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学生夏天最新章节 组织部长玩公安局长全部

  • A+
所属分类:包子机

小鱼干知道话题回避不了,但是又不太想说这个话题:

“我怕你去找他,你打不过他。你去找他吧,他可以狠狠修理你一顿,不行,他会把你打死……”

“我不去找他。但我很想知道前因后果。他为什么追猎你,他到底是谁。你一直留在这里,是因为有什么原因,还是因为你只能留在这里面?”

白雾一边吃着“感谢小妈不毒之恩”的食物,一边追问。

“你能不能一次只问一个问题,我一下想不过来,不对,我想得过来,但你一次只能问一个,嗯,没错。”小鱼干不怎么聪明的亚子。

白雾点点头,狼吞虎咽吃完了一个比毒蘑菇都更鲜艳的草莓酱甜甜圈后,说道:

“追猎者是谁?”

“不知道。没有问过名字,他的记忆里也没有任何线索,他掌握了我的一部分能力后,我就不敢进入他的记忆了。”

“我被骗过一次,我上当了,我故意的,是我不知道……是我故意的。”

白雾大概懂了,这个人既然是追猎者,那就自然会布置陷阱。

他很有可能和自己一样,察觉出了这里头的门道。

不过要找到小鱼干,那得穿过多少道门?尽管追猎者到来之前,小鱼干应该不会藏得太深……

白雾隐隐察觉,对方的能力可能不止是偷取对手技能这一点,还有更为强大的能力。

而偷取了小鱼干一部分能力后,这个人就更加清楚这个世界。

小鱼干也想过从这个人被交换的记忆里了解这个人的来路。

但很可惜……对手已经通过掌握了一部分小鱼干的能力,来制作“陷阱”。

理清了过程后,白雾又说道:

“追猎者的能力,你清楚吗?”

“不清楚……很可怕,不能让他碰到你,但是他有很多手段碰到你。”

“比如?”

“红色的箭矢,植物藤蔓,还有小鸟,毛毛虫……奇怪的风。他能力很多很多……我记不完。我记得完,我就是忘记了。”

我记得住,但我忘了……白雾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位小妈。

但从小鱼干给到的信息来看,似乎已经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红色箭矢是纯粹的能量,植物藤蔓,小鸟,虫子……这些是另外一个能力体系了,奇怪的风……天候么?还是元素系?这个人到底是掌握了多少种能力?”

“不对,既然对方可以偷取技能,倒也不奇怪。看来是一个很麻烦的对手,如果不是掌握着井之力和嫉妒大剑,现在的我……还不是他对手。”

白雾意识到,这个对手的速度力量其实和自己差不多,大概也是十二阶伴生之力的水平。

但追猎者的强大,并非井五那种力量速度上的纯粹数值压制,而是一种风格上的压制。

“他狩猎你的原因呢?是不是和井三有关?”

“你也知道井三吗?是你爸爸告诉你的吗?你爸爸怎么说的?”

“我自己知道的。”

“噢,不想回答了。还是要回答,回答吧。”

小鱼干整理了一下思路:

“井三来过这里,但后来离开了。”

“他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白雾递给小鱼干一块千层糕。

小鱼干摆了摆手,目光甚至有些嫌弃:

“抓我回去。”

“为什么要抓你回去?”

“井一想要我回去。”

这是一个理由,井三帮井一也合理,目前来看,井一的地位挺超然的。

但也有一些问题,白雾又递过一块巧克力:

“井一难道不想老k和白远回去嘛?你比他们的优先级更高?”

小鱼干依旧没有接过白雾的食物,这次是一脸“和笨蛋吃饭也会变笨”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

“他需要我,分裂我。”

“分裂?”

白雾意识到了小鱼干现在这个样子,说话有时候无法隐藏自己情绪,可能与这个“

极品全能学生夏天最新章节 组织部长玩公安局长全部

分裂”有关。

“白远说,我的精神力很强大……能够分裂出扭曲现实的物体。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小鱼干若有所思,随后说道:

“农场里的大家,都对我不陌生。但是我明明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

“我喜欢他们,我喜欢白远,白远不让我跟他们说话,我不喜欢他们,我是喜欢的……”

白雾看着有些失神的小鱼干,联想到初代说的一些话,他猛然间明白了。

小鱼干的精神力已经强到可以扭曲现实了。

而农场主,井一显然是利用这一点,在进行某种实验。

小鱼干一直被关在了某个地方。

或许是农场的某一处禁地?这不重要,总之她是被关着的,从来没有见过农场里那些快快乐乐的孩子。

但那些孩子却见过她。

这就是分裂。

小鱼干的精神力,在农场主的引导下,也许分裂出了一个副本……

这个副本和小鱼干长得一模一样。也具备小鱼干一部分的精神力,资质极高。

这或许让农场主看到了某种一劳永逸“量产”字母牌的可能性?

