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 年龄差大叔型肉宠文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刘牧樵回来了,他看了一下JON做手术的部分录像,对JON的水平进行了评估,不得了,他的手术,刘牧樵基本上找不到缺点了。

谈谈,得认真谈谈。

刘牧樵把JON约到咖啡厅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他不想直截了当说,因为,你又没有任何证据,说人家做头颅移植术。

头颅移植术,很多学者都认为是一门邪恶的医术,一辈子都不会去考虑朝这个方面努力。

当然,也不是说做头颅移植研究的人就一定是邪恶的,人家仅仅是对科学的研究,对医学科学的追求,与邪恶扯不上关系。

可以说,目前在进行头颅移植研究的人,绝大多数仅仅是对医学科学的探索,并没有考虑太多的后果。

“JON,你的手术我看了,非常不错,你的技术精准、快速,几乎达到了完美的程度。我想,脊髓外科,今后就是学科带头人,你做主任,宋百年做副主任,实际上独立带一个科室,你把关。你看,没问题吧?”

刘牧樵喝了一口茶。

JON喝的则是咖啡。

过去,脊髓外科叫颈髓外科,国家重点实验室审批时建议变更为脊髓外科,这样就更规范了,也便于今后开展整条脊髓的手术。

其实,胸脊髓,腰脊髓的手术也已经开展了,只是胸腰脊髓段损伤没有颈髓损伤那样的出名,因为颈髓一旦损伤,就可能是高位截瘫,对患者的生活影响更大。

过去这个科室是属于神经外科,现在独立成科,需要重新安排科主任。

JON自然高兴。

今后,神经外科与脊髓科分科,谁都愿意在脊髓外科发展,理由简单充分,谁不愿意在一个新的领先的领域里干?

很明显,脊髓外科是国家级重点学科,国内领先,世界也领先,在这个科室做负责人,做骨干,就是世界级别的大佬人物。

朱亚光现在在国内外都已经捷足先登了,这就是证据。

“我愿意。”JON回答很简单。

“嗯,那就这样定了。宋百年的副主任管30担子也不轻,60张病床,你们两个主持,会比较累,你注意到没有,朱亚光在协和,已经做得轰轰烈烈了,你们两个也要加油哇。”刘牧樵说。

“没问题,他不是我们的对手。第一学科,他抢不走的。”JON信心百倍。

“他的平台很好,站得高,第一时间就与国际上的大佬医院精密联系在一起,所以,他们的成绩更容易被认可。”刘牧樵喝了一口茶。

“我们医院这个平台也不错,安泰第一,协和第二,这个,别说您老大在,就算是你老大不帮忙,我也有决心胜他一筹。”

JON是外国人,不带懂得谦虚。

刘牧樵微微一笑,“JON,我问你,你每天晚上忙乎,仅仅是为了练习技术?”

JON警惕起来,问:“老大,你的意思是……”

刘牧樵认真地说:“我不允许你做头颅移植术噢。你没有做这方面的努力吧?”

JON说:“绝对没有。没有您的批准,我怎么敢做?老大,我仅仅是为了提升技术。”

刘牧樵不信,但是人家说得这样坚决,他也不好穷追不舍。

JON这样的人才,要是真的想做头颅移植术,谁也拦不住。

安泰医院不允许他干,他可以走人,可以说,以他这身本领,任何一家医院都没有理由不接纳他。

他现在可是国宝级人物了。

刘牧樵不准备刺激他,好好留着,这是安泰医院的一面旗帜。

“那好,技术练习,你有不少的心得体会,希望你多多传授给同事和下属,特别是宋百年,你要重点培养他。”

两人聊了一会,刘牧樵又回到头颅移植这个话题上,说:“JON,当年克隆技术风靡一时,现在也归于理性了。克隆技术做得好,可以造福于人类,用得不好,也可能陷入伦理陷阱。JON,你我两人的技术,要突破头颅移植,其实很简单,也就是一个供体与一个受体的问题,但是,这也让我们一只脚踏进邪恶陷阱,稍不留神,我们就可能万劫不复!”

JON其实并不需要说教,他不是不懂的头颅移植面临的现实问题,在性命面前,有些人什么事干不出来?

要真是某个大佬身体出现大问题,他们有可能强行进行头颅移植,这就不是供体愿不愿提供的问题,暴力事件就可能形成黑市,作为移植的医生,不就成了帮凶吗?

头颅移植,能见阳光的个案接近零,绝对的大多数都会出现在黑市之中,所以可以说,这门技术一旦在临床上使用,基本上是邪恶的,见不得阳光的。

JON在研究这门技术,但他绝对没有打算运用于临床,他也不准备公布于众,其目的,仅仅是探索科学的一种冲动。

JON说:“是的,这道理我懂。头颅移植运用临床,是永远也不现实的,这种黑科技,希望不要有人研究出来。”

刘牧樵赞赏地说:“没错,你说得很对,今后你掌管脊髓外科,你的同僚,你的下属,你都不能让他们去研究头颅移植。这件事很重要。”

这算是他今天谈话的结束语。

两人又坐了一会,聊了一些生活方面的事,最后,刘牧樵提前离开了,他还要回去看文件。

JON回到家里呆坐在阳台上,坐了很久很久,他刚才紧张得要死,他以为刘牧樵已经发现了他做头颅移植的事。

看来,今后要格外谨慎才行。

JON也考虑过终止,但一想到头颅移植离成功越来越近了时,他又抑制不住兴奋,恨不得今晚就实验成功。

看了一下时间,还早,还可以练习几个小时。

干,还是不干?

又犹豫了片刻,最后,他又开始了。

两只兔子,一个留下身子,一个留下脑袋,他又开始了头颅移植。

这一次,他是按照正规的方式进行了严格的消毒。

JON在兔子身上已经做了70多次的移植实验,过去,没有去追求成活,而是为了攻克某一个难关,所以,消毒等,就没有严格的按程序来。

今天,他突然想做一次正规的移植。

也就是说,他准备让兔子活下来。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