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灵气多,是可以修炼的世界,很多事,就容易。段风也喜欢这样的小千界。能动手,就别吵吵。没有谁,在意他的情况下,修炼几天。

凭他的境界,底蕴。

《绝世武功》!

还能不突飞猛进?

这个世界,修士分为凡境!蜕凡境!参星境!王者境!皇极境!帝极境!天极境!传奇境!史诗境!神话境!按照记忆,段风对实力等级,进行对照,发现最高是神话境,便是大罗金仙,史诗对应太乙金仙,传奇,则是金线,向下以此类推。按这个说法来看,当前未免,当为中千世界才对。实则不然,因为,传奇境!史诗境!身化境!早已是传说中的存在,记录在古老的典籍之中啦。

没有活的走动。

而天极境。

便是顶点呀。

当前,~~~。

所有天极境,基本也都闭关苦练,希望突破,成就传奇,只是非常难。

无法真正突破。

‘宿主,按剧情来说。传奇境!史诗境!这些老家伙,是还存在的,却被小天道困住,无法现身。或许是,这个时候,规则的运行。

已经出现问题,不得不限制这些高手。

天道给与庞大气运,选择一个主角。也就是原主,希望他站出来‘解决问题’。可惜,出现了重生者、穿越者,异界来客什么的,‘金手指’开大。原主这主角,硬生生被限制,气运掠夺。原主死后,那些人争斗中,突破传奇、史诗,倒也惹出了老古董。双方发生一场大战。

让小天道,彻底失控。

千疮百孔了,——!’主系统说道。

段风:“没错,这个时候,世界就出现问题,走下坡路,承受不住,传奇、史诗的力量。

所以,才要限制他们~~~”

‘只是,小天道问题,究竟在哪?’主系统揣测。

‘寿元?!’段风道。

‘你是说?’主系统问。

段风点头:‘它寿元无多,冲击大界,底蕴不够。但,存在的时间,过于久远,就像一个人的身体,年迈,则多病,空间壁垒也‘薄弱’。不然,不会如此多重生,穿越什么的。小天道,赌上全部气运,想培养出,一尊超强的神话境,即大罗金仙。希望这个人,能想辙,改变这个糟糕的现状。

延缓自己的衰老!’

‘很可惜,失去了对局面的掌控力,导致错漏很多,彻底崩溃~~~~。’主系统明白啦。

‘是的!’段风点头。

‘那我们可以,用《铸天庭》!以此法,开辟仙国,部分气运,是所在世界天道出,另外一大半气运,则是冥冥中,大道认可,加持而来。

加入仙国,而仙国在世界中,何分彼此?这就是,既壮大仙国也给世界,注入生机。

而且,原主本来,也会开辟仙国。’主系统提议。

‘我也有此意。’段风笑道。

他完全同意。这是最好的主意。

此世界,眼下的状态,无法飞升。

衰败的中千世界。

大界不要的。

然而,~~~。

他开辟大仙国。

调来大道气运。

总是,~~~。

让世界续命呀。

嗡!——。

决定目标。

段风接下来几天,按时上下班,去朝堂,坐一坐,别的事,皆是大臣讨论。

没谁问他?

纭悠悠刚得了丹仙传承,忙着研究,更不搭理他。所以,没别的事儿,便是修炼。

五天过去。

段风出关而来。

“陛下!”大宫女明玉恭敬道。

“闷了,出去走走。”段风。

“是!”明玉连忙应声。

她也算是,比较正常的人。

并非,重生呀,穿越啦。

没啥野心。

段风在后宫,走了一趟,逛御花园,便见着一位宫裙女子,伸手‘摘花’。身段婀娜,姿容俏丽,大约十八、九的年岁,正是女子最美的年华。段风眼睛一亮,看了过去。

明玉忙道:“陛下,是芳华宫的主位,吏部尚书嫡女,前年选秀进来的,尚未侍寝。”

“嗯!”段风点头。

走了过去,喝道:“御花园的花,都是珍品,谁准你采摘?”

