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心经 书包网辣文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为……为什么”张角倒吸一口凉气,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以前一直在自己后面的铁憨憨,竟然会背后捅他的刀子,周仓用力在张角的后背搅动着,张角的嘴角时不时还流淌出鲜血,模样极其的吓人。

周仓急忙的捂着张角的嘴巴,生怕他大喊大叫,引来周边的黄巾力士,周仓伏在张角的耳畔,喃喃道:“我一直都是韩王的人,你死的不怨!你愚弄百姓,这一次你!王世充!田因齐一个都跑不了!安心的去吧!”

“你……!”张角正欲在诅咒周仓,可周仓已经懒的和他废话,手起刀落,一连捅了张角三刀,结束了张角的性命,乘着夜色,周仓若无其事的来到河边,洗刷着手中的鲜血,确定周围没有人发现自己的动作,周仓这才放下心来,若无其事的在河边休息。

终于有人似乎注意到张角没了声音,近距离一看,这才知晓续张角死了,一时间群龙无首,周仓乘机劝说他们投降算了,这些黄巾力士,平日里和周仓的关系不错,在加上周仓煽风点火,一个个都投降了,浑然没有抵抗情绪。

张角数万大军的乌合之众,皆是覆灭,陈胜!张献忠二将被雄阔海生擒活捉,于次日清晨斩首示众,至于其余众将皆是化作鸟兽散,皆是败逃,剩余活下来的李归仁、汲桑、檀石槐三人率领数千员残兵败将向着南下突围,正面撞上了吴起的七万武卒,无可奈何的众人,只能投降。

自此张角之乱,以张角和王世充之死告终,吴起顺便沿途收纳黄巾散乱兵马,得收甲士一万有余,连带着原先王世充的曲部,吴起照单全收,毕竟现在正是征战的时候,能用的兵卒有限,多多益善啊。

黑山

张角的大本营,当得知张角的兵马覆灭,山寨内的田因齐满脸惊愕,但更让他后悔的是今夜,山寨内只有仅存的数千人守卫,而天机此次出动的死士足足一千多人,装备精良,诸葛连弩!刚刀!毒箭!暗器等等…应有尽有。

这一夜整个山寨都血流成河,田因齐等族内大大小小的五十余口,无论男女老幼,皆是斩首。

韩龙手持着长剑,一脚踹翻眼前的中年男人,眼中的冷意愈发的明显,虎目盯着田因齐,神色淡漠道:“田因齐你谋反的时候可曾想过今日!”

“哈哈哈哈哈!要杀就杀!何必惺惺作态!”田因齐捂着自己的心口,满脸不屑的盯着韩龙。

“嗖!”韩龙也懒得和田因齐墨迹,一剑杀了田因齐,连带着还有田荣、田横等众多田家子弟,一个不留。

盖聂按着怀中的宝剑,看着眼前这个八岁的孩童,手中的青铜剑迟迟下不去手,韩龙扫了一眼优柔寡断的盖聂,黑色的双目盯着盖聂道:“为什么不下手!”

“他还是个孩子啊……!”盖聂面色犹豫的盯着眼前虎目含泪的少年,手中的青铜剑迟迟落不下去,这个八岁的孩童手持着一柄木剑,连连向盖聂刺去,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韩龙眉头轻锁,一把将手中的青铜剑倒插在地面上,神色淡漠道:“既然仁义已经教化不了,杀伐是唯一的手段,如若不杀他,日后会死更多的人,鲁国之难,数万人皆是因田齐叛乱导致,数万人丧生,眼下是他们还债的时候了!”

韩龙抱着这个八岁孩童的额头,两个大拇指遮住孩童的眼睛,双臂发力猛然一拧,直接拧断了他的咽喉,对于这个少年而言是残酷的,韩龙不过是让日后少死更多人罢了,毕竟他已经懂事了,留着他始终都是个后患。

“长司这里还有三个婴儿如何处置!”吴遂抱着三个襁褓中的婴儿,神色显然凝重。

韩龙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看向一旁目瞪口呆的盖聂,甚至想要出言阻止的盖聂,随即道:“将其放在山村中吧!给他们一条活路,他们无错!错的是田齐!”

“诺!”

