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专栏缘何而起?作者包子接触电竞近 20 年,2011 年加入腾讯,陪 LPL 一走数年,直到如今。看到电竞这个行业在 LOL 还有其他游戏的带动下,有了现在这个规模,感慨之余坚信以后电竞肯定越来越好。而带着对 LPL 的情怀,相信过往的历史——这些有故事的人,也值得被记录,故借着 S8 的契机,来说说 LPL 冲击世界赛的这八年,也聊聊 LPL 的如今。

全球总决赛小组赛第四天,第一轮比赛结束,像是为乐曲点下了一个休止符,一个章节的演奏已经完成。

这个章节里,LPL 三支队伍总计八胜一负,胜率胜场皆位列所有赛区之首,这无疑给了所有 LPL 支持者一场盛大的狂欢。此前从没有哪一次全球总决赛,我们享受到如此爽快的观赛体验——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看着自己赛区的队伍一路攻城拔寨,而且已知他们会一往无前,不用再替他们担心前路凶险——这是此前所没有过的。

一句话形容这次的观赛体验,那就是最直白的——很开心,感觉七年来从来都没有这么顺过。再加一句的话,就是有一种坐山观虎斗的感觉。

这时候也会想到之前观赛郁闷的时候,感觉今年终于长出一口气。要说最郁闷,会想到 15 年,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两个基本上 0-4 开局的,就觉得怎么会差这样。

15 年的时候,iG 也是参赛队伍之一,很可惜最后也没能出线。但是今年不一样,今年 iG 第一轮拿到一个很鼓舞人心的全胜,而且看起来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会是小组第一出线。iG 的话我挺喜欢这只队的,一股清流。就是充分发挥了 LPL 打架特点的队伍,而且感觉比 15 年团结很多,知道发挥自己的优势,扬长避短。比 15 年 Rookie 就靠自己好太多。

其实我之前想的两个赛区最稳的队伍就是 kt 和 RNG,现在的表现看他们都是符合预期的,而且不怎么露东西,大概就六成功力;iG 的表现也在预期内,毕竟那个组的整体实力差一些。意料之外的是 AFs 和 Gen.G,上来的 0-2 让我感觉他们都很轻视对手。但世界赛无弱旅,也让他们付出了代价。AFs 和 Gen.G 第二轮肯定会调整过来的。首先会重视欧美确保出线,其次会提早出状态在八强面对 LPL 吧,不过 LPL 要想拿冠军 这道坎是一定要迈过去的,指望老虎总是睡觉也不现实。

第一轮很期待 iBoy,目前看起来是及格了;第二轮很期待 VIT 那个 22 岁长得像 30 岁的意大利中单,挺灵性的,有别于 LCK 和 LPL 的风格,就看他们能不能挡住 Gen.G 了。

综合来看 LPL 和 LCK 就是最强的赛区了,如无意外应该八强占六个,然后 FW 和 FNC。

LCK 打 BO1 一贯不稳,也有队伍小组赛被淘汰过,14 年 NJWS 小组赛也输了两场,只能说 LPL 对比自己是进步了,该拿下来的比赛都拿到了,但要拿冠军,番战不赢 LCK 是不行的 世界赛自 14 年之后就没赢过 LCK 了,所以现在说统治力都有点早。

悬念就是 LPL 和 LCK 在八强的分组吧。因为分组还没有,所以之后的还不好讲,就希望别抽到内战吧——能和 LCK 刚一下,就算输了那也是昂着头回来的。

前面说了很多跟 iG 相关的东西。iG 作为 LPL 最老的几支俱乐部之一,经历过更多的起伏和风雨,从最开始的制霸赛区,到后来的挣扎前进,然后才有了如今大放异彩的 iG。而与 iG 命运相关的人,包括 Uzi、包括 Clearlove,今年也和 iG 一起,活跃在世界赛的舞台上,回顾故事的开头,其实和如今的比赛有一个相同的主题,那就是 抗韩 ——当年获封抗韩奇侠的人和队伍,如今依然为战胜 LCK 而战,除了命运轮回值得感慨,这份坚定执着同样令人感到热血。

之前的专栏中讲了 LPL 冲击世界赛这八年的缘起,这里正好讲讲 iG 故事的开头—— 2011 年和 2012 年之间发生的,iG、Uzi、Clearlove,以及绕不开的 WE 身上发生的,错综复杂的故事。

