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儿女一家大联欢阅读 主人拽奶头跪爬鞭打羞辱调教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布莱克这一次回到托尔巴拉德没能得到无能下属们的夹道欢迎。

码头上只有一个麦姆和邪眼在那里等候,究其原因是因为随臭海盗起家的下属们都已经有了各自的“事业”。

小狐人尤朵拉已经专注于沃顿贸易公司,开启了商业生涯,据说她现在正在北海和东部大陆的好几个商业港来回跑,努力的搭建起自己的贸易网络。

北海“狂徒帮”的几个人类船长这会还在诺森德大陆的海疆里四处巡游,强化不死海盗对冰冻之海的统治根基。

“北海海盗王”安妮·波恩上一次送回信件说她正在招募维库人和牦牛人,听说进展不错,布莱克麾下即将多出一支维库人冲锋队。

这可是大好事。

一向拉胯的夜之子海盗首领安纳瑞斯·月郡小姐也不甘人后,在纳格法尔号返回托尔巴拉德的一周前,她刚刚带领自己的六艘船,以她的强大旗舰“月郡之傲”号为首,前往北海支援狂徒帮,顺便练练兵。

就连专精“谄媚”的术士三人组现在都被迫分开。

瘦小子坎瑞萨德和他的弟子碧裘卡留在库尔提拉斯招募有天赋的术士学徒,巨魔扎拉克跑去了荆棘谷巡游,也要赶在纳萨拉斯学院的开学季到来前招募到足够多的巨魔学徒。

邪眼也想建立自己的术士势力,但他是个兽人。

众所周知,绿皮们在东部大陆是没有人权的,他敢出去就要面对追杀。

而且现在绝大部分兽人们都已被聚拢在了黑石山。

雷德·黑手是把寻找有术士天赋的兽人当成“政治任务”来抓的,所以兽人术士们根本不需要邪眼亲自去找,他们会被雷德主动送过来。

一起被送过来的不只是术士学徒,还有一些善战的兽人武士,从各个氏族中选拔出来的精英,美其名曰“为正统部落赢得声望”,其实就是送来给雷德的弟弟麦姆当武装水手。

哎呀,雷德那个糙汉子,也懂得心疼弟弟了。

终于在黑石山站稳脚跟的大酋长开始“反哺”布莱克的事业,让麦姆刚刚建立的兽人“黑石舰队”里充满了精力充沛,悍不畏死的绿皮。

综上所述,哪怕布莱克并不在托尔巴拉德坐镇,但他的海盗事业依然在蒸蒸日上,究其缘由大概是布莱克的基础打得好。

在熬过了最艰难的“创业阶段”之后,这个“海盗托拉斯”终于有了自我造血的能力,并进入了扩张的阶段。

“这个魔法结界真的妙,有它在,托尔巴拉德固若金汤。”

再缓缓靠岸的幽灵船上,凯瑟琳夫人还在回望着笼罩这片海域的繁叶之影大结界,她对于儿子地盘的防御体系交口称赞。

却没有去赞赏布莱克麾下的海盗事业。

因为没什么好称赞的。

作为库尔提拉斯的王后,凯瑟琳夫人很清楚海盗这一行的最大弊端,现在不死舰队蒸蒸日上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海盗们跟了个好老大。

布莱克·肖的存在是凝聚不死舰队的唯一核心,他的声望让他可以轻松压服手下的各种牢骚不满。

但布莱克·肖只要遭遇失败,或者不幸身死,现在看起来发展迅捷的不死海盗就会瞬间陷入分裂的内斗之中。

尤其是布莱克给了他们自由组建外围舰队的权力,这就让跟着布莱克“打江山”的一群海盗元老们手里的力量飞快膨胀。

谁又愿意屈居于人下呢?

