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的世界第一章 相亲对象是学生强硬的问题学生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不,这次必须我去。”苏乙摇头道,神色很是坚决,毋庸置疑。

他说这么多话,可不是为了PUA扬子容,利用他当工具人,而是真的打算亲自冒险,以谈判为名,行偷关之实。

032号导演这次对苏乙的演出是有要求的,那就是——不要怕死,尽管去试。

她说让苏乙放心,有办法在苏乙临死前救他一命。

虽然苏乙对此尚有疑虑,但权衡利弊,他还是决定冒险。

原因很简单,一来,他不能因为自己的戒备和不信任,而失去032号导演这条大腿;二来,就如他之前劝其他演员所说,冒险,还能求活;但放弃或者求稳妥,那大概率会死!

至于为什么不让扬子容去?

那就纯粹是个信任问题了。

他当然知道扬子容是有能力的,不然也不会成为位面之子。

但有能力就代表着万无一失吗?位面之子就代表着绝对成功吗?

苏乙觉得不见得。

位面之子最大的能力不是成功,而是克死身边的伙伴们,然后独自成功。

他对扬子容并不了解,与其信任其位面之子的身份,还不如信任自己的实在。

这么多风风雨雨走来,苏乙岂能没点独闯龙潭的自信?

再说了,论起对许大马棒的了解程度,现在的苏乙,可一点也不比扬子容知道的少。

“老扬,”苏乙看向扬子容,神色严肃,“革命的队伍里,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没有谁的命比别人的命更重要,有的只是革命分工不同。”

“说句你不高兴的话,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但你有多少本事,我还没看到。相比起你,我更信任我自己,明白吗?”

他拍拍扬子容的肩膀:“也许等我们以后接触多了,了解深了,再遇到这样的机会,我会把任务交给你,但现在,我还是自己来比较放心。”

扬子容的表情看起来很受震动,久久不语,最终站直端端正正给苏乙敬了个礼,道:“首长,您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工党人,我很期待,能够得到您的信任,和您并肩作战。”

“我也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苏乙笑道,“我来仔细说说我明天的想法,老扬,你看看有什么补充的。”

“首长您请说。”扬子容顿时精神一振。

苏乙当下把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

扬子容侧耳聆听,听完后微微沉吟,又问了几个关键点,然后提出自己的看法。

他本就是个很有主见和想法的人,所以并不完全迎合苏乙的计划,而是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有的是对苏乙计划的补充,有的则是彻底否定某个环节,提出自己的想法。

苏乙不是个听不进去意见的,当下也认真和他讨论起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让计划不断完善。

有时候两人意见相左,谁也说服不了谁,甚至会争论起来。

但到最后,还是妥善解决了所有争端,两人的意见也都达成了一致。

经过这一争,两人的关系反而变得更坦诚了些。

而扬子容对苏乙的印象也大为改观,明显变得尊重许多。

“早点休息吧,明天,会有一场硬战要打,要养精蓄锐。”

“是!”

扬子容走后,苏乙缓缓收敛了笑容,他微微沉吟,让卫兵把董忠松和李洪义叫来,吩咐了几句。

董忠松和李洪义惊惧不定地走了,苏乙则掏出手枪,借着烛火,仔细擦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天还蒙蒙亮,苏乙便让卫兵吹响了集结号。

七十六个队员很快在凛冽寒风中,集合在村子中间的宗祠门口。

苏乙环顾一周,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看着苏乙。

尽管苏乙还没有正式下令,但大家都知道,今天要去做什么。

这已不是秘密。

“李洪义,董忠松,出列!”苏乙突然开口。

“有!”两个队长齐齐出列。

“把他们四个押出来吧。”苏乙冷冷道。

“是!”

两人领命而去。

所有队员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苏乙到底要干嘛。

而昨晚知道情况的演员们,此刻也都惊疑不定。

苏乙昨晚说是要把这四个人押送到军分区去,但现在为什么要把人押到所有人面前来?

