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在车里撞了我八次高黄白月光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田言真没伸手,只是看着宁为问了句:“这样啊,我就问一句话,你觉得以你现在的身家,第二页上的设备能全拿下吗?”

众所周知,宁为是亿万富翁,官方认证的那种,两季度交的税都是两位数,后面单位还得加个亿,一座一个多亿的数据中心眼睛都不眨便直接拿下了。

田言真到没关心过宁为到底有多少钱,到两位后面带个亿肯定是有的。更别提华为虽然没上市,但财季会主动公布财务报告,略一分析其财务报告,大概也能计算出支付给宁为的专利授权费用不会少。

宁为犹豫了一下,然后很真诚的摇了摇头:“其实勉强也够吧?如果不考虑最新一代的设备,不考虑一些特殊实验室场地建设的话。而且您知道的啊,我刚说了要拿出十个亿筹建三月人工智能基金会,所以……”

田言真点了点头,说道:“嗯,我懂。但首先哈,你不能把眼睛光盯着咱们学校的那些实验室。虽然说我们实验室里的设备的确在全国比较领先,但华夏有钱的高校也不少,而且设备更新迭代的周期不同,你想要建设的平台我也尽力帮你去联系了,有兴趣的也的确不少,回头可以在签署协议的时候用些技巧,无非就是一个项目优先级的问题。这样能省下来一笔钱。”

“另外你肯定对后勤管理部门每年实验室仪器设备拨款有误解。你知道每年有多少教授都在排队申请各种设备吗?那点拨款是真的狼多肉少,你这清单能把十年的预算全用光,还要搭上找场地的建设费用。站在我的角度是很想支持你的。但的确很不现实。”

“最后,如果你真想这两页纸上的设备都要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到是可以帮你指条路,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大,起码百分之九十。设备、仪器、按照你要求的场地建设,都能完美完成,而且建成之后实验室的各项维护也不需要你操太多心,自然有人能完成。当然前提是你有足够的信心,成果要匹配付出。”

田言真最后一句话成功引起了宁为的兴趣,果然导师就是见多识广,看问题更全面,于是宁为很虚心的问道:“哦,田导,什么办法?您别卖关子啊。”

田言真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宁为身后的文件柜,说道:“你先做好详细的规划跟申请报告,记得报告里要阐明购买这些设备组建实验室的意义,稍微夸张点也没太大关系,然后找个机会,最好是表现得像无意中被那位柳唯先生看到,接下来怎么发挥应该不用我教你了吧。”

“反正你要真对未来这个实验室集群有信心的话,你就跟他好好聊聊那些想法。现在针对三月搭建的人工智能平台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别人都只有大概的判断,但你肯定比其他人都更清楚,所以怎么去谈我就不多说了,不过呢……”

“停!”宁为不得已打断了田言真,苦着脸,放小了声音道:“田导,我柳哥耳朵很灵敏的,您小点声,说不得刚才说的都已经被他听到了。咱们这房子又没特别隔音的。”

“哈哈,行,那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方法我都教给你,我祝你成功。还有,别把精力都放在这些方面。还是稍微分点心在数学上。我还在等你的拔尖青年结题报告跟博士毕业论文呢。这个寒假你好好考虑一下,准备开题报告吧,咱们赶紧把过场走了,你也好赶紧毕业。”田言真挥了挥手,然后不等宁为反应过来,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一点都没有大佬风范的,但却让宁为心思活络起来,所以他名义上的司机还能这么用的吗?可惜了,这方法他自己没想到,现在也不知道隔壁柳哥那双成精般的耳朵有没有听到他跟田导的聊天内容,就这样直接找过去似乎会显得很尴尬,而且早上似乎不该调侃柳哥的。

不过怎么说了,既然田导都这么说了这总是个办法,而且刚刚如果不是田导过来,他本来也是打算去找柳唯问点事情的。想到这里,宁为理直气壮的拿起被田言真放在桌上的两张A4纸,又从办公桌上翻出了两叠报告,想了想后又站起身,从身后的书柜里找出了之前在江大搞EDA软件的策划书。

当时EDA项目是第一个他主动要了投入的大型项目,结果也很美好,对于华为来说,已经成了利润增长的工具,而对于当年投入的江大软件实验室来说,靠这个项目赚的钱足以支撑起十来个大项目了。总之这是一个成功的实验室项目转化为商业成功的标杆案例,宁为觉得能加分。

