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线上文学城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七年级的男女巫师们鱼贯走出教室,脸上还残存着恍恍惚惚、没有回归到现实的神情,行至走廊的拐角,一个棕色皮肤的拉文克劳女生高声宣布说:“古代魔文的N.E.W.T考试,我提前预定一个优秀!”

她的话就像是打开了他们身上的开关,讨论声倾泻而出——

“哈~我也这么想!”

“这堂课真是太精彩了,我都不敢想象下节课竟然排在了周五……”

“是啊,和海普教授比起来,我的脑子里简直装满了杂草。”

“你们说,海普教授的话有没有道理?”

“唔,我还打算进魔法部来着,现在有些动摇了,我爸妈都是魔法部的职员,他们的生活没外人想得那么好。”

“真的?愿意说说吗……”

佩内洛凑到珀西身边,低声询问道:“你的目标还是魔法部?”

珀西犹豫了那么一两个瞬间,随即坚定下来:“没错,我也很向往海普教授描述的未来,但我必须要抓住我伸手就能够到的东西。”

“但教授的课你应该不会错过?”

“开什么玩笑,”珀西说,“我会全力以赴!”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这些七年级学生出现在其他课堂上,他们异常兴奋和游离的状态引起了其他教授的关注,菲利克斯的做法和那番话也在教授群体中传开了。

菲利克斯还以为会有人找他谈心呢,他连说辞都准备好了,不过一切风平浪静。

傍晚,他在办公室记录自己的心得——

‘思维小屋魔法变得越来越强了,甚至连我都有些陌生。在没有抵抗或是明显防备的情况下,我可以瞬间把十几二十个人的表层意识拉入思维小屋,这也是今天这节课的

海棠线上文学城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基础。从这里可以延伸两条分支——’

‘第一条分支,攻击方向;但思维小屋并不能真正地伤害对方,毕竟拉过来的只是真正意识的外在映射,对方抗拒的话还会失败,短时间内很难用在实战中;’

他停下来,在‘短期内很难用在实战’上重重划线,单单是这个方向所展现出的若隐若现的恐怖前景,他就不可能放弃。

想想吧,在未来的某个时间,他一个眼神放倒一片巫师……

‘第二条分支,辅助方向,用于思维加速和古代魔文教学。前者不管是战斗还是学习,都非常有用,而后者——’

菲利克斯停下来思索着,‘思维小屋和记忆魔法结合起来,效果同样惊人,我完全有机会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老师。’

他又想到:‘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惋惜,记忆无法被灌注,这是因为一个人的记忆是相当精密的东西,贸然改动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即便是我的一忘皆空,也只是尽可能地减轻副作用,而不是没有。

魔法部的记忆注销人员大多数情况也不过是消除最近几个小时的记忆,但被消除记忆的人一般都会伴随着一两天、或是一两周的健忘和反应迟钝……我自己也从黑巫师那里验证过这一点。

而想要灌输知识,可不是些许、轻微的改动,这对人的影响简直大到没边了……

我现在也不过勉强绕过了这个限制,其真正作用还是加速学习那一套。’

菲利克斯脑海里闪过一系列名字: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洛哈特,拉文克劳女士,隆巴顿夫妇……他们或是主动,或是被动,都为思维小屋的改善和提高提供了臂助,这也是他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让这个魔法从勉强使用,到现在的挥洒自如、游刃

海棠线上文学城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有余的原因。

更不用说,他中间其实还经历了一次记忆魔法的大升级,以及霍格沃茨图书馆禁书区的鼎力支持……

菲利克斯捻起羊皮纸,安静地注视它们悄无声息地变成了飞灰,在思维小屋里,这些羊皮纸重新凝聚出来。

菲利克斯把它们卷成一个圆圆的羊皮纸筒,从空气中抽出一根银绿色的细绳,将圆筒固定绑好。

他灵巧地翻越深栗色地毯上摞起的书堆,站在深绿色帷幕前。帷幕无风自动,高高卷起,显露出后面的高大门户。

他伸手触碰这扇没有把手的门扉上,轻轻一推,门无声地打开了。

这里是他真正的内心世界,藏着他最深处的一切秘密和记忆。

这是一个长长的房间,中间是一条过道,笔直向前,似乎没有尽头,过道两侧是高大矗立的书架,架子上摆放着各种造型和样式的书籍,每一张封面上都是不同阶段的自己。

在架子的边角,还陈列着一些手札、照片、记忆球,和类似的零零碎碎的东西。

菲利克斯大步向前,房间渐渐亮了起来,他站在一张书架前,借着柔和的光芒,他耐心地数着编号:“记忆魔法——思维小屋——理论推导——有了!”