“你是什么人?要你管!”女子不以为然。

“大胆,这是当今皇帝陛下。”明玉呵斥。

女子嗤笑:“还皇帝?就你?少来蒙我~~~”

“放肆!”明玉气的跺脚,忍不住怒道。

“你又没见过,怎知朕不是皇帝?”段风好笑。

美女傲然:“那还用说吗?皇帝,肯定是个中年大叔,威严、有气质。哪像你,啧啧。”

她说着,还挺可爱的呀。

吐吐舌头。

“你自己一个人,来御花园采花,可知道,宫中规定,不准随便毁坏珍品?”段风就问。

她道:“你不说,我不说,谅那皇帝老儿,也不知道。”

“~~~,陛下。”明玉有点脸白。

气的哆嗦。

这也太,~~。

大不敬了吧。

“来人!”作为大宫女,她不能忍,立即叫道。啥时候,在宫中皇帝居然,低到这个程度了。

她是皇帝贴身宫女,一条心哒。

“陛下!”好多侍卫来护驾。

单膝跪地。

皇帝虽说是摆设,没法子,调动兵权,处置大臣,还被皇后压一头。

但,在宫中,说一句话还管用。

纭悠悠!

甚至也要保护他。

毕竟,~~~。

还要跟着他蹭气运,混机缘呢。

对不啦。

“你,你真是皇帝。”这位女子,似乎大吃一惊,有些害怕的跪了下去。

低头,不吭声啦。

心怦怦跳动。

让你表演?

段风冷声道:“身为朕的嫔妃,居然连朕也不认识?”

“我又没见过你。”此女小声反驳。

段风沉声问:“你不怕朕?可知道,自己是犯了宫规?”

“几朵花而已,陛下要不要这么小气。”她撇撇嘴。

段风无情道:“以下犯上,违反宫规,与朕不敬!来人呀,重罚八十板子。”

“是!”太监应声。

已经是去搬春凳、刑具。

惩罚一个嫔妃,皇帝富裕。

“什么?你要打我。”她大惊。

段风:“加二十,重罚一百!”

“怎么可以这样?皇帝,我,我,臣妾错了,别打臣妾,真的知道错啦。”她焦急道。

段风:“错了就认罚。”

“~~~,我。”她害怕。

泫然欲泣,梨花带雨。

非常美,控诉的抬眸:‘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该陪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段风不说话。

高晞月真的不知所措,正常套路,遇到这样,画风清奇,与别的嫔妃,不一样的女子。

不死该过来,挑起下吧。

来一句:‘女人,你成功的引起朕的注意。’

而后,忍不住了解,发现是个宝藏女孩。

荣宠不断嘛。

这?

有点慌。

正胡思乱想。

太监已经搬来刑具。有两个压着她,按向春凳,高晞月才回过神,真要挨打?赶紧抬头,想哀求几句,段风目光冷漠,硬生生,叫她说不出话来。

竹板宽而薄,专门用来责罚嫔妃,疼是非常疼啦,却不会伤筋动骨。真的打坏。高晞月被按住,撅着受责处,一左一右,太监举板子,着实狠打起来。好疼,呜呜,太疼了,才几下,她就有些受不住。泪珠滚滚,惨叫一声比一声厉害,左扭右摆,丢尽了丑:‘皇帝,哇,呀,臣妾错了,求求你别打。’、‘我,呜呜,臣妾再也不敢啦。’、‘求陛下开恩,饶了臣妾吧。打死我了。’、‘挨不住了,好疼呀,呜呜,臣,臣妾再也不敢以下犯上,求陛下饶几个板子吧。’、‘哇啊,臣妾疼的死去活来,记着板子威力,在没有下次,呜呜。’、‘饶命,求陛下饶命,哇,啊。’、‘臣妾定是恪守宫规,哇,莫再打了。’、‘求求陛下,饶了我的板子,再打,会没命的。’、‘天呐,谁来救救我,好疼呀。玉皇大帝,观音菩萨,救苦救难,哇!!饶了我吧。’、‘臣妾知错,再不敢犯啦,哇,呀呀呀!’挨板子,肯定不好受呀,高晞月疼的呦,泪流满面,汗流浃背,挣扎扭动,丢尽了丑,什么脸面也不顾,毫无矜持。哀鸣告饶的话,连在一起,也说了出口。她现在,就希望能少挨几个板子。

