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中文字幕第1 新翁熄粗大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这个晚上,顾禾跟索菲娅聊了有一个小时,知道了很多伊丽莎白-斯特林的信息。只是真假难分,索菲娅把一盒寿司吃完,还是没涨牛郎值。

他提着空篮子刚刚走出地牢,回到地面居酒屋,就听到外面街巷传来的嘈杂声。

“禾桑,警视厅在街上抓街鼠!”给他把门的酒井花青急道,这下匆匆往居酒屋外面奔去,“我去看看能不能帮几个孩子!”

平时不帮是因为管不过来,街鼠们自有出路。

但现在不同,他们的路都要没了,人也没了。

“你帮归帮,别把人领进鱼塘。”范德宝喊道,“领到丽彩那边去。”

顾禾快步跟着酒井小姐走去,“怎么回事?”

他很快就看到了,就在外边这条街巷,便有几个流浪儿童逃命般窜过,可是在巷口那头,有几个半装甲制服的警察冲着过来,巷口另一头,也有警察身影。

这些儿童已经无路可去,他们茫然四顾,想从巷墙的破旧水管爬上去。

“这边。”酒井花青急忙招手道,做了个街鼠手势,“我带你们去丽彩俱乐部。”

这个手势很早流传于歌舞伎町的街头小鼠,一代接着一代传下来。

街鼠们顿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也听说过丽彩俱乐部是个能混剩饭吃的地方,就跟在她的身后。

“站住!”那些防犯特勤警察一边奔来,一边厉喝:“不要防碍警视厅办事!”

酒井花青压根半句不听,就像她小时候当街鼠时那样,只带着这伙小鼠从鱼塘旁边的一条消防通道,溜进了丽彩俱乐部里去。

顾禾跟在后面奔到了俱乐部大厅,绚烂的灯光闪耀,客人们和牛郎笑谈痛饮。

彩音久美子也身处大厅,看到这一幕,马上向酒井花青示意地摆摆手,让她把小鼠们带去员工后台那边,别扰着了客人们。

但不管是从消防小道,还是从正门那边窜进来的街鼠,都没有受到驱赶。

而顾禾发现,那些警察并没有追进来丽彩俱乐部,显然这里在寿惠街自有地位。

不多时,酒井花青一个人走回来了,要带着顾禾往大门口走去。

“小禾,你去看看吧,你好像还没看过这种事情。”彩音久美子这么说。

出了俱乐部,顾禾只见在霓虹闪烁的夜雨街头正是一片混乱,警车鸣笛声响个不停,有些警察在把抓住的小街鼠押上运输车,逃窜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

路人纷纷扰扰,有的与警察起了冲突,有的咒骂,有的冷眼看着。

那个平时活动于这一带的低科族少女大喊不已:

“这些孩子要变成工厂里的奴隶了!他们将在流水线一天工作18小时以上,不断生产把我们也变成奴隶的商品,就是那些电视机、电脑、手机!”

“可怜的小家伙……”酒井花青声音低落,“孤儿院、福利院什么的地方如果有那么好,为什么我们从来没见过以前的街鼠朋友回来……”

突然,顾禾一惊,“你看那边。”

他看到不是很远的街边,洛娜被两个半装甲警察用冲锋枪顶着脑袋,也被押上了一辆运输车里去,她神情倔然。

“洛娜……”酒井花青也是瞪目,但想了想,又安慰道:“牢狱关不了那么多人,洛娜又身份特殊,会放出来的。警视厅这次是在抓街鼠。”

顾禾看着街头的这片乱象,心情复杂,渐有一股无名火烧起。

这都什么事,什么事啊。

骤然,他想起了一个人来,那个把他叫老大的小女孩,“星童!”

