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把我拉到他家里那个了 男生㖭你的兔兔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片刻后,任狂从VIP室走出。

他神情平静,没有半点变化。

这一次,他没有拿走任何东西,反倒留下了一些东西。

那是属于凤凰的令牌和四通银行的至尊黑卡。

这些本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所以他收得心安理得。

现在,既然凤凰还活着,任狂自然不愿意再和她有任何牵扯。

这里,他永远不会再来了。

在经理诚惶诚恐的眼神下,任狂宛如幽灵一般,直接消失在眼前。

他信步走着,却是不知不觉来到了田家武馆前。

“任狂,你……你怎么来了?是来找田心的还是找雨欣的么?快请进。”

刚好,正在门口散步的田守城发现了任狂,又惊又喜。

任狂露出笑容:“伯父客气了,我……只是刚好路过罢了。”

他打量了一眼田守城。

田守城已经是二星武者了。

没办法,架不住家里有两个好女儿,给他弄来大量的淬体丹。

田守城看到任狂,其实还是有些心虚的。

他甚至以为任狂是上门问罪来的。

毕竟,丹药多珍贵啊!

两个女儿却给自己弄来那么多,都快当饭吃了。

任狂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能让任狂认可的人并不多。

爱屋及乌,对于田守城和田守义两兄弟,任狂还是有些尊重的。

更何况,田守城直接将钥匙送给了自己。

这份信任和关爱,任狂又不是真的铁石心肠,岂能感受不到?

任狂现在的身份不得了,他上门,整个田家都沸腾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两位大小姐和任狂关系暧昧,但毕竟没有挑明。

以任狂现在的身份,亲自上门,这种殊荣,足够田家弟子骄傲好一阵了。

田家姐妹看到任狂,也是开心不已。

这段时间她们非常非常忙。

为了武道学院开学,以及协会正常运转,两人都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代价。

任狂上门,是对她们的一种肯定,两人当然开心。

看到姐妹两开心的样子,任狂突然觉得,这人间,还是挺美好的。

在田家逗留一阵后,任狂礼貌的告辞。

他很享受田家那种家庭的氛围。

如果可以,任狂很想就这样开心快乐的生活下去。

但镇魂铃上的自爆倒计时,让他不得不放下这个念头。

现在器灵算是彻底失联状态。

无论任何怎么呼唤它,它都不做任何回应。

这让任狂很郁闷。

这家伙,到底是真沉睡了?

还是害怕自己找他麻烦?

不过任狂并没气馁。

一有空就研究法阵。

镇魂铃里面的法阵太多了,几乎包括各种类型。

修复起来绝非一朝一夕能成。

任狂只能选择从最简单的地方开始。

在等待中,护照已经办理成功。

学长把我拉到他家里那个了 男生㖭你的兔兔

而艾薇儿也传来消息,马尔斯已经筹备好一切,就等任狂过去,一起出发了。

而且,汤姆森神父希望任狂能过去一趟,他想让任狂展现一下神迹,吸引更多信徒。

这个觉醒者组织,和凤凰领导的觉醒者,已经势同水火。

汤姆森神父本人,是个和平主义爱好者。

对于凤凰等人使用净化药剂,强迫人类进化,汤姆森神父非常愤怒和反感。

洛城事件结束后,混乱才刚刚开始。

毕竟,并不是谁都是和平爱好者。

很多人骨子里就拥有暴力基因。

力量的感觉,让他们忘乎所以。

他们岂会愿意再平凡的活着?

于是乎,各种超能者犯罪层出不穷。

而官方力量非常有限,顾此失彼。

比起任狂去年去的时候,还要混乱。

汤姆森神父领导的觉醒者组织,只吸纳极少数进化者。

大部分洛城人都喜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拥有力量,他们轻易就能改变以前的生活。

谁还愿意受到管制?

反倒是凤凰的人,轻易就收拢了大批手下。

他们恩威并施,对成员的要求很低。

两股势力,互相敌视,征战不断。

任狂倒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并不关心洛城人民的死活。

当初拯救他们,也只是顺手为之。

不过,在艾薇儿看来,汤姆森神父一方,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最后道:“狂,汤姆森神父,似乎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我从他眼中,看到了权利和野心,你千万小心。”

任狂不以为然:“你真以为他们一句神王,我就会迷失?”

