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山崖之后,清溪流泉。

夏归玄泡在泉水之中养伤,伤也不好好养,依然露出归玄之头,探头探脑地看向不远处的溪边亭台。

少司命在亭中抚琴,调试新弦,垂着螓首没去和他对视。

看他炯炯的目光,会心慌,感觉那小老虎会吃人似的。

实际上他现在不是小老虎,已经变回了原样。少司命带他来后崖养伤的时候,没让任何人看见,谁都不知道。

他已经是夏归玄。

无形中成了夏归玄悄悄来找她幽会一般。

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赶他入泉疗伤,别说话。

夏归玄的伤看上去很是触目惊心,其实主要是外伤,在他们这个层面来看,外伤那是再重都只不过小儿科,就像阿花炸成几万亿份,世上还有什么外伤比这个恐怖?还不是只要找到部件,自己想拼就拼起来了。

夏归玄要做的也只不过是把附着的各类伤害排出去,收集分析,再自行愈合就完事了,痛归痛,其实对战力基本无影响。

大敌当前,再怎么儿女情长也不该把自己伤得损失战力的程度,这点大家都有谱。

但那一身如同凌迟的遍体鳞伤,那一句我以我血染嫁衣,彻底冲得少司命连思绪都被冲乱了。

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如果他真的影响到了战力,是不是证明了以前的正确?儿女情长是会影响拔剑的。

也影响脑子,很多热恋情侣的表现在外人看来直如弱智一般,就像他把自己伤成这样。

不,不能承认都是那样,这只不过是夏归玄自己弱智,谁要他把自己伤成这样啦!

谁、谁要你的血做染料啦!

你还看!看什么看!

“铮!”音波袭来,夏归玄一缩头,音波擦着水面过去了,溅起一蓬水花。

夏归玄钻出脑袋,水花恰好落回来,渐得他一头一脸,还笑呵呵。

“泥猴子一只。”少司命翻了个白眼,低头弹琴。

琴弦已调好,嫁衣也收下了,少司命不知道这能不能意味什么,反正心乱如麻。

手中弹奏的却依然下意识是轻抚疗伤的曲子,温柔的音波沁入体表,仿佛姐姐的手在身上抚慰一般,辅助着他身躯的愈合。

夏归玄舒服得要在水里飘起来。

少司命撇撇嘴,负气地加重了指法。

“嘶……”夏归玄继续缩回水里,滴溜溜地看她。

阿花在高达舱位里浮沉,圆滚滚的比夏归玄还飘。

不是鱼没消化,是新一轮狗粮吃饱了。

哪怕这对狗男女一句对话都没有……文化人就是用音乐和眼

麻衣神算子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神交流都能让人撑饱的吗?

话说回来了,阿花一直忘了一件事……夏归玄上身裸着,它之前是揣在怀里的,现在该是在什么位置?

夏归玄觉得有点痒,抓了抓裤裆。

阿花:“?”

少司命:“……”

“出来!”她切齿道:“这泉水没什么疗效了,一直泡在里面干什么?”

夏归玄道:“我害羞。”

“德性,死出来。”

夏归玄便闪身出来,直接出现在她身边。

身上的伤确实已经愈合了大半,还有几道较深的伤口还留着疤痕,看上去反而更增了几分野性的魅力。

近在咫尺之间,少司命仿佛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着的温热气息,仿佛一侧身就会挨进他怀里。

她心中砰砰跳着,努力压制着澎湃的情绪,以免引起太初警觉。淡淡道:“法衣给我。”

夏归玄怔了怔,从戒指里摸出法衣递了过去。

少司命展开法衣,低声道:“曾经给它配过腰带,后来见姮娥出门没有趁手法器,便改改给了她用。这些时日我也重新织过了一条,比原先的更好些……包括法衣,我也想再给它升个级,你自从出去之后,就没

麻衣神算子 年轻的小峓子4中字

改造过它,防护力跟不上了……”

阿花暗道你怎么跟大禹老头子一样喋喋不休,可意念一扫夏归玄,却见他的眼神柔得跟水一样,怔怔地看着少司命的侧颜,默然无声。

阿花翻了个白眼。

不就织衣服嘛,你们互相织而已,有什么感动的,信不信我阿花也能织一件?

不对,我为什么要织一件?你夏归玄给我变衣服,就是用变的,怎么不好好找点好材料织一件?怎么不染个血?

阿花开始生气。

却见少司命不知从哪摸出了针线,真开始改造法衣。见夏归玄呆愣愣地站在身边看,便随口道:“内衣先穿上,赤条条地站在一边像个什么样子?”

“哦。”夏归玄老实摸出内衣套了上去。

少司命转头看了一眼。

空气忽然凝固。

阿花的眼睛“叮”地亮了。

夏归玄僵着脖子往下看,看见了贴在内衣上的狐狸贴纸……这好像还是个集成智能小电脑和通讯器来着……

少司命青着脸盯着狐狸贴纸,眼里的温柔慢慢消失,变成了怒火冲天。

夏归玄一步一步往后退,大汗淋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这是个手表你信吗?”

“去死吧!夏归玄!”

法衣变成了硕大的苍蝇拍,呼啸而来。

“砰”地一声,夏归玄如炮弹一般栽进了远处的山体里,整个人插了进去,还剩两只脚在外面抽搐。

阿花乐不可支:“哈哈哈哈哈夏海王你也有今天!”

…………

夏归玄是被侍女们如同拔萝卜一样从山里拔出来的。

拔出来的时候他就很自觉地变成了小老虎。

侍女们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小老虎很是同情,寻思要是我们被陛下这么欺负也会生无可恋的,太惨了。

殊不知大家的生无可恋不是一个恋,夏归玄血都洒了一地本来以为可以直接击中姐姐的心,结果眼看大功告成被一只狐狸贴纸全毁了,这下万里长征路还不知道从哪开始走起,被揍两下算得上啥事啊……

话说回来这也不算没进展就是了。

之前是两人之间的事,其实相对简单……如今是他还有其他女人的事。

号称无情之道拒绝了姐姐,结果跑路之后跟别人左拥右抱的,这个问题总该摊开来有个说法。

但这个说法怎么说嘛……

姐姐可不是姮娥,没那么顺受的。

难道跟她说这就是你的命,为他人作嫁衣裳?

太难了。

侍女们跟丢垃圾一样把他丢进了少司命的后院,又被少司命集体赶跑了。

夏归玄睁开眼睛,看着站在旁边的一双小脚绣鞋。继续往上看,看见了姐姐笑吟吟地弯腰在看他,那俏脸上还带着小酒窝呢:“哎呀你醒啦,要不要给你做个手术,当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夏归玄觉得姐姐病娇之力又开始满溢了。

这比太初之力还恐怖!

喜欢这是我的星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