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阅读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温斯顿试图出让英国在印度洋的权利,来换取南部非洲的支持,印度洋内的岛屿,包括锡兰在内,都在“驱逐舰换岛屿”的计划范围内。

索科特拉岛的面积仅为3650平方公里,锡兰面积为65600平方公里,英国在锡兰的统治中心科伦波,素有“东方十字路口”之称,从中世纪起,这里就是世界上重要的商港之一。

英国既然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希望得到的东西自然也很多,苏伊士运河无疑是重中之重。

乘坐战地越野车进入冯伏所在的军营,道路一侧整齐排列着数十辆坦克装甲车,坦克的炮口指向高度整齐划一,就像士兵们用绳子量过一样。

装甲车的功能越来越全面,传统的12.7毫米重机枪现在都已经换成20毫米高平两用机炮,40毫米榴弹发射器依然是大杀器,37毫米坦克炮在对意属东非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意大利装备的小坦克,37毫米坦克炮可以轻易击穿。

营区内的道路平整,战地越野车的速度并不快,几个当地人正在修剪绿化带和草坪,南部非洲人总是这样,即便只是一个临时营地,要求标准也非常高。

冯伏在办公室门口迎接奥巴代亚。

奥巴代亚见到冯伏后,对装甲混成旅的装备表现出巨大的羡慕。

英军现在装备的还是“马蒂尔达”呢。

亚的斯亚贝巴的这个混成旅清一色的“豹”式。

“我们和联合王国不同,我们是一个陆权国家。”冯伏不骄傲,让奥巴代亚羡慕不已的,在冯伏看来只是基操。

一战前夕,著名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提出了陆权与海权的观念,认为随着陆上交通工具的发展,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成为最重要的战略地区。

“陆权论”对世界政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谁统治了东欧,谁就能控制大陆心脏地带;谁控制大陆心脏地带,谁就能控制世界岛(欧亚大陆);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能控制整个世界”。

德国的扩张,明显深受麦氏三段论的影响。

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阅读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毫无疑问,大不列颠是一个海权国家,所以南部非洲和大不列颠是一个完美组合。”奥巴代亚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已经把大英帝国放在从属地位。

进入办公室分宾主就坐,奥巴代亚对冯伏办公桌上的地球仪很感兴趣,他伸出手轻轻拨动一下,地球仪飞快转动起来,奥巴代亚轻轻皱眉,这一幕,很有象征意义啊。

冯伏没注意这个小细节,主动询问奥巴代亚是喝茶,还是喝咖啡。

“茶,谢谢——”奥巴代亚略遗憾,南部非洲的茶,跟英国的茶不太一样,英国人更爱喝红茶,南部非洲人更喜欢绿茶。

“虽然这不是酒,我还是提议我们举杯庆祝盟军的胜利。”奥巴代亚试图引领节奏。

也确实值得庆祝。

去年下半年,英国赢得了不列颠空战,南部非洲占领意属东非,北非方向韦唯尔率领的尼罗河集团军高歌猛进,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不要太乐观,我们在北非以及希腊都有着巨大隐患,德国人正在疯狂增兵,这必须引起我们的警惕。”冯伏不乐观,英国战争部似乎搞错了,有时候战略撤退是为了更好的积蓄力量。

比如从尼罗河集团军抽调部队增援希腊,这很明显就不是明智之举。

现在的欧洲大陆,只剩下希腊还在坚持对抗轴心国。

希腊人精神可嘉,但是在面对德国人强大的装甲部队时,就算有英国人帮忙,希腊人也扛不住。

据说在温斯顿抽调部队的时候,韦唯尔和温斯顿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温斯顿不想失去希腊这面旗帜,认为希腊的存在,可以有效分担英国本土的压力。

韦唯尔则是希望毕其功于一役,将意属北非军团一鼓作气消灭,彻底解除北非军团对埃及的威胁。

不能说他们谁对谁错,至少出发点都是好的,都是为了打赢最后的战争。

关于温斯顿的能力,莫洛托夫访问德国期间,里宾特洛甫在给大胡子的信中直言:英国这个国家是由一个叫温斯顿的人领导的,这个人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是外行,没到关键时刻都会失败,这一次也一样。

这话并不客观,温斯顿军事上的能力确实不怎么样,政治绝对是一把好手。

“所以我们需要地中海舰队和塞浦路斯分舰队更加密切的配合,切断意大利本土和意属北非之间的联系。”奥巴代亚绝口不提第二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的支援,这方面英国人的态度很一致。

请神容易送神难,一旦第二集团军或者第三集团军参与对意属北非的进攻,那么战后意属北非该怎么分配?