“我之所以愿意见他一面,其实另有原因,见面后再告诉你。”

电话之中,还真不方便说。

任狂的目的很简单,他要将暗黑石碑给弄走。

本来,任狂是想将万城暗黑石碑当成下一个试验目标。

但时间上不允许。

既然要去洛城,那就顺便把这事办了。

暗黑爆发,地球乌烟瘴气。

如果社稷图真的能吞噬镇天碑,这倒是一件好事。

任狂来到武道协会。

他没有走大门,而是直接飞跃上了楼顶,从上面下来。

反正现在学校里强者众多,高手动不动就飞来飞去,大家已经习以为常。

落在天台,任狂却是一怔。

天台上居然有人。

段菲尔带着瞳瞳,正在天台练习拳法。

瞳瞳虽小,但却很认真,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而且,他的拳头打出,居然还有劲风。

任狂吃了一惊。

这才多久?

瞳瞳就算是小神童,进步也不能快到这个地步吧?

武者二段!

这比很多成年学生都要强。

以前的中海大学学生中,二段的人都能称之为强者了。

可瞳瞳,却还是一个三岁的孩子。

看到任狂,他欢呼一声就要扑过来。

段菲尔却是喝道:“打完再说,哪有做事做一半就停下的。”

瞳瞳嘟嘴,继续打拳。

任狂瞥一眼段菲尔,有些失神。

不得不说,段菲尔身材真是好到爆。

衣服都快要撑不住了。

头发简单的扎成马尾,显得精明干练。

从后面看过去,简直惊心动魄,热血沸腾。

她这个老师,专职教授自己的儿子,倒是很称职。

任狂在身边,段菲尔明显有些紧张。

但这正是证明自己的时机。

否则,她这高薪领得有些惭愧。

任狂此刻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只好尴尬的看着瞳瞳打拳。

一套拳打完,段菲尔却没给瞳瞳亲近任狂的机会,而是命令他蹲马步。

“任狂,谢谢你专程来看我们。”

段菲尔看向任狂的眼神,有些异样。

毕竟,任狂百忙之中居然还能来看自己,她隐约有些开心。

任狂只好将错就错,道:“我明天就要去洛城一趟,临走前想看看瞳瞳。”

段菲尔吃惊的道:“去洛城?”

任狂点点头:“只是路过。”

段菲尔哦了一声,双手下意识绞动衣角。

她心中有些嘀咕。

自己都是孩儿他妈了,用得着在个大男孩面前紧张么?

任狂也有些无语。

段菲尔本就是豪门千金。

爱美是人之天性,有钱人娶妻,都是经过特别挑选。

相貌和基因都是一流。

这样的人诞下的后代,当然也很优秀。

段菲尔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

就像是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吃。

这样的魅力,异性根本无法抗拒。

尤其是,经历过女人之好的男人。

可她,却又一副害羞带怯的模样。

这种又纯又欲的模样,换任何男人看到都难免心动。

或许是感受到任狂的目光,段菲尔雪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丝红晕。

“任狂,谢谢你为我们母子做的一切。”

“你的恩情,我们这辈子是没法报答了。”

瞳瞳奶声奶气的大叫:“干爹,等我长大,为你找一百个美女。”

任狂哭笑不得。

段菲尔大怒:“臭小子,谁教你的?”

“我看电视学的,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干爹是真男人,当然喜欢美女。”

瞳瞳咯咯笑着,丝毫不惧。

段菲尔黑着脸,咬牙道:“马步时间增加半小时,看你还笑。”

瞳瞳顿时惨叫起来:“妈,我错了,我再再也不为干爹找女人了。”

段菲尔苦笑道:“任狂,让你见笑了。”

“这小子跟着白飞,就没学个好。”

“那种损友,最好离远点,当心被带坏。”

任狂摸摸鼻子,有些意外。

没想到瞳瞳居然是被白飞给带坏的。

他顿时满脸严肃:“放心吧,我这么纯洁善良,是不可能被带坏的。”

“对了,这次去洛城,很可能会再次遇到科菲特,你需不需要我带什么话过去?”

