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 回温(1v1)作者 蛋糕忌廉半糖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哇,好吃好吃。我跟你讲,陈医师,在你家吃饭,吃多几回会上瘾的。要不以后,我把生活费交你这里,每天到你家来蹭饭吃算了。”苏沫曦直接夹了一块肥肥的腊肉往口里塞。

“你们女孩子不都是饿死也要好身材么?这肥肉你也敢吃?”陈铭吃惊地看着苏沫曦。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是那种怎么吃都吃不肥的体质。其实吃腊肉,就是肥肉最好吃,肥肉才香呢。瘦肉熏腊了又粗又难吃。没肥肉有味道。其实肥肉里的油脂全给这莴笋给吸收了。这莴笋也好吃。对了,你这莴笋感觉比村里别人种的要好吃很多。”苏沫曦吃了一口莴笋。发现这莴笋比肉还好吃。

“可能吧。反正我这莴笋又没有施肥也没有打药。往那里一种就不管了。”陈铭说道。

“也莴笋叶子也好吃。其实我平时不怎么喜欢吃蔬菜的,我属于那种肉食动物。”苏沫曦笑道。

“你这么吃,一点都不肥,真是奇了怪。”陈铭上下打量了一下苏沫曦,真的是一点都不肥。

“往哪看呢?”苏沫曦用手遮挡了一下,这家伙胆子大得很,当着人家姑娘看熊也看得这么理直气壮。

“你这身材,我跟你讲,放在以前,在农村你都不一定嫁得出去。”陈铭很客观地进行评价。

“为什么?”苏沫曦不服气地问道,明明人家长得还可以,怎么会嫁不掉?

“以前农村里娶婆娘可不是光拿来看的,最重要的功能是传宗接代。你这身材,一看生养不好。你生孩子估计得饿死。”陈铭笑道。

苏沫曦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不是变相地在说她熊不够大么?白林陈铭一眼,倒是没说什么。这话题再延续下去,就有些过于暧昧了。

陈铭话一出口,也觉得有些不大合适,总是不太将苏沫曦当女的,所以说话总是没注意尺度。

但是还有些忍不住笑。

苏沫曦懒得和陈铭计较,老娘生气了,我就吃光你家的东西。

一大盘子腊肉炒莴笋,愣是吃得没剩下多少。连小黄狗都不大乐意了。你们两个斗嘴归斗嘴,把我的那一份吃光了是咋回事?

鸡鸭鹅在屋后面叫嚷着,意思是,你们两个也够了,吃了这么久,还不见过来给我们喂食。都过了午餐的点了。

“你家这狗好像对我有敌意,不会咬我吧?”苏沫曦还是有些怕狗。来茶树村这么久,已经被村子里的土狗吓了不是一回两回了。

茶树村的狗可跟城里的狗不一样,家家户户都是放养的。狗也全是很高大的土狗。叫的其实不可怕,怕就怕那种不叫的狗,暗地里扑上来就咬。苏沫曦有好几次差一点就被狗咬了。

现在村里运动康复中心的病人越来越多,经常有病人出来散步。所以,村委要求全村村民除了搞好各家的卫生之外,还要管好各家的狗。不要咬伤了别人。

“我记得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说我让茶树村变得越来越好。现在虽然我还没做到这一点,但我非常有信心。不过这一切还是多亏了你。要不是附一医院把运动康复中心选择建在茶树村,一切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利。”苏沫曦说道。

“但是这个运动康复中心建到茶树村来,也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把我带到省城去。我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更别说成为附一的特聘专家了。”陈铭在这一点上,对苏沫曦还是有一些感激之情的。

“我只是举手之劳,一切还是靠你自己的本事。你没有过人的医术,附一医院也不会对你这么重视。”苏沫曦说道。

“我们两个就不要这么你夸我我夸你了。反正,你什么时候想来我这里蹭饭,随时来就是,但要是想吃点好的,得提前告诉我。我好做点准备。不然的话,在咱们农村,临时可找不到什么好吃的东西。”陈铭说道。

“对了,申请非遗的事我彻底放弃了,以后也不会再提。主要还是我对梅山水师不够了解。之前应该向你多了解一些关于梅山水师的事情。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苏沫曦再次认真地向陈铭说明自己的来意。

“这事过去了。不用再提了。要不喝点酒?”陈铭摆摆手,见苏沫曦眼睛还在往盘子里剩下的些许腊肉瞟,便

御书房 回温(1v1)作者 蛋糕忌廉半糖

问道。

苏沫曦饭已经吃了一大碗,再吃是怎么也吃不下了,但这腊肉的味道真的吃了会上瘾,意犹未尽,嘴里想吃,肚子里装不下的那种感觉。

苏沫曦摇摇头:“算了,中午不能喝酒,上班一股酒味不好。今天真的吃撑了。真长肥了,以后没人敢要。”

