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小说网 将进酒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檀宣掷出妖怪,紧接着就掷出一对飞轮,进攻过云。这对银轮边缘锋利,犹带锯齿,打中物体时瞬间由二变四,高速切削活物身上的血肉。

当然,作为法器,猎物变向,它们也会跟着变向。

过云微哂,随手扔出两枚木符。

符未落地,就变作赤腹兽,在银轮前绕行半圈,远远逃开。

虽是木符所变,但它们都沾染妖帝气息,银轮顿时被吸引过去,紧追不舍。

两枚威力奇大的武器,居然连妖帝毫毛都沾不着。檀宣沉着脸喝道:“回来!”

跟着银轮一起回来的,还有过云。

强者之间的战斗已经打响,有来自然有往。

檀宣堪堪挡住过云一击,再看场中,险些气破肚皮:

从异界来的奇异女子居然晃去场外,跟两头大妖斗在一处!

说好的强强对决呢?

“你!”檀宣大喝一句就卡了壳,不知那女子要如何称呼。

身前的妖帝忍不住大笑出声。

他方才蓄势如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正好檀宣一个先手搅了进来。那古怪女子避其锋芒,檀宣自然就成了妖帝开刀的对象。

接连三击,都是气象万千,其他修行者连它动作都看不清楚。

亏得檀宣道行精深,硬着头皮接了下来,也被打出三丈开外,脸色煞白、气血浮动。

真正和过云交上手,他才知道妖帝有多可怖。

那可是赤腹兽啊,并不以力搏见长的妖怪,自己应付起来都这般勉强。

何况檀宣心里明白,妖帝根本未尽全力。

反观千岁,刚跳离场内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挑杀了两头妖将!

缪毒正领几名手下与一头巨蜈游斗,其中一人被拦腰咬住,惨呼声中没了半边肚子。缪毒也被它甩尾撞飞,此物刚要转头对付它,忽然有样东西砸在巨蜈颅后,将它重重钉向地面!

“吱呀”,这东西一叫起来就喷出满嘴酸沫,浑身疼得痉挛,只有脑袋被白骨枪钉住,动弹不得。

缪毒差点被酸沫溅着,粗喘两口气,才发现蜈背上是一身红甲的熟人。

那眉,那眼,那身段,那气势——“血红领主?!”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体力透支,以至于出现幻觉?

巨蜈体覆硬甲,只有颅后甲壳间一点软皮。千岁以白骨链化为长枪,直接从这处要害戳进去,再用力搅上两下,这怪物就抖了两下,死得直挺挺地。

缪毒才刚惊呼出声,她就化为流光飞向另一头巨妖,只给他留下一句话:“别愣着,合墙修城啊!”

他这守门位置很关键,墙上多了个大缺口不假,妖怪涌进来不假,可是对方妖将基本都已入场,只要己方补起高墙,还能将几十万妖军挡在城外。

“把擂车、大车推过去堵着!”他转眼一看,看见好东西了,“把攻城车也推过来,反向堵墙!”拦截妖军就像溃堤抢修,先堵后补才有希望。

墙破之后,边上的攻城车就被弃置——有大路,谁还爬梯子进城?这玩意儿又大又高还重,倒真是堵破洞的不二之选。

众人听令,飞快去搬。

远处的石螳蛛望见这里异动,头尾一缩,又变成个大石球,“轰隆隆”往城墙冲撞过来。

以它的体量和速度,尚未安放完毕的攻城车八成会被撞个侧翻。

可怕的是,这玩意儿滚起来时,谁也不敢阻拦啊。

缪毒也大喝:“散开,都散开!”

石螳蛛前路上,人人四散而逃。

缪毒却见千岁不知从何处翩跹而回,跃至墙洞边上,伸手按住了地面,口中念念有辞。

顷刻间,巨石球至。

近距离感受这庞然巨物碾面而来,满满地都是压迫和绝望呵。

然而它快撞入缺口前就陷了下去。

石螳蛛余劲很大,兀自向前,于是越陷越深——

墙里墙外至缺口处,地面变成了泥淖!

也就是又厚又深的泥巴坑。

以石螳蛛的块头,这处泥淖至少深达十五丈,才能让它牢牢陷在里面。

它的体量越大,自拔的能力也就越差,强大的惯性也不过让它多往前滚了十余丈,站在后方的缪毒等人,被它抛溅起的泥水糊了一脸。

然而石螳蛛动弹不得了。

这就真叫泥足深陷。

最可气的是,它自己恰好就卡在城墙破口位置,距离攻城车只有三丈!

就这么点儿距离,偏就寸步难行。

停住不动也会下沉,毕竟它的吨位太大。不得已,石螳蛛必须重展身形,借助残墙爬出去。

但它才伸出脑袋,就见红影一闪,眼部一阵剧痛!

千岁白骨矛瞬发而至,扎瞎它一只眼睛。

石螳蛛吃痛嘶吼时,千岁也明确下令:“吃了它。”

长矛立刻还原为骨链,从石螳蛛伤口钻了进去。这巨怪外壳硬度惊人,连炮火正面轰击都打不穿,但任何生物的眼珠都是弱点,白骨链从伤口钻入眼眶,施施然沿着内部血管一直冲入脑部!

到了这里,它埋头就是一顿大啖。

巨妖的脑子可是大补之物,骨链翻来搅去,哪里还会客气?它虽没有肠胃,但通体泛出红光,专挑精髓部分吸取。石螳蛛的脑部并不像常人想象那样浆液粘腻,而是内蕴一汪浅绿,俗称“脑海”。骨链在这里如蛟龙入海,原本莹润的白骨隐隐都泛出金光来。

只苦了石螳蛛,因脑部被噬痛得六足连抽,在泥地里划拉个不停。好在这处泥淖实在太深,它怎么挣扎只是越陷越深,不对城墙构成威胁。

它的哀嚎响彻全场,闻者无不毛骨悚然。

并且石螳蛛庞大的身形恰好挡在城墙缺口,堵得严丝合缝,而它面前就是攻城车。这么一来,着急入城的妖军就被挡在了外头。

想进城,那就要爬上攻城车,再跃过石螳蛛背上。但这厮痛得在泥淖里直打滚,谁也没那本事从它身上趟过去。

这里被堵得水泄不通,城外乌压压的大军就是进不来。

妖帝过云一眼瞥见,顿时大怒,正要抽身而去,却见红影一闪,千岁自行上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