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怎么湿才一根手指 怎么在被窝里搞自己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皇宫花园。

一身龙袍的皇帝陛下亲自拿着炮规测量角度。

他可是专业的。

尤其是作为目标的拱北楼与他这里的距离是个准确数字,之前他就已经测量好了的,在把这里改造成皇宫的过程中,他打着亲自参与的旗号把周围地形都进行了测量,所以不需要再使用立杆测距,而原本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也是决定炮击效果的最关键一点。

哪怕现代火炮最关键的也是测距。

而且这座土丘,本来在他设计中就是预备作为炮位使用的。

上面是一个打着观星旗号修建的观测平台。

这样方便架设大炮啊!

带圆锥型线锤的炮规插入炮管,测量炮膛与水平面夹角,然后根据不同装药量情况下这个夹角炮弹落点,确定出最终的火炮仰角,这个时代的大炮瞄准虽然简陋但依然科学。

“放!”

完成瞄准的皇帝陛下吼道。

他的司礼监掌印李凤亲自动手点燃引信。

然后所有人迅速退入坑道。

对这个时代的大炮可不能掉以轻心,要知道欧洲炮手开炮前都是要祷告,不是祈祷神灵保佑能命中,而是保佑大炮别炸膛把自己炸死。

强如乌尔班还不是一样被自己铸造的大炮干掉。

这尊三千斤红夷大炮骤然喷射火焰。

炮身的凶猛后退中,九斤重炮弹呼啸而出,直奔远处拱北楼。

仅仅也就眨了两下眼的功夫,就看到那座矗立月光下的高楼就塌了半边。

在皇帝陛下持续不断的精准炮击下,这座广州城内的标志性建筑,终于还是撑不住倒塌了,而原本在下面还击的那些大炮也立刻哑了,虽然这样的倒塌不至于掩埋到下面的炮位,但也肯定会造成不少的死伤,尤其是这严重打击了对手的士气。

“万岁爷神炮!”

李凤赶紧懂事的拍马屁。

“装弹!”

皇帝陛下也同样满意地喊道。

那些小太监们和侍卫们赶紧一拥而上清理炮膛装弹。

而皇帝陛下则走到另一尊已经装填好的大炮旁,熟练的开始测量角度继续他的工作……

他也很无奈。

他手下根本没有多少炮手。

准确说真正算合格的炮手就他自己而已,而无论御营还是滇军那些士兵,会的也仅仅是在直瞄范围射击,像这种对超过一里的目标炮击,就只有他这样的能做到了。他的这个防御布置,其实就是以那些乱七八糟手下,负责在外围以直瞄射击,一两百米距离不需要测量,而他则坐镇这个事实上的中心炮台,用超越直瞄的射击负责对敌方火炮压制。

他算准了新军里面的炮手水平未必有他这样的。

新军的确有葡萄牙炮师,但那些炮师也就是个稍微强点的,真正优秀的炮手怎么可能来东方,人家在欧洲一样是抢手货,能来东方的都是混日子的,跟他这样在应天皇宫进行过系统学习,甚至跟着京营无数次打靶锻炼出来的,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皇帝可是专业的。

他就是在京营里面也得算一个优秀炮手。

现在一切尽在掌握,这两门有效射程超过一里的重炮,在他手中成了压制整个战场的真正主宰。

“陛下,逆贼进攻玄武门!”

李凤喊道。

皇帝陛下立刻转身向后。

远处越秀山镇海楼方向火光闪现,紧接着

宝宝怎么湿才一根手指 怎么在被窝里搞自己

炮弹的破空声传来,与此同时玄武门正对的白沙河畔,枪声也密集传来。

很显然进攻正面受挫的敌军,已经转向皇宫后面进攻。

这座皇宫大致上就是南到现代中山路,北到东风路,以原本的布政使司为主然后将广州府衙,还有另一边的禺山书院扩入,毕竟也不可能真的单纯以布政使司那点地方做皇宫。至于这两个衙门和一个书院,迁移到原本广州各卫衙门,这座城里就不缺这样的衙门,要知道原本广州好几个卫。

“这些逆贼脸都不要了!”

皇帝陛下冷笑着。

当然,在见惯了大场面的他面前,这种小阵势简直就是小孩过家家。

他们见过真正的战斗吗?

阅江楼的锁江重炮,雨花台的巨型臼炮,和这些真正的巨炮比起来,这些九斤小炮算个屁啊!

“掉头!”

