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by四缺一 大型黄油手游网站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主人……”非赤在枕头旁边支起前身,看着池非迟,声音委屈巴巴。

池非迟放下左手,看了看非赤,坐起身,又看了看四周,沉默了一下,“怎么弄得仇杀现场一样?”

他搭手臂的被子上有血,这是正常的。

可是非赤一身是血,枕头上、被子边缘也有非赤爬过留下的血。

刀刃沾血的刀丢在床旁的地面,拖出一道血痕,连床旁的墙壁上、床头柜上也溅了血点。

他怀疑他流出的血,被非赤雨露均沾地弄在了这个房间里非赤能够弄到的所有地方,一般的凶杀现场看起来都不会这么吓人,得是被深深扎了好几刀那种仇杀……

“割完了我就心疼嘛,”非赤无语解释,“所以把刀子拖下去之后,想帮主人挡一下伤口上的血,结果身上也沾到了血,再往床上其他地方爬的时候,又把血沾到其他地方了。”

“那这个呢?”池非迟看向床旁的墙壁。

其他的他都能理解,但割个口子,不可能把血点溅到墙上。

非赤这是怎么弄的?

还溅得不低,所以他才觉得像仇杀现场。

“有一道伤口割深了,我吓了一跳,尾巴扬起来的时候,刀子上的血甩上去了,”非赤也顾不得委屈了,看着墙上的血点,认真回想,“至于剩下的血点,有的应该是我去放刀子的时候,转身把尾巴上的血甩上去了,有的应该是我想帮主人挡挡伤口的血,发现没多大用、还可能把主人弄疼之后,急得转身想去外面拿绷带甩上去的,之后我发现医疗箱锁住了,我没能打开,回来帮主人继续挡伤口,又发现血没止住,急得在床上跳了两下……”

池非迟又看了看被子,拉开被子起身,“我收拾一下。”

被子要洗了,床单要洗了,枕头套要洗了,床头柜和地板要擦一下,墙壁也要清理一下……

非赤跟着爬下床,本来想说下次这么为难的事别找它了,但仔细一想,主人昨晚也就只能找它了,要换成别人,它还不放心让人拿把刀对着它家睡得太沉的主人呢。

唉,算了,任务完成就好。

池非迟把左手臂上的伤清理包扎了一下,几乎做了一个大扫除,把房间收拾好之后,又把外面客厅和洗手间也打扫了一下,易容出门丢垃圾,顺便去吃饭。

再回到119号训练场,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进客厅后,非赤跑去开了电视,“主人,我们明天出去走走吧。”

再这么窝下去,它担心它家主人再做出更奇怪的事情来。

池非迟想到最近好像是没怎么陪非赤玩,坐到沙发上,“你想去哪儿?”

“嗯……”非赤琢磨了一下,转头看向刚打开的电视,“这里!”

电视里还传出女播报员的声音。

“米花公园新开辟的狗狗活动区,场地宽阔,给狗狗一个充足的活动区域,还有提供给狗主人休息的休息区,我们志在建设一个……”

池非迟答应了下来。

虽然带一条蛇去狗狗活动区,画风有点奇怪,但别人遛狗他遛蛇,既然非赤想去,那就去看看。

至于怎么调整作息,那也不用担心。

继续去实验室,做一会儿研究,窃一波资料,把能量耗到不足10点,撑不住困意,自然就睡了。

这一次池非迟没有再透支,不过大概是近两天睡得太多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手脚有些乏力。

上午,池非迟没急着带非赤出门,就在地下层的训练场里训练、活动手脚,顺便练了会儿枪,吃了午饭,才带非赤到米花公园的狗狗活动区。

活动区里的场地确实不小,两侧有树木和灌木丛隔着,一侧通往公园,有隔离栏围着,剩下一侧是跟公园入口分开的入口。

日期不知哪天跳到了三月份底,宽敞的土地上洒满了暖融融的阳光,草木冒出的嫩叶在阳光下绿得鲜嫩,充满生机。

虽然活动区才开辟,也还不到晚饭后的‘遛

上瘾by四缺一 大型黄油手游网站

狗高峰期’,但活动区里的狗很多,看起来很热闹。

在池非迟到的时候,在活动区外围的中年妇人蹲着给自家小型犬狗拴上绳子,似乎是准备回家,刚起身,看到一身黑衣、神情冷漠的年轻人走过来,脸色微白,再一看到一条灰黑色的蛇从对方衣领处钻出来、爬上肩膀,脸色又白了几分,低呼一声,牵着狗直接开跑。

“汪汪?”小狗懵懵地跟着主人跑。

非赤转头看着,“主人,我要不要拴绳子啊?”

