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两个c你怎么样 女rapper私下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巧合碰到,是特地来找她的。

不出俞晚晚所料,苏言深道:“我来找你的,你刚才跟谁见面了?”

他的紧张突然变成了生气。

俞晚晚想苏言深既然知道来这里找她,应该大概知道她来这里干什么,她故意不好好回答,“见我干爹。”

苏言深:“……”

他黑着脸,恨自己为什么非要管她,可就是忍不住不管。

他压下怒气,紧张的关心俞晚晚,“温格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问完他双手抓着俞晚晚的肩膀,将她上下到处检查打量。

温格?是刚才那外国’客户’吗?俞晚晚不确定的问:“你说我的客户?”

苏言深皱眉,“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就你客户!”

俞晚晚摇头,“不知道。”

很多事情都是白绘宁让秦悦去做的,具体的情况秦悦不知道应该也很正常。

苏言深道:“温格的SU公司是M国政府支持的,专门用来跟国内芯片发展作对的,他的企业有一半是我们国家的人才。”

他话音停顿一下又补充,“都是他用不正当手段挖过去的,那些人十几年都不能回国。”

闻言,俞晚晚有些震惊。

她的反应,显然是不知道这些,苏言深也是料到的,秦悦就是白绘宁利用的一个工具、一枚棋子。

他控制不住心疼眼前这个女孩子,一定要把她从火坑从淤泥里拉出来,“你怎么投靠白绘宁的?还是她去找你的?”

俞晚晚冷淡的回他,“这不关你的事。”

她也想了解秦悦和白绘宁是什么时候见上的,不过她隐约感觉是白绘宁找的秦悦。

苏言深已经喜欢了’秦悦’这态度,他急急忙忙赶来主要是担心她会受伤,“温格带来的两个人是打手,你真的没受伤吗?”

他一边关心的询问一边抓起了俞晚晚的胳膊,立马又被俞晚晚甩开了。

“没有。”

她的心却沉甸了,他们肯定是见过秦悦了,那秦悦有没有受伤?他们有没有对秦悦做什么?给她安排的任务危险不危险?

俞晚晚很迷茫的担心,到底怎么样才能联系到秦悦,找到她。

手机铃声突然在这个时候响了,来电显示是白绘宁,她按下接听。

白绘宁的声音从车内音响传出来,“冷擎现在就在A市,你不用折腾到C市去。”

刚才来的路上听歌缓解紧张,她赶紧把蓝牙给关了。

然后看站在车外面的苏言深。

车门关着,苏言深并没有听到,俞晚晚隔着车窗玻璃,对苏言深摆了摆手,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然后又按了免提,那边白绘宁继续道:“如果你帮他们挖到了冷擎,和拿到MAX效果几乎无差别。”

所以他们给秦悦的任务是让秦悦去挖冷擎去帮SU公司干活?

苏言深说的还真没错,他们真喜欢挖人。

俞晚晚没接白绘宁的话,冷冷的问:“还有事吗?”

白绘宁道:“最好这周就能安排冷擎一起吃顿饭。”

俞晚晚:“……”

她到现在还没见过冷擎长什么样呢。

不过这任务是给秦悦安排的,秦悦会不会想办法去找冷擎?

也许她找到冷擎就能有机会见到秦悦。

她没再跟白绘宁说什么,挂了电话点开闻飞的微信,给他打电话。

“晚晚。”

闻飞那边接电话,带着几分困意的声音,十分慵懒,像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俞晚晚不好意思起来,“抱歉,打扰你休息了。”

闻飞轻声,“没事,你说。”

俞晚晚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应该是闻飞在那边点烟了。

她没有寒暄,直接切入了冷擎的话题,“闻总,您跟我说打听到关于冷擎的消息了,有什么进展了吗?”

闻飞道:“我正准备睡醒了联系你,明天晚上冷擎会在盛天网咖看比赛,你如果想见他,我让人带你过去。”

俞晚晚闻言,激动的双手抓紧了方向班,“我明天提前直接到盛天网咖门口。”

“嗯。”

闻飞最后应了一声,浓浓的鼻音,像是又要睡过去了。

……

第二天是周六,翁萍一大早就来了,昨天俞晚晚给了她钥匙,听到开门声,俞晚晚把奶瓶给香香自己喝。

她走出房门,翁萍拎着大包小包的进来。

身后还跟着一个小身影。

俞晚晚还没来得及惊喜,那小身影就开心的朝她奔来,“姑姑。”

俞晚晚惊喜激动的差点扑过去。

两天没见了,她正准备今天找个机会带他出去吃饭呢。

翁萍笑着跟秦悦解释带小满来的原因,“秦小姐,小满的爸爸出差去了,他一大早去找先生,先生让我把她带着来一起照顾。”

俞晚晚点头,“知道了。”

这时候小满已经从俞晚晚身边跑过去,跑进了卧室跟香香见面了。

“我给你们做早饭。”翁萍进了厨房。

俞晚晚回头看房间里面,两个小家伙两天不见如隔几秋,俞小满宠溺的捧着香香的小脸,“香香想不想哥哥?”

香香点头,“想哥哥。”

小丫头很会示好,抱着小满的脑袋使劲的亲。

兄妹两亲了一会,小满帮香香拿着奶瓶喂她喝奶,还拿起了床头的故事书给她读故事。

俞晚晚到床边,惊讶的看着小满,“你都认识这些字了?”

小满很自豪,“当然,小贝老师教我好多字。”

小东西我们两个c你怎么样 女rapper私下

俞晚晚知道小贝老师是俞小满的班主任。

他每天在学校的情况,俞晚晚都会去了解,她的私人电话登录的是俞子卿申请的微信,加了小满的家长群。

俞晚晚洗漱出来,香香的奶喝完了,俞小满细心的在给她擦嘴,看着那一幕,她感到温馨又心酸。

什么时候,他们一家三口才能一直……永远在一起。

“秦小姐,可以吃早饭了。”

翁萍做好了早餐来喊。

俞晚晚出去,“萍姨,今晚我回来会很晚,你如果方便的话在这住一晚,带着小满也行。”

苏言深给翁萍的叮嘱就是,无论如何照顾好秦悦母子两,以他们两为主,翁萍毫不犹豫的答应,“好,那我一会跟先生说一声。”

(昨晚的更新情节有改动)

喜欢前夫总想套路我复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