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残欢 小说 芭乐视频app下载汅api免费下载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因为偶像学派实在太擅长死去活来。

在灰教授于安南面前被“溶解”,化为泡影后……安南一时半会还不能确定灰教授是不是真死了。

直到安南的灵质——也就是进阶到黄金后的经验条突然涨了一截,他才能彻底松一口气。

果然,经验条没动静那肯定就是还没死透……

虽然安南获得的灵质,还不够让等级提升——不过这就无所谓了。

比较可惜的是,这灰教授被干掉之后没有爆出来噩梦的钥匙。

这应该是因为灰教授真正的本体还在过去……所以在他的人格溶解后,灰教授尸体中的“掉落”也留在了那个最初的时代。

“终于……结束了吗?”

尼乌塞尔表情复杂的走了过来。

虽然安南并没有开启治愈灵气,但他身上的重创也早已被圣骸骨自行修复。

他看上去显然有些愧疚:“抱歉,陛下。我没能帮上您什么忙……”

“你已经帮了我大忙了。”

安南平静而温和的说道:“真的谢谢你。”

虽然尼乌塞尔自己并不知道……

但正是因为他那“热血”到近乎鲁莽的行动,反倒是给一旁冷静观察的安南提供了足够多的情报。

可以说,没有尼乌塞尔的话,安南根本没有战胜灰教授的可能。

——他的意义,正是提供了那种“可能”。

“……但我还是要感谢您。”

尼乌塞尔说着,恭敬的对安南行了一礼:“因为灰教授,从最开始就并非是您的敌人。他想要夺走的是我的身体和名字……而正是因为奈菲尔塔利的缘故,才会将您扯入到这个事件中来。

“我能看得出来,一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想对您下过杀手;从最开始,您就能置身事外——可您却没有。”

“那是因为灰教授准备的仪式,需要我的参与。所以他才不能杀死我。”

安南摇了摇头:“而这并非是心怀怜悯……他也从未有过什么怜悯。我和你们的不同之处,只是我解决起来比较棘手、并且有着利用的价值而已。

“如同是不吃小型动物的大型猛兽,也并非是它们善良、仅仅只是食物的能量无法补偿捕食的消耗,缺乏了一些性价比而已。假如是送到嘴边的肉,它也一样还是会吃的。

“——而灰教授正具这种兽性。”

安南的答案,让尼乌塞尔很是钦服。

从最开始——从尼乌塞尔第一次接触到还是石像形态的安南时、从他还不知道安南的真实身份时,他就认为安南是一个了不起的好人。

但安南却猜到了尼乌塞尔的想法,轻轻摇了摇头:“不用想这么多,尼乌塞尔。这个世界上,很多事都没有什么原因可言。

“与其说,我是因为仇怨而杀死灰教授……倒更像是单纯的立场、性格不同。”

安南宣言道:“在我了解了他的本质后,我无法与他共存。而我作为天车,更不允许这样的人能够窃取真理升之光界、甚至在光界动手脚,直接拆毁这个世界的其中一【柱】。”

这同样也是属于“天车”权责的一部分。

天车原本就有甄别飞升者是否合格的职责。

毕竟这个世界的神明,与其说是这个世界的君主、霸主,倒不如说是这个世界的管理者和守护者。

相比较强大的个人力量,尽职尽责的心、和坚定不移的意志,以及能够完成职责、守护使命的性格才是更重要的因素。

如果是天车御手的话,甚至能够让原本没有成神可能的存在直接强制飞升——当然,这也可能是如今的种族与创世之初的原始种族有一定的差距。

客观来说,安南和灰教授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更不熟识。

虽然作为“先辈”的灰匠和天车御手关系很好,但这不代表作为他们“后辈”的灰教授和天车就要继承、或是逆转这份关系。

安南和灰教授之间的联系,仅仅只是在几十年前、从噩梦中见了一面;以及不能对作为朋友的尼乌塞尔和奈菲尔塔利置之不理,因此决定过来管点闲事而已。

“比起我杀死的,是不是我的敌人……其实更重要、也更让我在意的,是我阻止了他将要做的事。

“假如灰教授的计划成功,他将能够杀死灰匠。随着灰匠的死亡,【回忆】之真理也将从这个世界被抹消……它可能会导致席卷整个世界的巨变。

“真理的断绝、神明之位的更替,辐射到凡人世界中那就是天灾。它毫无疑问会造成巨大的灾难,人们会为此而感到痛苦。

“如果在那个时候出现,将一切悲剧扭转过来——肯定能够成为真正的【英雄】。被所有人敬重、崇拜。”

