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三次上船止痒 母性本能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从空间戒指,到圣血入腹。</p>

明明只是最稀疏平常的手段,最短的距离。</p>

但这距离,却在瞳力的作用下,变得遥不可及。</p>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平日里最方便储藏物品的空间戒指,在这瞳术之下,竟成了一个摆设般的禁用宝库。</p>

徐小受已经能预想到,姜闲身上的其他宝物,应该也是以这种形式,被完全禁用了的。</p>

今夜。</p>

这家伙俨然只能是孤身一人,只能依仗一个半圣传人不死的身份,用微末修为,硬撼两大斩道!</p>

“咳咳……”</p>

以瞳力直接寂灭掉饱含圣力的半圣精血的代价,显然,即便是斩道也有些扛不住。</p>

青袍面具人抹去了双目和嘴上迸出来的鲜血,低声叹息道:“第三滴圣血了,这家伙,是真的富有……”</p>

“还行吧?”红裙面具人关切问着。</p>

“还可以,可这家伙留着圣像不出,就不得不防备他的这一后手……”青袍面具人的面上有了阴霾,“黄泉大人交代过,能不能成,就看那一瞬。”</p>

“没时间了,必须尽快解决战斗,已经有人来了!”这时候,红裙面具人却开始摇头。</p>

二人都不曾多言。</p>

但显然,是有着相同的担忧。</p>

这一段传音,徐小受并不能截取得到。</p>

他能做到的仅仅只是在斩道面前消失,而不是真的拥有了力敌斩道之能。</p>

藏身在树干之中,此时便是消失了,也真可谓叫一个心惊胆战。</p>

徐小受甚至不敢过多将注意力放在那两个斩道上面,怕的就是引起对方的心血来潮感应。</p>

但纵观全场,他无时不刻都在盘点局势。</p>

“花仙眸……”</p>

依照姜闲所言,这个假说书拥有的,应该便是幻术之至的花仙眸,也是此地幻阵的根源所在。</p>

这一双眼睛已经十分的难顶了。</p>

然而,那个假泪双行,也有一双恐怖至极的眼睛!</p>

那,又是啥?</p>

“十字异瞳?!”</p>

便在这时,姜闲似乎也经过了多次验证,总算看破了假泪双行时刻隐藏着的双目。</p>

这一刹反应过来后,他已然有些惊恐。</p>

“十字异瞳,拥有‘十字寂灭’之力。”</p>

“这种力量,便是圣力都可以当场寂灭掉,需要付出的,不过仅仅只是寿元的代价……”</p>

“你,怎么会有?”</p>

姜闲恐慌了。</p>

《天下瞳术》记载的泪家瞳,他并没有全部知晓,毕竟那已经失传了。</p>

可“十字异瞳”,他耳闻过一二啊!</p>

这东西便是太虚泪家全盛时期,都出不了一双,面前这人,怎么可能会有?</p>

“花仙眸、十字异瞳……”</p>

姜闲神思一怔,反应了过来:“外加我的三厌瞳目,你们这是在收集泪家瞳,你们盯上的,是太虚泪家的力量!”</p>

“真是聪明呢~”红裙面具人轻笑,纤手翻转流动,似乎已经开始在蓄势,不打算多言了。</p>

姜闲心头慌乱更甚:“不可能!你们疯了?泪家因何而覆灭,我不信你们不知道,你们又怎么敢收集……”</p>

“你不也是在寻找么?”假说书人一句反问打断。</p>

“我不一样!”姜闲连连撤步,“我姜氏仅仅只是因为……”</p>

忙乱中,他总算找归了一丝初始时的冷静,急忙刹嘴。</p>

然而这一会,便是因为冷静,场面才显得更加惊悚。</p>

随便一来便是两大斩道,还各自拥有“花仙眸”、“十字异瞳”这等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瞳术力量。</p>