手里捧着厚厚一叠资料,宁为开始关注起了情商的问题,就这么直接找上门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刚才田导也说了,如果表现得不那么刻意,效果应该会更好,宁为明白田言真的意思,要让一切自然而然如水到渠成的发生,那就得找个抱着一叠资料过去找事的理由……

思考了大概一分钟后,宁为放弃了。

这可不是抽象的数学思想转化,哪里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能成就成,不能成就再等段时间攒攒钱,做人就该理直气壮,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永远是别人。

说起来,他跟柳唯处的其实还可以,总不可能该配合演出的时候视而不见才对。

于是宁为直接抱着起码一斤重的资料施施然的走出门,来到了隔壁,推门而入,然后发现,柳唯正坐在靠在门口处的小沙发上静静的捧着一本书读着,看上去很专注的样子。不过这个位置跟他的办公室真的就隔着一堵墙。如果这家伙的耳朵正如他说的那般灵敏,很难说听不到啊。

“咦,柳哥,看书呢?双骄?柳哥,你的爱好还挺广泛的啊!”角度问题,宁为只能看到小说封面上这两个字。

“是绝代双骄……”柳唯无语的将书合拢,把整个封面露在了宁为面前:“古龙先生的武侠小说,讲的是小鱼儿跟花无缺两兄弟的故事。”

“哦,看过看过!初中时候在数学课上看的。”宁为恍然的点了点头,说道。

“你初中数学课上还看小说?”柳唯很配合的露出诧异的样子,反问了句。

“不然呢!说得跟谁没年轻过似的,念书的时候上课看的可不止是课外书,那是一个学霸为了有机会能体验到学渣写检讨的乐趣。毕竟没写过检讨的求学生涯,是不完整的。”宁为一脸唏嘘的说道。

柳唯看了宁为一眼,没吭声。

事实证明,装逼这种事情很容易上瘾,总有些人会不自觉的就开始当年大哥如何如何,尤其是配合饮用酒水之后效果更佳,这就是成瘾的表现。这个时候旁人最好不要插嘴。捧,会变本加厉;损,可能成为互殴的导火索。

好在宁为这方面自控力还是比较强的,毕竟体验过高端凡尔赛带来的身心舒适之后,当年如何如何这种低端局已经带来不了太多多巴胺的奖励,事实上唏嘘一句也是为了接下来的对话做铺垫。

“对了,过来是问柳哥个事啊,刚才我妈给我打电话你听到没?”

柳唯想了想,然后诚实的点了点头:“嗯,听到了一点。你说要去接他们,没问题的,需要什么车我会准备好的。”

“不是这个问题,接送的车我到是没担心过,主要是我妈说厂里保安部给他们安排两个安保人员送他们过来,我就想这些安保人员该不会其实跟你们一个系统,其实也属于极兔安保公司吧?”宁为顺口问了一句。

柳唯沉默了片刻,想了想开口说道:“这个事情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只是你的司机而已。不过我到的确听说公司最近在江省那边接了一单企业的保安业务,分包了这家企业整个保安部门。”

宁为愣了愣,这手笔有些大了啊。

“咦,这么说起来,我看京城大学门口的保安也多了好多新面孔,该不能极兔安保把咱们燕北大学的保安部也接手了吧?”

“这个不一样的,的确几个门口的保安人员都换了些,但属于老带新的模式,而且也不算全盘接手,你可以理解为签订了劳务派遣协议,反正学校每个门二十四小时,以及校内巡逻队,都有我们安保公司的人在就是了。”柳唯点了点头答道。

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在车里撞了我八次高黄白月光

那就太好了!我就喜欢跟实力强的单位打交道,是这样的,我小姨子这不是今天考完试了,打算明天就先回家吗?她一个女孩子上路我不太放心,她姐姐呢也要留在学校配合我做一些事情,我呢……”

说到这里,宁为用嘴角努了努他怀里捧得一叠资料,苦恼的说道:“你也看到了,也是一堆的事情,百废待兴啊,在加上我爸妈后天又要过来了,所以能不能出钱请你们的人帮我把小姨子给送回去?当然送去之后,如果能呆段时间等开学了再把她送回来就更好了,需要多少钱我出。”

