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的手指送上天堂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齐武稳住心神,也随着宋宛月的目光看过去,“确实是县衙,不过我们只是经过,你齐伯母的身体这几日不舒服,我带她去看完大夫后,随便转转。”

宋宛月点头,好像信了他的话,没再追问。

齐武刚要松一口气,就听宋宛月又道,“齐伯伯忘了,姚大夫精通医术,他现在就在酒楼里,等马车修好了我带您和伯母过去。”

“不……”

齐武拒绝的话刚说了一个字,齐夫人悄悄碰了下他的手背,她这几日身体确实不好,还正好借此机会接近顾义。

齐武立刻明了了她的意思,当即改了口,“好啊,求之不得。”

“伯父伯母稍等。”

宋宛月的话刚说完,车夫落下了最后一锤子,“修好了。”

说着话,从车底下出来,小四把他拽起来。

“去酒楼。”

车夫应了声,把锤子放在马车上,稍微离马车远了一些,拍干净了身上的尘土,才抓起缰绳,上了马车。

小四坐去另一边。

车夫轻轻晃动缰绳,马儿朝前走去。

齐武跟在后面。

到了酒楼门口,齐武看到顾义也从马车上下来,牵着缰绳的手微微收紧。

顾义却没理会他,径直走进去。

“少爷。”

魏掌柜的迎出来,看到门外的齐武夫妇,微愣了下。

“姚大夫呢,伯母这几日不舒服,我带她过来看看。”

“在后院屋内,我领你们过去。”

一行人去了后院,顾义去了自己屋中,魏掌柜的领着宋宛月和齐武夫妇来到姚大夫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姚大夫。”

屋内无人应,

“姚大夫没查探出老先生的中的什么毒,很是郁闷,中午让我给他弄了点酒,准是喝……”

说着话,魏掌柜推开门,一股刺鼻的酒味冲出来,而姚大夫躺在躺椅上,双眼紧闭,面颊酡红,显然是喝多了。

魏掌柜把门大敞开,走进去摇晃他,“姚大夫,姚大夫……”

姚大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嗯?”

“宋姑娘带了齐夫人过来找你看病。”

姚大夫晃了晃脑袋,就要起身,起了两下没起来,扒拉开魏掌柜的,看向齐夫人,“伸过手来!“

齐夫人刚要动,齐武拉住她,“既然姚大夫今日喝多了,我们改日再来。”

“不相信我的医术是不是?”

姚大夫指着他,情绪瞬间激动,“我告诉你,我的医术天下无双,想当初,楚……”

“姚大夫,你喝多了!”

魏掌柜厉声打断他的话。

“我没喝多,我还能给人看病,我的医术就是天下无双,我、我一定查出老先生中的什么毒。”

“中的是十五日睡。”

宋宛月告诉他。

姚大夫明显的一愣。

“你、你怎么知道?”

“御医诊断出来的。”

“御医,御医……”

姚大夫念叨了。

宋宛月转身,“伯父、伯母,今日真是对不住了,等姚大夫酒醒了,我带他镖局给伯母看病。”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病。”

齐夫人推拒。镖局里的人都走了,宋宛月去了发现异常。

“那怎么可以?这要是让我三叔知道了,定然会跟我没完了,就这么说定了,最迟明日上午我们就过去。”

齐夫人还要说什么,宋宛月已经道,“我送伯父伯母出去。”

齐夫人的话没说出来。

等他们走出门口,姚大夫抬眼看过来,眼神清明,哪里有半分醉酒的模样。

齐武夫妇骑马走出老远,察觉到宋宛月回了酒楼,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当家的,怎么办?”

齐武两腿一夹马肚,“回去再说。”

镖局的大门只开了一条缝,齐润站在门后等着,听到马蹄声,从门缝里看到是自己爹娘,立刻打开门出来,“爹、娘。”

两人从马上下来,缰绳随意的搭在马背上,“进去再说。”

齐润也没管马

被学长的手指送上天堂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转身随他们进入镖局内,反身把大门关上,后面屋内。

齐英

被学长的手指送上天堂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也在。

齐武坐下,把秦谦的惨状和答应为三皇子做事的事情说了,道,“如今我们和三皇子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没什么可顾忌的了,你速去传信,让所有的人都回来,除了你二弟和你的妻儿。”

他今日多了一个心眼,见秦谦的时候,悄声问他和三皇子说了什么,得知他并没有说出家里有多少人,他顿时生出一个想法,把自己二儿子隐藏起来,如果最后他们没有落到好下场,最起码还能保住齐家的一抹血脉。

齐润没有立刻回答,他没想到秦谦这么没有骨气,几种酷刑就让他暴露了两家人多年的秘密。

看他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想到秦谦的惨状,齐武也是长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只能是听从三皇子的吩咐了,你快去,让他们连夜赶回来。”

……

宋宛月回了姚大夫房间,见他又躺在躺椅上睡着了,嘴唇微微一勾,走过去蹲在他身边,“师父,您说你要是把老先生的毒解了,是不是比那些御医还厉害。”

姚大夫的眼皮动了动。

“那两个御医就是些沽名钓誉的家伙,明明外曾祖父中的是十日睡,非说是十五日睡,我看那意思他们根本就研制不出解药,就是想在外曾祖父醒来以前给他胡乱吃些药,把醒来的功劳揽在他们身上,以博得好名声,我要是师父您,我就不让他们如了意。”

姚大夫睁开眼,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起身,拿起药箱放在桌子上打开,从里面取出纸笔,唰唰唰写下一个方子,拿着走出去,“老魏!老魏!”

魏掌柜闻声跑过来。

姚大夫把方子拍在他手里,“你亲自去,把这些药抓回来。

魏掌柜不明所以。

“快去!”

魏掌柜什么也没问,拿着方子出了酒楼。

姚大夫转身说宋宛月,“你出去,为师要换衣服。”

宋宛月起身,出去打了水,等姚大夫换完衣服打开房门,她把水端进去。

姚大夫收拾好了自己,背着药箱出来,站在门口喊,“少爷。”

顾义闻声从屋中出来。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