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伦娇喘连连蜜汁横流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下朝之后,年轻的君王坐在案桌后,修长的手指掰过正紧紧盯着小鸡不放的小家伙的脸,将一颗丹药喂到她嘴边。

“张嘴。”

小家伙张嘴吃完了丹药,勉强有点饱腹感后,又忍不住“啊啊啊”的伸出了小手,指了指地上正跟着老母鸡到处乱跑的小鸡。

乌黑清澈的眼眸看着他,吧唧了下嘴巴,暗示的意味非常明显。

夜蘅拧起了眉头。

倒是一旁议事的大臣猜测:“君上,小殿下这莫不是想跟它们一块玩?”

这话一落,就有年老迂腐的老臣出来叩首,“君上,这万万不可啊,我前日差人下凡去问了,此等大补之物在人间等级颇低,一般只用作食用之物,而且灵智未开,说是畜生都不为过,

肉伦娇喘连连蜜汁横流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小殿下金尊玉贵,怎能同这般下等的畜生一同玩耍!”

还有不少的大臣出来附议,按他们看来,就该早早的将这大补之物给食用了,亦或是送回到人间去,不然人人都下凡带一活物上神界,那神界成什么了?

这些话夜蘅一句都没听进去,反而掐了把小姑娘肥嘟嘟的脸,在小姑娘懵懵懂懂的睁着大眼望过来时,眼眸垂下,清淡的嗓音漫不经心的:

“叫声父亲,孤就让你去。”

“啊啊啊。”

小姑娘听不懂,只一个劲的指着那些小鸡给他看。

“叫不叫?”

夜蘅眉眼间危险了起来。

“啊啊啊啊。”

小姑娘又指,见自家父亲冷下脸,不知为何,咯咯的笑了起来,看着傻乎乎的。

“蠢死了。”

年轻的君上垂眸看着她那张灿烂的笑脸许久,也不再逼迫威胁,反而松开了手,重新拿起了奏折,跟群臣议事。

只是议事的中途,像是闲来无事般,他手撑着头,另外一只手轻轻一挥,手边小姑娘身上飘飘欲仙的白色镶金流光裙倏然变成了浅绿飘逸的罗纱裙。

就连头上只到肩膀的黑色长发都变成了白色的。

这招呼都不打一声,害的小姑娘满桌子的乱爬,在找自己突然不见的白裙子和黑头发。

大臣们也习惯了他们君上有事没事就爱给女儿换衣换发的打扮这事了,以往这事都是母亲做的多些,但到他们君上这,却完全反了过来。

倒是筱珏天尊天天往外跑的不见个人影。

听说是族里动乱,回去处理族内事务和叛徒去了,毕竟筱珏天尊刚上任锦鲤一族的族长,上上下下事情多的很。

哪像他们君上,每日除了上朝之外,就没其他事做了,就连每日上朝,都要磨蹭迟到个大半小时才会来。

他们就没见过有哪个族的君王是这么悠闲的,但没办法,他们打不过他,再抱怨也只能憋着。

但好在整个桃源之地被管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这么一看,迟到也不是什么太大的过错。

他们在商议着事情,小姑娘也没闲着,她左左右右,发现今天还是找不到她不见的头发和裙子后,也不找了。

蓦地见一只小鸡跳到了案桌上,然后昂首挺胸的从她身前路过,她眸光亮了亮,就要伸手去抓。

但下一秒,小脚就被抓住了。

她呆呆的往后看去,就见她那父亲对她挑了挑眉头:“叫父亲,叫了就让你抓。”

大臣:“……”

他们君上这该死的好胜心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啊啊啊。”

小姑娘指着那只快跑远的小鸡,委屈巴巴的看他。

夜蘅无动于衷,还是那句话:“叫父亲。”

小姑娘一脸迷茫:“啊啊。”

夜蘅难得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不叫就别走了。”

小姑娘这下似乎是听懂了,憋了憋,还是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几声。

眼看小殿下似乎要哭了,大臣们赶紧上前道:

“君上,虽然小殿下如今已两百来岁,换做其他幼崽,别说说话了,怕是连诗都会做了,可毕竟小殿下的情况不同,她这才刚出生没几日,说话这事,得需慢慢来,千万急、急不得啊……”

其实也不是没有刚出生几日就说话的幼崽

肉伦娇喘连连蜜汁横流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应该说,神界中的大部分幼崽,刚出生都能说个一两句话。

因为他们在母体时,就能隐约感知到外界,跟随母亲一起看世界,不经意的学一两句话,并不是难事。

像他们小殿下这种刚出生,而且已经有好几天了,还只会说“啊啊啊”,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倒是极其少见。

因此,大臣们怀疑,怕是小殿下的出生拖延了太久,导致伤了脑子,毁了灵智,他们压根没把她当正常幼崽来看,觉得她活着被生出来都是个奇迹。

大概只有他们君上觉得他女儿是正常的。

有事没事,就教她说话。

但小殿下这样,哪像是正常的。

就是可怜了。

但好在,这只是第一胎,还是个女儿家,说不出来话就说不出来吧,无伤大雅,也不会动摇国本,反正日后君上和王后肯定还会有其他孩子的。

在夜蘅深邃幽暗的眸子的注视下,大臣有种自己的小心思被看透的感觉,说话的声音渐渐磕巴了起来,音量也小了不少。

夜蘅看着他们,冷笑了下:“她今日若是还说不出话,你们以后也别想再说话了!”

大臣们浑身一颤,“君上……”

夜蘅漫不经心:“孤话不说第二遍。”

大臣们又是一个哆嗦,心里暗暗叫苦,面上却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关乎到自己的利益,这些老大臣们总算是不敢坐视不理了。

一位大臣按耐着颤抖的心,颤颤道:

“要不……要不君上您试试教小殿下喊‘爸爸’二字?”

夜蘅没吭声。

倒是旁边的大臣困惑:“……爸爸?”

“对,这是人间喊父亲的一种称呼,发音较为简单方便,而且,这称呼虽有两字,但实际算来,其实只用学一个字就行,再容易不过了,很多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儿都能学会。”

大臣偷偷看了看高位上坐着的夜蘅,吞吞吐吐的说:“就是……就是这是人间的称呼,神界恐怕鲜少人知晓,就算小殿下真学会了,她喊了君上,别人恐怕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喜欢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