他把小圆筒放在架子上,略显苦恼地自语:“唔,房间总是在变化,每次来都要找半天……”

菲利克斯从帷幕后的房间出来,看着深绿色的帷幕再次落下、将厚重的门扉遮掩住,转身回到了现实世界。

古代魔文办公室里,他看着时间,安静地等待——

“叩叩叩!”

“请进——”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赫敏做贼似的跳了进来。

“没被人发现吧,格兰杰小姐?”

“没有,教授。你告诉我要保密呀。”赫敏轻快地说,早在两个小时前,在她吃晚饭的时候,海普教授的守护神突然出现,嘴里叼着一张空白的卡片。

当她的魔力覆盖在卡片上时,上面出现了一行小字:时间转换器,今晚八点,保密。

赫敏一直抓心挠肝地等到九点多,才使用时间转换器回到两个小时前,出现在这里。

菲利克斯点点头,他询问道:“你对昨天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袭击有什么看法?”

他打算以这句话作为开头,引出对老鼠斑斑的怀疑,但赫敏直接给了他一个惊喜,或者说惊吓。

“教授,我们猜测——罗恩的老鼠,可能有问题!”赫敏压低嗓音说,她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

“这……你是怎么发现的?”

“是哈利,”赫敏说,“他在三年级开学的前一晚,偷听到了韦斯莱先生和韦斯莱太太的谈话,韦斯莱先生说,他说——”她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溜圆。

“在布莱克越狱后,魔法部到阿兹卡班调查取证,里面的守卫提到,布莱克过去的几天一直在睡梦中重复——他在霍格沃茨,他在霍格沃茨……”

赫敏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我们之前以为布莱克的目标是哈利,但昨天的袭击证明不是,至少不是第一目标。再加上布莱克的反常行为其实是在福吉给了他一张报纸后——哦,这是福吉亲口说的,在三把扫帚和教授们谈话那次——结合布莱克袭击罗恩,我们推测是罗恩一家获奖信息被登出来的那张《预言家日报》……”

赫敏还在说着她的想法,但菲利克斯已经忍不住感叹了,既是对赫敏他们敏锐的欣赏,也是对福吉疏忽大意的不满,闹了半天,这一切的根源在他身上。

不过说起来,哈利他们其实早就得到了这些信息,只不过直到昨天才真正串联起来。而他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是凭借布莱克的阿尼玛格斯、以及布莱克反常地袭击罗恩这两点展开联想的。

这里面最关键的线索其实就是阿尼玛格斯,顺着这条线,很多东西都能推理出来。

“……我们还没有告诉罗恩,哦天啊,我们其实无法确定,但万一是真的,他该多伤心啊。”

“格兰杰小姐,”菲利克斯叹息地说,“确实存在这种可能,这也是我把你找来的原因,我原本以为——”

他轻轻摇了摇头,“我需要改变一下策略了。”

“既然你们已经调查到这一步,我希望你们能意识到可能的危险,把保护自己放在第一位。”

菲利克斯伸手招来三枚可以变成衔尾蛇之戒的硬币,让它们落在赫敏的手里,“这是我为魔文俱乐部准备的,提前几天给你们也没什么问题。”

“你们可以通过它联系上我,以防哈利再次忘记携带窥镜……

另外,你的串珠小包要随时带在身上,它可以短暂地对抗蛇怪,突然发动之下,一般的黑巫师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如果发现了老鼠斑斑,第一时间选择击昏,不要犹豫,然后找附近的教授示警,或者直接联系我。”

喜欢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