宁为觉得自己的演技着实太棒了,理由也找的很好,成功让柳唯的目光在他手中那厚厚的一叠资料上停留良久。

“放心吧,我们会找一位女同志帮你送江晨露同学回家的,机票我们这边来订吧,省的麻烦了,两人的机票钱我回头找你报销。”柳唯点了点头道。

“这样啊,那太感谢你们了,这样我就放心了。”宁为站在门口,开心的说了句,然后说道:“那行,柳哥你继续看书哈,我先走了。”

然后宁为转身,扭头,刚迈腿便一个踉跄差点绊倒:“哎呦……”一声惊呼,宁为松开了抱着资料的手,扶在门框上,这才止住了眼看要刷倒的身子,只是没来得及整理并订好的资料就这样被无情的洒落一地。

柳唯坐在椅子上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资料,又抬头看了看已经转过身看上去一脸郁闷的宁为,思考了大概半秒钟,然后以反应慢了半拍的动作将手中的书随手放到一边,然后蹲了下去,略显浮夸的说道:“宁总,您没事吧?这些是什么资料?很重要吗?我能帮你收拾吗?”

“我没事,这些资料其实也不是很重要。就是些准备拿到学校后勤那边申请今年购买设备,建设新实验室的申请表什么的。哎,刚才田导不是来过嘛,跟他提了一嘴明年实验室的建设问题,他就让我把资料给学校负责实验室建设给设备采购的领导们送过去,毕竟要先列入采购计划才能排队嘛。”

“这不是想去之前跟你商量下小姨子回家的事情,哎,我也太不小心了。不好意思啊,柳哥,这是又给你添麻烦了。”说着,宁为也顺势蹲了下来,开始跟着柳唯一起捡着散落一地的资料。

柳唯一边闷着头跟宁为一起捡着资料,一边应了句:“哦,这样啊,这种事干脆就不劳您自己去了,要不交给我吧,这些资料原本具体要送给哪位领导?我这就帮您送去。”

宁为愣了愣,如此重要的问题他竟然忘了问了。

虽然来燕北大学也差不多快一年了,但大多数时间他都呆在数学研究中心,偶尔出去串门最远的也就是去过新材料学院的实验室认识了谭教授,另外就是跟学校超算中心的那位老师略熟,但跟学校后勤以及管理实验室的部门根本没打过交道……

“这个……那柳哥啊,您觉得这些资料送给哪位领导比较合适呢?要不,您看着送?”宁为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甚至用上了敬语。

柳唯沉默了片刻,捡资料的手都不由得下意识顿了顿,如此逆天且不要脸的问题,他都不知道宁为是怎么好意思问出来的,大家这样演戏真的不会太拙劣了些?

但想了想,终究还是要答一句,不然更尴尬,遂如实道:“如果宁博士不介意走流程的话,我其实也是不介意的。不过我能肯定的只有一点,如果我按流程送去给领导,起码连续往上呈报两级的领导都不会怎么看的,因为他们看了也不会太懂。我唯一能保证的是,资料肯定能送到能看懂的领导手上。”

宁为点了点头,半点也不显尴尬的说道:“那就行,走流程这种事我熟,但如果能加快就最好了。交资料的时候做汇报时可以适当夸张一点,比如这关系到国计民生,关系到世界科技空白领域,所以资源协调的时候要靠谱一点,优先级调整到最高便好。”

“我让三月帮我算过,光是现在属于我个人的专利,包括湍流算法、人工智能这块到专利保护期结束,也就是二十年后总计能拿到大概破千亿人民币不成问题。就算我缴税再积极,落到我手的钱这辈子真很难用完了。所以这个实验室的成果我可以不太计较个人利益得失的。”

“否则的话,我完全可以慢慢启动,反正账户每个财季都有钱投入,做多浪费三、五年时间,我构想中的实验室也是能建成的,只是需要花费的心思更多一些,前期可能做一些实验要拮据些,可能还要放心思在找人这块。如果这些事情我都不要操心的话,相当于风险转嫁,同时也是利益转嫁。”

喋喋不休的话,并没有让柳唯放慢动作,很快,散落在地上的资料都已经全部收拾妥当,然后司机大人瞟了宁为一眼,言简意赅的答道:“我懂!”