“啊……”酒井花青顿时惊呼一声,扫视着街头,“不知道她跑掉没有。”

顾禾不由皱眉,那小家伙真够鬼精的,悄然之间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第1 新翁熄粗大

给了他一点叫做责任的东西。

能力越小,责任越小,但还是有了责任。

“酒井小姐,我们去找一找吧。”他做不到转身走回鱼塘去,“我好几次看到她,都是在这里、板田公寓那边和北野老头那边,就是这一带的。”

“好。”酒井花青也想要找。

两人快步走去,没管夜雨的飘淋,四处寻找了起来。

寿惠街的喧嚣渐渐平落,装有机枪对着街头的警车成队离开了,带走了数以百计的街鼠。没了那些小家伙,街头像拼图缺了重要的一块,变得不完整。

顾禾与酒井花青找了一大圈,到北野老头那边看了,也去板田公寓那边看了,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穿男孩衣服的小女孩身影。

当他们再次回到丽彩前面,都心有茫然,星童可能也被抓走了。

早上的时候,才跟她碰过面,洛娜还说这小鬼能长大,能混出来。

“是这样的……是会有这种事。”酒井花青喃喃,“禾桑,街头比地下室复杂。”

顾禾没有反驳洛娜说起来的这种他以前在地下室长大的说法,差不多吧,差不多。

两人站了一会,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往街上到处找找问问,越走越远。

然而找到了第二天早上,那道小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多半是被抓走了,不知道去了哪个什么福利院。

酒井花青去了板田公寓再瞧瞧,顾禾回了鱼塘,一宿未睡,精神不太好。

范德宝不在居酒屋内,但彩音久美子在,似乎就是等他回来的,

她听到他说找了一晚没找着人,微微点头说:

“我知道,北野先生打电话告诉我了。我很欣赏你这份为人,但我知道你在存钱,你是想以后不干吧。小禾,你现在是在街头,不是在地下室了。”

顾禾默默地听着,这还是彩音小姐第一次像个老师般对他说话。

彩音小姐给他倒了一杯清水,又温声说道:

“没有世界末日,这个世界还在,只不过有些事情很坏,比世界末日还糟糕。像末日族说的,简直是疯了。不管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都处于疯狂之中。

“昨晚的你,让我觉得小禾你只是还接受不了这种疯狂,你想要避开。

“小甜饼跟你不同,她没有避开,她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需要她的时候,她不会多说半句废话。

“而你是想逃去一个不属于你的位置,也不存在的位置。

“这个疯狂世界,没有你想要的那种生活。小禾,如果你不想忽然有一天,你更熟悉、更亲密的人也消失不见了,就打起精神来吧。”

顾禾听着,想着,彩音小姐不愧是传奇玩偶……他感觉自己早就被她看透。

他不由想起,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报考心理医生呢。

真的只是因为活儿轻松而已吗……

还是因为那时候觉得,即使是那个世界,人与人之间很冷漠,大家被困在各自的小框框里,无非是从这个小框框变成另一个小框框,忙碌奔波,无从沟通……

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还没有躺平,做过梦,发过热血,搏斗过考试。

人性脆弱,人都会变,他也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开始万事没什么所谓。

“走吧,我们去地牢一趟。”

彩音久美子拿过放在吧台上的一个时尚手袋,“昨晚的事情,街上大家都很生气,我也是,大伙儿真的受够了,想要疯上一回。

“大家想救出昨晚那批孩子。”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个可能发生的大事。

“歌舞伎町的孩子应该当歌舞伎、雅库扎、摔角手、暴走族、御宅族……低科族也行,但不要去血汗工厂。他们的血要在雨中挥洒。

“我们去问问那个食血者,看能不能问到点什么,给大伙儿提供点什么帮助。”

顾禾心乱地感觉歌舞伎町要不公平了,流光城达人秀的事,还有这事。

彩音小姐又问他昨晚索菲娅说了些什么,他简单地讲了讲,没什么特别有用的。

很快,两人从杂物间下去了地牢,都戴上网络牛仔的笑脸面具。

看到他们两人,索菲娅从牢房站起望来。

她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普通的T恤和休闲裤,但仍能衬出她姣好的身材曲线,那套黑色晚礼服和高跟鞋被扔在墙角边。

见这次又有那个女人来了,索菲娅不由有点疑惑,也有点警觉。

才过去一个夜晚而已,这意味着变化。

“阿米克小姐,你这是什么眼神?”

