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 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第四百三十九章奇葩

本来以为是吴鐜召唤过来,不想他却冷笑道:“主人既然客气,大家就不用客气,走不动的人,便坐上去罢。”

当下这些女眷,和受伤的人等,坐上竹竿绳网。那些汉子两个抬一个,健步如飞向山上奔去。

吉星倒也没有在意,虽然身体依旧肥胖,但是体内有了劲气运转,行动起来倒也比平时省力。带着这些随从一起,轻松的跟随队伍前行。

这边吴鐜大袖飘飘率先而行,他一路奔行并不急遽,但在这陡峭的山道上,看着宛如御风飘浮,甚至有些足不点地,顷刻间便没入前面竹林。

不知道他是故意显摆,还是平素这样习惯了,看着确实令人有些意外。这时见到他轻功如此精湛,是取巧不来的真实本领,不少人不由得叹服。

就连一向自负的周毅,看着吴鐜的手段都寻思:“他便不使妖邪功夫,只怕也不是他对手。”

黎三虽然话多藏不住,这时看着都忍不住赞道:“这老贼轻功真是了得,佩服,佩服!”

他在担架上出口一赞,神海这群弟子在侧听到,自然登时间竞相称颂,说得这吴鐜老怪的武功,当世固然无人可比,就是自古的武学大师,也都大为不及。

“真的是奇葩呀!”看着这群人的谄谀之烈,当真是闻所未闻。在吉星看来,只怕比兴王府那些谄媚的群臣,还要过之几分。

黎三看到一旁行路的吉星,神色里带着讥笑,不由也出声道:“众位老兄,你们神海一脉的功夫,确是胜过任何门派,当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众弟子不知道黎三是反话,自然都是带着大喜。一人忍不住问道:“依你之见,本派如今最厉害的功夫,气劲,用毒,招式,究竟是哪一项?”

黎三直接白了一眼,一脸鄙视的说道:“岂止这三项,至少还有三项,这天下无人可比。”

众弟子听到黎三理所当然的反应,自然均更加高兴,齐问:“不知阁下所言,究竟是还有哪三项?”

“第一项大家都知道,就是马屁功。此项功夫不练精,在贵门中,只怕活不上半天。第二项人称法螺功,不将贵门德行大加吹嘘,不但师父瞧不起,同门也必排挤。这第三项便是厚颜功,不抹杀良心厚颜无耻,如何练成前两大奇功。”

他说了这番话,料想神海群弟子必定大怒,至少会一齐向他拳足交加,只是他这几句话,犹似骨鲠在喉不吐不快。虽然也怕给吉星惹麻烦,不过看着吉星似乎并不在意,他心中还是稍微舒缓一些。

岂知神海众弟子听了这番话后,居然一个个默默点头。

甚至其中一人还直接赞道:“老兄聪明得很,对本派倒也知之甚深。不过这三门神功,确实很难修习。寻常人只要心存无聊的善恶之念、是非之分,要修习便事倍功半,往往在要紧关头,功亏一篑。”

本是出言讥刺,料想不到这些人安之若素,居之不疑,黎三自然不由得大奇笑道:“贵派神功深奥无比,某心存仰慕,还请大仙和诸位小仙大加开导。”

那人听称其为“小仙”,登时飘飘然道:“你不是本门中人,这些秘奥自不能向你传授。不过有些粗浅道理,跟你说说倒也不妨。最重要秘诀自然是将师父奉若神明,老人家哪怕是放一个,屁……”

“当然也是香的。更须大声呼吸,衷心赞颂……”黎三抢着回答,甚至在担架上一本正经的说着。

那人带着一些惊讶,随即也有些赞扬道:“你这话甚是,小处略有缺陷,不仅仅是‘大声呼吸’,而是需要‘大声吸,小声呼’。”

旁人固然目瞪口呆,黎三几乎笑得身子发抽,却还得拼命忍者道:“对,对,小仙指点得是,倘若大声呼气,不免嫌师父……这个,不太香了。”

那人在旁点头,带着理所当然道:“不错,天资好,只可惜误入歧途,进了旁门左道。本门功夫变化万状,基本功诀也不繁复,只须牢记抹杀良心即可!”

旁人哭笑不得,天下

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 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还有这么奇葩的事情,这些人居然泰然处之。前面吴鐜不可能听不到,但是不但没有制止,反而听之任之,当真令人大开眼界。

这边黎三却迎合连连点头:“如今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某对贵派心向往之,恨不得投入贵派,不知小仙能大加引荐么?”

那人看着担架上的黎三,一脸诚意的样子,却微微一笑道:“常人要投入本门谈何容易,许多艰难考验,谅你也无法轻易经受得起。”

听着他这么说,随同的另一名弟子接着说道:“这里耳目众多,不宜与他多说。若真有投靠之心,在师父心情大好时,可为你说几句好话的。”

开始说话那人道:“本派广收徒众,瞧你根骨不差,若师父大发

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 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慈悲,收你为徒,日后或许能有些造就。”

到了此时黎三心里惧意尽去,带着一本正经的道:“多谢,几位小仙恩德,某自然没齿难忘,日后自有回报。”

吉星和秦奘等听得黎三逗引神海弟子,心里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吉星直接对着陈延寿说:“如此卑鄙无耻,以吹牛拍马为荣,实是罕见罕闻。日后某身边如若都是这等人才,唯你是问!”

“郎君放心,此事断断不会发生!”陈延寿带着苦笑。

这些人一路说话之间,一行人随着山路宛转,已进了一个幽静的山谷。看着谷中都是苍劲巨大的松树,林间似有山风过去,诸人听得松声若涛。

大家在林间行了里许,来到一排几间木屋之前。只见屋前的一株巨大松树,枝叶宛如华盖伸展,一枝伸展巨大的飘枝之下,此时有二人相对而坐。

左首一人身后站着两人,此时吴鐜远远站在一旁,仰头向天神情傲慢。一行人渐渐行近,忽听得竹杠上李凡能喉间“啊”的一声,似要说话却又强行忍住。

黎三望去见他神情极是惶怖,不由道:“你这是见鬼了吗?吓成这样子!”

李凡能不答,好像没听到一样。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