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附近100元3小时 性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时间又过了很久,秦碗鱼也在外面等待了很长时间。

她一边嘀咕,一边赌咒。

心里虽然骂了吕落不知道多少句,但她还是想让吕落和她真正打个招呼。

是朋友之间的打招呼,而不是那种工作之间的触碰。

“哎!”秦碗鱼深深叹了口气。

房间里的动静已经停止了,她知道,用不了多久吕落和韩诗雨就会出来。

真的很羡慕韩诗雨啊,无论如何,她都是吕落的女人。

“小秦,进来吧。”韩诗雨站在门口,主动叫喊了一下秦碗鱼。

面色的潮红和满足,让秦碗鱼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她比吕落还要大上一些,已经25了,还没有体验过那个的滋味,真的是好迷茫啊!

“韩教授。”

秦碗鱼对韩诗雨点了点头,看向吕落的时候,也对吕落点头示意。

吕落同样回应了她一下,但没有说话。

这里是韩诗雨的家,秦碗鱼来这里,肯定是找韩诗雨有事的。

他来只是看看老情人,并不想干预他们的工作问题。

“我今天来,是为了医院的事情。

现在的四环新医院已经建好,主人的意思是让您来做这家医院的院长。

这里是任命文件,还有医院的一些资料。

韩教授您可以看看。”

韩诗雨略微有些诧异:

“让我成为医院的院长?”

“你不用太过于奇怪,主人的意思是您比较厉害,无论是医术还是药剂学,您都足够出色。

即使没有了超凡之力,您也是医药学的教授。

主人用人不会顾及您的身份,只要是人才就行。”

在来之前,秦碗鱼准备了很多的说辞,毕竟邀请韩诗雨的事情很重要,而且是梦魇亲自下达的命令。

可来到这里,见到她和吕落的那一幕之后,秦碗鱼突然发现自己之前准备的说辞基本上都忘光了。

所以说起话来有些不太利索,显得有些笨。

不过正因为如此,韩诗雨才感觉到了她的真诚,也算是有得有失吧。

“你怎么看?”韩诗雨扭头看向吕落。

如果吕落不在的话还好,可现在吕落在,那自然要问一下自己男人的意见。

“我站着看。”吕落耸耸肩。

“神经病。”韩诗雨没好气道。

“这是你的事情,她邀请的也是你,是你私人的工作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种事情,不用咨询我的意见,你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吕落的话让韩诗雨放心了一些,也舒服了一些。

他不干预自己的工作,确实是一件让她很舒服的事情。

因为如果吕落强求她离开,她也没什么办法。

“那好,小秦你把资料留下来吧,我看看,顺便考虑一下。”

“好的,韩教授,您大概什么时候可以给我答复。

不是催促您,而是医院成立在即,需要一个院长。”

“明天吧,最迟明天,我就给你答复。”

“好的。”

秦碗鱼点点头,话说到里,她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吕落,见吕落一脸的平静后,她的表情变得有些黯然。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那我先走了。

韩教授,再见。”

“嗯,再见。”

秦碗鱼离开了,吕落当然不会挽留她。

和秦碗鱼之间的关系,也就这么回事吧,以后也不太可能会有什么额外的发展了。

“你还真是会到处沾花惹草啊!”

“你说得什么话,这个女人一直倒贴的,要不是我洁身自好,早就被她得逞了。”

“你这家伙,说话还真让人讨厌,这次回来做算作什么?”

韩诗雨到了这个时候,才询问吕落回来的来意是什么

“先吃点东西吧,好久没有回来了,还是挺想念这里的。

毕竟这里才是我最开始崛起的地方。

也是最开始认识你的地方。”

吕落的话让韩诗雨有些高兴,她柔情似水般地贴在吕落身后,紧紧相拥了一会。

两人松开,韩诗雨开始精心地为自己梳妆打扮了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吕落的原因,还是因为年龄的增长,韩诗雨已经快1年没有化过妆了。

但今天她似乎格外地有兴致,给自己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然后挎起自己的小皮包,挽着吕落的手臂,向外走去。

几年的建设,让如今的四环有了的不一样的风景。

这时候的四环已经不能用百废待兴来形容了,总体来说,是一片繁华,欣欣向荣的景象。

颇有一些内环当年的色彩,不过要比内环更加宽敞一些。

此时的四环暗能已经稳定了许多,民众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安乐的笑容。

看得出,没有了内环的剥削,这些平民生活的还不错。

卢小甜这个家伙,做的还行。

“怎么样,如今的废土联盟四环,还是不错的吧?”