让他们当面走?这不动摇军心吗?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道苏乙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没一会儿,董忠松和李洪义,就押着那四个演员出来了。

他们被捆了一晚上!

和昨晚不同的是,他们四个的嘴,此刻还全部被堵住了。

孙达德等三位组长对视一眼,都意识到事情可能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

“同志们!”苏乙缓缓开口,环顾四周,“我已经决定,今天就攻进神仙渡,拿下乃头山!”

此言一出,所有人顿时各个精神一振。

“攻进神仙渡!拿下乃头山!”孙达德率先振臂狂呼。

所有人立刻反应过来,齐齐跟着振臂高呼。

一时间,口号震天,在这样的氛围下,所有人的热血都沸腾起来。

苏乙伸手做了个虚按的动作,喊声顿止。

他环顾一周,大声道:“同志们也都知道了,我们现在,一颗粮食也没有了!而军

随心所欲的世界第一章 相亲对象是学生强硬的问题学生

区的李司令亲自回复过我,军区也没有粮食!他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坚持半个月!”

“半个月!半个月怎么坚持?冰天雪地的,我从那儿变出粮食来?”

“老百姓有粮,但我们要去抢他们的粮食吗?”

“就算是我同意,军法也不同意!我们的良心,也不同意!”

“所以我们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破釜沉舟,抛开所有私心杂念,坚定地只想一件事,只走一条路,那就是——打土匪!”

“打下乃头山,剿灭许大马棒!”苏乙声音越来越大,“我们只有八十人,但土匪却有五百多人,你们害怕吗?”

“不怕!不怕!不怕!”战士们高呼。

“你们敢不敢上去,跟他们拼命?”

“有我无敌!有我无敌!有我无敌!”

“好!”苏乙大声喝彩,话锋一转,眼神突然变得凌厉,“我知道你们不怕,我知道你们敢拼命!”

“但是——”

“却有人怕,有人不敢拼命!”

“甚至他们不但自己胆小,怯懦,还蛊惑别人和他们一起来找我请命,想让我放弃攻打乃头山,放弃剿灭土匪,留在这里混日子,装模作样!”

“这种人因为自己贪生怕死,就全然不顾我党的最高指示和战略方针,全然不顾牡丹江的百姓们还在受苦受难,全然不顾军区的命令,不顾身为一个军人的荣耀,更是不顾同志们的生死存亡!”

“他们只想着保住自己的小命,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不顾!”

“同志们,这种人,该不该死?”

说到最后,苏乙已声色俱厉。

“该死!该死!该死!”战士们大吼。

而演员们除了董忠松和李洪义,其余各个惊疑不定,心生寒意。

那四个被绑的演员也意识到不妙,脸色狂变,呜呜呜叫了起来。

“就是这四个家伙!动摇我军心,贪生怕死!”苏乙指着他们四个厉声道,“决战在即,他们却想要退缩,想要逃走!董忠松,李洪义,按照战时军规,逃兵该如何处置?”

“当场枪毙!”董忠松大声道。

“很好。”苏乙冷笑,“把这四个贪生怕死的东西,现在就给我毙了!”

“是!”

昨晚就接到苏乙命令的董忠松和李洪义闻言毫不犹豫,各自举起枪来。

砰砰砰砰!

随着四声枪响,四个演员当场倒在血泊中,变成四具尸体。

这一幕,震住了所有人!

尤其是其他的演员们,心中阵阵寒意涌出,一阵后怕。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苏乙昨晚明明说要送这四个人走,但今天却出尔反尔,把四个人给毙了。

他们中不乏也想撤走的人,只不过昨天苏乙一番演讲让他们改变了主意,但今早一起床,又后悔答应拼命了,正纠结想什么办法也退出,却不料就见到这一幕!

太特么恐怖了,太特么吓人了!

这四人根本就是被苏乙连哄带骗,结果到了最后一人吃了一颗花生米。

怎一个惨字?

现在想想,苏乙分明是昨晚就对这四人动了杀机——

不,他是早就有计划,谁想退出,谁想划水,他就杀谁!

