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兽 年轻的母亲4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怎么样。”

坐在欧式的沙发等待的格西特问刚从房间走出来的巫师。

格西特的弟弟亚里维斯得知格西特要验药,带着人走了进来。

一大群人突然涌进来,打破了大厅的安静。

“大哥,我听说你要拿华国来的神药给赛莉娜试药。”

赛莉娜·瑟俚正是被带回来的魏妡。

看到自己这个弟弟,已经有些老态的格西特脸色微沉,在他的身体不允许下,有很多事都是他的弟弟亚里维斯代替处理,他的弟弟觊觎他的位置也并非一天两天的事了。

家臣也被挖走了不少,但格西特从来不担心亚里维斯会做出极端的行动。

因为他手中撑握的东西远比亚里维斯知道的多,所以亚里维斯想要得到背后隐藏的东西,就必须让他活着。

“亚里维斯,你怎么来了。”

格西特即使身体不太好,给人的气场还是如此强大。

亚里维斯微笑,然后大大方方坐在对面,“大哥,我就是想要来见识一下华国过来的神药到底有多么的神奇。”

“你的正事已经做完了吗?”

“放心吧,不会出任何的差错,”亚里维斯勾唇笑了笑,“我真的没想到大哥会舍得先给赛利娜用来路不明的药,真的是父女情深啊。”

格西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是埃图斯先生带进来的药,我们相信他不会骗人。”

亚里维斯想笑,出言讽刺:“既然相信,为什么要试药?”

没等格西特再说话,里面有医师走了出来,“家主,赛莉娜小姐已经恢复了过来,晚上应该就能够醒了过来。”

亚里维斯嘴角的笑瞬是凝固。

他过来是看笑话的。

没想到会见识到华国的神药。

格西特也是一阵惊喜!

顾不及那么多,站起来往里面走。

看到床上的魏妡已经恢复气色,连脸都瞬间红润了不少,仿佛只是在睡觉一样。

格西特特别的激动。

“请埃图斯先生。”

*

霍西法站在外面等待。

见格西特神情略显激动的走出来,就知道药性起到了作用。

“怎么样,瑟俚家主还觉得这药不能换那两个人吗?”

“把赫柏和马洛里带出来,交给埃图斯先生,”格西特手一摆,让人将那两人带出来。

赫柏和马洛里被推搡着出来。

看到霍西法,两人都很惊奇。

霍西法扫了眼他们身上的伤,挑了下眉。

瑟俚家族对他们俩用了刑。

“这两人我就带走了,”霍西法

欧美人与兽 年轻的母亲4

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将最后一颗药交到格西特手中就将人带走。

格西特拿到药,心中很欣喜,早已忘了亚里维斯这个威胁。

站在外面看得清楚的亚里维斯,跟着走到城堡外。

“埃图斯先生。”

“瑟俚先生有什么话要说吗?”

霍西法将赫柏两人挡在身后,迎着亚里维斯。

亚里维斯的余光瞥向赫柏和马洛里。

“不知道是谁要保这两位?”

霍西法知道亚里维斯想要什么,出声警告道:“瑟俚先生,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好奇了。”

亚里维斯眼神有点阴冷。

霍西法看向他的身后,“瑟俚先生,你不会是想要在这里跟我动手吧?”

亚里维斯阴笑的收起手中动作,道:“怎么会,埃图斯先生是瑟俚家族的客人,我不过是想要留客多住几天而已,既然埃图斯先生还有事做,就不打扰了。”

霍西法微微点头,带着两人上车离开。

看着离开的车辆,亚里维斯手一摆。

他身边忠心的第一保镖哈桑跟上了霍西法他们。

*

格西特并没有迫不及待的服药。

而是等待魏妡醒来。

护卫从外面走回来,低声在格西特耳边说了几句。

格西特眼神冷了冷:“只有两颗药,哪里能满足得了我们瑟俚家族。霍西法主动送上门,以来就能轻易的离开了吗。”

