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得了龙君庙的香火,难怪会化出龙身。”

陈九捋了捋经过,大概也明白了过来。

若是真要论起来,其实这灵龙并非是因水运而成灵的,实则是来自功德。

水运乃是运,化成龙形可以理解,但若是醒神开智,却是不太可能。

若是气运能诞出灵智,那这世间也早就乱了套了。

陈九说道:“你的真身并非是水运,而是功德所化。”

灵龙顿了一下,抬起龙首看着先生。

陈九解释道:“世间气运都是有定数的,他只能以游历的形式存在,是不会开智成灵的,运也是自万物生灵而来,就好像是飘荡在世间的灵气,是不会诞出意识的,真正让你诞出意识的,是这念江之地的香火功德。”

灵龙有些不解,说道:“可是,为何念江水运会在小龙身上?”

陈九指了指一旁的石碑,说道:“念江水运早已被镇在了这石碑之中,而你是自此地诞出的灵智,又生出灵身,真要论起来,这石碑也是你的真身。”

小狐狸挠了挠耳朵,问道:“先生,方才你不是说它是功德变的吗?”

“是功德,也是石碑。”陈九说道:“不过功德是虚,石碑是实。”

陈九看向灵龙,说道:“不然,你又如何开口便知我是先生。”

灵龙愣了一下,有些呆滞的望着眼前的先生。

对啊,它与先生从素未谋面,又是如何能出口便唤先生的。

“原来……”灵龙看向了石碑,说道:“我是石碑所化。”

陈九问道:“一般来说,你是不会诞出灵智的,也是得益于功德所助,白锦当初不曾与你说明吗?”

灵龙答道:“回先生,白锦妖仙助小龙诞出了灵智,吩咐小龙好好看管念江,之后便小龙也再没见过白锦妖仙了。”

狐九转头看向了先生,说道:“这倒是跟先生学的挺像,甩手了就不管了。”

说着,它便感觉到额头一疼。

“哎哟。”

先生的手已经敲在了它的额头上。

狐九捂着脑袋,不敢再说先生坏话了。

陈九收回心来,看向灵龙道:“念江始终风平浪静,想来也是因为你管理有功,龙君统领三江五湖,虽无念江水运在身,但亦是默许了你的存在。”

灵龙说道:“小龙不敢,这是我应尽之责。”

“既是这般……”陈九思索了一下,迈步上前道:“灵龙听封!”

灵龙愣了一下,低下龙首。

陈九说道:“自水运镇压之始,年江再无水祸,然,大江无波终归有失规矩,你得机缘,成灵化龙,又因管辖念江有功,今册封你为念江龙君,管辖念江水运,享民之香火。”

先生抬手,双指点在了灵龙的额头之间。

“吟!!”

灵龙的双眸闪烁金光,一声龙吟长啸。

念江口处似有一道龙影升天而起。

接着便见念江各处游历的龙君香火从四方迎来。

功德香火尽数被纳入灵龙体内。

不过数息之间,便是数万缕功德在身。

“扑通…扑通……”

似有心跳声响起,灵龙的身形变大了数倍,感受到体内那磅礴心跳声,它有些呆滞。

龙心!!

这是真正的龙心!

有了龙心,那它便可以说是真正的龙了!

灵龙匍匐在先生身前,低下龙首,口中念叨道:“灵龙,拜谢先生大恩!自此往后,当尽心竭力管理念江,施云布雨,庇护百姓。”

陈九说道:“施云布雨对你而言还为时尚早,就当是为烛江减轻些负担吧,也免得它他出跑。”

“如今你已得龙心,且需好生修行,虽有功德加身,但你始终要记住,功德只是修行上的助力,一切还是得靠你自身摸索,有朝一日若能化成真龙,也不要忘了你的职责所在。”

“灵龙,定不敢忘。”

陈九抬手让其起身,说道:“灵龙算不得名字,既然你因石碑而生,便以‘石’为字,如何?”

灵龙问道:“那姓呢?”

陈九说道:“有朝一日得成真龙,你便可自行去寻找你的姓。”

“石,拜谢先生!”

“你还是先别拜吧,陈某今日来此,可是有目的的。”

陈九手腕一招,悬在身旁的紫玉葫芦落在了掌心之中,说道:“陈某欲取念江水运炼器。”

石抬

他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起头来,问道:“先生欲取多少?”

陈九说道:“无需太多,念江水运十之一二便可。”

石没有犹豫,龙爪一抬,便是五分念江水运入手,化作一个水珠。

“五分太多,这凡俗物件如今还承受不住,两分即可。”

陈九抬起手来,一道玄黄法力引出水珠之中的两分念江水运。

一指瓶口,那水珠便落入了紫玉葫芦之中。

“多谢。”陈九和煦笑道。

石摇头道:“石因先生而有,若无先生,也就没有如今的我,两分水运,先生尽管拿去便是,又何来谢字。”

“好。”

陈九晃了晃葫芦,有了这水运,这紫玉葫芦也不会低了档次。

再之后,先生与灵龙浅谈了几句,灵龙因太多功德在身,难以消化,便回到石碑之中炼化功德去了。

而先生则是打算这个僻静的地方,完善手中的紫玉葫芦。

………

狐九却是抬着头望着天穹,眼中尽是不解。

狐九呢喃道:“这次怎么没打雷?”

先生解释道:“这灵龙本就是此间只物,亦是天道默许,才会开智成灵,故而,这次也不算是逆了天道,没理由劈你先生。”

“哦哦。”狐九闻言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可惜。

它还想看先生大显身手呢。

先生带着小狐狸在念江口出寻了一处僻静之地。

稍作安顿后,先生便取下发间的玉簪,在那紫玉葫芦上刻画了起来。

“先生在画什么呢?”狐九好奇问道。

“这是阵纹。”陈九解释道:“有些这些东西,才能让这紫玉葫芦有纳物之用,再则,不要说两分水运,就算是分毫,这葫芦也禁受不住,说到底他也之说凡俗之玉雕琢而成的,算不得什么灵物,故而要以阵纹加固……”

狐九虽然没听懂,但还是答了一声:“哦哦……”

听懂了,但又没完全听懂。

笑话,真以为它狐九能懂先生说的是什么?

他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 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