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舞漫画 污动漫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不再天寒地冻的晚间,人类在夜空下的侦查活动,就变得更为可行而高效。

梁师成的身影,隐没在初夏繁茂的草丛中。

月光撒在他的发髻上,仿佛铺了一层淡淡的薄霜。

梁师成盯着十来步外的小小院落。

片刻前,一对男女,走了进去。

干娘果然有了新的秘密。梁师成想。

早春时分,张尚仪,就让梁师成卖了城北王公别业附近的那处宅子,说是那一处,毕竟也是曾布有所耳闻的,既与老狐狸断了情分,宅子还在的话,就不是纪念,而是危险。

但梁师成感到,干娘在宫外,应是又置了香巢。

靠着对干娘行事风格的熟稔,以及从地屋行牙人处得来的一鳞半爪讯息,梁师成锁定了这个同样座落于城北、却更为隐蔽的简朴宅院。

张尚仪打开门锁时,梁师成试图借着月光,辨认她身边的男子。

看走路的仪态,不年轻,也绝不老迈。袍袖翩翩,身姿挺拔,却无魁勇之相,像是文士。

可惜囿于距离和角度,看不清面容。

院门关死后,梁师成站起来,穿出草丛,蹑手蹑脚地靠近院墙。

这宅院,只巴掌大,再教几株椿树一围,土墙灰瓦的,就更不起眼。

墙缝兀地一亮,是屋里点上灯了。须臾,橙黄色又强烈了几分。

然而这光明,并非小院今夜唯一的新装,不多时,梁师成听到“笃”、“笃”的敲击声。

红牙板?

梁师成疑云未浓,附和着打板节奏的女音,已响起来。

“纹漪涨绿……一年春事,柳飞轻絮……寂寞幽花,独殿小园嫩绿……他年清梦千里……应有凌波,时为故人凝目。”

毕竟隔着一层泥墙,梁师成没法将每句歌词都听清楚,但他的惊诧之情,更甚于方才。

这明明就是尚仪的声音,却又那么陌生。

一曲歌罢,几息寂静后,屋中男子开始说话,说得很轻,嗓音沉酽,梁师成这一回完全听不清那人的言辞内容了,只能辨出,语气浑无激越甜腻之相。

如此,二人谈论一

不知火舞漫画 污动漫

番,又开始唱,唱完了再说一阵,半个多时辰一晃而过。

屋里的灯暗了,灭了。

梁师成皱眉之间,事态却并不如他预计的那样,往艳词小令热衷描述的闺帷罗帐间发展。

脚步声起,二人竟是踏入院中。

梁师成下意识地往墙根后头蜷缩。

只见院门开处,男子先迈了出来,转身问道:“这个时辰,宫门已落,你今夜在此歇息?”

张尚仪应了一声。

男子道:“好,自己当心些。”

口吻里带着犹豫和不舍。

张尚仪却催他:“你快走,徘徊此处,万一被人瞧见。”

男子终于沉沉叹口气,疾步离去。

梁师成在墙根下愣了好一会儿。

这一回,他看清楚了那张眉目五官与曾舍人有六七成相似的面孔。

……

城西,曾枢相府邸。

家仆提着灯笼,引着晚归的曾纡,来到曾布院中。

书房里,曾布放下手中的古籍,轻挥手,示意侍立房中的小妾出去,关上门。

“张玉妍和你提及小皇子的病症了吗?”

“回父亲,没有,”曾纡顿了顿,补充一句,“我与她,算上今日,一共相会五次,每一次,她对宫中事,都只字不提。我,依着父亲的吩咐,更是,从不探问。”

曾布扬了扬白

不知火舞漫画 污动漫

眉:“你只与她吟风颂月,舞文弄墨,她不奇怪?”

曾纡盯着案上砚台,并无掩饰的企图:“我不晓得她心中所想,只是掂量她面上的神情,像她当年与我相处时,那般。”

曾布毫不怜惜地盯着问:“她也没有求欢之意?”

“没有。”曾纡平静道。

“她透露过,与你弟弟,有过男女之事吗?”