杀人祭旗!

“再敢有言退者,就是这个下场!”苏乙怒目圆睁,厉声爆喝。

“死战!死战!死战!”孙达德再次带头,狂呼起来。

战士们各个怒吼,士气高涨到了极点。

扬子容看着那四具尸体,想到昨晚和苏乙的对话,默然无语。

此时那些原本悄然打退堂鼓,或者说打算消极划水的演员们,心中充满苦涩。

士气已成,全队目标一致,尤其是在几个队长全部都支持苏乙的情况下,他们几个人,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

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被所有人裹挟着,一起去跟土匪拼命!

苏乙用这样一种残酷和蛮横的方式,统一了思想,团结了所有人。

“出发!”

一群人浩浩荡荡向乃头山进发,半个小时后,便来到了神仙渡。

土匪们也放有哨岗,苏乙到的时候,对面的碉楼里,许大马棒也到了。

对面的土匪显得很恼火,隔空骂道:“麻了个巴子的,死共跳,你们有完没完?打又不打,每天这么早来堵你爷爷家大门,不让人睡个好觉,你们缺不缺德?”

“你们注意隐蔽!”苏乙回头吩咐一声,然后看向***,微微一笑道:“剩下的交给你了。”

“首长放心,我这儿绝对万无一失!”扬子容郑重承诺道。

苏乙点点头,阔步走了出去,他举起双手,来到神仙渡的路口处。

那边的土匪们见到有人举起手走来,顿时又惊又奇,这什么情况?共跳要投降?

不至于啊,现在是共跳堵着他们家门,人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必要投降啊。

砰!

有人开枪,枪子打在苏乙脚尖前的地上。

苏乙顿时止步,看着对面道:“许旅长在吗?我是少剑波,出来谈一谈,如何?”

“少剑波?共跳的头儿?”有土匪惊呼。

双方打了这么久,虽然谁都没奈何谁,但是土匪们对剿匪小分队,也并非一无所知。

他们知道少剑波就是剿匪小分队的队长,也知道杉岚站和大夹皮沟两场仗,就是少剑波带人打的。

人的名,树的影,少剑波在土匪眼中凶名赫赫,见到这个人,都有些打怵。

“旅长,这家伙跑这么近,我一枪就能干死他!”一个土匪用枪瞄着苏乙跃跃欲试,“要不要开枪?”

许大马棒面露意动之色,干掉少剑波?

让威虎山损兵折将的少剑波死在自己手里,那座山雕崔三爷,以后还敢在自己面前威风?

侯专员看到了自己的本事,还怕不重用自己?

许大马棒目露凶光,杀机渐浓。

但就在这时,只听苏乙继续叫道:“许旅长,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工军和你们乃头山其实本来没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我是来谈判的,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许旅长,我知道你受了果军的招安,但除了个名头,他们还给你什么了?他们只是利用你而已!今天我来,是多给留一条后路的!你是聪明人,你也不想跟着果军一条道走到黑吧?”

这番话让许大马棒脸色阴晴不定,杀机顿时减退下去。

“谈判?咱们跟共跳有什么好谈的?”有土匪嗤之以鼻,“旅长,别听他废话,直接干掉他!杀少剑波的机会可不多。”

啪!

许大马棒一巴掌把他扇飞出去,狞笑道:“麻了个巴子的,这乃头山你说了算?我说了算?你还替我安排上了?这么大能耐,要不要我把这旅长的位置让给你坐坐啊?”

在这土匪胆战心惊的告饶声中,许大马棒看向对面仍高举双手的苏乙,道:“少剑波!你说你要跟我谈判?你拿什么跟我谈?你要跟我谈什么?”

苏乙笑了笑:“那就说来话长了。许旅长,我们工军,是真心实意想跟你化干戈为玉帛,为此哪怕付出点代价也能接受!你要是也不想跟我们结死仇,那咱们就有谈判的基础了。这样,如果你信得过我,我让我的人先都退走,你过来,咱们面对面好好谈谈。”

喜欢影帝的诸天轮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