池非迟带非赤往靠灌木丛的一侧走,“不用。”

拴绳就不必了,狗拴绳不奇怪,蛇身上拴条绳子会很奇怪的。

非赤看了看其他的狗子,“也对,它们都没拴绳子,进来这里之后,应该就不用拴绳子了。”

池非迟到灌木丛前的休息区,在树荫下的长椅坐下。

非赤绕着池非迟的手臂爬下来,肚皮朝上,晒着从树叶中穿过来的斑驳阳光,“主人,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池非迟看了看洒满阳光的场地,“是很好。”

一只拉布拉多犬一路狂奔,跑到椅子前摇尾巴。

“等等……咦?”一旁跟过来的年轻女人抬眼看到池非迟,有些惊讶,“池医生?”

拉布拉多犬仰头看着自家主人,喘气吐舌头。

池非迟辨认了一下狗子,“希娅?”

这只狗当初到宠物医院大概不到一岁,做身体检查的时候,主人一不注意就开溜,喜欢跑到猫区去骚扰小猫,一副‘我好想嗅嗅亲亲用头拱拱小家伙’的模样。

虽然看起来一脸好脾气,也没有汪汪叫,但那些猫换了环境,很敏感,可一点都不想跟这只拉布拉多玩。

没办法,他们在猫区的医生只能把狗子哄住,没多久就看到狗主人焦急地喊着名字找过来,在他刚打算准备去手术室的时候,这只狗又溜到猫区,没多久狗主人又过去找……

所以他没认出狗主人、只认出狗子是很正常的,明显他跟狗子接触时间更多一些,而且他确实不知道狗主人的名字。

“是啊,”女人笑道,“我听说这里开辟了新的狗狗活动区,所以带希娅过来看看……”

“惠理!”

两对年轻男女带着两只大型犬跑过来。

“没事吧?”

“希娅怎么了?”

“它看到宠物医院的医生了哦!”女人笑着转头回了一句,又对池非迟解释道,“刚才我带它跟认识的狗玩,没想到它突然跑过来,把我们吓了一跳,原来是因为看到了池医生……啊?蛇、蛇!”

跑上来的两对男女也看到了椅子上的非赤,吓了一跳,连忙止住脚步。

察觉到自家主人在害怕,三只狗摇动的尾巴停住,目光警觉起来。

池非迟把非赤拎起来,让非赤爬回肩膀上,“这是我的宠物,非赤。”

女人一听是有人养的蛇,就没那么怕了,再看非赤懒得动弹的温顺模样,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

跟上来的两对男女也放心了不少。

“养宠物蛇的人很少见呢,”穿着深蓝运动服的男人转头,看了看躲在他身后、穿同款运动服的女人,安抚笑了笑,又转头对池非迟道,“反正要是让我养蛇,我是搞不定的!”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真池宠物医院的池医生,希娅去医院总是喜欢往小猫那边跑,池医生是负责小猫的医生,当初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女人转头对朋友说完,又跟池非迟,“池医生,这是希娅前不久认识的朋友克尔,这是克尔的主人,八木沢浩先生和他太太,这是克尔的青梅竹马武藏,这是武藏的主人堤英辅先生和他太太。”

其他四人不觉得这种介绍方式有问题,以宠会友,没毛病。

“池医生,你好!”

“池医生,很高兴认识你。”

“请多多指教。”

池非迟也回了一句‘请多多指教’。

“池医生今天没有去医院吗?”女人好奇问道。

池非迟见希娅一直往自己手旁蹭,伸手摸了摸希娅的头,顺手翻狗耳朵,“我现在任职医院的顾问,只是偶尔过去……”

希娅等池非迟缩回手,起身探头,在池非迟左手袖子上嗅,“呜?”

池非迟很自然地抬起左手,轻轻拍了拍狗子头,“希娅长大了不少。”

狗的嗅觉很敏锐,应该是闻到了他手臂上有血腥味。

他可不想被人发现手臂上的伤口,这种不止一条的交错伤口,要是说自己不小心受伤,没人会信,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应付别人的疑问。

“是啊,”女人见自家狗子仰头看池非迟放在它头顶的左手,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宠溺笑着分享,“前两天它刚成年,小时候是很调皮,不过现在越来越淑女了……”

一旁,穿深蓝运动服的、也就是叫堤英辅的男人拿了网球,往远处扔去。

非赤突然蹿了出去,声音期待,“主人主人主人,我去捡个球!”

“啊!”

“哎?!”

堤家夫妇五人看清蹿出去的非赤后,吓了一跳,忙转头看向一脸平静的池非迟。

“它也喜欢捡球。”池非迟看向那边先一步用尾巴卷起球的非赤。

非赤的爬行速度又变快了,不愧是经常跟着他锻炼的蛇。

五人看过去,眼睛亮了。

“好厉害!”

会捡球的狗不罕见,但会捡球的蛇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非赤用尾巴卷着网球嗖嗖往回爬,两只大型犬气势汹汹地在后面追。

池非迟看着这场面,感觉就像非赤抢了人家东西就跑、被追着不放一样。

上瘾by四缺一 大型黄油手游网站

不过也不奇怪,那两只狗应该一起玩了有一段时间了,习惯了两只一起去追球,而非赤在两只狗眼里,就是突然跑出来抢了它们家东西的奇怪生物。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