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滋味 玩各种高龄老妇小说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吕武很认同“好奇心害死猫”这一句话。

然而,人要是对什么都失去好奇心,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先是盯着公子午看了一小会,环视脸色各异的本国贵族一圈,一阵“呵呵”的笑了起来。

不屏退旁人来显示自己的大胸怀?要是等一下公子午讲的事情过于劲爆,完全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和难堪了。

人不但要有自知,尤其不能自作聪明。

吕武莫名地想到了一个皇帝。

这么一个皇帝,他为了显示自己的仁德去到一座监牢,不问罪犯到底犯了什么事而被抓住服刑,干了让所有罪犯回家探亲的举动,并跟罪犯约定时限让他们自行返回。

没有半点神奇的地方,罪犯到了约定的时间果然一个不少的回到监牢。

知道为了确保没有罪犯逃跑,该皇朝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吗?

又知不知道为了保证一个罪犯都不死,死伤了多少为皇帝卖命的健儿?

说白了,皇帝要装逼,苦活累活和送死都是手下人去顶。而皇帝只要罪犯能在约定时间一个不少地回到监牢,用此来彰显自己的威望与仁德,才不在乎到底死了多少手下。

其实这个皇帝挺傻逼的。不知道他这么演被一众世家门阀用看猴戏的目光看待,还以为自己真的干了一件非常牛逼的事情。

至于平民怎么看又怎么想,以那个皇帝所处的时代,平民算是草芥一般的定位。

解朔率先站起来,无声行礼退下。

有了解朔的带头,赵武、中行吴、彘裘和羊舌肸也都先后站起来行礼告退。

吕武看向了没有动弹士匄和魏绛,眼神有那么点玩味。

刚才魏绛在思考自己的事情,看到吕武用玩味的目光看过来,心里一紧也赶紧行礼退下。

“我亦需退?”士匄有点没有逼数地问道。

吕武并不知道公子午到底想说什么事,想了想对士匄说道:“你我互盟,至不分彼此?”

结盟了是一回事,互相之间是不是要有点隐私和空间呀?

如果范氏认为阴氏所有的事情都能参与,阴氏是不是也能搅和进范氏的所有事务里面?

士匄站起来说道:“我以为国事无需避嫌。”

要怪,怪你自己没开口让人退下,俺怎么知道你们要说的是国事还是私事。

面对这么没皮没脸的家伙,多少让吕武哭笑不得的同时,感到了不小的忌惮。

士匄就一个意思,试探吕武跟公子午聊的会是公事还是私事,目的达到也就走了。

“阴子之德,泽及中原,众‘卿’降服,可喜可贺。”公子午这是在讲怪话吗?

吕武目光变得锐利,说道:“鲁人叔孙豹有言,人生当追求不朽,复道‘立德’、‘立功’、‘立言’自可不朽。武于国有功、于众有德,尚缺有言。”

不过也快了!

著书立作这件事情远比想象中来得困难,吕武花了七八年的时间才搞出一部跟“法”有关的书籍,另外杂七杂八的著作还没有归纳细分。

在这二十来年的时间里,吕武一开始没有那个条件搞内部教育,后来其实也不具备充足的条件,无法搞全民教育,搞精英培养还是可以的。

阴氏之中,多的是功勋子弟获得教育,比如吕阳身边团结的一群从学府毕业的二代,更多的二代则是仍在“阴”城的学府就读。

早期只有家臣级别的二代够资格进入学府,后来条件越变越好也就放宽了生源,随着“大夫”、“士”和“徒”的子嗣大批进入学府,时间越是往后推移,阴氏的优势必然变得越强。

这种“强”是体现在从学府毕业的二代,他们将被安排在一些岗位作为副手,渐渐变得成熟也就能够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不要小看管理层的质量,一个团队最为重要的就

女人的滋味 玩各种高龄老妇小说

是管理层。至于有多么重要,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吧?

听到“不朽有三”的公子午明显震惊了。

要不咋说鲁人嘴炮牛逼?他们讲出来的道理,听着非常有诱惑性质,本身能不能做到

女人的滋味 玩各种高龄老妇小说

根本不重要。

“我王已知阴子在秦所为,敢问阴子意欲如何?”公子午回过神来,决定不按吕武的节奏来。

吕武一脸诧异,说道:“秦庭两次刺杀于我。我欲如何制秦,与天下人何干?”

如果一方按照规矩来办事,别人再怎么样也要有一个底线。

秦国先不讲规矩,无论得到了什么样的报应,不是挺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楚国问吕武想对秦国怎么样不算多管闲事,他们跟秦国在数十年前结盟,一直都保持着的盟友的关系。

等于说,阴氏搞了秦国,打从法理性质上来谈,楚国是有合情合理的干涉权利的。

公子午觉得跟吕武说话太难受,卡住了半响,问道:“阴氏欲灭秦,欲代秦?”

