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 双腿打开放在刑架受辱女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科考的第一级童生考定在两个月后举行,由各府各自主持,现在开始报名。

其实这个年头,普通百姓能认识几个字就不错了,参加科考的人毕竟是少数,但第一、二批“光华”学堂毕业的人却可以参加科考了。

尽管他们学的内容不是那么深,但考个“秀才”还是可以的。

因此,中原皇城报考的公告刚一发出,就迎来了“光华”学堂的毕业者,其中还有一百多名女子。

公西月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特意让魏文简派人监看中原皇城的童生考,不要出现拒绝女子参考的事情。

尽管“光华”学堂的毕业者能最终考中进士的人极少,但会促进百姓对教育的重视。

大月王朝第一、二届的进士应该还是以世家子弟、官家子弟、书香门第之家子弟和富裕人家的子弟为主,但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普通百姓考中进士、入朝为官。

……

**

从范府探病回来的当天晚上,司屹就给公冶胜去了封信,说不日就有调令下发,调他回皇城接任户部尚书一职,并进内阁。

公冶胜接到司屹传给他的私信后就准备着各项移交工作,因此新的水泽洲督台刚一到任,各项手续都顺利地办好了移交。

能进内阁,是每一个官员的梦想,公冶胜也不例外。

朝廷文职官员,跨过正五品官职是一个小门槛,跨过正三品的官职是一道沟壑,但要进内阁,还要看机遇和运气。

公冶胜被调到水泽洲任正二品督台是跨过了沟壑,那的时候他就想过有或许有一天他也能进内阁,但没真正等到这一天,他一直不敢松懈。

他与昭文皇帝虽然相识于微时,但她得势后两人也并未有太多的联系,没想到昭文皇帝终究还是给了他照拂。

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他只感叹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小小年纪就意志坚定、忧国忧民,但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出她能有今天的成就。

……

公冶胜回朝了。

他此次回朝是接任户部尚书并进入内阁,公西月设宴为他接风。

宴会设在景仁宫,这是宴请群臣和客人的场所。除了公冶胜,到场的都是朝中三品及以上的官员。

当然,景仁宫的接风宴只限于官员,没有家属参加。

晚宴上,大家觥筹交错、谈笑风生,一边说着场面话,一边欣赏歌舞,还不忘你来我往地喝上一杯,很是一番热闹契合。

这种场合,公西月一般不会多言,而各官员敬的酒她都会浅尝一口。

……

与公冶胜一起回中原皇城的还有公冶永慧一家。

公西月还记得之前公冶永慧求过自己,说想和父母家人呆在一起,因此决定将公冶胜调回中原皇城时,顺便将公冶永慧的夫婿也调回中原皇城任职。

这些年间,公冶永慧的夫婿贺昌林现在已是正四品的府台,贺昌林的父亲贺方平仍然是正三品的城主。

公西月以前还蛮喜欢公冶永慧的,就是不知道这么些年过去,她有没有变。

她传召公冶胜夫人及公冶永慧觐见。

……

公冶永慧进宫的这一天,她早早地起来换上了诰命服,又让人将女儿贺文珠好生打扮了一番。

公西月任护国侯期间,公冶永慧每年都有往侯府送年礼,而公西月也都有回礼,每次都不忘记添上两个孩子的礼物。

虽说这些回礼极大可能不是护国侯亲为,但能被这样细致、体贴地照顾着,也说明护国侯对公冶永慧的看重。

儿子如今年纪大了,不好随便带他入宫,但带上女儿去谢恩却是可以的。

公冶胜夫人及公冶永慧一行人的马车刚在宫门口停下,就有内侍迎了上来。

“奴才奉命在此等侯夫人,请上软轿。”

宫外的马车只能停在这个门外,皇宫里面范围很大,赐软轿是一项荣幸。

软轿将三人抬到了临华殿。

临华殿是临华宫的主殿所在,是公西月私下宴客和接待女眷的地方。

待几人行过大礼,寒暄了几句,公西月才将目光看向珠珠。

珠珠和公冶永慧长得颇为相似,也是一张娃娃脸,一双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卷曲的睫毛,雪白的皮肤,很是可爱,但性子不像公冶永慧,而是颇为沉稳。

她今年已满十四周岁,规矩礼仪学得很好,但又一点都不死板,反而充满娇俏的灵气。

公西月一看到珠珠就有了几分喜欢,她温和地问她:“你平时做些什么事情?”