然而,~~~。

说了一百。

就是一百。

段风看了一会,转身就走。

在凉亭,坐了下来。

品茶。

悠闲惬意。

狠狠的一百大板。

明玉监督呐。

打完了。

叫太监提溜起来,就在段风脚边跪了,明玉喝道:“还不谢恩,陛下赏你板子,不服吗?”

“不敢!臣,臣妾错了,谢陛下教训,赐臣妾狠狠的一百记家法板子。”高晞月连忙道。

“回去吧,好好反省。”段风道。

“是!”高晞月点头。

由太监,搀着回芳华宫。

抱头痛哭。

贴身宫女给涂药。

“娘娘,你这也太大胆啦,奴婢听说这事,差点没吓死。今儿罚板子,还算轻的。若是陛下不高兴,那就是要命的罪过,说不定,还连累家里。”宫女后怕道。

‘~~~’高晞月无语。

她哪知道?为啥这样。

皇帝是挺帅,却不按套路出牌,跟自己在现代,看的言情小说皇帝,不一样呀。伤处好疼,肿的亵裤也穿不上,高晞月才渐渐清醒点。

是啦。

言情小说,毕竟是小说。自己要争宠,不能照搬,想当然。刚穿越过来没两天,居然就出师不利。高晞月有些懊恼。但,这个时候,她也不会天真的认为,表现的‘与众不同’点,就能俘获帝王心。

好在,她有空间。

以及灵泉。

其中,还有一部修炼法诀。

要应对明枪暗箭。

还是要修炼。

有自保实力。

打发走贴身宫女。

高晞月忍着疼,踏足空间,一瘸一拐,打了点灵泉水,略清凉,左右无人,便用灵泉,清洗伤处。这道灵泉,不只能强身健体,还可活血化瘀,消肿止痛,伤处红肿,疼的冒冷汗,以灵泉水洗之。

好了点儿。

“赶紧回去,不能离开太久。”高晞月暗道。

忍着泪珠,回寝宫,趴在榻上,有些胡思乱想。

夜里。

段风没用通禀,走进来的时候,便是见着,这位美女,趴在榻上酣睡,亵裤剥至膝弯,受责处,板痕交叠,看着就疼。此女睡着的时候,还微微皱眉头。挺可爱的。段风走进,也没咋怜惜,伸手就在她身后,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声音脆亮。高晞月疼的一声惨叫:“谁打老娘?!”

“你说什么?”段风。

见是段风,高晞月吓的一哆嗦,果断认怂:“陛,陛,陛下!臣妾什么也没说。不对,臣妾刚才,是做了个噩梦,说梦话来着,求陛下饶恕,别打我板子。”

过于紧张。

语无伦次。

“记住打了?”段风淡淡道。

“嗯,臣妾再也不敢啦。”高晞月忙道。

段风:“你那点小心思,朕不清楚吗?”

“臣妾错了。”高晞月连忙低头认错。

原来,自己演技太差,被看出来啦。

怪不得,呜呜,白挨了一顿大板子。

“朕既然过来了,你且去沐浴更衣,准备侍寝。”段风不容置疑道。

高晞月有点羞怯:“可是,臣妾挨了打。好疼呀,没好呢?”