面前这俩面具人,来历绝对不简单!</p>

这等人,会惧怕半圣传人的身份吗……</p>

会!</p>

看得出来,他们也怕!</p>

但半圣传人不死的传说,在这俩人的面前,已经变得不甚绝对了啊!</p>

姜闲左右顾盼。</p>

然而这个时候,真正等到他想找人支援的时候。</p>

却发现不仅周围空无一人,便连姜琦、姜寺应该呼唤来的支援,也没能等到,。</p>

那二者,自开场之后,便不知所踪……</p>

“你们究竟是谁?”姜闲沉下声来,面色已经有些煞白如纸。</p>

“圣奴呀~”假说书人手上的力量俨然成型。</p>

姜闲咬着舌尖,强自让自身不出现颤动:“半圣姜氏,你们真敢动?真不怕我族半圣的报复?”</p>

“你族半圣?他应该还不知晓呢~”</p>

“你觉得可能吗?我族半圣,如大道之眼,可窥五域!”</p>

“他不至于无聊到时刻盯着你……”</p>

假说书人话还没完,姜闲突然口一张,大声呼喊起来:“姜……噗!”</p>

只一“姜”字出口,他满嘴鲜血喷出,于此消失的,还有他的舌头。</p>

同一时间。</p>

姜闲身上的配饰,诸如项链、戒指、腰带、玉佩之流,统统炸开!</p>

嘭嘭声响。</p>

若有惊雷自姜闲体表炸开,将其轰得遍体鳞伤。</p>

那因为防御灵器爆开而腾起的灵元雾浪之中,有的蕴含饱满道韵,有的甚至有着一丝一缕的圣力。</p>

可无一例外的,通通被粉碎了!</p>

“寂灭……”</p>

消失状态下的徐小受很清晰的能感受到那一瞬间的交锋。</p>

姜闲的后半句话,竟是因为要说出声,而被青袍面具人给当场寂灭了。</p>

但显然,直接寂灭声音是无用的。</p>

所以青袍面具人的选择,赫然是在姜闲出口的那一刹,将之舌头这个存在,给完全抹除!</p>

而随之引发的,就是一连串的防御灵器之保护机制。</p>

可是……</p>

十字异瞳之下,这些防御灵器,便是有的蕴含圣力,也通通扛不住。</p>

“他想说什么?姜?”</p>

徐小受震撼。</p>

他震撼的,是那假泪双行的超绝反应力。</p>

这斩道不仅修为强悍、瞳力惊人。</p>

更加似乎已经把姜闲的所有后手都预料到,在对方有出手的趋势后,第一时间终止其行为。</p>

简直可怕!</p>

青袍面具人再度抹去双目血泪的同时,红裙面具人也已经耽搁不住了。</p>

他手上的斩道力量已经汇聚成了两个白色的光球,将之双手完全淹没,像是手捉两轮炙热的白阳。</p>

“直呼半圣名讳,可是对圣人的不尊重哦~”</p>

一声讥笑之后,红裙面具人在姜闲被影响之后狂喷血的迷糊状态中出手。</p>

他双手往前直挥,手中的白色光球化作两道绝束,就要刺入姜闲低颓的头颅之中。</p>

白光耀阳。</p>

白芒耀世。</p>

天祈林在这一瞬直接被白色点亮。</p>

徐小受甚至能从这白色光束之中感受到和姜闲圣血类似的力量,他本以为姜闲必死。</p>

可在这等危机之刻。</p>

一再颓头吐血、言辞不清的姜闲,却同时迎着白色光束抬眸。</p>

那足以点亮夜色的光芒,并没有让他退怯分毫。</p>

相反,在那狰狞、绝望的面孔之上,三厌瞳目的灰色三花流连翻转之速,快到了另外一个慢的极致。</p>

红裙面具人要夺目。</p>

那就必须作用于目。</p>

而光束要作用于目。</p>

其视线必然追随之。</p>

这,就是三厌瞳目的机会。</p>

“转意孔!”</p>

微末修为,不能影响姜闲对着远处的斩道强者,强行施展出三厌瞳目的终极能力:转意孔。</p>

这等操纵人灵的力量,超脱于天道之外。</p>

便是修为境界会影响控制效果,也可以如同青袍面具人用十字异瞳强行对抗圣力一般。</p>

付出点什么代价,便可以抵消。</p>

刷一下。</p>

白色光束在刺入三厌瞳目的前一瞬停下,距离姜闲之脸,仅毫厘之差。</p>

而骤然白头、面如老翁的姜闲,其眸位处三厌瞳目翻转的力量,却第一时间作用在了远处红裙面具人胆敢直视他双目的花仙眸之上。</p>

红裙面具人双手的白色光芒骤然减弱,双目瞬间空洞,无神的开始呢喃起了什么。</p>

“阎王……”</p>

一侧。</p>

几乎是在姜闲施展转意孔的那一刹,青袍面具人便动了。</p>

他拔开手中灵剑,一剑横斩而出。</p>

剑光撕破夜色,顷刻从姜闲的脖颈处透出。</p&a

淑蓉三次上船止痒 母性本能

mp;gt;