“嗯,确实不错,能够把这个混乱的地方,变成如今的样子,你们都费心了。”

“我知道你们曾经的那段对话,真是让人深省的一段话啊。”

“对话?什么对话?”

“你和周凯之间的那段话啊,现在已经成为了四环学校的校训了。

这也是梦魇的意思。”

吕落有些奇怪的同时,若有所思地想到了一些事情,他大概猜到了是哪段话。

想到曾经的过往,吕落突然有一种想要回去看看的感觉。

如果自己还有返回上个世界的机会,那他会回去吗?

如果可以回去,但不能带走齐心竹他们,自己会回去吗?

这两个问题突然出现,在吕落的心里扎下了根。

“带我去看看吧。”

“你还挺有兴致的,不是先吃饭吗?”

“等会再吃,先去看看。”

吕落有些迫不及待,这倒是让韩诗雨有些奇怪了。

“你还挺着急的么,想要看看如今四环的学校吗?”

“是啊,特别想。”

校园这种东西,向来都是所有梦想的开端,是很多人对自己开始认知的起点。

吕落想要看看,如今的四环校园,究竟是什么样的。

“走吧,其实那里离这里不远。”

“走太慢了,上来吧,我背你。”

“走……太慢?”

韩诗雨趴在吕落的身上,眼神复杂地看着周围不断闪过的建筑。

飞行,而且是没有借用任何工具的飞行。

这其中表现出来的意思,让韩诗雨有些失声。

“吕落,你进步真快啊,想不到你能够在这个年纪就成为7阶高手,这已经是比审判长大人更加卓绝的成就了。”

“是吗?我还感觉还好,因为自己目标已经不同了,所以成为7阶,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吕落说的十分平静,韩诗雨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才确定他并不是在装逼。

“你这家伙,越来越强了。

想不到一转眼你都7阶了,我还在想,你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好像还没有入门。

这才短短几年的时间啊,吕落……你真的很了不起。”

韩诗雨的赞美是发自内心的,吕落也知道自己的天赋确实很强悍。

当然这也归功于末日圆盘和几个S级序列的效果。

没有那些东西,自己也不可能进步的这么快。

“韩诗雨,我们的路都还很长,你如果有一天累了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吕落的话有些突然,这也是他第一次向韩诗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可能有妥协,也可能有思念。

“这样吗?呵呵,还是算了吧,你已经有心竹和白月瞳了。

她们很好,比我好,比我年轻,比我更加有活力。

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还是废土联盟比较好。”

吕落微微皱眉,似乎还想要说点什么,不过韩诗雨打断了他。

“好了,已经到了。”

韩诗雨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建筑,卢迪的雕像,正竖立在校园的中央。

“卢迪?”

“是啊,这也是卢小甜的意思,卢迪大人为了四环而牺牲,也带领了四环的觉醒。

他就是我们四环的先驱,这件事情我也是认可的。

如今卢迪大人在四环人民的口中,已经是伟人一般的存在了。”

“这样吗?盛世,如他所愿吧。”吕落喃喃说道。

“呐,之前跟你说话,就刻印在卢迪大人雕像的下面,走吧,去看看。”

“好!”

韩诗雨拉着吕落,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雕像的下面。

其实远远地,吕落已经看清楚上面的字迹。

不过靠近之后,他还是用手抚摸了一下这些雕刻的文字。

【我仍认为我们接受高等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我们的家乡摆脱贫困,而不是为了我们摆脱贫困的家乡。

生如蝼蚁,当有鸿鹄之志。

为天地立心,为民生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周凯,吕落】

看着字迹,吕落默默地不说话,沉默而怪异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

许久没有冒头的观察者,突然来了提示:

【想不到你们曾经的玩笑话,会被记录在这个地方。

听起来还挺带感的,特别应景。】

是啊,特别地应景,吕落也这么认为。

“吕落,你说的这些话,我始终都还记得。

我觉得你说的很好,我也正在为此而努力,所以,不要劝我了,好吗?”

吕落看着有些倔强的韩诗雨,拒绝的话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了。

韩诗雨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他也彻底绝了带走韩诗雨的心思。

“好。”

不过吕落还是没有放弃韩诗雨,他的心里还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推倒这片所谓的高墙,所谓的废土联盟,所谓的封印之地。

但做成这些事情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末日之蛇,美琪。

美琪才是拦在他面前的人,自己始终都要过的一关。

“未来会好的,以后的废土联盟也会更好的。”

吕落笑着说道。

“嗯,会好的。”韩诗雨也跟着附和。

“韩教授?”

