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小说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嘈杂的叫骂声,夹杂在雨打林叶的呜声中,仿佛是来自另一世界的异音。

风声微响,林间树梢上又多出了一道飘然绝尘的身影卓立,脚掌落在不足婴儿手臂粗的枝干上随风上下摇摆,却宛如浑身没有重量般丝毫没有下坠跌落下去的迹象,展现出了高绝的轻功造诣。

“你刚刚那一个鸡蛋若是用得毒针,这少林新任方丈岂非就

天官赐福小说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直接宣告去了阎王殿?”

落在树梢上的男子手指摸了摸嘴角上的胡须笑道。

一道声音从其另一侧传来,“少林和尚虽然看似迂腐得可恶,但他们至少有一点还是值得人钦佩的,那就是并不怕死,杀一个不怕死的人,这本就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不过好在他们不是没有怕的事情,他们怕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唾弃她们。”

摸着胡子的男子脸颊笑出两个酒窝,看向一侧的红衣人,道,“所以说这样的和尚到底该不该死呢?”

“该死!”另一侧的声音毫不犹豫果断道。

男子无奈摇摇头,“因为是敌人。”

“不错。只要是敌人,那就该死。”

男子又道,“若是他们会被这样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骂得醒悟过来,选择不再成为敌人呢?”

“他们最好醒悟过来,这是他们最好的一条路。”

男子笑道,“我很少杀人,如果杀了人,我一定要喝酒。”

另一道衣袂飘飞声也落到了林间,是名魁伟壮硕的豪汉,道,“没有杀人,我也要喝酒。”

男子道,“因为你离不开酒,但你却几乎不杀人。”

豪汉道,“我杀人,却只杀该杀之人。我喝酒,也只和对的人喝酒。”

另一侧的红衣人道,“你们都太麻烦了,没有酒我就不喝,没有敌人我就不杀,若有酒我就喝酒,若有敌人我就杀人。”

“呵呵呵......教主说得不错,你们都太麻烦了。既然敌人已经来了,无论他们是谁,无论他们要做什么,只要他们和本宫最心爱的寨主作对,那他们就得死。”

婠婠娇甜的声音突然传来,使得萧峰和陆小凤皆是对视一眼,均道看来稍后要邀约着一起喝酒了

天官赐福小说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四人简简单单那的一番对话,其实也就是各自性格、原则、立场等等各个方面的反应与对碰。

萧峰和陆小凤俱有侠义心肠,主张得饶人处且饶人,东方不败和婠婠则更为果决狠辣,主张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四人简单的一番交谈,其实也就相当于对接下来战斗进行方式的投票,结果是以二对二平局收场,所以接下来对付各大门派的战斗,四人将会秉承各自的品性而战。

各大门派的最终结局如何,便全看是落入谁的手里了。

这种情形,也完全在江大力的意料之中。

他当然清楚,无论是萧峰还是陆小凤等人,都是有着各自性格的独特古籍主角。

他与这些人能成为朋友,也是彼此的性格互相吸引,相互敬重。

故而这种对敌之事,江大力也不会刻意去使唤指挥这些朋友如何去做,而是放任这些朋友自己思考,以自己的方式解决事情。

这也是相处不厌的最正确交往方式,而非上下级那种绝对命令的指示。

如此真心换真心所交的朋友,才能最终走到最后,肝胆相照,出生入死,而非时刻担心背后被捅一刀。

不过江大力也并不是就不会加入自己的一些看法和选择,东方不败和婠婠二人其实就代表了他的看法和选择。

对敌人,他的看法便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但这些想法,他不会吩咐给萧峰和陆小凤二人,强加自己的思想既是对朋友的不尊重,也是对这份友谊的看轻。

他只需让想法跟他一致的东方不败和婠婠共同前往,便是成功实施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即使这次战斗他并未参与,却也已将想法通过东方不败和婠婠带到,看似是四个人投票,其实却是五个人投票,票数多的选项已经出现。

...

