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被两根粗大前后共享娇妻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从龙凤茶楼走出来没多远,白庆海就接到了宋照打来的电话。

“海哥,老黄跟你怎么聊的啊?”

“你怎么知道我刚出来?派人在旁边盯着呢啊?”

“嘿嘿,我这不是担心吗,想及时了解一下情况。”宋照倒也没有狡辩,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他确实在这附近安插了眼线。

白庆海也没有在意这个事,说道:“老黄让我给你带句话,要坚持共进退,别私下里搞什么小动作。”

“就这?”

“就这啊。”

“难道就没再聊点儿别的?”宋照对这个答案显然是不太满意。

“那你还想让我们聊点儿什么别的啊?”白庆海反问。

宋照听出来了白庆海的语气有些不爽,连忙陪笑道:“海哥,你别生气啊,我没啥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老黄他可能……嗨!我也不知道想说什么了!海哥,你吃晚饭了没有?要不我请你吃点儿宵夜啊?”

“不用了,我回去睡觉了。”

“那行吧!海哥,有什么事咱们随时沟通啊!”

“嗯。”

白庆海挂了电话,径直回了自己的海鲜酒店,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店里已经没有几桌客人。

“老板!”

看到白庆海,服务员们连忙打招呼。

“嗯。”

白庆海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上了二楼办公室,关上门后,拿起桌子上那张张岳留下来的名片,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手机里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你好。”

“你好,请问是张总吗?”

“对,我是张岳,请问你是哪位?”

“呵呵,张总你好,我是白庆海。听说你中午到我的海鲜酒店吃饭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中午有点事,没接到电话,也没能过来给你敬杯酒。这么晚了,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有,白总你太客气了!你那个酒店的海鲜做的真不错,味道非常鲜美,以后找个机会,我一定再去尝尝!”

“感谢张总的认可啊!其实,要说吃新鲜的海鲜,那必须还得是现捞现吃!正好,我在白山渔场旁边就有一套房子,专门用来吃海鲜的,保证可以吃到最新鲜的海鲜!张总,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明天我请你尝一尝,好吗?”

张岳很为难:“明天啊?哎哟,真不好意思,明天的工作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抽不出来时间啊。”

对于张岳这个回答,白庆海并没有什么意外,今天中午,张岳到这儿来吃饭,还主动要求见自己,但自己却以没接到电话为由放了张岳的鸽子,现在自己主动邀请张岳,张岳显然也是不可能同意的。

如果张岳呼之即来,那他也就不可能成为万嘉的大老板了。

现在,他们两个就是在谈生意,谁要是表现的太急迫,那么谁就在谈判中落入了下风。

所以,端着,是必须的策略!

“这样啊,真是很遗憾!不知道张总什么时候能抽出来时间呢?”

“后天中午暂时还没安排什么事。”

“那就后天中午吧。”

“行,就暂定后天中午吧。”

他们两个显然都不想把见面的时间拖得太久,而后天中午,正是一个很合适的时间,既没有拖太久,又给双方见面后聊什么留下了充分的考虑时间,正合适!

所以,两人一拍即合。

后天中午时分,张岳来到了白庆海的那个位于白山渔场旁边的别墅。

这一次,他只是带着王宇,连杨龙都没有带,因为工地上还有很多事需要杨龙来处理呢。

白庆海已经在别墅门口迎候了,看到张岳竟然只带了一人过来,不禁是暗自佩服,果然是英雄本色、胆略超群啊!

毕竟,今天中午这顿饭,可不是朋友之间的叙旧,而是利益冲突方之间的一次交涉,而且还是在他白庆海的地盘上,为了保证安全,就算张岳带一车人过来,白庆海都不会惊讶!

可没想到,张岳竟然只带了一个人就来赴宴了!

这不得不让白庆海十分佩服!

因为,

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被两根粗大前后共享娇妻

白庆海知道,如果他跟张岳换换位置,他是绝对不敢只带一人就过来的!

当然,白庆海完全不清楚,张岳带来的这一个人,可要比带一车人过来,还要厉害的多啊!

现在的王宇,在鹰击术的修炼上又进入了新的境界,完全就是百人敌的水平了!

“张总,欢迎大驾光临啊!”

“白总客气了!应该是我感谢白总的热情款待才对!”

“哈哈,张总里面请!”

“好!”

进了包间坐下之后,张岳从王宇手里接过来一个礼品袋,放在了白庆海面前,笑呵呵的说道:“今天是第一次跟白总吃饭,带了个小礼品过来,希望白总能喜欢。”

白庆海笑道:“张总,你这也太客气了!你愿意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我这儿来吃个便饭,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你还带什么礼物过来啊!”

“呵呵,一个小礼物而已,白总不妨打开看看。”

“好啊!”

白庆海打开礼品袋之后,原来是一幅毛笔字,写的是一首古诗。

虽然白庆海的文化程度不高,但这些字是工整的楷书,他还是认得出来的,喃喃念道:“百里西风禾黍香,鸣泉落窦谷登场。老牛粗了耕耘债,啮草坡头卧夕阳。”

喃喃念完这首诗,白庆海却是一头雾水。

因为他虽然认识这些字,却不知道这首诗到底写的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张岳送自己这幅字是什么是意思。

会不会是张岳随便就送了自己这幅字,没啥别的意思呢?以他对张岳的了解,这种可能性极低!

既然参悟不透,他自然也不会乱说,只是敷衍的称赞了一句:“真是好诗啊!”

张岳笑道:“确实是好诗!不知道白总知道这首诗吗?”

白庆海自嘲道:“不知道,我没什么文化,平时哪看过什么诗啊,这首诗还是我头一次见呢。”

张岳解释道:“这首诗叫《禾熟》,是宋朝诗人孔平仲写的,简简单单二十八个字,却生

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被两根粗大前后共享娇妻

动的勾勒出了一幅金秋时节的农村画面。你看前面两句,百里西风禾黍香,鸣泉落窦谷登场。说得是人或骑马、或乘车、或登高,放目四野,百里农田尽收眼底。那结满累累果实的稻谷黍粱,在西风吹拂下,波翻浪涌,香气袭人。后面两句,老牛粗了耕耘债,啮草坡头卧夕阳。说得是诗人的目光离开了繁忙的谷场,注目坡前,看到了刚释重负、横卧坡头啮草的老牛。”

喜欢重生1997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