英国已经失去马耳他,失去亚丁,失去锡兰,不能再失去更多。

“我们不可能将意大利本土和意属北非的联系彻底切断,除非我们用军舰塞满地中海。”冯伏轻笑,英国人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为了阿比西尼亚帝国的稳定,我们应该让海尔·塞拉西一世尽快恢复王位。”奥巴代亚不想深入讨论意属北非,开启第二个话题。

第二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不能参

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阅读 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与对意属北非的进攻,阿比西尼亚帝国的军队却可以。

别忘了阿比西尼亚帝国有着15万反抗军呢,这对于大英帝国来说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阿比西尼亚帝国反抗军,接受的是保护伞公司教官训练,又拥有一定作战经验,战斗力至少比印度部队强得多。

北非战役期间,尼罗河集团军唯一的败绩,就来自于英印第五师。

失败的过程很奇葩。

当时英印第五师包围了一支意大利部队,意大利部队想投降,好大喜功的英印第五师却不允许,于是双方之间爆发了战斗。

结果谁都没想到,人数明显占优的英印第五师居然败了。

然后意大利人很高兴的说:这下我们可以投降了吧,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们可以再打一场。

“我认为伊姆鲁公爵更有资格担任阿比西尼亚帝国国王。”冯伏直接,英国人摘桃子的吃相有点难看。

奥巴代亚眉头紧皱,如果南部非洲人不同意,那么海尔·塞拉西一世就几乎没有任何机会。

不过阿比西尼亚帝国的国王人选不能拖太久。

不仅奥巴代亚这样认为,伊姆鲁公爵也同样这样认为。

入夜,亚的斯亚贝巴一片漆黑,30年前德国人为亚的斯亚贝巴修建了一座发电厂,前几天的战斗中,发电厂被守军破坏,到现在还没有修复。

电力的问题并不难,阿比西尼亚帝国境内有丰富的水力资源,南部非洲的工程师正在勘测地形,准备为亚的斯亚贝巴修建一座发电量更强的水电站,预计可以解决亚的斯亚贝巴未来几十年内的用电问题。

意大利统治亚的斯亚贝巴期间,因为反抗军的频繁行动,亚的斯亚贝巴夜间实行宵禁。

现在依然是战争时期,宵禁并没有解除。

晚上十一点,数辆卡车从已经改编成阿比西尼亚国防军的营地开出,驶向海尔·塞拉西一世的皇宫。

当卡车路过维多利亚十字大街时,两名巡逻队警察发现车队。

“奇怪,今天晚上军队有行动吗?”年轻的警察很好奇。

“闭嘴,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年龄稍大的警察经验丰富。

“为什么?”

“不为什么,现在我们下班回家。”

卡车一路飞驰,在海尔·塞拉西一世的王宫门前停下。

车尾的帆布打开,一名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跳下来,马上开始对海尔·塞拉西一世的王宫发起进攻。

“不要开枪,我们投降——”

王宫的卫兵没有丝毫抵抗,主动打开王宫大门,沉默的士兵蜂拥而入。

海尔·塞拉西一世此时还没有入睡,他正在期盼几天后的登基。

在英国的时候,海尔·塞拉西一世充分感受到小国寡民的悲哀,阿比西尼亚帝国具有成为一个区域性强国的潜力,可是困难重重,海尔·塞拉西一世通过资料,对南部非洲有了深入了解之后,决定采取南部非洲的路线,不说成为一个强大国家,至少不能任人摆布。

“陛下,快走,叛军已经攻入王宫——”内侍来不及敲门,直接将办公室的门推开。

“怎么回事?”海尔·塞拉西一世刚刚起身,一群士兵就涌入海尔·塞拉西一世的办公室。

“陛下,请您将王位让给伊姆鲁公爵——”为首的军官表情冷酷,手里的左轮手枪击锤已经板开。

“该死的混蛋,我才是阿比西尼亚帝国的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又惊又恐,他要当面质问伊姆鲁公爵:“伊姆鲁在哪儿?让他来见我!”

“陛下,恐怕你没有机会了——”军官不废话,直接开枪。

呯,呯呯呯——

军官将弹夹清空,海尔·塞拉西一世身中数弹,尸体重重倒在身后的椅子上,睁着的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喜欢开普之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