此时此刻,漫天暴雨当中,六大门派七十多名高手已被来自周边村镇的数百名村民纠缠得灰头土脸,各个已在暴雨泥泞中淋成了落汤鸡。

这些掌可开碑裂石,腿可摧亭撼柱的江湖高手,对着各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打又打不得,骂又有损形象,只得在烂鸡蛋和烂菜叶中四处闪躲,狼狈向着杏树林后撤,狼狈的形象被远处躲在丘陵以及山坳中的诸多黑风寨玩家目睹,均感觉异常痛快。

你们这些名门正派不是经常自诩英雄,标榜正道吗?

现在暴雨中被数百村民唾弃的滋味儿,感觉如何?

不少玩家已将此等狼狈滑稽的一幕拍下来,发到了江湖论坛上,迅速引爆热点,吸引无数玩家吃瓜围观,放肆嘲笑。

“噗哈哈哈,好啊,干得好啊,这些所谓的正道老邦子真当我们玩家是傻子吗,我们八荒弟子是有任务就接没错,但也要看任务报酬以及难度,正道公敌这种难度与报酬完全不成正比的任务,谁接谁是傻子哟。看看他们现在的狼狈样,还没见到黑风寨主就已经被整得这么惨。”

“这叫整吗?这是宋国百姓对侮辱宋国英雄的人深恶痛绝的恨!你说少林峨眉这些自我标榜的名门正派的家伙,当综武世界衙役当惯了,管得宽,现在都管到了宋国英雄的头上,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害!别提了!我在少林做八荒弟子副业发展得好好的,岂料人在寺中坐,锅从天上降。

居然提出要我背叛八荒联盟的无礼要求,这可能吗?这不可能!

我们八荒弟子每个人都有高尚的职业操守,对祖师爷忠贞不渝,怎么可能做反骨仔?如此少林和尚不当也罢,贫僧改匪号光头,上山玩女人去。”

“楼上大师敞亮,我是昆仑的,今日刚判门,人已在扬州簪花楼,和几个同日判门的弟兄相邀痛饮一番,大师若是有雅兴,不若改道扬州簪花楼一起坐坐,兄弟我做东一起听听花曲看看美人儿!”

“诸位判门的好汉为何都如此洒脱?离开了自己宗门,一身辛苦所学武艺日后该如何提高啊?”

“楼上的怕是新入江湖的雏儿吧?如今天下谁人不知——天下武功出黑风,山寨出品必属精品。之前当八荒弟子,也是想通过黑风寨偷偷摸摸学习自家的进阶武学,现在撕破了脸皮,那就直接上山学习,又有什么打紧?

害!不说了,我也赶紧打马去扬州簪花楼了,八荒弟子转正黑风寨弟子,扬州簪花楼全场七折优惠,看美人儿使老子身心愉悦。”

江湖论坛上,诸多玩家们看笑话的同时,一些在同日判门的少林、昆仑甚至唐门、三茅宫的八荒弟子俱是活跃在热点前沿,欢天喜地庆祝从此不再做地下党,八荒弟子转正黑风寨正式成员。

一众发布现场视频的黑风寨玩家看到论坛上的动静,皆是更感畅快有趣。

负责带队的李剑锋抹去额角淌水的一缕头发,眼看着那边村民们的闹剧几乎就要宣告落幕,便要抬手宣布下一步的命令指示。

一名山寨玩家兴冲冲从山坳外带着几个质朴村民快步冲来,对着李剑锋汇报,“大当头,给村民们的物资已经快用光了,他们几个都是来领物资的。”

几个局促的质朴村民纷纷附和。

“是啊,大当头,臭鸡蛋已经用光了,那好鸡蛋俺们寻思也不能砸给他们,太糟蹋了粮食。”

“不错!一口好的都不能给他们吃,要不是村里的粪便清晨便都用来施肥了,俺非得给他们来一瓢。”

“大当头,再给我们一些臭鸡蛋吧。”

几个山匪玩家闻言差点儿笑出猪叫声,直道这些村民不愧是出生在土匪窝附近的,都太热情好客了。

李剑锋含笑摇头,对几个局促的质朴村民道,“诸位乡亲父老,眼下欢迎活动也差不多火候了,臭鸡蛋咱们山寨也已经都告罄了,接下来就是咱们要真刀真枪的跟他们干一场了,你们还是快快撤退吧。”