“没有。”曾纡的口气,仍是无风无浪的。

曾布点点头,似乎并不认为,这样的问题,会与自己的不体面挂钩。

他只是仿佛白日里在朝堂上那样,关心一些细致入微的事实。

“三郎,你行事素来稳妥,”曾布揉了揉太阳穴,正色道,“今日退朝后在政事堂,官家没与我们几个执政说上几句,就捂心急喘,额头渗汗,梁从政直接让官家嚼了半截白山老参,他才缓过气来。”

曾纡抬眼望着父亲,出语十分直接:“小皇子病危,若真的不治,官家伤心,龙体也或有大恙。章惇拥护简王,父亲只能站端王。端王继承大统后,就算向太后倚重父亲,但张氏与蔡家定会撺掇新君,对父亲不利,儿子明白,儿子听候父亲安排。”

他说到此处,从怀中掏出纸笺,奉给父亲。

曾布接过,看了几息,读出那句“寂寞幽花,独殿小园嫩绿”,嘴角一噙,向曾纡道:“是你的词风。嗯,也是她的字。收好,六娘那边,你务必与她说清楚轻重缓急。”

“好的,父亲。”

曾纡回到自己的院中,妻子向六娘,正坐在美人靠上,望着中天明月。

她很快起身,迎上来。

曾纡执起妻子的手:“这样晚了,你应先去歇息,何必等我。我今日,去见了张氏,方才又与父亲议事。”

向氏将额头抵在曾纡的衣襟上,疲惫道:“你今早与我说了那番话后,我昏昏沉沉了一天。三郎,我是向家的女子,我实在做不到,像市井泼妇那般……”

曾纡轻拍她的肩胛:“你娘家姓向,你去闹,官家才不敢轻视。”

向氏抬眼盯着丈夫:“朝官与内人有染,真的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

曾纡道:“自损八百,也得拔掉她这个大患。何况,她是先帝时进宫的奉御,未受先帝临幸,与官家更像师生之谊。父亲与我思虑再三,自古帝王,既要臣子会揣摩上意,又恼恨臣子安插眼线的做法。至于臣子的私德,尤其风流韵事,反倒不是他们那样在意的。届时官家质问,我自会坦诚,少年时确实倾慕过她的才华,二人有过一段旧情,奈何有缘无份,此一回,是臣一时糊涂,与她私下相间,诗词唱和,互留字迹……”

曾纡说着说着,仿佛面对的,已不是妻子,而就是当今的天子,他已开始自然而然地进入御前奏对的状态。

向氏有些惶恐道:“既然官家很喜欢这位帝师,会不会,让你与我和离,迎娶她?”

曾纡果断摇头道:“你莫忘了,你姓向。官家难道会在天下人面前,一把抹了向太后娘家的脸面?”

“所以,只是让那张氏,丢了颜面、削夺内官之职、被驱出宫去?”

“是的,从前内廷,有高阶内官与翰林夹缠,不至获罪,但天家一定不会再用她们的。就算张氏举告自己与吾家从前的渊源,从太后到官家,也会认为她是泄愤之举。至于知情之人,李夫人死了,我母亲和四弟,他们会替张氏作证?他们是傻了么?尤其是四弟,正是前程大好的时候。”

向氏见丈夫对自己的每一点慌张疑问,都能开解,彷徨的心,渐渐从悬空处落了下来。

她甚至还生出一丝微妙的畅快。

丈夫说到张氏的时候,既没有躲闪之意,更不显得神思激荡,只仿佛在说一处敌军的堡垒,无爱无恨,不过是想解决掉这个麻烦而已。

对初恋情人的凉薄淡漠,总是令有些现任妻子觉得放心,继而开心的。

在她们想来,这是男子大大的进步。

向氏于是重新扎回丈夫的怀抱,既像咬牙领命,又像给自己打气,低幽幽道:“其实我也明白,权衡利弊,如今局势,为枢相清除那些魑魅魍魉,顶要紧。只是,我们这一房,此一回挺身而出,枢相总该看清楚,哪个儿子才是真正的孝子。”

喜欢大宋清欢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