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翁熄系列40 公息肉欲28篇小说目录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史余力院长和周晓光的质问让市府老张等人怀疑了,“他不是你们请来的?”

史余力院长无言以对,他在组织语言,怎么回答老张的问话呢?

其实,照实说也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最多就是一个奇谈,老张也不会责怪他,反而会说自己运气好,搭帮史余力院长有这么一次安排。

谁知,史余力院长却不这样想,他想推卸责任。

这院长叫史余力,做了几年院长,没担当,没气魄,看起来胆子很小,其实就是为了保官帽。可以说,他做每一件事先考虑怎么推卸责任,想好了退路他才会进行。

现在,他就在考虑怎么推卸责任,厉声质问周晓光,“你是怎么搞的?一个不相干的人,你怎么让他进来的?要是……我是说假如他是坏人怎么办?张老他们在这里,你担当的起吗?”

周晓光也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欺骗了他,他正恼怒得很,转头质问刘牧樵,说:“说,你混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本来,刘牧樵都已经和约翰·G聊得蛮好了,见院长和周晓光这样的态度,他笑着说:“你们说我什么目的?我想帮几位领导治好颈椎病,有错吗?你们是不是吃醋啊?如果你们不希望领导治好,我可以马上消失。”

这几句话明显的恶作剧,给这位史余力院长更大的难堪。

他说了这话之后,突然一个念头,我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我难道还要让他们知道我是谁?我都已经这样有名气了,还怕少了名气?

这个念头一起,他起身,迈开步伐,走出了会诊室,来到门口,走向的士,开门上车,“去机场!”

他后面留下一阵呼叫。

“小邱!你别走!”

“我们错了!你留下来!”

“邱先生,你别走,留下联系电话!”

的士很快就消失了。

有人注意到了的士的车牌号码,他们赶紧通过交警,追踪到了机场,老张安排人追到机场,可是,根本就找不到这个人。

通过调看登机口的录像,根本就没有刘牧樵的任何痕迹。

他们哪里知道,刘牧樵属于重要旅客,走的是特殊通道,根本就没有办法留下痕迹给别人随便检查。

小邱消失了。

周晓光和史余力院长受到了老张的严厉呵斥,“你们这样心胸狭隘,能留住人才吗?很显然,人家是准备来加盟你们医院的,想露一手,被你们这阵势吓着了。你们也应该想到,他属于华佗之类的神医,你们无论如何要找到他。”

在老张的脑子里,能解释的唯一逻辑就是这个人想通过治疗我老张的毛病,想以此扬名,在市中心医院找个好位置,譬如,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安排一官半职。

作为老张的思维逻辑,这个想法他认为合理性达到了九成以上,其他的解释根本就没办法解释。

这个少年是医疗系统的小医生,应该是在云城,或者西山省境内的民间高手,他也可能是某个郎中的徒弟。

反正一点可以肯定,他肯定不是正牌的医学院毕业的,否则,他直接可以来应聘。

“你们去找!找到了他,可以为他独立成科,一个颈椎病科,就可以让中心医院扬名天下!今后,你们

老扒翁熄系列40 公息肉欲28篇小说目录

就可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了!”

老张擅长从宏观考虑问题,云城的神经外科成名很久了,再往上发展空间不会太大,必须有新技术引进。

再说,神经外科的业务,很大程度上是靠云城的煤矿事故,随着安全抓得紧,这种事故越来越少,今后,中心医院在这一块不可能有太多的指望。

现在,人家送上来一桩富贵,新技术,高技术,凭着这一门技术,成为中心医院的新引擎是完全可能的!

每个医院都必须有优势学科,技术一定要有拔尖的,否则,医院生存都成难题。

老张从医院的发展来考虑,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这个年轻人找回来。

史余力院长已经是吓瘫了。

他意识到,老张对他的看法很糟糕了,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这个年轻人,丢官帽的可能性很大。

“你知道他的来路吗?”史余力院长问周晓光。

“他是周细毛的一个病人的家属,他应该知道这个人的来历。”周晓光赶紧联系了周细毛。

10分钟后,史余力院长,周晓光主任,周细毛副主任医师坐进了一辆三菱吉普,直奔大邱水库。

大邱水库是云城的一个大二型水库,早年这里的旅游十分发达,水库上的游船都有上百艘,大的一艘可以坐100多人。

现在一艘游船都没有了,全部被收购了,水库成了云城市的生活水源,属于保护范围。

大邱水库区域,不但不准旅游,就连养殖业也禁止了,猪、鸡鸭都属于禁止饲养的。

但是,羊没有禁止。

散养的黑山羊对水源没什么影响。

而恰恰,大邱水库的黑山羊非常有名气,有几家专门吃黑山羊的馆子,一年四季都有非常好的生意,就连省城里的人都成群结队过来吃羊肉。

羊肉分大份、中份。大份688元,再配7、8个菜,一桌10人,吃得饱饱的,真心便宜又好吃,远近闻名。

今天,史余力等人可不是来吃羊肉的,根本就没有这个兴致和口味,他们直奔邱老翁羊肉馆。

“来客人了!”

邱老翁是店主,也是迎宾。

做菜,过去他是好手,现在他把做菜的工作交给了徒弟,自己主要做迎宾小姐。

“几位啊?”他满脸笑容。

“我们不是来吃羊肉的,找人。”周细毛说。

“噢,找谁啊?”邱老翁依然是笑脸,他觉得眼前的这人哪里见过,又不好问。

“你侄儿。”周细毛说。

“我有两个侄儿,不知找哪个?”邱老翁说。

“不到30岁的那个,长得很英俊的。”周细毛说。

“好的,好的,我就叫他们过来。他们两个都不到30岁。只是,英俊,我倒是没注意到。我还认为他们有些猥琐,没男子汉气概。”

邱老翁打电话去了。

打了电话,出来说:“他们就会来,不过,离这里都远,至少也有半个小时才能赶到。哦,对了,我还没问你们找他干什么?”

“找他,好事,好事,我们是中心医院的,我们是来招他参加工作的。”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