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处破学生毛都没长齐在线播放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第198章十个铜板

洛一禾拒绝的话就再说不出口,只能道,“好吧。可万一……”

“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我都不会怪洛小娘子的。之安也不会怪洛小娘子的。”

孟清尘截断洛一禾的话。

“好吧,我尽力。”

两人直接坐马车去了县衙。或是县衙刚开衙的缘故,衙门口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闹哄哄的,你推我搡,你撕我扯,喧哗的声音压过了一切。

孟清尘清了清嗓子,“劳驾!让一下。”

没人动弹一下,甚至都没人听见。

孟清尘有些窘迫,抬高了嗓音又道,“劳驾!诸位,让一下,请让一下!”

“孟郎君!你这样是不行的。”

洛一禾看不下去了,一手拽住孟清尘手腕,一手往两边扒拉人,“让让,让让,我有急事,火烧屁股的急事!”

人群自觉、不自觉的终于给两人让出一条路来。

孟清尘被洛一禾牵着,茫然的走在嘈杂的人群中,听着洛一禾随口就把屁股这样的字眼挂在嘴边,却第一次没有觉得屁股这个字眼粗俗。

穿过人群,进了县衙,洛一禾才松开孟清尘,“应该这样,孟郎君太温柔了。”

孟清尘唇角噙着一抹笑意,“洛小娘子如此,也不粗俗,很是英姿飒爽。”

“那是。”

洛一禾得意的扬起下巴,恍然想起正事,又看向孟清尘,“现在去哪?大牢吗?”

“嗯。”

两人到了大牢,洛一禾明显感觉到这一次牢房比上次她来探望徐掌柜的时候拥挤了很多。

“洛一禾!”

女子惊诧的唤声响起,洛一禾循声看去,又眯了眯眼睛,才确认眼前这个披头散发、满身污渍的女子是吴婉秋。

吴婉秋见洛一禾这般打量她,自觉已经变成铜墙铁壁的脸皮不觉又红了,心中虽觉得屈辱,可她却依旧冲洛一禾跪了下来。

“洛小娘子!求求你救救我娘好不好?求求你,请甘大夫,或者随便一个大夫来看看我娘好不好?”

“好。”

“以前都是我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处破学生毛都没长齐在线播放

的……”吴婉秋的声音戛然而止,豁然抬头看向洛一禾,有些不确定,“你、你答应了?”

没有趁机折辱她,没有提任何条件,就这样答应了?

洛一禾点头,“不过举手之劳,有什么不能答应的?若不是我现在不会诊脉,我都能帮忙瞧。来人。”

洛一禾扬声唤来狱卒,给了他一把铜钱,让他去一趟兽药铺请她师父过来一趟。

“等一下!”

一个妇人突然出声。

“阿娘?”吴婉秋诧异看向妇人。

吴娘子却没有理吴婉秋,而是拼命的抬着头看洛一禾,“你、你就是骠骑大将军府上的洛小娘子?”

洛一禾点头。

“你、你过来。”

洛一禾狐疑,却还是走近了牢柱,蹲下,免得吴娘子还要扯着脖子望她。离得近了,她才发现吴娘子的脸色如土,果真是不大好。

“你是不是信不过我师父?那你可有信得过的大夫,我让人去给你请。”

吴娘子摇了摇头,“不必麻烦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无叶草你们没用吗?”洛一禾的眸光转向吴婉秋。

吴婉秋还未回答,吴娘子已经道,“用了。用了之后我的身体好了很多,只是吴家遭逢大变,我这身子一下又垮了。治不好了。”

“阿娘!”

吴婉秋哽咽着唤了一声,“我不许你这样说。”

“好,我不说。”吴娘子宠溺的看了眼吴婉秋,又看向洛一禾,“小娘子能否给我十个铜板?”

“哦。”

洛一禾也没问她做什么,从钱袋子中数出十枚铜板,又看向吴娘子,“够吗?不够我再给你些。”

“足够。”

吴娘子唇角浮起一抹笑意,将苍白的手从牢柱之间穿过去,洛一禾便将十枚铜钱放到了她掌心,她握紧铜钱,将手又从牢柱间收了回去,仔仔细细看了看那十枚铜钱,这才又看向洛一禾。

“洛小娘子,你是个好人。”

“不不不,”洛一禾赶紧摇头否认,“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我只是有钱,所以十个铜钱对我不算什么。”

吴娘子冲着洛一禾温温柔柔的一笑,也没反驳她的话,将手中的铜钱塞到胸口,又摸摸索索拿出一块绢帕,绢帕上隐隐写着字。

要喊冤了?

洛一禾的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两眼放光的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处破学生毛都没长齐在线播放

望着那帕子。

吴娘子却没有将帕子递给洛一禾,而是将手指凑到了唇边,狠狠咬了一口,鲜血瞬间染红了指尖。

“阿娘!你这是做什么?”

吴婉秋惊呼一声,就要扑过来,却被吴娘子抬手制止。她将染着血的手指在绢帕上画了两下,然后又按了一个指印,转眸看了眼吴婉秋,唇角扬起一抹复杂的笑。

很快,这笑容褪去。

吴娘子转头看向洛一禾,将手中的绢帕从牢柱之间递给她。

“你要是真有什么冤……”洛一禾的话戛然而止,死死盯着绢帕上的三个大字,“卖身契。”

她一目十行的往下扫去,却是吴娘子将吴婉秋十个铜板卖给了她,上面的日期,却不是今日,而是一个月前,而且日期上还盖着郡城衙门的官印。

这就说明这卖身契是过了明路的,是官府承认的。

“吴娘子,你这是……”

“章郎君!”

吴娘子没有理会洛一禾,而是冲远远站在一旁,刚刚拿了洛一禾一把铜钱,不知是否该去找大夫,也不想把铜钱还回去的狱卒。

章狱卒快步上前,“何事?”

“你们应该放了吴婉秋,吴家的事情与她没有一点关系。因为,她是洛一禾的丫鬟,是洛家的人。”吴娘子盯着狱卒道。

她语句说的虽缓慢,但态度却异常的强硬。

狱卒呆住了,再回想刚刚在他眼前明晃晃发生的一幕,气的差点笑了。

“吴娘子,你这是将我当傻子呢?还是把律法当做儿戏?吴婉秋是囚犯。囚犯你懂不懂?就算你是她阿娘,你也没有资格卖她!”

吴娘子迎着狱卒愤怒的眸光,没有丝毫退缩,语调还是轻轻柔柔的,态度却是坚决无比的,“律法我懂,现在我的确没有资格卖他,但半月前,我应该有资格吧?”

喜欢重生娇娘野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