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三根手指就嗨了 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姚彻笑道:“不用。”

说完之后又拿出一件工具。

秦晓鸾好奇地问道:“姚兄弟,这是什么?”

姚彻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是旋风铲,本来是用来扩盗洞的。”

旋风铲刚刚插到地下,李淳丰就叫了起来:“不可莽撞。”

姚彻急忙停手。

李淳丰解释起来。

不管史记里对秦始皇陵内部的描述是否想象出来的,但有一点是完全可以确认的。那就是在皇陵中绝对有非常厉害的机关。如果依靠蛮力挖掘,肯定会遇到危险。这地方这么大,挖错了地方可就麻烦了。

秦晓鸾对此深以为然,开口说道:“我认为,应该和我们从上面下来一样,是有个能开启的机关。”

“是这样的。”李淳丰自言自语起来:“可是这个机关会在哪呢?”

阎本德突然问道:“你们说,这个机关会不会藏在那个兵马俑里面?”

李淳丰眼中露出惊喜之色:“阎大人说的对!”

秦晓鸾笑着说道:“阎大人终于想了一个正经的点子。”

阎本德苦着脸说道:“才人这话,说的好像我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似的。”

李淳丰微微闭着眼,手指不断的张开弯曲,口里自言自语:“这些兵马俑,一共分为八个方阵,毫无疑问对应的是奇门遁甲的八个门……唔,这是个正反阴阳八卦阵。那么无论哪一门下面都设有不同的机关。通常来说,破解这个阵法需要找到生门……推演之后生门是在那个方位……”

他在那里自说自话,秦晓鸾有些无趣。听到这里,顺嘴问道:“哪个方位啊?”

李淳丰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秦晓鸾接口道:“那按照我们刚才的经历,秦始皇陵里的布置应该是相反的。也就是说,咱们现在要找的不是生门,而是死门。”

李淳丰点头答道:“没错,死门就是那里。阵眼……应该就是那个将军俑!”

几人顺着看过去,李淳丰指的那个军阵中,一个赤脸长须将军俑手里举着一把宝剑,作上阵冲杀前的呐喊状。虽然只是一个俑,但几人还是觉得其威武不亚于真正的大将军。

阎本德耐不住性子,走到将军俑面前。

姚彻一个飞扑,将他扑开了。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将军俑举起的宝剑狠狠地劈了下来。

阎本德只觉得后脑一凉,看清楚情形后吓得浑身发抖。

将军俑手里的宝剑贴着他的头皮而过,把他的帽子连同头发一起,齐齐地削了下来。用手一摸后脑勺,光秃秃的头皮直发凉。

阎本德双腿一软,跪到了地下。

地露在外面,不由得心里一阵后怕。

秦晓鸾皱眉道:“阎大人,你还是不要乱动了。”

阎本德差点小命不保,这下可不敢顶嘴了。

李淳丰说道:“姚彻,还是得看你的。”

姚彻点点头,上前仔细地观察着那尊将军俑。

让他觉得诧异的是,将军俑手里的宝剑砍下来之后,居然又举了起来恢复原样。由此可见,这个机关设计的多么精巧,可以反复使用。

姚彻拿起小锤子,从背后靠近将军俑,耳朵贴着俑身用小锤子轻轻叩击。

他检查得非常仔细。约莫一盏茶时间之后,才终于把将军俑全身上下都敲到了。

昨晚这一切之后,他抬起头对着李淳丰微微摇了摇,表示暂时没有发现。

接着,姚彻从包中拿出一根小铜管,开始仔细的观察将军俑脚下。

片刻后,他把铜管插进地面,让秦晓鸾拿着探阴爪在将军俑面前不断的晃动,引诱他的宝剑不断劈下举起。

这次又花了一盏茶时间不止,最后姚彻站起身,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李淳丰忙问道:“怎么回事?”

姚彻答道:“下面是有机关,但这个机关之霸道,我别说别碰到过,连听都没听过。”

李淳丰不由得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要知道,姚彻可是阎本德花了很大心思才打听出来的,是天下最顶尖的盗墓贼。要说什么机关他没见过勉强还能理解,但要说他连听都没听过,就实在让人意外了。

李淳丰说道:“能否具体说说?”

姚彻答道:“下面确实有机关,而且铜管下去也触发了。当时从破空之声我就判断至少是三百石的劲弩,没想到……事实上还不止。”

李淳丰问道:“为何?”

姚彻把铜管递了过来:“天师请看,这条圆形的铜管居然被箭矢射断。由此推测,弩力绝对不止三百石,而是在五百石以上。还有,从声音来判断,箭弩一轮至少又两百多支。”

阎本德插口道:“你已经触发了机关,不就相当于破了它吗?”

姚彻脸上浮现出惊讶中带着恐慌的表情说道:“正常来说是这样。只要墓道中的弩箭射出后,机关也就没用了。可是这次,实在没这么简单。”

秦晓鸾问道:“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姚彻脸色更难看了。

铜管插下去之后,姚彻一直屏息静听着,等着弩箭射完。

由于这次遇到的事情实在太惊世骇俗,所以他特别的专注。很快,他听到了有一些细微的声音夹杂在弩箭的破空声中。

经过一番聆听之后,他得出了一个确切的结论,那些声音竟然是机括拉动的声音!

也就是说,这个射出劲弩的机关,是一个连环机关。

当弩箭射出时,就会触发另外一个机关的开启。

又一番琢磨之后,姚彻脑中冒出一个直觉:这个机关是永动的!

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但这种想法就是挥之不去。

他实在想不出能用什么办法,让弩弓不断拉开装上。但是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就没有人能破解这个机关。第一批盗墓人被射死后,再下去一批依旧会遭到新的箭矢。

阎本德恨声说道:“要我说,咱们还是回去调来军队,先把上面全部砸塌下去,然后慢慢的再挖。这样的话,随便他怎么永动都没用了。”

姚彻苦笑道

才三根手指就嗨了 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能设计出这么精巧机关的人,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