安南说着,嘴角微微上扬:“但我才不要成为什么【迟到的正义】。我宁可这件事从开始到结束都无人知晓,将这灾难解决在最初始的阶段……哪怕就连作为‘直接被害人’的灰匠对此一无所知也无所谓——”

某种意义上,也多亏了灰教授。

安南越发理解了……什么才叫做“永不迟到的正义”。

只有在人们没有意识到、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在暗中守护着他们——只有人们的生活从未被邪恶打乱,“正义”才能被称为“永不迟到”。

比起称为出名的英雄、被记载于历史中的伟人、被人们所敬重的豪杰……

只要最终的结果是好的、哪怕被人们视为疯子、视为狂徒也无所谓。

“因为这是只有强者才能做的抉择。”

一夜残欢 小说 芭乐视频app下载汅api免费下载

南轻声道:“如果我过于弱小……我就只能解决那些落在我头上的事件。我能够拯救的人、解决的事,充其量也只是那些能被我触及到的东西。

“那样的我或许会被人们敬重为英雄。因为人们只能看到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

“但我现在已经足够强大——我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所有人可能遭遇的困难。

“来自异界的入侵、蠕虫对世界的危害、邪神信徒的祭祀、高层权力斗争的辐射;乃至于人心深处的黑暗、野蛮而落后的习俗造成的惨剧、经济落后与生产力不足而产生的穷乏……”

安南缓缓握紧了三之塞壬,看向尼乌塞尔、毫不遮掩的露出笑容:“这些能够难倒【英雄】的事,却能够被我所解决。我的确有着这样的能力、又有这样的意愿……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吗?”

“……即使,没有任何人知道您做了什么?”

“我又为什么要让他们知道呢?”

安南反问道:“我并非是靠着坚毅的决心完成了什么大奇迹,我的事迹也没有什么可以被人学习的地方。我只是单纯的靠着自己的能力做到了这一步。

“将我的事迹传扬出去,并不会让人们变得智慧、也不会让人们变得坚毅。它同样也无法让人们变得团结、变得自豪——因为说到底,这与‘团结互助’和‘群体的归属感’并没有什么关系,仅仅只是因为我恰好做得到而已。

“如果让人们过于崇拜我,反而可能会导致迷信、无知和狂热。我的名字将成为人们互相伤害的利器,在远离一个极端后进入另一个极端。

“我所要做的事,只是引人向善、引人向上。

“并非所有的人都能够察觉到自己内心的理性之光、以及欲求之火。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物需要被崇拜,就连【诸神】也是如此。只是有一些事物,值得敬畏、值得铭记、值得被尊重——仅此而已。”

安南如此说道。

他的瞳孔明亮,言语深深震撼尼乌塞尔的心:“雅瑟兰人所信奉的‘神’……其实在精灵、马人、巨人还有龙族的文化中,并非是必须被崇拜的。

“等我完成飞升,我将亲自纠正这一错误。”

安南平静的发出了狂徒之言。

“什……”

尼乌塞尔的表情有些僵硬。

虽然他表面上是从地下都市长大的人,有着地下人的外形、也从地下都市长大。

但尼乌塞尔的本质,却是一个重视传统的凛冬人。

直到如今,尼乌塞尔都没有忘记童年时他父亲对他的教导。对尼乌塞尔来说,安南的这种发言果然还是太过大胆了……

然而最让他混乱的是,说出“崇拜是不必要的”这种言论的安南,却偏偏正是他们未来的神明、同时还是他的主君。

察觉到了尼乌塞尔的迟疑,安南微微一笑、继续讲道:

“……但以人类的身份和立场,他们就算察觉到了这一错误,也无法做出修正。

“因为他们的身份和立场不对。他们作为被诸神庇护的存在,如果发出这样的言语就直接成为了叛逆。

“而只要有人从客观角度思考,对此不进行立刻的、完全的反对,就会被舆论打为这些叛逆的同党;而这些叛逆者一旦作出成绩、又会有一批人完全不思考的倒向他们,开始斥责神明存在的意义。

“在他们中,也必然会混入为了声名、为了权财的投机者……无论如何,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将招致混乱——甚至招致蠕虫。

“因为【并不需要宗教】这种言论,稍加延伸就会变成【人类并不需要神】。但这其实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事实。更何况‘不需要’与‘废除’、‘不崇拜’与‘不尊重’之间的界限,也很模糊。没有强有力的约束,它就非常容易被混入其中的蠕虫信徒推过界。

“如果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神明、人们所信奉的只是一个偶像那还罢了。但这个世界是真的存在神,而真理和世界也的确在被神明守护。

“那么,狂热的追捧‘拆除圣殿’这一理念的人,反而可能会成为被人们畏惧的极端者。”

“是,”尼乌塞尔心悦诚服的点点头,“您说的是。”

在他的推演中,安南所说的完全有可能发生。

而安南继续说着:“但如果是神明作出这样的发言,又仿佛是背叛了所有正神。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够,没法代表‘全体神明’作出这样的宣扬。

“与此同时,正神的意见则很难得到统一。正神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是普通人想象的那么密切……祂们更不可能多此一举进行类似的表态。因为这样的表态一定会造成混乱,而表态者必须为此负责。

“因此,就算智者与神明们都察觉到了不对,但他们也都只能保持沉默。这并非是逃避,而是因为它不是这个世界所面临的,最为紧迫、最需要被改变的事实。”

“简单来说,它并非是这个世界的首要矛盾。”

一旁的龙井茶总结道:“对于愚昧的雅瑟兰人来说,神明的存在与威慑反而能够让他们遵守规则。

“和它相比,将国与国的地上联系完全隔断的灰雾、各国高层权力变迁时带来的内乱与震荡、每个国家内部独有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从虚界持续不断袭来的恶魔对人心的腐蚀、以及从未来对此刻虎视眈眈的蠕虫及其追随者……这些东西才是更值得注意的。”

“一点也不错。”

安南赞赏的点点头,平缓的说道:“你说的非常好。

“如果不解决这些更为根本、更为现实、更为迫切的问题,就着手去处理那些仅仅只是细节的事……就会显得好高骛远。这对我来说也是很好的提醒。”

……我所担心的,其实倒不是这个问题。

龙井茶对此却只是报以沉默。

他只是感觉……或许是安南使用了崇高假身的缘故,安南身上的“神性”先比较几个小时前,已经变得愈发明显了。

之前的安南也会偶尔思考一些这种问题,但他所提出的意见、整理出的想法,都是能够立刻回馈于民众的。而安南如今的视界明显变高了许多……

就仿佛他的人性在逐渐减少,在逐渐转化为“神性”。

可假如说,这是成为神明的必经之路……但龙井茶至今为止,所看到的所有神明,却分明都充满了“人性”。

——如今的安南,甚至比神更像是神。

虽然可能只是错觉。

但以防万一,等回去之后还是得找银爵请教一下。

如果是好现象那就只是虚惊一场,假如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提前发现也肯定会更好一些。而且银爵见多识广,也肯定比他自己瞎鼓捣来的妥当。

龙井茶至今为止,从人生中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要逞能。专业的事就交给专家,内行的事就交给内行……不要指指点点乱提意见。

至于如何甄选出合格的“专家”和“内行”,这是属于他的

一夜残欢 小说 芭乐视频app下载汅api免费下载

业务范围。而龙井茶也恰好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和“内行”。

……真是麻烦。

但谁让我把你当成朋友呢。这麻烦我还是吃定了。

龙井茶心里念叨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