段菲尔脸色一沉,冷声道:“不必了,我和这个男人,早就恩断义绝了,上次去洛城,只不过是为瞳瞳着想。”

“现在瞳瞳和我都死心了,此事休得再提。”

任狂道:“好,我记住了。”

科菲特出卖段菲尔母子的事情,任狂全程亲历,自然知道两人的感受。

询问了一些母子两的情况后,任狂借故离开。

实在是两人单独相处时,太尴尬了。

总觉得有一种奇异的东西,在刺激心灵。

导致任狂的思想在危险边沿不断的徘徊。

甚至涌起一股将眼前尤物直接按在墙上的冲动想法。

这样下去,太危险了。

而段菲尔,也似乎受到神秘磁场的吸引,脸色有些泛红。

显得愈发美艳动人。

等任狂走后,她突然嘤咛一声,身子靠在了墙壁上,双腿交叠,微微扭曲。

该死,怎么会这样?

段菲尔心中窘得恨不得挖洞。

沉寂多年的芳心,开始颤动起来。

各种画面在脑海闪烁。

心灵上的刺激,引起身体的一些变化。

无法自抑。

她怔怔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自己,竟然对任狂产生了那种不该有的臆想。

这太不应该了!

可是,自己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啊!

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么?

她咬咬红唇,眼神逐渐坚定。

至于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

任狂站在电梯中,也是长长吐出一口气。

脑海中全是段菲尔玲珑的曲线,挺拔的身姿。

挥之不去!

唉,男人,就是这点不好。

见到漂亮女人,总是会情不自禁的心猿意马。

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屏除,任狂在协会转了一圈,确定没有自己,协会完全不受影响,这才静悄悄离去。

任狂需要收拾的东西不多。

画筒肯定是必须带着的,就当成普通的画作随身携带,不必经过什么审核。

铃铛已经套在手腕,就算任狂想取,也取不下来。

除此之外,生死刀外表就是一把玉刀,算是收藏品。

再就是换洗衣服。

来自艾薇儿亲自设计,用特殊布料制作的内衣,应该可以承受刀能短暂的爆发。

收拾好一切后,任狂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陈森和白飞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是真忙,还是在应付哪些千金名媛。

几乎都夜不归宿。

任狂只好静下心来,安心修复镇魂铃。

这种魂力微操修复,对他也是一种锻炼。

算是一种另类的练功。

半夜时分,门却是吱呀一声开了。

任狂眼神一凝,瞬间清醒。

但随即,他便是露出笑容。

有宿舍钥匙的人,除了白飞陈森,就只有田心了。

这是任狂特意为她配备。

方便田心随时进来帮任狂收拾东西。

此刻,夜深人静,田心做贼一般溜进来,其目的,不言而喻。

“院长大人,你明天就要远行,估计十天半月才会回来。”

“奴家特地为你践行。”

滋溜,一道白影钻进了被窝。

微微冰凉,有些滑腻。

任狂精神一振:“田心姐,你真好。”

离别前夕,两人尽情释放自己。

素女心经,更上一层楼。

两人相得益彰,为世界的和谐一统,贡献了一份本源之力。

清晨,任狂睁开惺忪的睡眼。

不仅没有疲累,反倒精神奕奕。

林燕学姐传授的素女心经,果然不同凡响。

只可惜,这次开学,却没见到她的踪影。

学长把我拉到他家里那个了 男生㖭你的兔兔

不知道她跟随在周扬身边,到底在图谋什么。

一念及此,任狂不由有些惆怅。

自己答应帮林燕学姐解除身体顽疾,现在已经有八成把握,可她却不知所踪。

也罢,等这次从北极冰川回来后,直接去问周扬好了。

任狂背起小背包,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学院。

此行,知道者很少。

对外宣扬,则是在闭关感悟镇魂铃。

此刻的京城机场,高冷女神宋雅正在登机。

她满脸冷傲,生人勿近。

但眼神之中,却有着些许的忧愁。

凤凰居然让自己快速赶往北极冰川,到底所为何事?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