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尾巴戳到我了全文加番外篇 我看逼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张进甚至看到,这李定国在读书的时候,会歪歪扭扭的拿着炭笔,做下许多的笔记。

更可笑的是,李定国写十几个字里,总有一两个错别字。

张进内心对于这些丘八,固然是充满了鄙夷的。

可但凡读书人,都有好为人师的冲动。

看着这家伙连一个回字,都能写错,自然免不得指点几下。

李定国这时倒是能虚心接受了:“呀,原来是这样。”

于是急忙去改正。

张进便得意地道:“你能虚心好学,这是好事,圣人云……”

李定国这时就瞪他一眼道:“好了,认真听讲。”

张进悲催的发现,自己成了夜壶,想用就用,不想用,便被踹到了床底。

果然是丘八。

不过张进此时更是信心满满了,因为军校的水平很低,低到了什么程度呢?所谓的读书,其实不过是蒙学的水平。

而且所讲授的知识,大多让人觉得可笑。

这样的学问,也配叫东林?

一想到这个,张进便又忍不住咬牙切齿。

他现在打算摸索出一套辩驳这些教师的方法,找办法将他们辩驳得体无完肤,也显得自己这正宗东林的厉害。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味了。

在这里,学习只是这里极小的一部分。

无休止的操练开始。

清早起来,便是晨操,因他是入学的新生,所以没有绑沙袋。

可其余人,哪怕是李定国,也是绑着几斤的沙袋,全副武装,这一跑就是数里地。

当然,这对张进而言,就已经足够苦不堪言了。

他身子弱,只跑了一半,便承受不住了。

以至于第一教导队第一中队的三十多人,不得不停下来等他。

这一场晨跑下来,李定国这些人都很沮丧。

在学堂中,第一教导队的成绩历来很好,而第一中队更是整个第一教导队中的尖子,各项操练和学习,不说名列前茅,但至少是从不落后的。

学堂里的规矩,从不主张个人的勇武,也就是说,在一个集体里,你再厉害也只是这么一回事。

小集体的荣誉,比天还大,有一个人掉队,整个中队便算是垫后了。

张进原本跑了一半,觉得自己实在承受不住了,原是想着索性回营去呼呼大睡的。

自己为何要和一群丘八们鬼混一起,做这些无意义的操练?这群人粗鄙,不过是武夫而已,自己若是回房去,谁敢奈我何?

可李定国这些人,急得不得了,一边跟着他慢跑,一面不断地告诉他要调匀呼吸之类。

焦急之中,更多的是……一种轻视的感觉。

眼里似乎都写着,都怪你这废物……这下我们中队完了。

这种写满了情绪的眼神,顿时让张进没有理由半途而废了。

他本来就是人上人,天之骄子,作为顾宪成的半个弟子,身为东林的正宗学子,他自诩自己是人中龙凤,怎么受得了这样的鄙视?

于是,他憋着一股子气,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等拖着疲惫的身躯,好不容易跑完,他便见到和他同队的人,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

李定国更是嗷嗷叫的要求重新跑过。

当然,教官只给李定国一个后脑勺,而后记录下来今日不合格的成绩。

张进气喘吁吁,觉得自己身子已经瘫了。

李定国却是埋着头不做声,沮丧无比的样子。

张进以为这一切总算结束了,哪里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

吃过了早饭,迎接他的是继续操练,大家都穿戴着甲胄,开始队列的操练。

整整一天下来,这种无休止的操练,竟让张进根本来不及进行任何的思考。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麻木了,只不断的……听到各种的指令,前进、左转、右转、跑步……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李定国来教他整理内务,折衣服,折被褥,擦靴子……

张进恼怒地道:“这是下人们干的事,我们入学堂是来读书……黑发早勤学,白首读书迟……这些道理,你……”

“别嚷嚷……”李定国瞪大着眼睛怒视他:“你说什么都好像有道理,可为何连晨跑这样简单的事都做不了?折个被褥也这样歪歪斜斜……”

张进:“……”

他能从李定国的眼中看到鄙夷之色。

其实不只是李定国对他有抱怨,同队同寝的人,也大多用眼神告诉他,他是个废物。

张进则是不屑地道:“折个被褥而已……算得了什么……”

