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大战雨婷 网游之梦幻现实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这厢,温宛被子神绑在破庙。

那厢被子神种下蛊虫的莫修回问尘赌庄留下消息后直朝大理寺狂奔,巧在莫修去时宋相言跟郁玺良都在。

凭郁玺良对蛊虫的了解,莫修中的是哑蛊。

所谓哑蛊,就是种在人喉结处的蛊虫,可致人短暂时间失语,只要及时把蛊虫取出可保安然。

依莫修之言,有个怪人绑走了温宛,那人叫嚣三人前去搭救,可是没说时间地点。

三个人分别是萧臣,宋相言及郁玺良。

好在以宋相言的本事很快捕捉到皇城西郊的破庙的信息,萧臣亦有这样的本事……

午后,醉霄楼。

绮忘川也没想到有朝一日,那个于她有救命之恩的公孙斐会再次找上她。

雅室里,一身富贵公子打扮的绮忘川看着被公孙斐一起带过来的温弦,眼底光焰微闪,须臾平静,“绮某拜见斐公子。”

绮忘川会易容,手法精湛,技艺高超。

此刻站在公孙斐面前的,俨然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标准的长相,剑眉星目,正气十足。

公孙斐示意绮忘川坐下,温弦瞄向对面绮忘川,脸上鲜少没有露出嫌弃目光。

“这位是东市温府的温姑娘,斐某的朋友。”公孙斐给绮忘川介绍。

绮忘川知道温弦,她知道温弦与东方隐之间的关系,知道眼前这位御南侯府的二姑娘是于阗在皇城的细作,可她一直不明白于阗那位为何会找到这样蠢的一个人。

身为黄泉界的阎王使,她对温弦不算陌生。

“温姑娘好。”绮忘川拱手,微微一笑。

温弦故意端起大家闺秀的仪态,颔首还礼。

公孙斐告诉过她,不必说话。

“斐某今日来,是想替温姑娘跟黄泉界牵个线。”公孙斐直接指出绮忘川的身份,就差没说名字。

绮忘川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是惊叹。

温弦何德何能!

“斐公子客气,您的事就是黄泉界的事,只管吩咐。”绮忘川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她能入大周皇城坐到黄泉界阎王使的位置,全赖公孙斐为她引荐。

她虽不知公孙斐到底是怎样的身份,可能与九界主导说上话,定非凡人。

公孙斐象征性环视房间四周,“这间雅室在外面看并不存在,实属醉霄楼暗室之一,刚刚本公子已经将这里定下来,作为温姑娘与黄泉界的消息传达之处,日后温姑娘若想知道什么便会将字条留在这里,绮公子只管出价,多少钱我们都付得起。”

言外之意,不能拒绝。

绮忘川看了眼温弦,温弦微抬下颚,一副高傲姿态。

她拱手,“既是斐公子说话,绮某照价卖。”

“多谢。”公孙斐面色无波,微微一笑。

对面,温弦见绮忘川实在生的俊俏不免多问一句,“绮公子是亲自把消息送过来,还是派人过来?”

单对温弦,绮忘川莫说卖消息给她,多看她一眼都觉恶心。

可她是公孙斐带来的。

公孙斐没有把话接过去,沉默未语。

“温姑娘想如何,便如何。”绮忘川最大的疑惑就在这里,凭公孙斐的本事,他想知道的事定然比黄泉界给出的消息要快,何致于替温弦搭上自己这条线。

换句话说,温弦想知道的事黄泉界未必知道,但公孙斐一定知道。

公孙斐在绮忘川给出答案后开口,“绮公子不必往返,派可靠的人过来就行。”

“也好。”绮忘川拱手。

绮忘川与公孙斐都是干脆的人,正事说完,绮忘川纵心有疑惑也不会多问一句,起身告辞。

公孙斐未留,待其离开,他看向温弦,“刚刚那位绮公子是黄泉界的阎王使,她很忙,不会有时间亲自过来送消息。”

“黄泉界真有那么厉害?”

老何大战雨婷 网游之梦幻现实

温弦上辈子听苏玄璟提过这三个字,当时只道那是贩卖消息的地方,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也干。

公孙斐没与温弦解释太多,“‘绮’这个字是他日你入画堂的底气。”

温弦点了点头,“你当真想助我入画堂?”

上辈子苏玄璟用五年时间才爬到画堂首座,她实在没想过自己有能入画堂的一天。

“大周朝夺嫡之战萧桓宇必能赢到最后,温姑娘若能在他麾下站稳脚跟,说得上话,入画堂是唯一途径,有我公孙斐在,你入画堂初始便在前三,总有一日你会成为画堂首座,在太子府的地位仅次战幕。”

短短时间,温弦已经彻底拜服在公孙斐强大实力之下。

过往她只道景王厉害,在魏府出来后迫不及待想要依附在景王身上,如今公孙斐的出现让她彻底明白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斐公子这样帮我,目的是?”温弦挑了挑眉梢。

公孙斐看到温弦搭在桌面上的手,那手指顺着桌沿一点点朝他移过来,“于阗皇后把鸡蛋放在两个篮子里,做的是多选,斐某二选其一是单选,我既选择温姑娘,就不允许你输给任何人,因为斐某十岁之后从没输过。”

“当然!”

公孙斐在温弦手指就要碰到自己搭在桌面上的手臂时猛然抬起,面色微凉,“斐某并非因为女色才帮温姑娘,若以此作为评断标准,我当选寒棋。”

温弦脸色瞬间变得难看,“那你标准是什么?”

标准是,不是寒棋……

午后阳光正烈,破庙里温宛又渴又热,还有些饿,叫子神给她松绑。

子神用无比嫌弃的鼠面看向温宛,“再忍一忍,温县主就不会被这种凡尘琐事困扰了。”

温宛不解,“为什么?”

“因为县主中了花草蛊,日落之前若他们三人没找过来,县主的身上就会长出一堆色彩艳丽的蘑菇。”子神横卧在供桌上,单手搥住侧脸,鼠面上那双眼睛微微眯起,明显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温宛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变成蘑菇,还是毒蘑菇!

“你说蛊虫?你在本县主身上种了蛊虫,何时的事?!”

“马车里。”子神翻过身子肚皮朝上,十根手指交叉叩在胸前,懒洋洋道。

温宛猛然想到盅患,“你是养蛊人?”

喜欢风华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