盖聂听得韩龙的命令,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已经断了气的少年,盖聂不忍在看下去,他怕他在看下去会疯掉,他心中的仁义不允许他这么做。

“这个世界有光明就会有黑暗!”韩龙来到盖聂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知晓他对自己刚才的做法有些怨怼,当下宽慰道:“你要搞清楚,既然已经知晓他在我们的对立面,放过他的仁慈就是对你我的残忍,你经历的终归是太少了……!”

“放火”吴遂将山寨收刮了个干净,这些财宝对于天机这个庞大的耗钱机构,不过是九牛一毛,天机这些年的发展可谓十分不易,当年韩毅城里的天机,不过是在破庙地下办公,给的钱粮皆是不够,别无他法的天机只能在各地设立客栈和酒肆,一来这两个地方是打探消息的风水宝地,二来所经营的钱粮可以维持天机的运营,甚至现在韩毅已经不用拨款,有时候还要向韩毅交纳一些。

当然韩毅也不是照单全收,而是按照天机的用度进行划分,如若需要

玉女心经 书包网辣文

继续发展暗线,那就分文不取,如若不需要,那就韩毅自己收下,毕竟自己的内库也不宽裕,国库更是在鲁肃那个铁公鸡的把持下,想要抠出一分的余钱都没有。

熊熊烈火将整个黑山大寨一扫而空,空中弥漫着硝烟,韩龙等一千多人带着缴获来的物资拉向各处,将其消耗个干净。

而此次当计为头功的耿恭,以八千之中,连破敌军两万之众,以少胜多,提前拔出了潜伏在上庸的毒瘤。

吴起率领招纳的兵卒回归城内,与耿恭兵马合兵一处,共计九万兵马,而现在吴起也不敢轻易的出城,因为根据斥候的战报,韦睿亲自率领十万逼近上庸,刘秀率领十万大军向着巨阳支援昭阳,而另外一路以刘邦亲自领兵,勾践!孙策等一杆武将支援钟吾,一时间天下为之侧目。

率先打响的是上庸之战,韦睿的数十万大军,依次排开阵仗,吴起倒也是不怕他,率领八万兵马出城应战,霍峻留守城池。

吴起眯着一双眼睛,黑色的双眸上下打量着韦睿的兵马,士兵皆是身穿精甲,看样子这些年刘邦没少囤积兵甲钱粮,士兵井然有序,排列整齐,战旗猎猎,方字军阵严阵以待,一看就是悍勇的兵卒

吴起眉头轻佻,光是看着韦睿这一手,吴起便是知晓这个老家伙不简单了。

年岁四十多岁的韦睿正坐在马车上,双手耷拉在青铜剑上,凹陷的眼眶内双目炯炯有神,在吴起打量着自己动同时,韦睿也打量着吴起的军阵,武卒披坚执锐,装备精良,光是这份气势就看出,此非寻常的兵卒,韦睿眉头轻锁,暗道:这吴起无愧是天下名将,此一战,倒是艰难了………

“何人前去叫阵!”韦睿抚摸着自己的八字胡须,双目炯炯有神,迅速的站起身子,眺望着前方的敌军,眼中的冷意是愈发的盯着。

“我来!”只听得一声虎吼,军中冲出一员上将,只见他豹头环眼,身长八尺,手持着一柄黑色长矛,胯下一匹黑风马,发出嘶嘶鸣叫,周身穿着黑色精甲,此人名叫酆泰。

吴起两个眉头轻佻,看着酆泰这一员虎将,眉头四下扫动,当下怒喝:“谁人敢战!”

“我来!”万军之中,身穿轻甲的李归仁催马杀出,手持着一杆银枪,面色麦黑,他乃是降将,在军中的地位并不高,此时不建功立业更待何时。

”来战!”酆泰面对李归仁浑然不惧,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三十多个回合,谁也奈何不了谁,两边的兵卒在中间摇旗呐喊,为军中的上将加油助威。

吴起看着李归仁和酆泰打了半天,眉头轻锁,看样子有些焦急,后面的耿恭似乎看出了吴起的样子,只能暗自叹息。

“哈开!”酆泰怒喝一声,手中的大刀直砍向李归仁的长矛,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三十多个回合难分胜负,后面的韦睿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冲着军前听令的祭肜招呼道:“祭肜你去助酆泰一臂之力,莫要在耽搁时间了!”