“韩教授?”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几名学生发现了他们。

男女都有,几个女生看着吕落和韩诗雨,眼睛都微微发亮。

而几个男生则是率先注意到了两人拉在一起的手指。

他们的表情就比较苦涩了,看来韩诗雨虽然已经32岁,但对这些小年轻的冲击力还是很大的。

“你们好。”韩诗雨也热情地和学生们打了一个招呼。

有了韩诗雨的示意,这些学生很快就围了上来。

“韩教授,这个……是谁啊?”

一位大胆的女生,生怯怯的问道,看得出她对韩诗雨很感兴趣,但她对吕落更感兴趣。

比起这里的大学生,吕落无疑更加成熟,英俊,而且充满了强者的气息。

这里的超凡者很多,吕落又没有太过刻意的收敛气势,所以他们能够感觉到。

女生的问题其实也是很多男生的疑问,因为即使到了现在,吕落和韩诗雨握在一起的手指都没有松开。

这让他们有些绝望。

韩诗雨这个时候也笑了笑,如今的她,早就不复以往。

即使是在这些学生的面前,她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她直接举起了吕落和自己缠在一起的手指:

“他啊,他叫吕落,呐,就是雕像下面那些字里的吕落。

是我的男人,爱人。”

韩诗雨说的很清晰,让所有人都能够听见的清晰。

而在她说完之后,这些学生很明显呆滞了一下。

“男人,爱人……”几个男同学有些不能接受。

他们一直暗恋的女神,居然已经有男人了。

而且还是吕落……

如果是别的男人,他们或许还能够争一下,可这个吕落……

整个废土联盟四环里,流传了太多关于他的事情了。

“怎么,我在这里很有名吗?”

吕落有些奇怪,因为看着这些人的表情,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里似乎不是无名之辈。

可自己的名气从哪来的?

不知道啊!

“是啊,你在这里特别的有名,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额……”

吕落有些无奈,说实话,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状况。

眼前的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在废土联盟应该很低调才对,名气从哪来的?

“该不会又是梦魇的手笔吧?”

“答对了,确实是梦魇大人的手笔。

四环不可能只有卢迪大人一个英雄,还需要更多

约附近100元3小时 性小说

,更年轻的人来给这里的学生与民众指引方向。”

韩诗雨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起来:

“黑夜里的思想家——周凯。

夜枭,夺眼之人——古方一。

废土联盟最后的光明——齐心竹。

还有你……

直面罪恶的挑战者,灰烬之后的咏叹——吕落。

你们的名气可大了,不要妄自菲薄哦!”

听着韩诗雨的话,吕落有点无语,废土联盟最后的光明,直面罪恶的挑战者,灰烬之后的咏叹……

这些形容词实在是,太中二了。

不过听起来确实挺带感的。

“想不到啊,哥已经不在这里了,这里却还留着我的传说。”

“哈哈,怎么样,成为传说的感觉如何?”

“一般吧。”

两人轻松愉快地聊着天,似乎没有太过在意那些还在关注他们的学生。

不过这些人在听到眼前的男子就是吕落时,一些大胆的学生已经拿出了纸笔:

“吕落先生,给我签个名吧。”

“签名?”吕落有些诧异。

在他的印象中,签名这种事情,通常只有前世的明星会做。

想不到在这里也流行起来了么?

“我也要签名……”其他几个人也跟着起哄。

“好。”

反正也没有什么额外的事情,吕落随手接过纸笔,给这些索要的签名的学生们一一签好名。

然后把他们打发走。

“刚开始挺新奇的,但多了就烦人了。”

吕落如实的说着感受,一旁的韩诗雨也点点头:

“确实是这样的,你还是更喜欢和自己的女人待在一起吧,宅男一个。”

“呵呵,我的女人也包括你。”

结束了校园的观光,吕落拉着韩诗雨来到了校外的一家高档餐厅中。

他不是不能吃街边小摊贩,只是两人如今的身份和名气,在街边吃的话很有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尤其是刚才那些学生兴奋地离开,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一定会把今天见到吕落的事情传出去的。

吕落不想那么麻烦,也不想给自己找事。

所以来这种高档餐厅,确实能够给自己省下不少的事情。

“我没有钱,你请我吧。”吕落开门见山地说道。

一帮点单的侍者听到了就是一愣,和这样的一位美女共进晚餐,这个人却明说自己没钱,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好啊,我正好发工资了,今天可以请你吃顿好的。”

听到美女的回答,侍者更无语了。

他看了看吕落,难道长得帅就可以这么过分吗?

