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 弯曲 满足的呻吟小芳笫二章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你说什么呢,队长当然还活着,他必须还活着!”

殷琪掷地有声地说道,她的音量甚至盖过了酒吧里的音乐和人声,吸得人人注目。

张冬城连连点头:“你说得是,队长是什么人啊,他可是打不死的铁人。逆界算什么,黑民算什么,他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跨的人。”

殷琪眼神一阵变幻,突然端起杯子道:“认识你这么多年,就今天这句话最合我的心意,来,我们敬队长。”

张冬城举杯和她轻碰:“敬队长。”

一饮而尽。

张冬城看了看时间:“走吧,时候不早了,过几天惊涛堡的人要过来谈判,你去旁听不?”

殷琪摇头:“我没兴趣。”

她又道:“你先走吧,我呆会自己回去。”

殷琪是职级6的狩猎者,张冬城自然不必替她担心,但还是叮嘱道:“少喝点。”

“啰嗦。”

张冬城嘻嘻一笑,丢下酒资,离开了酒吧。

他走了之后,殷琪自己独饮,不知不觉,她的脚边已经堆满了酒瓶。人在有心事的时候,最容易喝醉,哪怕是升华者也不例外。

片刻之后,殷琪已经满身酒气,她又猛灌了一大口,这才擦了擦嘴,吐出一口强烈的酒气。

“队长,如果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

“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们...”

她突然‘啪’一声趴到了吧

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 弯曲 满足的呻吟小芳笫二章

台上,似是睡了过去,这时,有几个男人走了过来,他们看了看睡过去的殷琪,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其中一个脸上全是刺青的家伙就要把殷琪抱起来,可这时,后面却有人声音低沉地道:“别碰她。”

刺青男子转过身,原来是个中年汉子,脸上是岁月留给他的沧桑,他的眼神幽远深邃,是个极有味道的男人。

“你是谁啊,我们做什么要你管?不想受伤的话,就快.......”刺青男子伸手想去推开这个男人,不料话还没有说话,就看到对方闪电般捉住自己手臂,猛地一旋,便听咔嚓一声,他的手臂已经被扭断,断骨都刺出了皮肉。

他愣了下,跟着才惨叫起来,指着中年男人吼道:“给我打,打死他算我的!”

话音刚落,那中年男人已经一手探出,掐着他的脖子,只用一条手臂,就把他拎了起来,轻松得像是在拎一只小鸡。

刺青男子这时毫不犹豫,只要对方愿意,轻轻松松就可以把自己捏死。

这时男人将他丢了出去,低喝一声:“滚!”

爬起来的刺青男子再不敢说话,在两个同伴的掺扶下,离开了酒吧。

中年男子这才来到殷琪旁边,摇摇头道:“酒量本来就不好,还喝这么多,你不醉谁醉?”

他在旁边坐了下来,殷琪似乎感觉到旁边有人,微微抬起头,眼睛张开一条缝隙,含糊不清地说。

“队长,你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

“队长,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好。”

不知过了多久,殷琪这才醒来,她捂着脑袋坐起来,发现自己还在酒吧里。酒吧已经打烊了,整个大厅里便只有她一个人。

她愣了下,依稀记得自己好似做了个梦,梦到队长回来了,就坐在自己旁边。

她看向旁

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 弯曲 满足的呻吟小芳笫二章

边的高脚椅,心里七上八下地伸出手,摸了摸椅面。

椅面是凉的。

殷琪自嘲般笑了笑道:“我真傻,都多大的人了,还做这样的梦。”

她跳下高脚椅,准备离开。

酒吧外面,窗户旁边,有人朝里面看了眼,这才转身离去。

傍晚时分,一辆磁能车抵达苍都家的大门口,车门打开,天阳、薰、千虹和今天充当司机的小鸟,四人陆续从车上下来。

自从天阳离开堡垒后,他那辆‘蓝光’磁能车被堡垒回收,于是今天只能让小鸟开车来接,不然天阳只好找韩树帮忙了。

只见房屋门前的车位上已经停了好多辆磁能车,那辆有些破旧的明显是韩树的,那辆小巧的并且有涂鸦的则是老徐家的,看起来朋友们都已经到齐了,天阳连忙上前,按响门铃。

很快门就打开,穿着围裙的苍都冒了出来,天阳看到他手上还拿着一把勺子,没忍住笑出声。

苍都挥舞着勺子道:“笑什么,再笑晚上你没东西吃!”

天阳连忙认错,苍都这才往门后侧过身体:“都进来吧,很快就能吃了,队长他们在客厅呢。”

小鸟一进门就举起手道:“要帮忙吗?最近我做菜的功夫见长,连我家的厨师都说我做得很棒!”

