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受就放里面一下我不动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为了应对莱阳日军随时有可能对平镇与虎头山根据地发动的大扫荡,思前考后,周卫国需要做多方的筹备。

虎头山根据地。

八路军独立团团部会议上。

见识过人的邱明其实和周卫国想到一块儿去了,他也在考虑鬼子会对虎头山与平镇根据地发动扫荡的情况。

“不久前虎头山的反扫荡让日军折了一支大队,这次日军进攻平镇又损兵折将。

驻扎在莱阳县城的近卫文虽是一个旅团的兵力,也绝对禁不住这种消耗。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近卫文的旅团先后在虎头山与平镇根据地折损了近半的人马。

这段时间以来,莱阳县城周边出现动荡,治安趋向于不稳,正是因为近卫文的旅团兵力受损的缘故。”

邱明分析到这里,下了结论道:“所以可以料想,近卫文出动重兵围剿虎头山与平镇根据地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只是现在莱阳的日军驻兵力量不足,近卫文想要对付咱们,也只能等到其他地方增兵过来之后。

卫国,这就是最后留给咱们用来筹备的时间了。”

周卫国点了点头道:“邱团长说的是!”

“卫国,你想如何筹备,以抵御日军即将发动的大扫荡?”邱明问道。

邱明不是外人,既然这么问了,周卫国如实相告道:“既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越多的筹备自然是越好的。

第一,继续加强根据地的防御工事,建立根据地更为完备的防御体系。

第二,照例是抓紧时间训练,尽早将部队的战斗素养提升起来。

第三,将侦查人员全部扩散出去,尤其以来莱阳成为重点,随时警惕周围敌占区日军动向。

第四,独立团才投诚过来的伪军李国久告诉我,他们与莱阳伪军二团三团的不少将领相熟,可以代为私下沟通,一旦日军发动扫荡,可以相互照应。”

邱明忧虑道:“现在正是风声鹤唳的时候,鬼子眼看着就要发动一场针对平镇与虎头山根据地的大扫荡,我们两方岌岌可危,在这种情况下,莱阳的伪军恐怕不会轻易选择投诚吧?”

周卫国笑道:“自然不会那么顺利,但我相信都是中国人,总会有些是有热血与骨气的。就算是没有,一来是告诉莱阳的伪军,他们随时可以选择投诚,如此一来在战斗时伪军定然不会与我们死磕。

二来也可以让日本人投鼠忌器,算是对日军与伪军所用的离间计了。”

邱明大笑道:“好你个周卫国,考虑的还真是深远。”

会议结束之后,周卫国单独找到邱明和李勇两人,又私下里说了自己其他的筹备。

“联盟方面我已经传去消息,不久之后会有队伍抵达,这次日军方面一旦有大动作,咱们的情况一定会很危急,多一些力量就多一分胜算。”

“另外我打探的消息,汤炳权的队伍就在西南,若是可以说服汤炳权与咱们联合作战,这次反扫荡咱们的胜算能大很多。”

李勇道:“卫国你是说汤炳权的警备旅?”

“正是。”

“汤炳权此人我们虽然没有打过交道,可也多少听说过他的名声,是只明哲保身的老狐狸,他不会为了咱们轻易犯险吧?”邱明道。

周卫国道:“若是有足够的利益诱惑呢?”

“卫国你是指?”

“趁火打劫这种便宜事我想汤炳权不会错过的。

我会找机会与汤炳权见上一面,明面上都是同僚,汤炳权多少会对我信任一些。

我会告诉汤炳权,日军扫荡平镇与虎头山根据地间隙,他可以趁着日军后方日军兵力空虚,一举攻占日军县城,光复失地,这可是送到嘴边的战功,对于汤炳权来说,绝对算得上极大的诱惑。”

邱明赞道:“卫国说的不错,你这么一说,我要是汤炳权,若是能够光复失地,为国军做得表率,是既得了名又得了利,可决不会错失良机!而如此一来,咱们这边可又多了一道莫大助力,尽管这份助力算是间接性的。”

说到这里,邱明与李勇原本以为周卫国的筹备已经结束。

可周卫国紧接着又语出惊人道:“老邱,你也说过,日军想要对付平镇与虎头山根据地,就必须积蓄力量,至少要等到其他地方增兵过来。

这期间是需要时间的,可我们为什么要眼睁睁地给小鬼子充足的时间,等到鬼子的力量积蓄起来之后再被动挨打?”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卫国的眸子里已经透露出一股惊人的疯狂。

李勇有些愕然道:“卫国,我的天,你该不会是想主动反击吧?”