宁为认真地说道:“不不不,我还没说完呢。柳哥,要求其实还是有的。比如这实验室做出了什么好玩的东西,那得都是我的,实现过程跟技

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在车里撞了我八次高黄白月光

术大家可以商量着办,成品我都要留着,慢慢玩。”

沉默了片刻,柳唯才字斟句酌的说道:“我不太清楚你说的好玩的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你说的利益分配是怎么回事。不过站在我的角度考虑,如果不是航母、空间站、或者大飞机以及战略级、或者有极大危险性这种成品的话,其他能玩的成品应该问题不大。而且就算你说的利益问题,也肯定不会亏了你的。”

宁为点了点头,附和道:“这就好,这就好!那不如您就直接开始走流程?”

柳唯默默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柳哥,那就麻烦你帮我把这些资料送给领导了。对了,我跟你说过拿了沃尔夫数学奖那件事还记得吧,下个月颁奖典礼也在华夏举办,他们说我可以邀请几位亲朋好友去颁奖现场,想想看除了我爸妈,以前寝室的好友,还有我家江同学跟她妹妹,我们田导跟江大的几位导师之外,也不知道邀请谁了,到时候你也来?”

非常敷衍的邀请,其实柳唯很想告诉宁为,就算没这个邀请他也必须到现场,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到柳唯的表态,宁为兴高采烈的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说道:“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麻烦你了啊,柳哥,改天我请你吃满汉全席,你随便挑的那种。那我先去忙了啊,您知道的,学校要放假了,我事也多着呢。”

呵……

说实话,数学家的请客吃饭,柳唯觉得不能抱什么希望,尤其是宁为说这番话时虚情假意的样子,像极了——渣男,还特么是那种连戏都不愿意演的渣男。

……

其实宁为近期安排的确是很充实的,比如他回到办公室先给罗厂长打了个电话,表达了谢意。当然这多少让受谢者有了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也直接导致一通简简单单的道谢电话成了大型商业互吹车祸现场,从层次上讲,纯粹的商业互吹宁为真的是敬谢不敏,所以只能很尴尬的结束了这通电话。

紧跟着他开始研究自己寒假的安排,然后确定了能休息的时间大概只有三、四天,寒假有近一个月,但属于他的自由支配的时间大概只有这么久。如果再结合国庆期间的遭遇,可能时间还要有所缩减。

这还是他需要操心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被分配出去的前提之下。

这还不算,当他打开邮箱发现,日子爱立信总裁跟伊莎贝尔联袂拜访的日子也已经确定了,日程安排都已经发过来。三天后也就是一月十七号两人将乘坐专机抵达京城,然后在除夕的前一天20日下午踏上返程。两人将在华夏停留四天三晚,旅游都没有这么赶的。

也就好在沃尔夫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过来安排颁奖典礼事宜的专员安排在年后了,不然他真的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全得忙着接待各国友人了。

可想而知宁为这些天得有多忙,明天得跟江同学一起送他小姨子回家,后天要去高铁站接来京城过年的爸妈,大后天又要去机场接伊莎贝尔跟罗尼·勒敦,然后可能要挑时间应付一下这位国际友人,另外还得带着江同学把跟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公主陪好,年前的生活有多充实可想而知。

当然此时面对同样烦恼的还有严明,以及华为的众多高管们。

宁为跟黄云坚说得半点没错,在三月利索的把选择权抛出去之后,接待来访谈判团的高管还真有点不够用了。

同时需要跟五、六家世界级科技界软硬件领头者达成战略级合作关系,所需要付出的精力跟难度外行是很难想象的,双方都要争取到足够的好处,都要对一点点利益得失锱铢必较,更关键的是,能被这些世界级企业派来的谈判团成员还都是各自领域内的精英,毕竟大家都不差钱,请得起人。

更更更可怕的是,这次前来谈判的大都是国外企业,他们每年最重要的节日圣诞已经过了,对于华夏春节其实很无感,鉴于事情的紧迫性,他们大概也不会觉得占用人家的春节假期,是件很无理的事情……

幸福的烦恼系列,在2023年这个被后世称为人工智能元年的特别年份里,开始轮番上演……

喜欢科技之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