一名村民失望道,“那还能提供一些其他的物资吗?俺们看到山寨有人曾丢出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一下能炸破一方石头,那玩意儿好。”

李剑锋面部肌肉一跳,尴尬笑道,“那是霹雳火,威力非常大,很危险,并不适合。”

另一名村民争道,“怎么不适合?咱们黑风大王不是说了只要是合理范围内的物资,都能提供给俺们。”

众玩家面面相觑。

这群村民还真是彪悍啊,不愧是黑风寨附近出生的山民,天生就有干山匪的潜质。

霹雳火那玩意儿也能叫合理范围内的物资?那东西便是山寨内都数量很少,一下子砸过去,估计六大门派的人都得像是炸鱼一样炸死好几个。

...

暴雨哗哗地直往下泼,泼得六大门派的人眼睛几乎都要睁不开,耳边还能听见林子外一阵阵惊心动魄的叫骂声,感觉脸上,身上,黏糊糊的,全是臭鸡蛋的蛋液以及恶臭味儿。

不过此时退入了林子中后,那一群简直比千军万马还要可怕的村民总算都没有再追进来,六大门派的一众高手纷纷松了口气,感觉简直比跟数百个顶尖江湖高手生死厮杀还要可怕,更难堪至极。

“黑风寨主蛊惑如此多愚民维护他,这就是以软刀子扎***迫我们难以上山找他的麻烦。”

昆仑七子中的一人脸色难看愤怒低喝,浑身一震,气劲震散身上的菜叶子。

“阿弥陀佛!”

玄寂低宣佛号,“由此也可看出,这黑风寨主,还是惧怕我们正道联盟的力量,这才派遣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阻道,他已经恐惧了,所谓邪不胜正,我们只要坚持上山,他就会更恐惧。”

周遭众人均是精神一振,大感赞同,却又在瞬间不少人都心生警兆。

“呵呵呵,你们正道中人,还真是喜欢给你们脸上贴金!堂堂黑风寨主可不怕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乌合之众。”

一道柔美低沉的声音突然传来,在林间传荡开来,引起众人色变。

“魔女婠婠!?”

灭绝师太面色一沉冷喝。

婠婠甜美的声音再次传来,声音又变了方位,从西侧传来,道,“本宫现在已是新一代阴后,而不是昔日的魔女,你们这群所谓正道之人,是否今日也要将本宫也给诛了?”

她的声调虽是无比温柔,但语气却显然对正道众人深恶痛绝。

林子内诸多高手皆是神色凝重功聚双耳,监听四面八方的动静,却无人能发现其具体位置所在,每个人心中都泛起怪异莫名的感觉。

好像婠婠能化身千万,同时存在于不同的地方,把林子重重包围,再通过不同位置的化身跟他们说话。

这种来自《天魔秘》内的天魔妙法,果真是不同凡响。

黑风寨主本人就已是可怕异常,又有这魔女助纣为虐,简直已是魔焰滔天。

六派之人心情沉重之时,一道身影已是斜斜飞到林子中雷雨交加的疏密之处,一阵动人心魄的铃声伴随笑音陡然响起,使得不少功力稍低之人俱是精神恍惚。

在这同时,道道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悚然杀机,自林内光暗交错处诞生,诸多坠落下来的雨珠仿佛瞬间化成一个个杀器,陡然一震,噗噗噗大面积激射向六派之人。

杏林杀局已起,抬着逍遥王的那顶轿子,也在风雨飘摇之中,终于抵达了黑风寨主山道下的山脚处。

山道上,早已立成两排的黑风寨山匪,各个穿戴蓑衣,戴着斗笠,于暴雨中腰杆挺直如标兵卓立,一张张铁坯般的脸颊冷硬注视着雨中小轿,既不欢迎,也不阻拦......

...

...

(求月票!上午月票要求没到,我还是多写了点儿!够自觉啦!)

喜欢金刚不坏大寨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