声唤醒梅芳姑,但夜未明却早就防着他们从中搞破坏,所以在刚才出手制住众人的时候,将丁不四两口子的哑穴也给顺便点了。
一键禁言,方便快捷!
“我……”听到三月的询问,已经被她成功催眠的梅芳姑浑浑噩噩之间,正准备答话,却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外力的干扰,皱眉挣扎了起来。
“呀!”
与此同时,作为施术者的三月,却是忽然惨叫一声,捂住了眼睛,伏下了身子,看起来十分痛苦。
夜未明见状顿时一惊,连忙伸手将她扶住,关切的问道:“怎么回事?”
三月依旧痛苦的捂着双眼,同时摇头说道:“系统提示,说我的‘察言观色’技能之前升级得太快,缺少了一个进化的过程,现在补上,另外会将察言观色的部分技能独立出来,生成一个特殊肢体,名为‘秋水明眸’,甚至部分能力还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增强。”
夜未明点头:“这是好事啊。”
三月无奈的说道:“可是系统说,我这双眼睛进化的过程需要一个小时才能进化完成,期间将处于失明状态,需要有人保护才行。”
夜未明轻轻点头,算是彻底明白了三月的眼睛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进化了。
这压根就是系统的一种保护,不想让夜未明通过这种近乎作弊的方法,查清阿种的身世之谜。
我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在这熊耳山上,显然并不存在什么能够威胁到三月安全的存在。不过为保万无一失,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将阿红和飞椅召唤出来,让它将三月带到百米高空之上,避免在双眸进化的过程中,遭受到什么预料之外的突然袭击。
做完这些之后,夜未明却是将目光落在梅芳姑的身上。
要知道,这里会《移魂大法》的人可不止是三月一个。这招,我也会!
夜未明本想亲自尝试催眠梅芳姑,就算同样会遭到系统保护,但若是能让他的“阴阳妖瞳”进化一下,也是好的。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在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便被他立刻否决掉了。
他这个想法看似美好,但显然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使用。且不说系统会不会那么照顾自己,就算计划成功,也只会分薄自己查清阿种身世的任务奖励而已。
更主要的是,万一系统也让他失明一个小时,便很有可能会扰乱他原本的计划。
想清楚其中利弊之后,夜未明果断放弃了的强行催眠梅芳姑的想法,而是随手一道指风弹出,点住了她的哑穴,也和对付丁不四、梅文馨一样,给她来了个一键禁言。
见到夜未明如此举动,一旁的阿种想要开口劝他解开众人的穴道,又担心众人的穴道一旦解开,便又要立刻打上一个你死我活,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却见夜未明已经转过头来,笑呵呵的看向他说道:“阿种,你之前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你和石中玉长得那么像,不论什么人见到,都会下意识的把你当成是他?”
阿种闻言立刻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认错的,阿绣就从来都没有认错过。”
夜未明:……
这是问题的重点吗?
不过见到阿种一副很傻很天真的样子,夜未明也知道他并不是诚心和自己抬杠,于是皱眉问道:“我要问的,是你到底好不好奇?”
阿种点头:“我当然好奇。大哥哥,难道你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现在还不知道。”说话间,夜未明却是从包袱里取出一大碗事先准备好的清水出来:“不过,只要你肯配合我一下,相信我们很快便会得到答案了。”
阿种闻言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好啊,大哥哥你说,要我怎么配合?”
夜未明将清水与小龙泉同时送到阿种面前,十分认真的说道:“滴一滴血,在这碗水里。”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三章

到现在,两边的阵容已经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秦天这边,阵容极为的奇葩,分别是太乙,牛魔,刘邦加嬴政。
而对面PY战队,第二局就正常多了。
分别是边路极为强势的老夫子,花木兰,打野裴擒虎,中单貂蝉,坦克项羽。
PY这套阵容,强势就强势在双边位置。
花木兰依靠着轻剑切换重剑提升的高额输出,与沉默,控制,一直是处于边路T1队列的强势英雄。
老夫子从来都是单挑无敌的存在。
这两个英雄打边路是简简单单不被压的。
同样的阿离这个英雄依靠着灵活的走位,快速的刷野能力一直都是在高端局的常客。
中单貂蝉,自然不用说,法师中的一姐,一直都是一个上分热门英雄。
相比较而言,秦天新希望战队的配置就很奇葩了。
无论是从团战角度,还是单挑角度,秦天这边根本没有任何的赢得概率。
“这分明是送啊!”
台下的张小明是一直都在关注秦天的战队。
虽然自己没有参加上这个比赛,但是能够来看一看秦天比赛,对于张小明来说,这和自己亲自打没有区别。
上一场,秦天几下就把本次比赛夺冠热门队伍给干趴下,这对张小明来说,简直是不敢相信的。
当时,自己就叫出声来。
但是,接下来的比赛,张小明就有点看不懂了。
“这选的是什么鸟阵容!”张小明一脸懵逼。
“这选的是什么阵容?”同样与张小明一起迷惑的还有何茜茜。
借着看自己哥哥比赛的借口,何茜茜也来看了比赛。
碰巧的是,此时大屏幕上显示的赫然是秦天的比赛。
“嗯,这个导播怎么还不导播哥哥的比赛?竟然播了这个家伙!”
“哟,赢得很轻松啊,哥哥还说PY战队很强,果然是菜鸟,连那个家伙都打不过!”
“哎,怎么选择这个阵容啊,这根本就不是阵容好吗?连战士刺客都没有,要怎么切对面输出?”
何茜茜一脸焦急的看着大屏幕上闪过的秦天。
比赛正式开始,秦天直接来到了中路。
看着秦天来到中路,解说再次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你这ADC直接一级来中路是有什么意图?
“我说大哥,咱们回去吧,难道你想吃中路兵线?”
“别开玩笑了,中单是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中路在前期的时候被吃了一波线,就可能会被一直压着打,这简直是一种赤果果的挑衅!”
“大家看,这次咱们的新希望战队呢,就犯了一个大家在低段位一直犯的错,就是可以随便的吃别人线上经济!”
“尤其是这种注意搭配的比赛,这个时候,大家一定一定千万千万要注意了,不要吃别的路兵线,不然根本没有办法玩!”
“在路人局,我玩中单,就被很多人坑过,最后打不过对面中单被单杀,经济差距彻底拉大!”
解说似乎是被蹭兵线的人坑过,开始疯狂过的吐槽。
但,即便是解说一直在吐槽,在大家所有人的目光中,电子屏里,秦天默默的开了一技能,直接将中单的三只小兵吃掉,然后屁颠屁颠的离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