“所以,你想拒绝侍寝?”段风冷声问。

“没,绝对没有。伺候陛下,是臣妾的本分。臣妾是嫔妃,陛下想什么时候召幸,就什么时候,哪有臣妾挑拣的资格。”高晞月连忙道。

“知道就好,快去。”段风摆手。

“诺!”高晞月暗暗叫苦。

过去沐浴更衣啦,小半个时辰后。

才回来,扭捏着,脸蛋儿绯红。

“用朕教你?”段风沉声道。

“这便来,~~~。”

高晞月低头小声道。

这样的大美女。

他照单全收。

翌日。

就有圣旨,晓谕六宫:“吏部侍郎之嫡女,深得朕心,着晋升为贵妃。”

“是!”高晞月谢恩。

规规矩矩,跪了下来。

连续几个晚上。

段风又去芳华宫。

顷刻,高晞月受宠的事,就传遍啦,之前还嘲她哗众取宠,不知进退的嫔妃,早就嫉妒的红眼。连忙也想尽方法,吸引段风注意,期盼荣宠。

‘野。蹄。子,真是好运。不过,花无百日红,且先让她得意几天。等失宠了,有人收拾她。’

‘走着瞧,我们不用出手,自有人教训此。蹄。子。未央宫的皇后,这几天闭关修炼,才让此。蹄。子。有了机会,使些狐媚手段,迷惑君心。等皇后出关,该她吃苦头。’

‘没错,我们呐,等着看好戏。这位皇后娘娘,可是蜕凡境修士,宗门真传弟子。’

‘人国朝野,谁不让着她。’

‘哈哈哈!’

拈酸吃醋,说闲话也多。

高晞月,不免听到啦。

其实,她对这个世界,了解不多。

既然穿越,到后宫,为嫔妃。

就争宠?

总没错吧。

听说这些闲话,打听一番,才觉的不对劲儿。原来,居然是这样的情况。

她自己揣摩、分析,无怪自己挨板子呢。

原来,是没搞清楚背景。

那些言情小说里,霸道皇帝,是大权在握,说一不二,所有人要‘巴结讨好’、‘奴颜卑膝’、争宠献媚的女子,也非常多,各个貌美,环肥燕瘦。规规矩矩。突然有一个,与众不同,大大咧咧,似乎不怎么讨好他的女子,便如饮毒药,一发不可收拾。深深的爱上。

特别宠爱。

而后,~~~。

上演宴请套路。

各种误会,诸多坎坷,作天作地,最后来了个一生一世一双人~~~~~。

而这个世界的皇帝,段风呐。

人国弱小。

宗门林立。

强敌环伺。

刚登基,还没兵权什么的,说了不算,就连皇后,于他也是高高在上。

心里能好受?

定然憋闷。

这时候,你在上去,大大咧咧,人家皇帝可能,看到的不是你的‘真性情’、‘内在美’。反而认为,你比那些人,还可恶,一点也不尊重自己。

大臣将军,收拾不掉就算啦。

区区一个嫔妃,居然也,想爬到朕的头上来,简直找死。

“哎呀!我真是被自己蠢哭啦。”高晞月懊恼不已。

穿越以前,她也就是个宅女,喜欢打游戏,读言情小说啥的,没太多心机和坏心眼儿。在剧情中,最开始,这位贵妃,有空间、灵泉、、什么的,也只是想着,吸引原主主意,既是嫔妃,争宠很正常吧。

可惜,宫、斗残酷。

皇后、太上皇那些人。

相互倾轧。

好厉害。

后期,这位贵妃强行成长,不得不放下不切实际的幻想,原主无权无势,保护不了她。她也就不去讨好啦,苦心经营,凭着空间、灵泉。

自成一股小势力。

在与别人争斗之中,迷失自我。整个人也变了。

现在嘛。

脑补之后,高晞月居然有点可怜皇帝。

很不好受吧。

“坏菜了。现在我受宠,那个皇后,万一修练完,真找我麻烦咋办?

