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校花自慰被看到沦为性奴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魅魔行走在人间,而且还是在华夏境内,这让李岩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十分的感兴趣。

现在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追捕魔王分身了,突然冒出来的魅魔告诉他,这个世界恐怕已经不再是往日那个平静的世界了。

昆仑之巅的深渊之门虽然已经被重新镇压,可是抛开漏网之鱼不提,深渊之门可并非只有这一扇啊。

这种事情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的话,只要是有能力的国家恐怕都会封锁消息,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一旦传入普通民众的耳朵里,将会造成不可想象的恐慌。

到时候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所以是不是可以假设其余的深渊之门也已经打开了?

这一系列的推测让李岩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若真实如此,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魔物可不会管你什么国界、国别,他们在人间,目的就是为了肆意掠杀,不管是血肉还是灵魂,都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只要是人便会拥有,管你是华夏人还是漂亮国人。

否则的话,一个本该待在西方世界的魅魔,为何会跑到华夏来?甚至还有胆子对苦行僧这种级别的高手下手。

说她之前没干过同类的事情,李岩是没办法去相信的。

就这样一路跟着越野车渐行渐远,最终驶入了城郊的一处别墅云集的高档小区内。

李岩与白狐二人则是悬于夜空之上,盯着车子缓缓驶入其中一栋别墅的车库之内。

“哥,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白狐现在有点兴奋,被自己的男人带着满世界的乱飞,这种感觉可是比秋名山飙车还要刺激,现在眼瞅着目标已经不再移动,便隐隐的有些安耐不住。

“别急,先静观其变。”

李岩摇摇头,而后笑着话锋一转:“空无大师在精神一道的修为奇高无比,就算是跟我比起来也不遑多让,我总觉得,他没那么容易中招。”

“你的意思,大师是装的?”

白狐自然明白李岩这番话的意思,欲擒故纵、舍身取义诸如此类的成语在她脑海里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

“我不确定。”

李岩摇摇头,根据他所感知到的东西,大师好像是真的中招儿了。

可是以他对苦行僧的了解,无论如何他都不该中招才对。

正是有所不对劲,他才觉得事情可能存在什么变数。

毕竟苦行僧的修为境界他了解,可是这位大师修行的什么功法他却知之甚少,天底下能骗过他的人或者手段绝对不少,他做不到全能全知。

拿不准的事情,在可控范围内任其发展,这也是李岩选择的解决方式之一。

等待就像是狩猎,需要有极高的耐心,但同样也拥有难以想象的期待和刺激。

别墅之内,车子已经停稳,魅魔拉开车门下车,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理会躺在后座上呼吸沉稳的苦行僧,而是直接推开门进入了别墅正厅。

别墅内灯火辉煌,而且比想象中还要热闹很多。

因为别墅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派对,大量的年轻男女在别墅房间内肆意的享乐,迷幻至极的音乐,迷离多彩的灯光,还有那一道道诱人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的年轻身体。

魅魔的归来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该喝酒的还在喝酒,该跳舞的还在跳舞,唯独角落沙发上坐着的一个醉汉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她,而后又翻了个身,继续抱着自己怀里的酒瓶做美梦去了。

魅魔走向酒柜的方向,取出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之后,端着离开了别墅正厅,回到了车库之内。

反手将车库的门关上,魅魔端着手里的酒杯,重新回到了车子上,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上了后排座椅。

轻轻按下座椅靠背的调节按钮,整个后排的座椅靠背便直接放平,成了一张堪比沙发般舒适的大床。

“既然醒了,就不要继续装下去,我们聊聊吧。”

魅魔的声音淡淡响起,带着几分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原本躺在那的苦行僧听到这句话之后,旋即便缓缓睁开了双眼,那一双眼睛深邃而清澈,哪还有半点迷离失神的样子。

“你何时发现的?”

苦行僧看着近在咫尺的魅魔,心跳加速的情形再度出现,但很快便被他以浑厚的修为压了下去:“你,不该出现在人间。”

“为什么我不该出现在人间?”

魅魔淡淡一笑,端起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口,接着问道:“就算我在人间从未杀过人,也不行吗?”

“从未杀人?”

这句话让苦行僧一愣,下意识的便有种念头在告诉他,她说的是真的,她的话是可信的。

这种信任让苦行僧有些惊讶,因为他很确定,这一次不是魅魔在影响他,而是他自己最直接的印象和判断做出的结论。

“我是混血儿,不需要杀人也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校花自慰被看到沦为性奴

能生活的很好。”

魅魔给出了自己的解释,而且一点没想着隐瞒自己的身份:“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一个魅魔需要杀人了?我们只玩弄人心,不杀人。”

魅魔,不杀人,只玩弄人心。

能把这句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地魅魔,眼前这个绝对是唯一的一个。

在苦行僧的理解中,魅魔,就像是殷商王朝时期的狐狸精妲己一样,祸国殃民,生灵涂炭皆由她而起。

所以对眼前这个自称是混血的魅魔,也是没有什么好印象。

“你把老夫带到这里来,想做什么?”

既然话都已经挑明了,苦行僧自然就不打算继续跟她虚与委蛇什么,原本以为可以在对方对他痛下杀手的时候来一波反杀的。

现在情况好像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一个不杀人,只玩弄人的魅魔,是杀还是不杀?

苦行僧可没忘记这魅魔说过的另外一件事情,她是混血儿。

这一点不管重不重要,都是一个必须要考量进去的因素,前提是,他能弄清楚这个魅魔到底是哪混哪才行。

如果是深渊混地狱,或者是地狱混炼狱,那就没啥可顾虑的了,杀就是了。

可如果不是,杀就变成了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不等苦行僧开口询问,魅魔手中便多出了一样东西。

这东西落入苦行僧的眼里,顿时让他一脸的懵逼。

喜欢特种兵之血色獠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