“为什么不行?”周卫国反问。

李勇稍噎,苦笑道:“我知道你是想说,莱阳的日军旅团先后在平镇与虎头山根据地折损,如今相对于以前的兵力上已经大大的削弱。

可实际的情况是,近卫文旅团的实力仍旧比我们要强得多。

外加上莱阳周边大量伪军的协助,近卫文甚至能把各地驻县城内的宪兵力量抽调出来。

以日军更为优势的火力优势,他们若是依据城池驻守的话,咱们根本没有那个实力攻打。”

邱明道:“仔细想想卫国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主动出击有时反倒是最好的防御。

咱们没有想过主动出击,鬼子更难想到。

我们的确可以趁着日军兵力受损,周边空虚,进攻莱阳周边比较偏远的县城。”

“只是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独立团比较稳固的根基毕竟是在虎头山上。

就算可以趁着近卫文旅团兵力空虚,攻取莱阳周边的小县城,日军一旦回过神来,一定会重新攻打过来,以我们独立团的兵力,打得下来,却未必能守得住。”邱明无奈道。

周卫国忽地笑道:“既然如此,不如直接把目标放在鬼子的莱阳县城,鬼子想不到咱们敢主动出击,更不会想到咱们敢主动进攻重兵把守的莱阳,如何?”

这话就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思了。

邱明和李勇都愣住了。

周卫国这小子,未免也太胆大包天了。

周卫国道:“当然,鬼子在莱阳县城部署了重兵,咱们想要拿下莱阳县城,除非是集合所有力量,不惜一切代价,否则没有半点可能。

但我们攻打莱阳,并非是真的要光复莱阳县城。

有点敲山震虎的意思,打击日伪军的士气,鼓舞莱阳周边地区中华军民的抗战意志。

更重要的是大力破坏莱阳县城内日军的各项军用设施,让鬼子在莱阳的大本营彻底陷入瘫痪。”

“你是要利用你手上那支神奇的小股作战部队?”邱明问道。

周卫国并不否认道:“这只是其一,但还远远不够,咱们既然要打击鬼子的锐气,就要打击到底,不仅要进攻莱阳,而且还要将莱阳县城给抢过来。

咱们的军旗哪怕只是在莱阳县城的城顶上插上一时半刻,也足够让小鬼子胆寒。

这是实力的证明,证明咱们是有能力打下莱阳县城的!

如此以来,鬼子心生胆寒,越发顾虑,绝不敢放手对平镇与虎头山根据地发动大扫荡。”

“你想怎么做?”

“老邱,老李,请允许我卖个关子,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另外还有一事,如今平镇的兵力已经足够用了,我把独立营送回虎头山吧!虎头山用得着!”

……………………

时间流逝。

第一道情报消息在几日后传到虎头山根据地,那是莱阳周边百姓热议的话题:

“平镇守军长官国军独立团团长周卫国,曾入伙清风寨,还当了清风寨的二当家,并在一线天率领300余土匪全歼一支鬼子中队加战车分队。”

“虎头山反扫荡中,周卫国驻守阳村,斩杀日军800余!”

“夺取镇南据点的战斗中,周卫国率领部队击毙日军数百人。”

“平镇根据地反扫荡,前来进攻的日军大队险些被全歼,伪军一团被周卫国收入麾下。”

周卫国一时成为痛杀鬼子的传奇将领。

五日。

周卫国站在平镇镇门口上高调宣扬:

“平镇根据地将与日寇斗争到底。”

“迟早要把鬼子杀光屠尽,还中华大地一片清明!”