吕武看上去一点点的慌张都没有。

楚国很擅长架空某个诸侯国,等待时机合适再去进行吞并。他们的操作方案中还包括“桃李代僵”的手段,公子午试探吕武是不是要取代赵氏嬴姓成为秦国之主,并不存在突兀的地方。

换作是中原的各个诸侯,他们的思维中只有楚国会干那种不是人干的事情,还真想不到有哪个中原人会有那种胆量。

陈国的某个分支,他们从楚国的办事方式里学了一手,很努力在齐国那边经营,花了几代人的努力将事情办成了。

当然,吕武将历史搅得乱七八糟,间接影响到了妫姓田氏的布局,以后田氏还能不能代齐变得相当不好说。

公子午说道:“若阴氏灭秦,秦之土恐难尽归于阴氏;如阴氏欲代秦,阴子亲为难也,需二代行之。”

这是认定阴氏不会放过秦国,甚至还帮吕武想出了方案?

如果吕武作为晋国的元戎干了灭掉秦国的事情,属于秦国的城邑肯定无法全部落在阴氏的手里。

当前的规矩是贵族跟国君四六分,懂事的国君再拿出得到的四成去分润给其余贵族。

晋厉公就是因为太过于吝啬,有进无出给惹怒了晋国的贵族,没有栾氏动手,肯定会有其余的贵族下杀手。

说什么吕武自己不行,的确也是一种实话。

毕竟,吕武是晋国的元戎,没有分裂晋国为前提,摇身一变成为一国之主,不是在逼晋国跟阴氏死磕吗?

“熊招还是脑洞不够大,没想到我会分裂晋国?”吕武脸色不变在心里想完,开口说道:“此乃楚侯所言?”

公子午按照自己的节奏,说道:“阴子未任元戎,两次攻齐,择机克卫、鲁,复谭、纪二国,意在削弱山东诸国。我王常想,为晋国计,阴子勿需如此。如此,阴子必有其深意,唯牟图立国也。”

这是最了解自己的是敌人,还是粉丝过于崇拜偶像呢?说的竟然全特么对!

公子午继续说道:“我王亦知阴子常送礼于周王。”

尼玛,死了!

吕武脸上的肌肉已经在渐渐紧绷,反思怎么会让楚君熊招看得那么透彻。

公子午看不出吕武有什么心情,停顿了一小会,又说道:“阴氏取西、北,范氏专注于南,荀氏、魏氏、赵氏往向于东,前人无有如此;阴氏驱赶魏氏已显,不为代秦,必不如此。”

吕武保持着很假的微笑。

“我王会盟之时已然表态,阴子欲行大事,我可助力之。”公子午很努力在观察吕武,果然看到吕武一瞬间睁大眼睛又很快眯了起来。

吕武想起来是有那么一回事,当时就感到讶异,没想到楚君熊招还真的是把自己差不多猜透了。

只是吧,猜对了又怎么样?

晋国这边没人会相信楚国传出的任何言论,认定楚国就是不想晋国落个好。

上一次,也就是晋军去饮马大江又在“郢”城下阅兵撤往郑国之后,联军这边就有关于中行偃和智瑩刺杀的相关谣言,一下子就被吕武给镇压了下去。

“楚侯如此……”吕武喟叹了一声,看上去很无奈地说道:“邀我岁岁出兵南下罢了。”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就是:你特么知道得太多了,必须死啊!

这一下给公子午愣住。

他们想了很多,独独没想到吕武会是这样的反应,还以为吕武得知楚国会帮忙感到惊喜呢。

“为何呀?”公子午满是懵逼地问道。

这倒是让吕武有点相信楚君熊招是带着诚意了。

只是,楚君熊招有没有诚意对吕武根本就不重要,阴氏要的是不借外力达到自家的目的。

借外力来干成事情,吕武这边有不少现成的反面例子,无论是石敬瑭或赵匡义,反正都不能学。(真是赵匡义,不是赵匡胤)

“楚侯诸多言语,不过以己度人罢了。”吕武必须否认啊!

话也讲得一点都没有毛病,楚国管用套路干得太多,自己阴暗怎么能把吕武也当成那样的人。

公子午一下子被磕住了,呐呐地说道:“何至于此?如阴子有意,助之与我有利,我王必不阻扰。阴氏立国亦首当会盟以壮声势。你我南北呼应,天下各取一半,岂不美哉?”

吕武心想:“谁特么跟你们各取一半,我全要!”

就是楚君熊招竟然全部猜对,给了吕武很大的心理压力,一时间心态有点乱了。

喜欢春秋大领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