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停下……(男男)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得到相公的允许,七姜便放开了胆子,招呼摊主包几碗生馄饨她要带回去。

那摊主仔细打量小两口后,笑着说:“又是您二位,公子都是我这摊子的常客了,时不时就带客人来光顾我的生意。”

展怀迁轻声向七姜解释:“没那么频繁,就上回带霍行深来过。”

七姜才不在乎这些,先夸赞馄饨好吃,接着就问:“方才见你叹气,可是生意不好做?”

展怀迁怕人家尴尬,说道:“我家娘子古道热肠,若有冒犯,还望老板别见怪。”

话音刚落,不远处有人收摊,摊主立时神情紧张,站出去看了一会儿。

然而那头的人并没有离开,只是收拾好了东西留在原地,自己跑去别处和相熟的喝一口小酒。

摊主转过身,见两个年轻人都看着他,不禁苦笑了一下,去取来馄饨皮和肉馅,现给裹了好让七姜带回去,一面做活,一面嘴上说:“二位常照顾我生意,这馄饨必是要另包的,只怪今秋肉价贵,我这小本买卖撑不起,前几日也有老主顾来,怪我偷工减料。”

七姜已吃了一大碗,搅了搅汤匙说:“没有的事,我吃着还是一样鲜美。”

摊主苦笑:“这不是不敢了吗,再若连老主顾都不来,我这生意……”

展怀迁的目光扫过周围,许是今夜太晚,又或是寒意渐浓,都不愿大晚上出来逛,客流比不得夏日,恐怕是中秋之后,一日不如一日。

他说道:“我曾在冬日夜晚路过夜市,明晃晃的灯下,不见什么客人,想来冬日里生意更不好,长夜寒冷,你们很辛苦。”

摊主听这话,忍不住又是一叹,转身看了看四周,轻声道:“公子有所不知,我当初来做生意,实在是家中营生艰难,别处摆摊一天挣不了几个钱,听人说来皇城下的夜市,衙门贴补头两个月的本钱,我心想好歹能保住本钱,总比别处亏了的强,我就来了。”

七姜听这话就不对味,怎么敢情京城里是求人来摆摊做生意,要知道她们边境的商贸被官权把持,普通人做买卖都是偷偷摸摸不敢见光的。

果然摊主接着说道:“可这一来,就走不了了,衙门不让走,也不管死活,正如公子说的,冬日生意难做,还冻个半死,就是不让走。”

七姜问:“大冬天晚上,也这么满街的摊子?”

摊主手里继续裹着馄饨,无奈地说:“有什么法子,都和我一样,不想干了

不要...停下......(男男)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也得干。其实我家姑娘嫁了好人家,在南边发了迹,女婿三番五次请我们迁去南方,要照顾我们养老,虽说年纪还不大,可也着实熬不住这长夜,谁不想去过安逸日子,每日喝喝茶逗逗孙子?”

听闻百姓能安居乐业,且父慈子孝家庭和睦,展怀迁身为朝廷命官,本是十分欣慰,然而现实并不如意,摊主尚未能南下与女儿一家团聚,反被生生困在这馄饨摊上。

七姜问:“方才那头收拾东西,你怎么紧张起来?”

摊主直摇头,叹道:“不到时辰,我们不能收摊,被巡视的差爷抓着,是要挨板子罚银子的。”

七姜顿时怒了:“这算什么意思?”

摊主说:“这不是刚来那会儿,拿了衙门两个月的本钱,盖章画押,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每日几时出摊几时收摊,一盖章就是十年,等我后来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七姜和展怀迁异口同声地问:“十年?”

摊主解释给他们听,说他当初按手印时,并不知道这里头的猫腻,如今回想起来,刚出摊那几天周遭的人都冲他一脸苦笑是为什么。

原来十年内若想走,只有一个法子,那便是另找新的人来填补空缺,总之这条街上,要铺满摊子,哪怕一整晚都没客人,也要亮着灯点,便是他的馄饨都融化在汤锅里,炉子也不能熄火。

摊主就是被他的上一家哄骗来,可他如今去哪儿找下一家,只能继续熬下去,撑满十年。

七姜轻声问相公:“这是当今定的规矩?”

展怀迁摇头:“姜儿对不住,我实在不知道,明日就去打听。”

这一晚,两口子买下了摊主所有的馄饨,刚好够观澜阁里上上下下明日吃早饭,张嬷嬷今夜睡得沉,他们来回都没惊动她,等第二天再知道,生气也来不及了。

七姜特地留了一碗,送来请母亲尝尝,梁嬷嬷在一旁见大夫人吃得好,不禁说:“莫说奴婢了,便是司空府费了多少心思请厨子,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什么稀罕给您做什么,偏是连筷子都不愿动一下,可儿媳妇送来的,那夜市摊上也不知干净不干净,就吃得这么香。”

大夫人问:“你是不是馋了?”

“是,奴婢馋了,这就去观澜阁看看,能不能讨一碗汤喝。”梁嬷嬷笑着为少夫人斟茶后,就先退下了。

七姜则接着方才的话继续说,将昨晚遇见的事,都告诉了母亲。

大夫人放下汤匙,说道:“这是先帝那会儿就定下的规矩,摊主没告诉你们缘故吗,为什么整条街都要铺满摊子?”

七姜摇头,将帕子递给母亲:“那人稀里糊涂的,我若是他,就不能信天下还有那么好的事,能白给两个月的本钱,不识字也得找识字的看看文书上写什么,怎么能轻易把自己卖了。”

大夫人擦拭嘴角后,说道:“你是不怕鬼神的孩子,娘就直说了,不然碍着你有身孕,不该提这些神神鬼鬼的话。”

然而七姜那么聪明,长眉轻轻一皱,脑袋里就生出了想法,满脸不可思议地问:“您不会是想说,先帝下这命令,是怕二皇子的魂魄归来,想吃什么、用什么,偏偏缺了那一口、少了那一件?”

大夫

不要...停下......(男男)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人夸赞道:“我们家少夫人,真真一点就通。”

七姜很生气,怒道:“夜市虽热闹,我也爱逛,但不能乱来吧,大冷天困着他们,生意不好也拖着他们,不满十年不能走,要走就得坑蒙拐骗找下一家,把百姓当什么了?”

大夫人忙安抚孩子:“别气着自己,这两日才好些,一会儿又该吐了。”

喜欢夫人是京城一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