“没事,我们茶树村光棍不少。你实在没人要,就嫁我们茶树村算了。”陈铭哈哈大笑。

“你这人嘴巴太损了。以后会娶不到婆娘的。”苏沫曦说道。

“没事,以后实在娶不到,就娶你这个嫁不掉的算了。”陈铭阴错阳差地随口说道。

他真的不会存心挑逗苏沫曦,就是随口开玩笑。

“我懒得理你。”苏沫曦脸色一红,这种事情,就算苏沫曦知道陈铭没那个意思,自己对陈铭也没有那种感觉,一男一女单独在一块,说出来还是让人有些难为情的。

苏沫曦急匆匆从陈铭家跑掉了,气氛越来越显得尴尬,再待下去两个人都尴尬了。

“小黄!去送送客人。”陈铭喊了一声。

小黄狗有些心不甘情愿地慢慢地走了出去,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将苏沫曦送出了院子,然后站在房子旁边的一个土坡上,一直目送苏沫曦回到村部。

陈铭喂了家禽家畜,洗了碗筷,把家里打扫了一下,就拿了一把蒲扇,一边扇着,一边哼着歌,走到了柚子树下。

这株老柚子树现在是长得越来越郁郁葱葱了,树冠比以前大了好几圈,也茂密了许多,几乎将整个

御书房 回温(1v1)作者 蛋糕忌廉半糖

院子全给覆盖了。

柚子树下,虽然有缕缕阳光垂落下来,但一点都不晒人。而且树下很空阔,不时地有风刮过,非常的凉爽。

陈铭的木躺椅一直摆在树下,就算是大雨天也不搬进去。但不是特别大的雨,躺椅上根本领不到多少雨水。

陈铭在树下享受着恬静安逸,倾听虫鸟吟唱。这种田园的生活,对于陈铭来说,他是非常知足的。

杨成旺孙子杨明明高高兴兴地迎来父母的归来。可是父母的归来,带给他的不是父母归来的那种幸福感。杨明明爸爸妈妈杨鸣兴与吴玉娇两口子是吵着回家的。他们回来不是为的别的,而是回来办理离婚。

本来两口子一起出门打工,一直以来也是恩恩爱爱,又有了一个几岁的孩子,过年的时候,还计划说,再生个女儿。可没想到,几个月过去,一切都变了。

杨明星与吴玉娇两口子虽然是经人介绍结合在一起,但两口子很少红过脸吵过嘴,曾经也是有过感情的。

这两口子一回来,就彻底打破了茶树村的平静。

即便在陈铭家的院子里,也能够清晰地停到村子里传来的争吵声。

两口子恩爱的时候,恨不得把天下最甜最腻的词汇找出来,甜蜜死对方。而两口子感情破裂的时候,则恨不得把自己的话语变成一把把刀子,把对方伤得吐血身亡。骂的话怎么恶毒怎么来,只求最大限度的杀伤对方。婚姻就是这样,时而甜蜜,时而苦楚。

陈铭第二天完成治疗出来,就听到了村里吵闹声音的来源。

“杨鸣兴要和他婆娘离婚了。”马岩说道。

“怎么回事,他们两口子一向不是挺好的么?”陈铭不解地问道。

“以前是很不错的。今年杨鸣兴跳了厂,两口子不在一个地方上班。反正杨鸣兴说吴玉娇偷人,吴玉娇说杨鸣兴出轨。到底怎么回事,可能只有他们两口子自己知道。唉,他们两口子倒是骂得痛快,苦只苦了老的小的。”马岩说道。

“他们两家不劝劝么?”陈铭问道。

“劝啊,怎么不劝。但是这两个人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铁了心要离。我看他们两口子八成都有事。都在外面找了人。”马岩说道。

“这话可别乱说。”陈铭说道。

“我可不是瞎说。咱们村又不是只有他们两口子在那边打工。现在这种事在沿海那边是常有的事。两口子长期不在一起,憋的住的就憋住,憋不住的,还不是找人解决了。这就跟玩火一样,玩着玩着玩出感情来了。”马岩说道。

离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是两家人的事。所以杨鸣兴与吴玉娇虽然是铁了心回来办离婚,但也不是这么简单就办得下来的。就算要离婚,孩子以后跟谁?家里的财产怎么处置?另外,两家的家人都还不同意呢。所以,杨鸣兴与吴玉娇就算再怎么想甩开对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也不是这么容易说做就做的。

两家亲戚的劝说,村里做调解。一连串的事情。

最为难的恐怕是苏沫曦,她一个没结过婚的黄花大闺女,竟然要去劝说别人两口子的感情问题。

喜欢医村之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