躲空间,不出来?”高晞月想道。

打自己的小算盘。

了解人国情况。

高晞月也没瞧不起皇帝,反而,相处的时候,更加小心翼翼,谨慎的很。

“你怕朕?”突然有一天,段风问。

高晞月:“没,不对,臣妾有一点。”

“他们都不怕朕?你怕什么?”段风。

高晞月:“陛下是天子,所以,~~~。”

“天子?某些人手中的提线木偶而已,朕也就,只能欺负欺负你这样的嫔妃罢了。”段风苦涩。

“会好的,臣妾相信陛下,早晚有一天,会掌握一切。帝王站在风口浪尖,手握日月旋转。”高晞月安慰道。

“你却会说,可是现在,朕一点头绪也没有哇,也没人为朕分忧,唉。”段风长吁短叹。

假装颓废,像是认命。

‘~~~’高晞月沉默。

总觉,皇帝意有所指。

两人也不吭声,就饮酒。

段风抬头望着明月,似是醉醺醺,念着总有一天,要君临天下,踏平仙门,带领人国崛起,还百姓苍生,以安居乐业云云。高晞月,顿时动容。原来,他心系黎民,没有为权势而争夺,又想起,自己打听到的。人国子民,并不好过,她也不是滋味。更重要的是,眼前年轻的皇帝,悲悯苍生。胸有大志,无法施展,真的是‘怀才不遇’。瞧着很可怜,简直是由于小王子。高晞月心怦怦跳动。

她真有点动心啦。

喝醉啦。

段风就抱着她,呼呼大睡。

死沉死沉的。

高晞月,却睡不着,辗转反侧,盯着段风侧脸,好帅好帅呀,咋办?

眼下,是最好的机会。

给其解忧。

鼓励他!

支持他!

而后,~~~。

恩宠不断。

只是,真的要把自己,最大的保障,还有秘密,说出来,与人共享?帝王心,最难测。

有朝一日,他成功了,会不会,不要自己。

高晞月脑补各种狗血桥段。

翌日。

顶着黑眼圈。

“没睡好?”段风问。

“臣妾失眠。”高晞月。

“还有呢?”他道。

深吸口气,高晞月,还是决定赌一把,机会就在眼前,错过就没啦。她小心翼翼,咬着牙道:“臣妾,有一个秘密,想跟陛下说~~~~”

心提到嗓子眼。

有所紧张。

谁料?

段风突然来一句:“你是说,那道空间?”

“陛下,你,你说什么~~~”高晞月大惊。

“咱们虽在人国,人国,却在一个修士的世界,运气好,有些奇遇。不足为奇。不过,你还算诚实,知道主动承认,跟朕交代,不枉朕宠你。”段风高高在上。

高晞月有点惊骇,所以,之前不过是试探而已。若是,自己没有‘承认’,是不是,就被当作居心叵测之人,打入冷宫,杖毙击杀。

甚至,有别的方法。

拿走空间。

有仙人的世界,她现在不会天真的认为,空间无所不能,而她的修为,现在也不是很强。

伴君如伴虎。

若是,~~。

等皇帝失去耐心,还不说出来,或者,干脆自以为是,觉的藏的很深。

悲惨下场,可以预见。

高晞月冒冷汗,赶紧跪下:“臣妾不是有意隐瞒,只,只是没有一个合适时机,说这件事!陛下明察秋毫,早就洞悉一切,臣妾愿意

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扔进蛇洞还怀了孕

,取出空间灵泉,献给陛下。”

这时候。

表忠心挺重要。

段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不必了,你自己的机遇,朕怎么会抢呢?既然这么乖,朕就下旨,着你协理六宫,除了皇后,所有嫔妃,你都可以管,惩罚、奖励,随便你。另外,朕还上次你金银珠宝。

你用来,拉拢宫女,太监,有他们撑着,真心听命,后宫才能管的顺利点。

皇后那边,你不用理会。

那是朕的事。”

“臣妾谢陛下隆恩。”高晞月匍匐跪谢。

“好好表现,只要你与朕一条心,荣宠的日子,不会断绝。”段风道。

说完,其身而走。

“恭送陛下。”高晞月。

等段风没了影儿,她跪坐在地上,有些劫后余生。丝毫不怀疑,自己这些天,实在走钢丝,鬼门关转悠。这位皇帝,根本不简单呀。

既然能看出空间,证明自己在人家眼底,没啥秘密。

就是,想不想说的问题。

呼———!