这个世界对长得帅的男人,实在太过于优待了吧。

“先生,女士,看看要吃点什么。”

高级的异种生鲜料理,红酒,还有特殊的酱料。

这顿晚饭说实话吃的还不错。

让吕落惊讶的不是这里饭菜的味道,而是四环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能出现这样的高档餐厅,这说明阶级的进步还是非常快速的。

“废土联盟人的觉醒是不是很多?”

“啊?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情,应该没有具体消息吧?”

韩诗雨有些惊讶,这件事情她作为四环的一个小高层,一个医生,教授等特殊身份人员,自然是很清楚。

可这件事情明明已经被梦魇压下去了才对。

虽然如今的四环,超凡序列觉醒的比例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但这个消息始终都没有公布,觉醒的人们都只是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而没有多想。

吕落难道吃个饭就可以看出来?

她可是花了几年时间才发现的,观察力这么敏锐的么?

“你是怎么察觉到的?”

“按照正常的社会经济发展,4-5年的时间,不应该出现这种级别的餐厅。

除非是有需求,不然的话,以目前四环的生产力来说,高级餐厅应该需要再过几年才会出现。

现在出现太早了,所以我推断是有特殊的需求。

强者变多,有能力的人变多了,自然会有这样的需求。

他们的能力可以让他们获得利益,金钱,权力。

他们又需要地方释放自己的金钱和权力。

高级娱乐场所自然就会因而出现。”

吕落的分析方式,对于韩诗雨来说特别新奇。

她从来没有想过,吕落会从这种供需关系的角度,来解析有关于四环觉醒者数量的问题。

“这些居然也可以推断出来的么?”

“我只是猜测罢了,你是医生和教师,对于这方面应该有一定了解吧。

跟我说说,如今四环的觉醒者数量,达到了什么层次?”

吕落对于这件事情是非常关心的。

因为这件事情确实很重要。

如今的废土联盟已经没有了黎明圆盘,按道理来说,经过几年的磨合,这里的暗能应该下降才对。

可他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这里的暗能根本没有任何下降的意思,反而隐隐有些升高。

这就奇了怪了,黎明圆盘已经失踪了,不管是被毁,还是暂时地消失。

它确实已经不在内环了。

那如今废土联盟过渡暴涨的暗能是从何而来的?

这种水平线,已经超过帝国很多了。

而且

约附近100元3小时 性小说

这里暗能十分平稳,比几年前的那种状态,少了许多的狂暴性,增加了更多的稳定性质。

吕落在这里呆的时间不长,所以也没有办法确定这里暗能已经彻底恒定,又或者还在继续增长。

但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合理。

至少吕落觉得,如今的废土联盟不合理。

如果继续保持这种暗能水平,那不用多想,这里一定会出现8阶的人类。

8阶的人类,已经是目前人类可以达到的最高水平了。

在吕落提问之后,韩诗雨稍微思索了一下:

“目前的序列觉醒比例,已经达到了惊人的64:1。”

“64个人就有一个觉醒序列吗?”

“是的,这个比例,确实很离谱。

以前的序列觉醒者,大概是1200:1左右,这个方面以前的教会做过统计,不过我记不太清楚具体数据了。”

“64和1200,翻了19倍,这肯定是不正常的。”

“这还不是最离谱的,最离谱的是超凡者数量太多了。

你刚才看到的那几个学生,基本上都是超凡者我。

超凡者和普通民众的比例,已经达到了1:9的水平。

也就是说,每10个人里面,就会有一个超凡者。

这个概率也翻了许多倍。”

吕落听到这里,略显震惊地点点头,他知道韩诗雨说的都是实际感知数据。

并不算是特别准确,可即使有一定的偏差,这个数据也够离谱了。

废土联盟要崛起了吗?

“这个家乡,确实很值得建设。”

吕落笑了起来,眼神莫名。

韩诗雨没有多问,只是柔情似水的看着他,然后老老实实地付了账。

“好贵啊!”

出了餐厅,韩诗雨有些无奈。

虽然作为教授和医生的工资还不错,但没有什么副业的她,靠着两份普通人职业的工资,是很难支持来这种地方消费的。

“弄点暗灵石卖不就行了吗?”