一场即将酝酿而起的大风暴被迅速推进。

得到消息的邱明在会议上说道:“卫国这是要彻底惹恼鬼子的意思,传令下去,让同志们早做准备,一场大风暴怕是很快就要掀起了。”

莱阳县城。

日军驻莱阳指挥部。

得知民众议论内容的近卫文气得大发雷霆。

他终于找到仇人了,那个杀害他最喜欢的外甥山上浩的刽子手。

最初,近卫文一直以为杀害自己外甥的是清风寨的那伙土匪,为此,他曾率重兵围剿清风寨,火烧过土匪寨子,可最终那伙土匪却不见了踪影,听说是逃到了虎头山八路军那儿避难去了。

再后来这伙土匪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近卫文再没有得到有关这伙土匪的情报。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当初率领那些土匪在一线天全歼皇军中队,杀害他亲外甥的指挥官,居然就是被他视为如今的心腹大患的周卫国!

这可真是新账旧账一起算了。

愤怒的近卫文在指挥部里咆哮着,恨不得将周卫国大卸八块。

愤怒很快将近卫文的耐心消耗殆尽,他等不及了,等不到上面抽调的兵力增援,便决定动手。

旅团的参谋长劝道:“旅团长,亲请心平气和一些

我难受就放里面一下我不动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我军新败,如今旅团兵力只有当初的一半多,要同时对付平镇与虎头山根据地,兵力就有些捉襟见肘了,再加上莱阳周边需要兵力驻守,稳固治安,咱们不可贸然发动扫荡啊!”

近卫文沉声道:“你放心,愤怒并不会使我失去判断,如果只需要对付平镇或者虎头山的其中一处呢?”

参谋长疑惑道:“旅团长这话是什么意思?上次我们攻打平镇的时候,虎头山的八路军很快便赶来支援,可见他们双方是有密切的军事联系的。

一旦咱们攻打平镇,虎头山的八路军肯定会来支援。”

近卫文冷笑道:“国军与八路军向来不睦,这种暂时的军事合作关系又能保持多久呢?

不日前我收到消息,处在平镇的那支八路军队伍已经返回虎头山。

我们可以以此事为由,在派兵彻底切断虎头山与平镇之间的联系之后,四处散播谣言,破坏八路军与国军之间的信任。

另外再让皇协军二团派队伍换上国军的服装,伏击八路军几次,故意制造摩擦。

届时我们可以向平镇的国军保证只对付八路军,然后再对虎头山进行围剿,我想他们不会插手的。”

“旅团长是想腾出手来先收拾掉虎头山?”

近卫文冷笑道:“害死我外甥还有那么多帝国勇士的家伙,当然要放到最后再慢慢折磨。”

“可唇亡齿寒的道理这些中国人不会不明白!”

“他们明白,但他们未必会去改变,这样的例子还少吗?就我所知,这个周卫国是中央军的嫡系,不应该与八路军有什么牵连。”

参谋长无话可说,近卫文说的是实情,在此之前就有不少类似的例子。

我难受就放里面一下我不动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日军围剿八路军根据地,周边的国军多半是袖手旁观的。

几日后。

平镇。

孙鑫璞走进团部的时候面带急色,“卫国,你听说了?”

“听说什么?”周卫国问。

孙鑫璞道:“底下的士兵们已经议论开了,说你这次把八路军独立团送回去,是虎头山的邱团长问你要人了,这是要和咱们国军划清界限!

另外有谣言四起,说是咱们和虎头山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开始相互提防了。”

“八路那边也来人了,说是在今天上午有国军队伍伏击了它们的侦察排。所以邱团长那边派人过来问问,和我们是不是有什么关系?”紧跟着进了团部的方胜利说道。

孙鑫璞恼道:“我们怎么可能会伏击八路军?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方胜利道:“我下去查过这些谣言的来源,好像是从伪军那边传过来,估计是鬼子的阴谋!”

“这是离间!”

“可团里的不少新来的弟兄们都信了。”

孙鑫璞道:“我去和弟兄们解释清楚,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肯定是小鬼子的离间计。”

“不急!”周卫国拦住了孙鑫璞,“鑫璞,胜利,急什么?不妨看看小鬼子到底想做什么!”

“可万一真造成咱们与虎头山那边的误会……”

“那就造成误会好了,这不正是小鬼子想看到的嘛!”周卫国笑道。

“???”

方胜利与孙鑫璞傻眼了。

喜欢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