转念一想,高晞月有点高兴。

这些天,她本就喜欢皇帝。

如今,算是通过考验啦。

而且,他承诺宠自己。

竟然有点美滋滋。

翌日。

段风一道圣旨,晓谕六宫:“高贵妃,~~~。”巴拉巴拉,传旨太监,念了一大堆。主要内容就是,高晞月蛮好,很会讨朕欢心,皇后忙于修炼,无暇处理庶务,就让高贵妃,暂代替皇后,管理后。宫!

还派了太监、宫女,去芳华宫伺候。

听命高贵妃。

以及,金银珠宝,玛瑙翡翠,各种奇珍,赏赐一大堆,羡煞旁人呀。

皇权特许。

高晞月也不是完全傻白甜,要不然,也不能在剧情里,认清原主靠不住,自己成为一方小势力啦。有了钱,还是皇帝鼓励,她自然要好好表现啦。

给宫女、太监。

训话以后。

便赏赐金银,还说,如果背叛自己,有二心,被发现的,就要处死云云。更是自己琢磨,修改了一些宫规,增加惩罚力度,若有嫔妃,对主位不敬,犯错什么的,定会当众责罚。掌嘴啦。罚跪呀。板子哇。拶指之类,应有尽有,没几天,就有一个嫔妃,被她抓住错处,狠狠收拾一顿。算是立威。而且,段风还命她,管理公里的吃穿用度,资源分配什么的。这是一个,很大的权力呀。听话的嫔妃,吃好喝好,不听话的,抱歉,吃糠咽菜,动辄还要受罚。

她更是,取出灵泉水。

赐予宫女、太监。

总之,~~~。

所做的一切,乃是笼络人心,培养势力。

皇帝准许。

她还不抓住机会,大刀阔斧,岂不白白浪费这份恩宠。

她还算右手腕,没过两个月,后宫基本看她颜色。

小心思,也要藏起来。

轰隆!

纭悠悠炼制一枚丹药,吞下,凭借它,突破了一个小阶。

“蜕凡后期!距离圆满,很近了。”感受着自己,修为提升了一点。纭悠悠满意。

“走,去养心殿,看看皇帝。”她随意道。

大宫女小声说:“陛下,他,不在养心殿。”

“哦?”纭悠悠皱眉。

大宫女道:“近些日子,娘娘忙于修炼,陛下他连召那个小蹄。子。侍寝,如今,已经晋升位份,成为贵妃,,风头无两。”

“叫什么?”纭悠悠冷漠道。

“高晞月!”大宫女回答。

她嗤笑:“果然,帝王无心!”

高晞月!

想起来了,她有点印象。

不过,前生此女,并不受宠。

边缘化。

自己至死,这个高晞月,也只不过是个嫔而已。当然,那也是由于,原主成为神话境,天下无敌,修为高、姿色好的女人,多的是。

今生,就不一定啦。

“走,去看看。”纭悠悠道。

“诺!”大宫女应声。

凤冠霞帔,皇后出行。

纭悠悠来在芳华宫。

就见段风惬意端坐在椅子上,欣赏高晞月的武道,这是现代舞,加上她修炼了,特意好好学,别具一新,还是挺好看的,蛮不错呀。

“陛下!”