他喝道。

那些侍卫立刻在炮架穿上杠子,然后连同小太监们一起,将这门大炮转向后面。

而来自镇海楼的炮弹正在那里落下。

但因为距离稍远,镇海楼上的炮手水平有限,炮弹都没击中城墙,本来他们也很难击中,在那里都未必能看清一道才一丈多点的高墙,这些炮弹大多打在皇宫里面,还有打在外面进攻的新军中,而守卫玄武门的滇军和御营,在墙壁凿开的射孔和各处屋顶不断向外开火。

他们不缺弹药。

御营本身在皇宫是有小型弹药库的。

镇海楼到炮台的距离也是已知,所以皇帝陛下需要做的依然只是计算出装药量和射击仰角,很快这些工作完成,他趴在后面竖起照门,对火炮的方位角做最后的调整。紧接着他一招手,旁边许心素赶紧将引信插入引火孔,然后李掌印拿着点火杆点燃引信,所有人再次退入坑道。

大炮对着镇海楼发出怒吼。

皇帝陛下手中望远镜举起,正好那里的大炮在开火,火光映照中,镇海楼下面的城台上女墙突然出现一个不大的豁口。

“装弹!”

皇帝陛下满意的收起望远镜。

然后他在周围一片敬畏的目光中走到之前那门旁边,后者同样掉过头,拱北楼上的敌军至今没有还击,估计是被打怕了。

战场上就怕他这样的。

新军那些炮手很难在一里距离上,能准确击中这里。

哪怕这种古老的前膛炮,也是需要真正数学知识的,尤其是三角函数,这时候可没有火攻挈要,那些士绅也不可能给新军足够的经费,让他们可以像皇帝陛下在应天时候一样不断练习。想在火炮对轰中打出他的命中率根本不可能,而且击中也没用,因为万历早就挖好了坑道,大炮也是在专门的炮垒后面,就算被击中也很难会真正伤到他们。

但他这里的炮弹却能够精准的打击对手。

承天门。

“这才是圣主明君,这才是太祖高皇帝的后代!”

张举激动的看着倒塌的拱北楼。

不得不说皇帝陛下的表现让他们都很激动,隐约已经有了几分祖先感觉,此时他这里的战斗依然在持续,承天门外死尸堆积,那些新军甚至已经明显开始退缩。

没有了拱北楼的火炮支援,他们在社稷坛的重炮轰击下损失惨重。

“兄弟们,撑住,天亮援军就到了,梁参将部下就在三水。”

他朝那些士兵喊道。

然后他左前方的太庙屋顶上,传来士兵的喊声,但因为远听不太清,他疑惑的看着那里。

太庙屋顶上一个军官拼命挥动旗帜。

“怎么回事?”

他愕然道。

“轰!”

下一刻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响起。

与此同时承天门左侧,太庙正面那段宫墙处,爆炸的火焰映红天空,被炸飞的宫墙碎块直冲天空,甚至隐约能看到那里驻守的士兵也在被炸飞,而爆炸的气浪甚至冲击太庙,太庙屋顶上几个士兵被掀翻,然后惨叫着向下滚落,而前面端门里一名士兵惊恐的跑过来……

“将军,敌军以火船炸了宫墙!”

他喊道。

好吧,宫墙外面还有条象征性的护城河,新军无法冲破太庙屋顶火力,干脆用小船载了一棺材火药。

虽然不是地下爆炸,黑火药燃速低威力有限,但炸塌宫墙是足够了。

“骑兵,出击太庙!”

张举向后面喊道。

后面太极殿待命的骑兵狂奔向前。

这些骑兵按照皇帝陛下要求,全部身穿两层铠甲,至于铠甲来源当然是那些炮兵脱下来的,炮兵又不需要这个,然后一个个端着长矛,以最快速度通过皇宫内墙上新凿开的门。他们到达太庙时候,外面的敌军正好从炸开的缺口冲进,在这种环境明显无法结阵,这些乱糟糟涌入,而且还在和守军混战的新军,惊恐的看着突然冲出的铁骑。

从没真正面对过骑兵进攻的他们,本能的选择掉头逃跑。

但这恰恰是最蠢的。

在太庙两旁全速狂奔的骑兵,转眼撞进了这些新军中,马背上身穿两层铠甲足够抵御流弹的骑兵,疯狂的冲撞践踏刺杀。

这可是沐昌祚的卫队,绝对的精锐,这样的冷兵器虐菜本来就是他们最爱。

而他们的凶猛冲击,让冲进来的敌军彻底崩溃,所有新军全都惊恐的互相拥挤着向外跑,不断有人被同伴推倒,还没被战马踩踏,先被自己同伴踩,但最终他们还是免不了被战马踩踏。

“杀,为了陛下,杀出个公侯万代!”

带着增援赶到的张举,

宝宝怎么湿才一根手指 怎么在被窝里搞自己

一手短枪一手刀,在那里就像他老祖宗在战场上一样亢奋的吼叫着。

就在同时,皇帝陛下那里的炮弹呼啸而至。

紧接着在缺口外面还在试图增援的新军中打出一片血肉飞溅……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