“砰!”</p>

“嘭!”</p>

然而便在这一刻,姜闲脖颈方位,以及其身后方被剑气斩开之处,同时爆开了巨响。</p>

可血色,却不见有半分。</p>

青袍面具人神情一怔,猛然意识到了什么。</p>

“圣像……”</p>

是的。</p>

这是圣力!</p>

斩道的随手一击,仅凭防护灵器完全爆开的姜闲肉身,根本招架不住。</p>

但这一刹,姜闲持续作用于红裙面具人的三厌瞳目甚至不舍放开,其身上便随着那一剑,升腾起了白色雾气。</p>

白雾一氤。</p>

躲藏在战场后方的徐小受,顷刻小腿忍不住打颤起来。</p>

这一时刻,目视前方白雾的他,竟有了低头忏悔的罪恶感,仿若用眼神亵渎了神明。</p>

甚至,他还开始心生匍匐而下,顶礼膜拜之意。</p>

然这等画面,何其相似于彼时“气吞山河”的幻境?</p>

几乎是在情绪有了变化的第一时间,徐小受浑身的气势便是拔高,将姜闲身上勃发的恐怖威力拨开,笔直而立。</p>

战场后方,不为中心、不为焦点的徐小受可以做到如此。</p>

局内的青袍面具人,就完全做不到了。</p>

在白雾升腾的第一时间,他嘭一下膝盖骨粉碎,整条小腿被抹除。</p>

下半身消失的瞬间,即便他竭力抬首,依旧在圣像白雾的恐怖威压之下,头颅有如要龟裂开般,被压得深深砸入了地底。</p>

“轰轰轰——”</p>

天祈林周遭几里之地,同一时间在世界末日般的哄响中,下陷丈许有余。</p>

而当此时。</p>

姜闲身上,甚至圣像都还不曾开始出现。</p>

它出来的,仅只是圣像出现前夕的白雾。</p>

可那是圣力!</p>

是不可抗拒的超脱天道的因素!</p>

是圣人才具备的于凡俗世界而言的衰劫难能!</p>

那是一切灾厄的总和,又是全部新生的伊始,是混沌之前,是有无之后,不在五行,无于六道。</p>

是谓“圣”者,凡上,神下。</p>

“圣”代称之,非是“是”之。</p>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力量,凡俗用“圣”来代称它,意喻超脱,可真要让人解释“圣”,又无人可以解释。</p>

圣像一出,场面完全变了。</p>

仅剩半截身子入土的青袍面具人千防万防,依旧还是被压到了土里。</p>

那被三厌瞳目完全控制住,不肯于圣人面前低头的红裙面具人,更加是在一点点在碎灭、消亡。</p>

本体姜闲自然也承受不住这等伟力。</p>

然而,他身子在朽化的同时,圣像白雾又在治愈着他。</p>

这便是血脉之力,是半圣传人的底气,是不惧最后风险的最后底牌。</p>

消失状态下的徐小受也几近要扛不住了。&l

淑蓉三次上船止痒 母性本能

t;/p>

直到是在咬牙死命抵抗的过程中豁然惊醒,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消失术”不是无敌。</p>

圣力,可以影响到消失状态下的他。</p>

而现在他所承受的,本就已经是被“消失术”削弱过后了的,还属于战斗余波的圣道伟力。</p>

若是……</p>

直接面对呢?</p>

徐小受不敢继续妄想了。</p>

这一刻,即便他咬牙苦撑,也被快速攀升的圣道伟力压成了弓背虾,头更加是一点都抬不起来。</p>

但不要紧。</p>

“感知”依旧将远处的画面传递了过来。</p>

虽然扭曲、模糊。</p>

但有时也还会依旧清晰。</p>

徐小受能看到姜闲在痛苦和享受两种状态中来回切换,知晓那是施展圣力和圣力治疗在相互作用。</p>

也看到假泪双行那被嵌入地底,几乎要龟裂了的小半身板。</p>

更加看到了那于虚空中完全消弭成最后一点余烬的假说书人……</p>

“死了?”</p>

徐小受毛骨悚然。</p>

儿戏吧这是?</p>

你可是斩道!</p>

打着打着,人家圣像一开,你人没了?</p>

阎王,怎么可能没有防备这一式?</p>

你们一直在提防的,不就是姜闲这有可能出现的圣人之力么?</p>

徐小受竭力让自己看清那圣像白雾里头的情况,但除了一点高大的轮廓,什么都无。</p>

他似是看到了三头六臂的神魔,也像是看到了悲悯众生的菩萨,更若是看到了一个平凡到了极点的老翁……</p>

圣?</p>

这就是圣?</p>

还没反应过来,方才所见,尽皆遗忘。</p>

“这,就结束了?”</p>

徐小受思维没有半分迟滞的接回到了他注视圣像前的思考状态。</p>

然后这一次,他于那圣像白雾之中,看到了一点殷红。</p>

“不,还没结束!”</p>

感知传来的画面中,假说书人明明已经被姜闲用三厌瞳目操纵住,因为不低头而死。</p>

可这一刻,姜闲背后,又升腾起了一个假说书!</p>

“姜闲,操纵错人了?”</p>

这一刹,徐小受心头闪逝这般想法。</p>

无人可以回答。</p>

电光火石之中,第二个假说书出现的时候,是在姜闲的背后。</p>

他双手覆笼着金色的力量,其上渗透着时空的味道,似乎是从另一个世界,伸手拦住了姜闲的脖子,所以不受这一世界的圣力影响。</p>

随后,他手一掰。</p>

“咔!”</p>

姜闲脖子一百八十度向后扭转,三厌瞳目瞬间失去焦点,那痛并快乐着的神态,同样定格于一刹。</p>

假说书脸很近,紧贴着姜闲的额头。</p>

他那一双妖冶的花仙眸中樱粉绽放,双手和着白色光束,便狠狠插入了姜闲的眸位之中。</p>

“啊——”</p>

惨叫声起。</p>

这一瞬时间定格,夜色染红。</p>

只闻一道缥缈得有如异世界中母亲在哄睡婴儿般的柔和声音,在喃声低语着:</p>

“坚持住,你还没死,不要放弃……”</p>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