在国服公测前的两个月,由腾讯主办的 TGA 夏季大奖赛的总决赛在上海举行,其中坐上《英雄联盟》项目决赛席的一支队伍,叫做 WE。

WE 是当时国内仅有的、从事该项目的三支职业队伍之一,在 2010 年的 TGA 冬季大奖赛上获得该项目的亚军,冠军是另外一支职业队伍,北京的 EHOME。

首次交锋惜败的 WE,随后做出了人员调整,上单夜梦书、中单刀哥、辅助 if 加盟,留下来的两个人,一个是做为打野兼队长的 Ayaya,另一个则是后来 WE 梦二队的领袖,这会儿还在打 ADC 的若风。

而离开的三个人里面,其中一个转型成为了 WE 的教练,后来改行做解说后以毒奶著称,游戏 ID 是 Joker。

2011 年夏季卷土重来的 WE,在决赛上面对的对手,是最后一支已经穷的快揭不开锅的职业队 CCM。

CCM 严格意义来说是《英雄联盟》国服历史上,第一支启用非地区外援的队伍,队内的两个 C 位都由中国香港选手担任。其中打野选手在大奖赛决赛生死局、己方队伍大劣的情况下,于中路草丛处使用阿木木大住 WE 的四人,最终逆转翻盘成功。

这两个香港人,一个还在打野的叫做 White,另一个是同样和若风在打 ADC 位置的 Tabe。

十天之后,首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正式进军电子竞技行业,挖角 LGD、收购 CCM,同时出击《Dota》和《英雄联盟》两个领域,引发媒体热议。

王思聪因为展现出强势霸道的作风,经此一役获封 王校长 头衔,他将这支整合后的新军命名为 Invictus Gaming,简称 iG。

TGA 夏季大奖赛结束后,当年的 8 月 8 日,已经升级为死对头的 iG 和 WE,又在 WCG 中国区的选拔赛上打了一场,旧仇未平、再填新恨的 WE 再败。随后作为中国地区唯一代表的 iG 出征韩国釜山,小组赛三战全胜出线后不敌夺冠大热门、挂着加拿大旗的 CLG;另外一支由 MaKNooN 领军的韩国代表队 EDG,也和 iG 一样止步八强。

逢大赛后必换将,WCG 选拔赛之后的人员调整,对于《英雄联盟》国内队伍的势力排序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EHOME 从排在 iG、WE 之后的第三名 NGG 那里挖来了一个上单选手,从而帮助他们很快打回了年底 TGA 冬季大奖赛的总决赛。

这个上单来自四川成都,游戏 ID 是 PDD,后来因为 B 站上的一部视频,人送外号 骚猪 。

此番轮转之后的 WE 一跃成为了国内一哥,在 10 月 IEM 广州站上一举击溃前来挑战的 CLG,为《英雄联盟》国服拿下了首个准世界冠军。11 月底的 TGA 冬季大奖赛上,WE 与 EHOME 相遇决赛,时隔一年之后,WE 完胜对手复仇成功。

后来人们在评述那段历史的时候,总是要把这个中文名叫高学成、游戏 ID 是微笑的新人 ADC 拿出来大书特书一番,称这个家伙改写了 WE 的命运,造就了梦一队。

微笑也确实当得起这个头衔,在次年的韩国龙争虎斗杯,WE 对阵 CJ,微笑下路一人使用 EZ 单杀对方薇恩后,又极限反杀打野盲僧。这一幕后来被 Riot 选入 S2 的赛前宣传片,以乐高人仔的方式进行呈现。

有意思的是,微笑同样改写了 iG 的命运。有一种传闻说,本来最早认识微笑的是 iG 的 Tabe。在 WCG 的选拔赛现场,Tabe 看到了在另外一块场地里打《三国争霸》决赛的微笑,这个被称为 A 兵机器 的安徽小伙给 Tabe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建议微笑可以去试试《英雄联盟》。

不过更伤人的可能还在后面,命运这个女神,在 2012 年给了 iG 又一次选择 心动女生 的机会。

据横笑笑在一次直播中透露,他曾经在国服排位中看中了一个小孩子,天赋不输微笑,他便把这个人推荐给了 iG 的教练,让他们做做测试。不过后来也不知道是教练忘了还是大牌,迟到了一个钟头,那小孩脾气也挺大,干脆没等,转身经过女选手虎妞的介绍,去了另外一个刚成立的新队。

iG 错过的这第二个人,叫做 Uzi,当年只有 15 岁,刚从湖北宜昌搬到广东惠州,因为对周遭环境的陌生,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开始玩《英雄联盟》,然后就一举打上了网通区第一。