珠珠一点都不怯场,“回陛下,珠珠平时读读书,和母亲学着理家处事。”

“你读了哪些书?”

珠珠随后说了书名。

公西月又问了她几个问题,便有些明了,珠珠是按世家模式培养出来的,很适合当世家或高门大户的嫡长媳。

原本公冶家和贺家都是世家,珠珠按世家模式培养也是自然。

公西月自己是女帝,但并不要求所有女子都如她一样进入朝廷任职、或者出外工作。她认为后宅也是需要人管理的,像魏文英、细辛、三七她

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 双腿打开放在刑架受辱女小说

们那样也没什么不好。

等公西月不再提问,公冶永慧才笑着说道:“如今家里的产业都是珠珠在帮我管着,她比我管得好,我就交给她打理了。”

公冶胜夫人也在一边说道:“珠珠自10岁后,每旬都要去一次慈幼院。”

公西月来了兴趣,问起珠珠在慈幼院见到的事情,珠珠一一作答。

“我有一次去的时候是冬天,天上下着雪,很冷,我让家里的下人们装了一车炭去慈幼院……”

珠珠说起了那一次的事情。

那天,她带着两个丫环还有一车炭去了慈幼院,在慈幼院里见到了一个陌生的男孩子,3岁多的年纪,围坐在炭火旁烤火。

她原本也没在意,只以为是新送来的孩子,随意问了慈幼院的负责人几句:“这个孩子是新送来的吗?他家里人呢?”

负责人欲言而止。

珠珠这才意识到不对,“这个孩子有什么不妥吗?”

负责人这才开口,“这个孩子是附近一户人家的,他们家大人白天要出去做工,又舍不得生炭火,就将孩子送到了慈幼院来,晚上他们做完工会来接。

按规矩,我们原本是不能接下来的,但他们把孩子往门口一丢,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不管。”

珠珠答道:

“你做得到。虽然说慈幼院收留的是无家可归之人,但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行善。

只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后,随后肯定会有更多类似的事情发生,你看着,只要是小孩子,还有年纪大的老人们,你都收留下,给他们生炭火,并供应他们饮食。

不过,这些费用开支不能从慈幼院的帐上走,我等会给你留一笔银子,你单独从我给你的银子里走帐,要是钱不够了,你派人和我说一声。”

负责人见珠珠这样说了,自然没有不答应的,她之前之所以为难,是因为慈幼院的银钱开支自有规定,她不能随意篡改支用。

公西月听完这个故事后,笑着问珠珠:“那你当时说这话时有没有想过要是来的人太多怎么办?”

珠珠抿嘴轻笑,“我有考虑过,这事只有在江南城才能这样处理。”

公西月心思一动,故意装做不解,“怎么说?”

珠珠看了公西月一眼,见她眼中带着一丝戏谑,便知她是故意这样问自己的。但她仍然恭敬地答道:

“江南城原本就很富庶,百姓的日子比其他地方的人好许多,真正烧不起炭的人很少。

就算有人舍不得烧炭,也不一定舍得大冬天跑很远的路送老人或孩子来慈幼院,真正送过来的,只有住在附近的。”

公西月对珠珠的喜爱更浓了,大人能想到这些不奇怪,但珠珠还这么小就能想得这么周全很是不易。

这不仅是一个聪慧的女孩子,还是一个有主见、有见识并且有爱的女孩子。

如果是换在其他贫穷的地方,那许多百姓不说为了炭火,就为了每日的饭食都有可能送老人或小孩过来。

公西月笑着问公冶永慧,“珠珠要明年才及笄吧?到时就要说亲了。”

公冶永慧还没太明白公西月这话的意思,一旁的公冶胜夫人明白过来,连忙接话道:

“珠珠是要明年才及笄,原本我们舍不得她,想将她多留几年,要是陛下有好的人选,先订下婚约也可以。”