只要舰队核心失去压制能力,以凯瑟琳夫人毒辣的眼光来看,不死舰队会瞬间分裂成大大小小的数个势力。

甚至不需要外敌压迫。

他们自己就会因为争夺“布莱克的传承”而大打出手。

“你的无冕者派系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利用,那些对你死心塌地,被你灌输了远大志向的刺客们可以做到更多。

他们该是你的眼睛,是你的手指,是你丢出的枷锁。

他们可以为你改变世界,也可以为你约束忠诚。”

在踏上码头船板的时候,手上带着九枚戒指的凯瑟琳夫人观赏着码头上热闹混乱的场景,还有远方的洛斯贝格镇那混乱又有生机的高低错落的建筑物。

她对身边的布莱克轻声说:

“我知道你不在意人心,更不强求忠诚,纵观历史,所有的开国君主都是这样的想法,他们自信于自己的人格魅力可以压服一切。

但若想要一个势力长治久安,那么一套上行下效的法统就是必要的。

你麾下的每一支舰队,每一艘船上都该有至少两名无冕者刺客,他们应该潜伏于船员之中,成为你的统治的延伸。

他们可以为你看到你的海盗王国的每一处风景,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为你‘执行忠诚’。

当你麾下的船长们意识到背叛的代价如此惨重的时候,他们心中的贪婪就会让步于理智。我的孩子,你不相信人性是正确的。

但这种怀疑也可以成为你的武器。”

“唔,这就是我不喜欢政治的原因。”

布莱克撇了撇嘴,说:

“我只是把他们当炮灰,从不和他们谈感情,这样我抛弃他们的时候就不会有负罪感。但母亲却非要让我把他们当做我的臣民。

母亲,你应该知道,每一分效忠对于君主来说都是一分责任,所谓忠诚其实是个‘双向契约’,再疯狂的亡国之君也会因此感觉到压力和谴责。”

“你把自己描述成无情者,然而你内心的情绪却比我所见的任何一位国王都要丰富。”

凯瑟琳夫人温柔的帮布莱克整了整衣领,她轻声说:

“你知道你不可能放弃他们,他们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心甘情愿的追随你。我不知道是该说你粗枝大叶,还是该说你阴谋无算。

你不需要忠诚。

但你却用感情来束缚他们,这是每一位国王都渴望看到的完美治理。

然而,人少的时候可以这样做,但你麾下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我会让莫罗斯侍奉您,母亲。”

布莱克笑了笑,说:

“他手中有无冕者新兵的一部分调动权。”

“嗯。”

凯瑟琳夫人点了点头,又说到:

“等到你的术士派系人多势众的时候,他们也可以成为你的另一道直辖的力量。你手中可以动用的牌真多,这让我对我未来的总督生涯充满了信心。

以你展现出的统治力,就算现在就让你接任库尔提拉斯的国王,你也会比戴琳更出色...他就是个鲁莽的战士,他懂个屁的治国。

还是我儿子更厉害。”

“你这样的称赞会惯坏我的,妈妈。”

布莱克摇头说:

“你应该对孩子更严厉一些,如果你希望他成才的话。”

说完,臭海盗对麦姆和邪眼招了招手,两个绿皮大步上前,正要向船长问好

父母儿女一家大联欢阅读 主人拽奶头跪爬鞭打羞辱调教

,却冷不防听到布莱克指着旁边那戴上了夜之子魔法面具的人类女人说:

“这位是我任命的托尔巴拉德总督,她会负责统治我们的核心区域,在我无法指挥的情况下,她将有权任命‘海盗议会’,对不死海盗和下属区域进行治理和指挥。”

“呃?”

麦姆和邪眼对视了一眼,三只眼睛里都看到了疑惑和惊愕。

这是船长准备培养新的心腹了?还给这么大的权力?这个女人是谁?看着已经四十多岁的样子,虽然保养的很好,但这年纪已经足够给布莱克当妈了。

啧啧,船长原来喜欢这个调调。

咦...好变态啊。

“我都不用猜,就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恶心的事。”

布莱克挥起一脚,踹在邪眼屁股上,又一拳打在麦姆胸口,把两个绿皮揍了一顿,这才对他们耳语说到:

“这位是我母亲...你们要像对待自己母亲那样尊敬她。”

“啊,原来是母亲大人!”

邪眼一个顺滑的滑跪,单膝跪在凯瑟琳夫人眼前,非常谄媚的说:

“这个破地方能迎来您的统治,是所有不死海盗的荣耀,我们将奉献我们的忠诚,执行您的所有命令!