据称这个中文名字叫做简自豪的小朋友刚出生的时候,他的爸爸曾经去找人算了一卦,算命的说 Uzi 是将相之才,以后必成大器。

说来凑巧,Uzi 加盟的这支队伍和卦象倒是有那么点关系,它的名字叫做皇族,英文名称 Royal。和 WE、iG 这样出身名门的子弟不同,皇族的创始人是一家网络游戏公会的会长、在 YY 频道上名气响当当的 天赐 。

能看的出来天赐是《英雄联盟》的真爱粉,在招来 Uzi 之前,先是重金从 iG 挖来了 Tabe(转为辅助)和 White,然后还有 EHOME 的打野 Lucky、曾经一度打到国服排名第一的神超。随后这支新军就在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于 TGA 冬季大奖赛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凭借着 Uzi 的一手五杀维鲁斯、大胜 iG 闯入决赛。

2012 年的 OGN 夏季联赛可能是出于孵化期、还在打知名度的考虑,出现了现在各大赛区难以想象的情况——不但允许一家企业拥有多支队伍,还可以邀请外国队伍参赛——而 WE 就在受邀的名单之中。

但在从韩国回来之后,距离 S2 开赛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WE 居然罕见的做出了人员调整,打野刀哥和辅助 if 宣布离队。

尽管现在很多看比赛和直播的网友调侃 Joker 乌鸦嘴、眼光烂,但不得不说 2012 年同为教练的这家伙,于 WE 存亡之际抬了老东家一手,他在湖南长沙一支名为 Phoenix 的队里找来了两个人,一个是花了 3.5 万转会费的辅助卷毛、ID 为 Fzzf;一个是还在打中单的诺言,ID 是 Clearlove。

卷毛和诺言的加盟,使 WE 形成了梦二的完全体,自九月底到十二月底的三个月时间里,WE 在参加的九个比赛中拿到了八个冠军——其中含金量最高的是在十二月初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 IPL5。

也就是在这样一届强敌环绕的比赛中,WE 在双败赛制里以不败战绩夺冠,其中胜者组决赛和最终决赛,双杀当届大热的 Fnatic。

高举奖杯和支票板的一刹那,WE 几乎全员哭泣,这不但是 LPL 赛区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更是 WE 向对手、向命运的复仇之战——就在两个月前、在距离拉斯维加斯不远的洛杉矶,WE 以一种极为戏剧性的过程、极为残酷的结果,输给了 CLG.EU。

2012 年 10 月 5 日,正值国庆期间,《英雄联盟》S2 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相比 S1 的寒酸,S2 在比赛的豪华程度上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决赛场地由去年的网吧升级为南加州的盖伦中心,但没想到在软件上却出现了岔子。

因为在国内近乎无敌的战绩,按照此时世界赛的规定,WE 拿到了 S2 的 LPL 一号种子、无需从小组赛打起,直接进入八强。

而他们的对手则是从小组打出来、在 OGN 夏季联赛、一周年国服庆典上屡有交手的 CLG.EU。

在当日的 BO3 中,双方战成 1:1 平,但在马上进行的决胜局里,却出现了《英雄联盟》赛事史上颇为尴尬的一幕——双方选手不断的卡顿、掉线,甚至有十人同时退出游戏的情况出现。

主办方缺乏经验、事前准备不充分等缺点暴露无遗,最终经过长达八小时的重赛、等待,在退出了洛杉矶现场直播才勉强解决了网络问题后,准备了特殊战术因为重开而暴露无疑又身心俱疲的 WE,不敌对手倒在了八强之外。

这是创造了十连冠记录的梦二队 WE 五人组,在世界赛上的最好成绩,这支经由 IPL5 上的杰出表现,影响了一大批此后进入电竞行业年轻人的队伍,在此后长达 1800 天的时间内,都再未涉足到世界赛的舞台。

2013 年 12 月,卡牌之主、落地金身若风退役;2014 年 8 月偷塔狂魔草莓和从不微笑的微笑退役;2015 年 1 月,机器人逢 Q 必中的卷毛退役。

不过这一年 iG 和 WE 一样,外战的成绩并不算差,在同年中国举办的 CPL《英雄联盟》比赛中,iG 击败了坐拥 imp 和 Dandy 的 MVP,获封 抗韩先锋 。

拿下世界冠军的 WE、天赋满满的 iG,还有新生势力皇族,看上去即将在 2013 年迎来首届职业赛的 LPL 赛区,势力版图已经定下——之后关于 Uzi 和皇族的故事,会在下一次专栏中展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