这么神奇的药,价值不可估量。

格西特在看到魏妡的恢复后,就对背后炼药的人起了心思。

如果能为瑟俚家族所用,以后就不愁了。

有一个炼药师,比一百个医师强多了。

他们怎么能够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

与圣巫碰撞,双方注定要两败俱伤。

赫柏和马洛里被救出来,没进机场就被截车。

一场对决,激烈得引起很大的轰动。

审判殿那边立即派人过来。

等他们的飞机落下,霍西法已经带着两人杀出重围,逃离了这个地方。

后面的烂摊子,留给瑟俚家族自己收拾。

*

“盛长官,瑟俚家族那边出事了。”

驻扎在西欧的扫杀队还没离开,东西刚准备好就收到了瑟俚家族出事的消息。

盛堇不带任何感情道:“准备一下,扫秋风。”

“是!”

仇兰纾换了一身迷彩,英姿飒爽的走进来。

看到他们行动了起来,一把抓住了一人:“怎么回事?要行动了?”

“纾姐,我们要扫瑟俚家族的秋风。”

仇兰纾眨了眨眼,看到走出来的盛堇,松开了队员,迎上去:“阿堇,我和你们一起行动。”

盛堇面无表情的越过她身边。

“别这么冷淡嘛,我好歹在你身边这么久了,木头也培养出感情来了……”

“别添乱。”

“我也是扫杀队的一员,怎么添乱了。”

她帮扫杀队处理不少事情了。

仇兰纾和仇西元一样,只是临时招用。

并不算扫杀队真正的队员。

盛堇根本没理会她。

他就是个没感情的人。

全华国的人都知道他被抽掉了感情部分,不可能会对任何人有感情冲动。

仇兰纾做再多也无用。

*

菘山县。

夜色正浓。

突然。

一道黑影从上跃下来,普通人用肉眼无法捕捉。

连普通的古武者也无法捕捉到这道身影。

“菘山县的痕迹被抹掉了,我们来迟了一步,只能查到一些皮毛。不过,就在那只畜生出现前,帝都危家的二夫人出现过。”

雷宿站在女孩的身边,迎着江风说道。

司羽点头,“我知道,继续查,抹痕迹也有抹痕迹的足迹。”

雷宿转身又几个跃步,眨眼间消失不见。

司羽凝视着夜色下的江面。

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是霍西法。

“我把人给你带回了边境,至于他们自己能不能到你那里就是他们自个的事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一下你,这一下,我也彻底的得罪了瑟俚家族。我真不该帮你做这些,我们这下算两清了。”

霍西法真的非常后悔。

也有些恼怒了司羽。

司羽淡淡道:“辛苦。”

毫不犹豫的挂断了。

霍西法:“……”

*

而此时的瑟俚家族城堡里,魏妡已经醒了过

欧美人与兽 年轻的母亲4

来。

看到瑟俚家主,魏妡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见到这个老来女掉眼泪,格西特非常的心疼。

赶回来的儿女,在外面听见房间里的谈话,恶心得不想再待下去了。

“父亲,一定是司家那个叫司羽的对我做了这些事,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魏妡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格西特告状。

不管是不是司羽将她害成这样的,她都归咎于司羽的所作所为。

格西特听了脸色阴沉沉的,“你放心,父亲一定不会让她再活着。既然你回来了,现在就可以……”

格西特话没说完,魏妡突然脸色一变,身体突然抽搐不止,整个人显得非常痛苦。

身体一抽。

魏妡以扭曲的动作僵化不动了。

眼白大片的翻出来,两手往后扭曲,脚绷直,腰身扭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身边的巫师想要施咒救人都来不及。

大家被这场面惊呆了。

魏妡,死了!

“不!”格西特悲戚的大叫了一声。

外面几个子女互相对视了一眼。

喜欢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