彩音久美子走到牢房前站定,声音有点冷:“我看你是半点没理解自己的处境呢。

“你要追杀我们,失败了,才落在这里。如果你成功了,我们会惨一千倍。你不是什么受害者,你是恶魔,只是因为有些价值,我们不杀你。”

“我……我没什么眼神。”索菲娅连忙说,“对不起。”

可是她忘了鞠躬,或者下跪。

“你是食血者,但我第一次杀人,是在十岁。”彩音久美子从挂在身上的时尚手袋里,掏出了一把银质古典转轮手枪,正是从索菲娅那得到的奇物手枪。

顾禾怔了怔,就见到彩音小姐抬枪对准索菲娅,扣动扳机,砰的开了一枪。

疾速的子弹从牢门间隙之间穿过去,一枪打中索菲娅的左肩,顿时鲜血喷涌。

而且这种子弹还带有着病毒垃圾信息,对于超凡者,就会造成神经上的痛苦,人格完整度当即开始下降,如同行刑人施下的酷刑。

“啊!”索菲娅惨叫一声,捂住左肩倒在地上,已是痛得几近痉挛,“你个……”

婊子,街狗,垃圾……

她几乎情绪崩溃,几乎忍不住破口大骂。

砰!彩音久美子又开了一枪,砰,再开了一枪,分别打在索菲娅的右小腿和左小腿,索菲娅的血流得牢房里满地都是,她哀嚎地痛得翻滚。

死亡,距离她前所未有那么近,甚至比那个操纵师牛仔制住她的那时候更近。

外面这个女人,比这里的谁都要狠。

她心中的那些盘算与计划,一时间全都乱了。

“阿米克小姐,你也尝尝脑奴的痛苦吧。”彩音久美子说道。

顾禾沉默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当着索菲娅的面,彩音久美子转头看着顾禾,语气微厉:

“我把她交给你,不是让你们聊闲话,不是让她换个地方继续当大小姐,继续趾高气昂的。我们和她不是朋友,不用那么客气。

“如果你再搞不定,我就亲手来了。”

“而你,索菲娅-阿米克小姐。”彩音小姐又转头看去,“如果你再认不清楚自己的处境,下一枪打的就是你的脑袋。我这个人言出必行,也希望别人是那样。”

“别,别……”索菲娅又是哀嚎又是怒叫,全无半点姿态,像个疯人一般。

顾禾看着对方情绪崩溃,导致露出了真面目,心中一叹。

“这是一个能吸取弹头的医用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第1 新翁熄粗大

夹子和一些止血凝胶。”彩音久美子却是早有开枪的准备,从手袋又拿出一包东西交给顾禾,“要不要给她,看她的表现。”

彩音久美子说完就转身走了,还是交给顾禾来问话。

“给我,给我……”索菲娅又痛又怕,左肩和双腿的伤口都在大出血,再这样下去,她用不着多久就会缺血休克,然后死亡。

“我跟你说过了,如果负责你的人不是我,你哪有那么舒坦。”

顾禾说了声,知道彩音小姐下了命令就得听从,没有立即把东西给她,问道:

“昨晚在歌舞伎町,警视厅当街抓走了一批流浪儿童,现在街头想救出那些孩子。你有什么看法?”

“有,我有!”索菲娅慌忙道,艰难地爬到了牢门边缘,“养奴界域!那些孩子被抓去当血奴了,跟脑奴差不多,在一个物理区域里为食血者宿主不停提供算力……

“我可能知道宿主是谁,保藤太郎!你听我说,我知道那界域在哪里,我有办法让他死!”

喜欢夜行骇客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