“我才不要那样,我现在挺好的,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可以让自己适应普通人的身份。”

“这样么……”

吕落点点头,明白了韩诗雨的意思。

韩诗雨也是教会的人,她的能量也同样来自于圣辉。

如今的圣辉已经彻底消失了,那韩诗雨的能量也就跟着消失了。

在圣辉消失之后,她也没有像其他超凡者那样转修其他系的能量。

她只是保持了日常的锻炼,留存了5阶高手的身体素质。

而能量方面,如今的韩诗雨已经彻底失去了。

也就是说,她现在就是一个特别强壮的普通人。

一个普通人想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这太合理了。

“那这两天我好好陪陪你。”

韩诗雨稍稍迟疑了一下。

“只有两天吗?”

“是的,只有两天。”

吕落这次回来,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是非常紧迫的。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要安排回来的队伍,渡过美琪那关。

然后返回的时候也同样要进行类似的安排,这样将近十天就出去了。

还剩下二十天,他要接触梦魇,了解一下四环的情况,还有梦魇现在的态度。

最好是能够从梦魇那里得到一些有关于内环的情报,那是再好不过的情况了。

但即便是一切都十分顺利,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他也就剩下十几天的时间。

十几天的时间,不留痕迹地杀死一位教宗……

吕落考虑过很多因素,侦查,调查,战力分析,以及过往战绩等等。

把这些东西都收集好,整合好,恐怕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然后还要执行,而且需要一次成功。

其中的难度,不言而喻。

尤其是现在的骆丹已经成为了教宗,实实在在的教宗。

她的身边,应该不会缺少护卫。

吕落并不担心自己的实力,但如果骆丹的护卫有一些比较棘手的序列,那就很烦了。

比如类似齐心竹的镜花水月那种。

只要能够拖他一段时间,教会就堆人头都能把他给堆死。

战斗策划方面,也需要很完善的筹划才行。

所以……他能够给韩诗雨的时间,只有两天。

虽然很短,但没有办法。

“这次回来,确实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关乎我未来在帝国发展的筹码,时间很紧。

这次回去之后,我就要面对帝国皇室了。

如果手里没有能够胁迫他们的底牌,贸然过去,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胁迫皇室的底牌?”

“智械危机。”吕落的眼中闪过一丝果决。

他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用智械危机来胁迫帝国。

帝国是一个整体,而帝国皇室也需要足够的资源,事物,百姓。

他们或许不会接受别人的胁迫,但智械危机这种事情,哪怕帝国有十几个8阶强者都受不了。

一旦普通人的死亡数量过大,哪怕强如帝国也承受不住。

一个国家单位,人口才是真正的基本盘,没有人口,一个国家屁都不是。

吕落得到智械之心后,可以用人口来胁迫帝国。

就算不能要求帝国做点什么,但至少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是没问题了。

这是他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好底牌。

“看来你在帝国的压力也不小啊,居然被逼到用这种办法了。”

“其实也没有,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帝国对我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但我没有容错率,齐心竹已经有了孩子,我不能去赌,所以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吕落现在不仅仅是一个超凡者了,也是一个社团的老板,一个丈夫和父亲。

他需要为很多人负责,所以很多曾经可以冒险的行为,如今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男孩还是女孩?”

“啊?女孩。”

“真好啊,想不到心竹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丫头一直都没有什么斗争心。

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恐怕会比以前更加宅了。”

韩诗雨是齐心竹的师姐,虽然时至今日,两人生活轨迹已经发展到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但他们曾经的感情,却是真切的。

韩诗雨对齐心竹的帮助和保护,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如果两人可以重新见面,齐心竹一定会很高兴的。

“即使在这里工作,以后有机会也可以去齐心竹那里看看,看看她,也看看孩子。”

“嗯,会有机会的。”

两人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探讨。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吕落基本上就是和韩诗雨腻在一起。

几年的感情,不会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爆发完毕。

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各自的道路也不会在这里断绝。

这两天的吕落和韩诗雨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虽然韩诗雨没有说什么,但吕落感觉到了她的意思。

作为一个男人,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怂的。

干就完事了。

……

另一边,杨丽雅和卢小甜正在看秦碗鱼送来的报告。

“吕落居然回来了,这个地方,还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么?呵!”

卢小甜对于吕落的离开不算意外。

一山不容二虎,吕落的成长一定会对她的空间与地位产生威胁。

这一点从吕落上次出手试探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了。

如今吕落回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卢小甜扭了扭自己的辫子。

“让吕落来见我。”

“是。”

喜欢末日圆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