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杨一帆看着眼前的这位“僧人”,呆愣了好几秒钟。

这人是……许臻?

卧槽真是许臻?

说周瑜周瑜就到??

对面的许臻看着他的表情,微微一笑,用饭盒给他盛了满满一盒斋饭,另加了一个馒头,语气温和地道:“施主,这些够吗?”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切勿浪费。”

杨一帆下意识地从他手里接过饭盒,听着许臻淡然出尘的声音,虽然震惊,但仔细一想,又渐渐平静了下来。

毕竟,丰谷县是许臻的老家啊。

家乡这边举办了水陆法会,他这个大明星回来捐点钱、做些慈善,这岂不合情合理?

只不过,这种公益活动,他居然丁点儿没拿来宣传,如此低调行事,倒是让人不由得平添了几分敬意。

“餐具拿好,请去那边用斋饭。”

就在这时,凉棚里的另一个“僧人”给他发了一双筷子,伸手指了指不远处墙边的长桌。

杨一帆接过餐具,刚要离开,无意中瞥了这人一眼,却见他眉毛浓密,两眼神采奕奕。

卧尼玛……宋彧!

这情况果然还是不合理!!

杨一帆刚刚平复下去的心态瞬间又崩了。

他跟许臻不熟,但跟宋彧却稍微有一点交情。

见对方跟他挤眉弄眼,示意别吱声,杨一帆只得将满腹卧槽都咽了下去,凭着自己多年锤炼出来的演技,努力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来。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

面的香客还等着吃饭,他没做耽搁,木然捧着盒饭去了旁边的长桌那边。

一旁的记者小队则锲而不舍地跟了过来,继续对他进行着采访。

“您接下来有什么作品要拍?”记者朝他递过了话筒,笑问道,“提前跟我们透露一下?”

杨·无戏可拍·一帆很想说,那凉棚里有两尊大佛你不采访,偏要来采访我。

什么叫有缘千里来相见、无缘对面你眼瞎?

活该你这个月拿不到嘉奖!

他正想找地方坐下,只见,一个身量极高、眉眼凌厉的年轻“僧人”脚步匆匆地跑了过来,从肩头拽下一条白毛巾,手脚麻利地帮他擦了擦面前的桌子。

“施主请坐,刚收拾干净。”高大僧人把毛巾往肩头一甩,退开两步,殷勤地道。

杨一帆看着这人的眼睛,脚步再次一僵。

他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许臻,再联想到许臻的人脉关系……

这个店小二似的“和尚”,怎么看着有点像徐浩宇??

现在在庙门前卖饭的门槛都这么高了?

非一线演员不能胜任??

杨一帆汗毛一炸,连忙左右瞧去,很快将目光锁定在了凉棚里的另一个人身上。

只见,这人没有参与盛饭,而是坐在了角落里的一张塑料凳上。

他身上穿着一件肃穆黑色的长衫,低垂着头,正默默清点着盒子里的零钱。

不疾不徐,云淡风轻,数零钱却数出了整理博物馆珍宝的质感来。

……卧槽不会是陈正豪吧??

不光一线,还有影帝大人!

“杨先生,你看什么呢?”

身边的记者团队瞧见杨一帆惊悚的目光,有些好奇地问道。

杨一帆嘴巴微张,支吾道:“那个,呃……”

他生怕自己不小心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得罪了这一票大佬,神经在这一刻高度紧绷。

他下意识地举起了手里的粥碗,“咕咚咕咚”地连喝了两大口,双目炯炯有神地道:“这个法云寺的斋饭,真是色香味俱全啊!”

“5块钱管饱,实在太良心了!我还要去多盛一碗!”

记者:“……”

这人,脑子怎么突然走丢了?

……

不一会儿,见这一波香客都进了庙里,许臻便将手头的活计交给其他人,跑去找杨一帆了。

有计划外的圈内人来参加法会,是他没想到的。

他刚才卖饭的时候,早听到了这边的骚动,生怕这位大哥不小心把自己等人给暴露出来,于是主动与他目光接触,示意他不要声张。

好在,这位大哥是个聪明人,什么也没说,甚至还东拉西扯地帮忙转移了那群记者的注意力,许臻不由得十分感激。

下午12点多,两人约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

好在法云寺后院的一个角落里碰头。

“这个,不好意思给你们添乱了……”

杨一帆偷偷打量着许臻这身毫无违和感的半旧僧袍,以及淡然出尘的神情举止,局促地道:“几位这是在做公益活动吗?”

许臻刚要回答,一个小沙弥跑了过来,好奇地看了两人一眼,道:“守真师兄,了然师伯叫你去五观堂吃斋!”

许臻微微颔首,回礼道:“劳烦师弟帮我回复一声,守真还有些俗事要处理,今日就不去五观堂了。”

杨一帆:……守真?

卧槽他居然还有法号?!

他到底是在这儿做公益还是这儿出家??

片刻后,等小沙弥跑远,许臻回过头来,瞧着杨一帆懵逼的神情,莞尔一笑,避重就轻地道:“让杨师兄见笑了。”

“我年少时曾经在这里的佛学院读过两年书,所以与这里的僧人们熟识。”

说着,他回头望向寺门的方向,道:“今日水陆法会,有很多圈内的朋友来参加。”

“大家只想低调祈福,不想被报道,还望杨师兄不要跟别人提起此事。”

杨一帆这会儿已经被一连串的信息给震麻了,呆愣了半晌,才道:“这个,放心,我,我肯定不说……”

许臻道:“杨师兄是第一次来参加水陆法会吗?”

“所求为何事,想去哪个坛口?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

杨一帆听到这话,神情顿时沮丧了起来。

他犹豫半晌,终于还是开口道:“法会我有一些了解,我其实想咨询一下怎么出家。”

“正巧许师弟跟打听一下,负责剃度的是哪个部门?”

许臻闻言一愣,道:“杨师兄想剃度?”

杨一帆这次本来就是为了此事而来,索性也没遮掩,一脸懊丧地讲了讲自己这些年来的苦闷经历,表示生无可恋,一心想遁出红尘。

许臻听完这番话,虽然非常同情,但原则上还是不支持红尘中人出家。

温言劝了片刻,见杨一帆明显有抑郁的症状,怕他做出更不好的事情来,只得姑且先带他去找了负责剃度的了空禅师。

然而,了空上下打量了杨一帆几眼,却没有帮他走手续,而是道:“如果杨施主执意想剃度,贫僧可以写一封信,你拿着去隔壁的法严寺,去那里受戒。”

杨一帆问道:“为什么不在法云寺?”

“呃……”了空有些为难地看着杨一帆,委婉地道,“法云寺有一些特殊的要求,可能不太适合杨施主。”

杨一帆不解地追问道:“为什么不适合?其实我刚才一进来,就这里宝相庄严,让人身心宁静,对这里挺有好感的。”

了空和尚在他的不断追问下,只得一脸悲悯地诵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心中有佛,遍地皆是净土,杨施主何必执着于哪家寺庙。”

“法云寺是培养度师的地方,一般只收面相温和亲善的弟子,杨施主戾气颇重,恐怕不太合适。”

杨一帆:“……”

啊——!

我不仅演戏见不着导演,连出家都被拒收了!

我的人生,我的人生啊!!!

喜欢贫僧不想当影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