公西月确实很喜欢珠珠,她想将她给姜开文做媳妇,但是,在没有问过魏文英和姜开文的意见前,她不会私下做出决定。

“那我就替珠珠好好留意一番,一定给她找门好亲事。”

公冶永慧这下明白过来了,连忙起身谢过公西月。

……

公西月没有留公冶永慧她们吃饭,但给的赏赐却比原来的多出了三成,其中增加的两成给了珠珠,另一成给了珠珠的弟弟。

……

回去的路上,公冶永慧特意上了公冶胜夫人的马车,“母亲,你说陛下今天说起珠珠的亲事是何意?”

公冶胜夫人想了想,低声答道:“看陛下那样子,应该是看中了珠珠,想将珠珠订给她身边亲近之人。”

公冶永慧有些担心,“那你觉得有可能是谁?”

这一次,公冶胜夫人仔细地想了一会,才在公冶永慧耳边轻轻说道:“我之前了解过陛下身边之人的情况,与珠珠年龄相符的只有永宁王的两个孙子。”

公冶永慧一惊,“你说文英的儿子?”

“你小点声。”

公冶胜夫人瞪了公冶永慧一眼。

“母亲,你会不会弄错?如果是文英的儿子自然是好事,可我们两家身份也差得太远了。”

虽然说永宁王是商人出身,但如今的身份早就不可同日而语,是当今昭文皇帝的父亲、世袭的亲王。

而永宁王的两个孙子自幼金樽玉贵地长大,早就摆脱了商人的身份和气息。更重要的是,昭文皇帝很喜欢这两个外甥。

而珠珠呢?虽然说是世家小姐,但祖父只是一个正三品的城主、父亲只是一个正四品官员。

朝中重臣及超品爵位的人不少,永宁王的孙子想要结亲的话,随便哪个结不得?

公冶胜夫人又仔细地想了想今天发生的全部事情,每个细节都不放过,然后才道:

“我觉得我的猜想没有错,刚见面时陛下就表现了对珠珠的喜爱,可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只是珠珠说了慈幼院那事后,陛下的口风才转向。

而且,我看了陛下的赏赐,应该比之前预备的多出了三成左右,而这多出来的又多数是给珠珠的。”

公冶永慧还是有些不肯相信,“陛下看中了珠珠想给她说亲这有可能,但

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 双腿打开放在刑架受辱女小说

要说是文英的儿子我还是不太相信。”

“你也别想太多,反正珠珠还小,你记得她及笄前不要给她定亲就是。”

公冶永慧点点头。

有了陛下今天的话,珠珠及笄前自然不好替她定亲了。

公冶胜夫人却有几分笃定,如果不是昭文皇帝亲近的人,她不会多赐这几成的赏赐。可是,究竟是说给永宁王的大孙子还是小孙子她却没有把握。

永宁王大孙子比珠珠大三岁,年纪更为合适,可是那毕竟是未来的世袭亲王,身份确实差得有点远。

永宁王二孙子与珠珠同岁,年纪也算合适,听说他很得昭文皇帝的欢心,这么小就封了正三品的英武将军,以后至少一个伯爷是跑不了的,珠珠嫁给他也是高攀。这个可能性最大。

只是,听说他性子不是太好,有些霸道,回去后还是令心腹之人多打听他的事情再说其他。

……

当天晚上,公冶胜夫人就将宫里发生的事情说给了公冶胜听。

公冶胜听后,想了一下,吩咐夫人:“这是好事。但陛下如今并没有露口风,永宁王二孙子的事情你就不要去打听了,以免弄巧成拙。”

“那万一他有什么不妥呢?”

“不会。”公冶胜说得很笃定,“我了解陛下这个人,要是永宁王二孙子真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她决不会这么宠爱他。”

公冶胜虽然有儿子,但这个女儿一直跟在他们身边,对她的喜爱不亚于儿子,而珠珠也是他们亲眼看着长大的,从小又聪明能干、孝顺长辈,对她的感情与亲孙女无异。

见公冶胜这么笃定,他的夫人便也放下心来。

喜欢重生之病骄女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