纭悠悠目中。

闪过一抹讽刺。

她想到了前生的自己,不就是这样,想方设法,讨好原主嘛?一时新鲜,对你好的时候,那是要啥有啥。哪天腻了,弃之如敝履~~~。

“既然重生一次,我绝不会,在做一个,以美色魅君的女子,我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成为强者。”纭悠悠暗暗决定。

此刻,她是瞧不起高晞月的。

“皇后,你来了?”段风问。

“是!陛下!”纭悠悠点头。

没什么行礼的诚意,坐了下来。

“我听说,皇帝把,管理后宫的权力,给了高贵妃?”纭悠悠问道。

段风不以为然:“是的!皇后忙于修炼,想来无暇,诺大的后宫,总要有个人,管这些奴婢、太监、嫔妃吧。”

“你这是指责我,没有尽到皇后的本分?”纭悠悠咬牙。

“难道不是吗?”段风笑道。

他们俩,悄声说话,远处还以为相谈甚欢呢。

纭悠悠愠怒道:“你应该清楚,我是人国,唯一的蜕凡境强者,我修为高,人国才安稳。”

“正因如此,朕才让皇后,在未央宫,安心修炼,旁的庶务,交给贵妃管理便好了。”段风道。

“至少应该商量一下,这是起码的尊重。”纭悠悠不悦。

“朕是皇帝,一言九鼎,说的话,不能收回。”段风。

“你,~~~~。”纭悠悠有些恼怒。

刚想说,自己委身下嫁,是救了人国。

‘妾妃争宠系统,绑定成功。出言不逊,以下犯上,惹皇帝不悦,现,发布任务:跪请皇帝宽恕,获得皇帝原谅。任务失败,惩罚修为掉落。’这时,一个机械的声音,传达而来,响彻脑海。

‘~~~,这?!’纭悠悠。

她顿时愕然,心中恼怒道。

‘什么东西,滚出去?’

‘宿主,对系统不敬,惩罚提前,修为掉落。’小系统道。

咔!纭悠悠运气,竟然感觉,修为真的掉落了一个小阶,成为蜕凡境中期。

两个月苦练,才得来这点进步。

而今,~~~。

‘你,~~~!’她才要发怒。

小系统:‘宿主,你有一炷香,完成任务。任务失败,修为再次掉落。’

‘~~~!’纭悠悠。

简直是忍无可忍。

辛辛苦苦,修炼的灵力。

就被夺走。

她最在乎的,就是修为。

连忙相近各种办法,要对付小系统,然而,没用。那任务提示的声音,还在脑海响。

‘宿主,任务还剩半炷香时间。成功,奖励修为进一阶,失败,再次掉落一阶。请宿主认真完成任务。’小系统无情道。

‘~~~,我。’纭悠悠气的脸通红。

好憋屈呀。

然而,~~~。

段风问:“皇后,你怎么了?脸色不好!”

“没事。”纭悠悠咬牙。

这会儿子,那边高晞月,跳完舞啦。

擦擦汗。

回来。

朝纭悠悠蹲礼:“臣妾见过皇后,娘娘长乐未央。”

“嗯!”纭悠悠笑容勉强。

如坐针毡。

高晞月感觉有些奇怪。

这位,传说中,~~~。

宗门真传弟子。

咋啦?!

一炷香将近,怕修为再掉落,纭悠悠也顾不上矜持,突然跪在段风脚边儿,请罪道:“臣妾出言不逊,以卑忤尊,惹陛下不快,还请陛下恕罪。”

‘~~’高晞月。

啥玩意?皇后。

这就是宗门弟子。

蜕凡境,强者。

段风没说话。

“臣妾知错,再不敢犯?请陛下责罚,严惩臣妾,以做六宫表率~~。”纭悠悠几乎是脸通红,咬着牙憋出这么一句。

段风道:“高贵妃协理六宫!后宫的事儿,交给你吧。你说,忤逆朕,该当如何?”

“掌嘴五十!”高晞月下意识道。

‘~~~’纭悠悠。

见段风又不说话。

她憋屈道:“请陛下重罚臣妾,以儆效尤,严肃宫规。”

“准!”段风道。

“诺!”大宫女明玉。

立即派了两个宫女过去。

按住纭悠悠,之后明玉亲自过去,左右开弓,大嘴巴子狠狠的扇起。她心向皇帝,最是见不惯谁忤逆段风。。

纭悠悠摇头晃脑。

哼哼唧唧。

恨的呀。

但是,~~。

没卵用。

。。。

喜欢我在洪荒玩科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