“末将遵命!“祭肜单手勒紧战马,手中的银枪猛然拍打这战马的马臀,直冲向阵前的李归仁。

“以多欺少!算什么好汉!冉闵来也!“冉闵眼看着敌军要一打二,不由自主的勃然大怒,猛催着胯下的战马,手中的两道长兵上宛如寒光,看的人心惊胆颤。

“叮,冉闵双枪属性发动,武力值加4,当前武力110,双刃金光矛武力值加1,赤炎驹武力值加1,睚眦锁子甲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113”

冉闵身上所穿的睚眦锁子甲宛如一只猛虎,张牙舞爪的好不吓人,而冉闵也懒得和他们墨迹,双手各是拿着一柄双刃,手中银光一闪,直接将李归仁震荡来来,随后冉闵不再犹豫,一招双龙出海直奔着祭肜和酆泰,猩红色的血气,覆盖在冉闵的双臂之上。

酆泰和祭肜两人面色大变,急忙招呼着手中的兵刃格挡,只听得:“哐当……咔嚓!”

冉闵手中的光刃直接刺穿了两人的盔甲,铁器的摩擦声异常刺耳,两员虎将直接当场身陨,被冉闵震荡开来的李归仁原先还颇为不满,此刻鬓角的冷汗自面颊划过,寒风一吹,李归仁打了个激灵,喃喃自语:“这还是人吗?”

冉闵却是懒得在搭理这个家伙,双臂合并,将两个尸体高举砸向韦睿的阵营,冷哼道:“还有谁!”

“将军威武!将军威武!”麾下的士兵齐齐甩动着手中的兵器,用刀背拍打着盾牌的正面,为冉闵鼓舞助威,毕竟冉闵斩杀了敌军上将,他们如何不喜呢。

“混账!”正在军中坐阵的余化龙坐不住了,催着胯下的战马,冲杀而长,眼见冉闵抬手间击杀了酆泰和祭肜而将,余化龙心中不敢大意,从怀中掏出金镖,双目如虎,怒喝:“去!”

“去!”余化龙卷着自己背后的披风,单手一甩披风,数十把飞镖直飞向冉闵。

“叮,余化龙飞镖属性发动!每多一镖武力值加1,最多可发10镖!当前为10镖!余化龙乌云兽武力加1,十镖中一镖为化金镖!武力值额外加1,基础武力值101!当前余化龙武力值113”

玉女心经 书包网辣文

“嗯!”冉闵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双兵上下挥舞,有条不稳的将余化空的飞镖尽数打落,可谓是眼疾手快,左右纷飞,只听得:”叮叮当当!”

数十个声响!数七八个飞镖都被打翻,冉闵神色淡漠道注视着余化龙,眼中满是不屑之色,怒喝道:“哪里来的宵小,尽使这般腌臜手段!”

余化龙眼看冉闵躲过自己飞镖,一连十镖连冉闵的盔甲都没碰到,当下不敢迎战,调转自己的战马不在向前,后面的韦睿也觉得情况不对,当下拔剑怒喝:“全军冲锋!”

“呜呜呜……呜呜……轰轰!”战鼓的号角被缓缓吹响,余化龙听到这战鼓声,也是松了一口气,正要冲上去和冉闵近战,他也是十分危险的,看着眼前的战况,催着着自己的乌云兽,手中的长枪大开大合,杀向敌军军中,但却和冉闵保持距离。

冉闵眉头紧缩,看向毫无动作的吴起,只能调转马头,拔马回阵。

吴起抚摸着自己的胡须,面色渐冷,但却并未着急出手,拿起令旗:“耿恭!”

“末将在!”

“你率领前军防御,等候我进攻的将令,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出击!”吴起率先将手中的第一道令旗交给耿恭。

耿恭也毫不畏惧,接下了将令翻身骑上战马,来到大军阵前,怒喝:“刀斧手在前,立长盾,长矛兵列长阵!弓箭手准备!”

“将士们!给我冲啊”余化龙催马而上,这一刻他又行了。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