但凡有不满者,我绝对愿意为您砍下那些混球的脑袋。”

麦姆没有邪眼那么没尊严。

他还是要脸的,这个脸上有可怕灼伤伤口的兽人挺直腰杆,对凯瑟琳捶了捶自己胸口,代表服从命令。

凯瑟琳夫人可是个人类。

她对兽人没什么好感,但王后陛下是成熟的统治者,她掩饰着自己对绿皮的厌恶,抬起手挥了挥,示意自己知道了。

“总督阁下,我要去南岛一趟,你可以与我同行,纳萨拉斯学院也在那边。”

布莱克对邪眼打了个手势,兽人术士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不多时就亲自驾驭着一辆外表毫不出众的黑色马车来到了码头。

布莱克打开车门,邀请凯瑟琳夫人,芬娜还有肖尔进入车厢。

这马车里别有洞天,作为奥妮克希亚为自己准备奢华马车,内部恒定空间延展让它有一座公寓那么大。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王后陛下,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奢华内敛的奢侈品。

“以后它就是您的座驾了。”

布莱克坐在行驶的马车的沙发里,从旁边酒柜里抽出一瓶美酒,咬开塞子,对欣赏着这魔法艺术品的凯瑟琳夫人说:

“反正我这个总在海上漂的海盗,也用不到这豪华的玩意,作为海盗总督,您出行时是必须多一些排面的。

极尽奢华也是展现力量的一种方式。

而我要提醒您的是,我麾下的兽人很多,我知道您很难对他们产生信任,我并不在意他们被打压,但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得到公平的待遇。

在海盗船长这一行里,公平是统治的基石,区别对待只会滋生没必要的叛乱。”

“我懂。”

凯瑟琳夫人也坐在布莱克对面的沙发上,她接过芬娜递来的酒杯,对自己的儿子说:

“用你的话说,我会把他们当成会说话的工具人。我是来帮助你的,儿子,你不必担心我会搞乱你的统治。

那只会让我们的母子关系进入尴尬的僵局。”

“我信任您的智慧,妈妈。”

布莱克喝了口酒,说:

“我也相信您希望普罗德摩尔家族裂痕弥补,而不是制造新的裂痕,在这方面,我毫不怀疑。”

半个小时之后,马车驶入南岛,布莱克和芬娜中途下车去大锻炉,凯瑟琳夫人和肖尔去纳萨拉斯学院。

前者要去拜会蓝月院长,后者则是去领取自己的“任务奖励”。所有的刺客大师印玺,都在蓝月院长那里存放着。

“我觉得你对凯瑟琳夫人的信任来的有些太快了。”

骑在自己机械豹上的芬娜对布莱克吐槽说:

“你当初可没有这么快的接纳我,让你叫一声姐姐都跟要杀了你一样难受,但你叫妈妈却很心甘情愿。”

“你连这个醋都吃?”

骑在苍穹背后,让角鹰兽以战马姿态奔驰的布莱克拂了拂额头,拉长声音无奈的说:

“我又能怎么办呢?血脉可是无法斩断的羁绊,凯瑟琳夫人毫无保留的将她的爱赋予我,我又不是没感情的石头。

虽然还有其他原因,但她是真想保护自己失而复得的儿子。”

“你就不怕她给你使坏?”

芬娜拱火说:

“她和戴琳才是一条心,这是我妈妈说的,她说自己根本没信

父母儿女一家大联欢阅读 主人拽奶头跪爬鞭打羞辱调教

心撼动凯瑟琳夫人在戴琳心中的位置。”

“不怕。”

布莱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

“我是先知,我知道凯瑟琳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孩子的,在我所见的未来片段中,她甚至能原谅亲手杀死了戴琳的叛逆女儿,并毫无保留的接纳她,热爱她。

她是一位真正的母亲,对她而言,家庭才是第一位。”

“哈?亲手杀死了戴琳的叛逆女儿?”

一听这个,芬娜立刻来了精神。

她得意洋洋的说:

“肯定是我,对吧?在某个未来里,我亲手杀了戴琳吗?哈,不愧是我啊。总不可能是吉安娜吧?

她那么乖,热爱父母胜过一切。

哪怕世界崩溃,我都不相信她会向亲人举起屠刀。”

这个莫名其妙的得意情绪,让布莱克肩膀上的魔法眼球瞥了一眼芬娜。

他沉默了几秒,叹气说:

“嗯,没错,我所见的未来中,就是你杀了戴琳。小吉安娜一如她表现的那么和善可亲,她一直是乖孩子呢。”

喜欢艾泽拉斯阴影轨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