千虹在后面小脸没什么表情地说:“周师傅私底下告诉我,他要不这么说的话,你会把厨房给拆了。”

小鸟的表情顿时僵住。

苍都拉了拉他的围裙道:“你们今天是客人,厨房有我和青黛姐就行,你们就别添乱了。”

天阳哈哈一笑,带着三个女孩走进客厅,一进来就看到韩树让老徐的女儿骑在肩膀上,拿着枕头正和老徐玩打仗游戏。

老徐的妻子和霁雨坐在一边闲聊,霁雨今天一改往常中性的装束,穿了一条黑色的百折裙,戴同色圆顶帽和手套,脖子上戴着一条亮晶晶的宝石项链,显得十分有女人味。

小鸟一见,‘哇’一声跑过去,拉起霁雨的手道:“姐姐你今晚真漂亮,我喜欢你这条裙子。”

霁雨欣然起身,转了一圈,轻轻捏了下小鸟的脸蛋道:“还是你懂欣赏,不像队长,他的审美观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天阳来啦。”

韩树把小麦放了下来,小女孩就跑去找她妈妈,薰也走了过去,跟这对母女俩聊了起来。

天阳则像韩树和老徐走去,见老徐脸色红润,他笑道:“你的伤看来已经好了。”

“托了你的福,天阳,呆会老哥要好好跟你喝几杯!”老徐握拳轻轻在天阳的胸口锤了下。

天阳想起自己那拿不出手的酒量,握拳干咳了声道:“喝酒我看就不必了吧。”

韩树一点也不客气地拆穿他道:“我觉得也是,老徐,天阳的酒量太糟糕了,你就别难为他了。要把他灌醉,小心千虹找你麻烦。”

老徐不由朝安静坐在角落的红眸少女看去,见她朝自己望来,连忙脸上堆笑,点了点头。

韩树环顾一圈,笑道:“要是昆蓝那小子在这里就好了,也不知道他跑哪座堡垒去了,那家伙临走前还嚷嚷着等他回来就要当夜行者司令,真是个狂妄的家伙。”

这时苍都和青黛两人陆续将食物端进客厅,摆放到桌子上,然后宣布,晚餐可以开始了!

众人围坐到桌子前,韩树端起酒杯道:“咱们好久没像现在这样聚在一块了,我还记得当时远征回来,天阳失踪,你们脸上都没有了笑容。”

“现在天阳回来,咱们又刚打赢了一场战争,你们也总算恢复了精气神。”

“来,这一杯,我们敬未来。敬祝大家的前路光明,来日可期!希望多年之后,我们仍可以像今天这样共聚一堂,一个也不准少!”

众人面面相视,最后一起举杯,就连小麦也端起一个杯子。

然后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杯子碰到一块,让从杯口跃出的液体映照着点点光芒。

“敬未来!”

...........

西大陆。

又一个白天来到,好几辆车子摇摇晃晃开进了雷霆议会的领地里,开进了议员居住的庄园区中。

车门打开,穿着各式衣物,戴着帽子,拿着不同工具的工人陆续从车里下来。

他们稍一集中之后,便让工头领着进入庄园区的下水道,继续疏通和维护工作。

米霍克混迹在人群中,一如其它工人干起了脏活累活,这样的工作持续了一整天,到了傍晚收工的时候,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人群,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这些工人都是临时从城里找来的,有些做几天就不干了,流动性很大,基本上谁也不认识谁。

因此,哪怕少了一个米霍克,也没有人会察觉到。

米霍克呆在下水道这个角落里,没有打开灯光,直到人声远去,四周静寂,只有流水的声音响起时,他才亮起一盏小灯,拿出带来的食物,默默进食。

用过晚餐之后,米霍克从身后摸出一把匕首,这是把素材兵器,由某种能够产生剧毒的黑民素材制作而成,米霍克称其为‘呻吟者’。

一旦被这把匕首刺伤甚至只是划破皮,目标便会中毒,然后在痛苦的呻吟中死去。

他虽然不屑刺杀一个孩子,但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幸福,有些原则也不是不能放一放。

他就这么安静地等待着,一直等到深夜,他才开始行动。

经过这些天的观察和摸索,米霍克对于庄园区这个下水道系统已经了如指掌,他轻松地找到天阳所属的那座庄园下方,找到一条被他做了标志的管道,然后钻了进去。

片刻之后,庄园别墅后方的花园里,一个盖子被无声移开,米霍克从里面钻了出来。

一如他所料,别墅现在黑灯瞎火,里面的人都已经休息了。

以防万一,米霍克拿出一些药剂,这些东西都是他的老伙计,它们有的可以帮米霍克隐匿自己的气息,有的可以让米霍克在黑暗中视物,米霍克或涂或饮,做好准备之后,才猫着腰借助物体的掩护,像幽灵般潜向前面的别墅。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