不过很快,张进便知道折被子的用处了。

夜半三更的时候,夜深人静,月色撩人,哨声突然打破了这份安宁。

房里顿时开始嘈杂起来。

有人立即点了油灯。

灯火开始通明起来。

大家纷纷翻身而起,开始迅速地穿戴衣甲。

张进则是浑浑噩噩的被人摇醒,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麻木了,晕乎乎的跟着大家穿衣。

不只如此,这些人还开始折被子,被子折好之后,用油纸一裹,便开始捆绑,背着被褥以及武器、生活用具,包括了腰间还吊着一个大茶缸,便纷纷开始点名。

而后大家却发现张进怎么也不能将被子折齐整,那油纸根本就裹不住。

这一下子……大家都急了,李定国骂骂咧咧着道:“怎么就你这么落后……这样,要这样……”

好不容易,才歪歪斜斜的将被子裹好了,背好,检查一番,出了营房,才发现一中队又落后了。

其余人统统已集结完毕,队列齐整,整装待发。

教官没说什么,只默默地拿起炭笔记录。

这一次,张进感受到了巨大的耻辱。

因为其他队的人,似乎都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大抵是说,你们也有今日。

而同队的人……无不垂头丧气,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脸上分明写着,碰到了张进,算我们倒霉。

奇耻大辱啊。

张进好歹也是皇亲国戚,何况又是东林学子,这种骨子里的傲气,是无法泯灭的,在他眼里,他最鄙夷的丘八,竟都不约而同的给他这样的眼神,这令他五味杂陈。

于是暗地里,张进下定了决心,我张进一定会做得比你们这些丘八好,到时,你们就晓得我的厉害了。

此后,他再也不叫苦喊累了,该操练的时候操练,只有在读书的时候,他才摆出一副恃才傲物的姿态,只鄙视地看着这些学着最简单学问的家伙们,忍不住想要失笑。

当然,张进不傻,这些话,他自是不会吐露出来的,李定国性子急,年纪又小,他真的会打人的。

好几次李定国没忍住,握着拳头的手差点没砸在张进的脸上。

且挨了打,理都没地方说去,你总不能说你被一个毛孩子给打了吧?

操练之余,几乎隔三差五,各队都有自己组织的活动。

在学堂的后头,有一大块的地,有的中队自己圈了一块,专门养猪,每日乐呵呵的去喂猪食,全队上下凑在一起,便是讨论他们的猪。

也有的,种了几十亩的韭菜,这些家伙们,手持着镰刀的时候,总有一种见了谁都觉得是韭菜,总是想割他一点啥的冲动。

一般碰到这些人,张进都是捏着鼻子绕路走的,因为他们总是盯着他的脑袋看,还经常拿手比划,贼兮兮的样子,若是偶尔路过他们身边,还总能零碎的听到他们的一些窃窃私语:“该这样割才不伤根”,“我手痒得不行啊。”

这时候,张进会莫名的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唯一令张进欣慰的是,第一中队虽也开辟了一块地,不过种植的却是一处果园。

李定国很认真的告诉他,这种植的乃是梨树,等过两年,便可以摘梨吃了。

李定国说的信誓旦旦,每当说到这个的时候,他眼里就放光。

张进心里却想,我在这里两个月都待不住,等我让你们这些丘八们知晓我厉害,到时……

他这样胡思乱想着,却很快被人安排了去挑粪。

捏着鼻子,挑着粪桶,张进眼睛红了。

可李定国很起劲,他每一次挑起来都是健步如飞,给梨树施了肥,还很认真的念念有词道着:“今日吃顿好的,下次我偷三中队的粪来,给你加加餐。”

说罢,就去一颗梨树上寻自己的牌子。

张进倒是有了几分好奇,便问:“你挂牌子做什么?”

“这颗梨树是我亲自种下的,我叫它三丫头。这是平安的牌子……”

李定国笑着回答他。

“三丫头?”张进不怀好意地看着他,露出几分……果然是丘八……小小年纪……

可张进却是不经意间看到了李定国的眼睛霎时间红了,泪突的从眼睛里止不住的往外掉。

此时,李定国吸了吸鼻涕道:“三丫头是我妹子,逃荒的时候,饿死了,那时她才六岁,钻在我怀里,喊了三天的饿,可我找不到一点吃的给她。”

李定国故意说的很平常,好像在诉说着一件别人家的家事。

可张进的脸色却是骤然一变,只这刹那功夫,方才的念头统统烟消云散。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求订阅。

喜欢锦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