这都是白雾的推断,没有证据。判断依据是小鱼干所说的一句话——

“他们都对我不陌生,但我明明没有见过他们的。”

顺着这一点白雾可以大胆假设。

在这个量产计划实施前的实验阶段,农场主可能进行过好几次实验,分裂出来的“小鱼干”,也许性格都有不同。

但这种细微的差异,只有白远注意到了。

白远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一模一样的人。于是白远开始调查分裂体。

最终还真被白远发现了小鱼干的本体,找到了那个禁地。

小鱼干绝对是k级别的,甚至可以说k级别都不足以形容她。

白远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知道外面的都是假货,这个才是真货。

白远或许是取得了农场主相当程度的信任,最后玩了一出假货换真货……

禁地里的是假货,农场里与大家一起玩耍的是真货,而小鱼干虽然演技拙劣,但白远很严厉的让其不准与人多说话,少说话,就能少犯错误。

这个推断没有任何实证,但如此一来,就和小鱼干所说的完全吻合了。

白雾不得不说,白远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块儿,其造诣无人能及。

“分裂……是不是让你用精神力,创造一个与你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我不记得了……好像是的……很痛苦,像是被人用刀切开……是白远救了我,白远对我说,以后就不会这样了。”

像是被人用刀切开……白雾无法想象那种痛苦。

何其可怜的一个人,在农场的时候被农场主利用,脱离了农场主后,又被白远利用。

其实都是痛苦的经历,但因为后者没有前者那么痛苦,让这个女人以为这就是生活开始变得幸福。

以为这就是有人来救赎自己。

但白远的谎言,只骗了她一时,换一个人,就会渐渐明白过来,白远只是在利用她。

可这个人是小鱼干,她是那种你骗她一时,她便愿意被你骗一辈子的人。

白雾递给小鱼干一块金枪鱼三明治,小鱼干依旧摇头不吃。

白雾也不在意:

“所以井三是代替井一来抓你回去,但井三最后迷失了。这么看来……井三陷入轮回,也许是井一的安排?“

“我不知道。井一……很可怕。”小鱼干下意识缩了缩头。

“然后井三来过记忆世界的消息被人知道了,这个人毁了一艘方舟,然后又来到了另外一艘方舟,他的目的很明显,是和井三有关,但为何一直狩猎你呢?”

白雾问完的瞬间,自己想到了答案:

“他想拿回井三的记忆,而如何找到井三的记忆,如何将这些记忆还给井三,只有你能做到?只有不断的触碰你,才能获得你的全部能力?”

“你很聪明,不聪明,聪明的,不聪明……”小鱼干的表情是有些高兴的。

所以这个矛盾句子,最终还是落在了聪明上。

于是下一秒,小鱼干把甜食收回去了。

那是给笨的人吃的,既然他不笨,那就不给他吃了。

白雾这次倒是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小妈的逻辑,以为是她饿了,也不在意,准备继续拿一块小饼干的,但被小鱼干啪的一下,打在了手背上。

白雾愣了一下:

“小气。所以你知道井三的记忆世界吗?理论上来说,对方也有另一种可能,单纯的觊觎你的能力,同时,他也不一定是站在井三这边,可能只是想知道井三的记忆里有什么。”

“你说的对,我知道井三的记忆,我不告诉你,那里很危险。”小鱼干认真说道。

白雾不着急,先问另一个问题:

“你不敢离开这艘船,是害怕吗?”

“离开这里了,井一会抓我回去。外面没有我的去处,白远不要我了。”

白雾听得有点难受。

好在这个世界,并不枯燥,但七百年来,小鱼干也无法安心的享受记忆里的世界,因为这里还有一个追猎者。

他理清了思绪,源头就在井三。井三的记忆世界里一定藏着某些信息。

追猎者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纯粹的邪恶阵营,是井三或者井一手下的精锐。

另一个可能性不大,但白雾的直觉,更愿意相信另一个可能性——

追猎者不是有着自己的目的。他或许不属于林锐这样的救世者,也不属于井势力的灭世者。

“告诉我井三的记忆该怎么进入,或者带我进入井三的记忆。”

“很危险,不能让你去。”

一番攀谈后,小鱼干倒是没有了想要整治白雾的心思。

她不是初代说的难以相处,她只是因为说话过于直白,让人觉得难以相处。

白雾说道:

“等我恢复好,就带我去探索探索那个地方。很危险,想必你是知道了记忆里有什么?”

“不知道,我只看过一眼,就被吓得离开了,不对,是不感兴趣,离开了,是吓到了,是不感兴趣。”

“简单描述一下?”

“描述不出来。很扭曲。”

白雾看着小鱼干一脸思索的样子,以为小鱼干想不出什么了。

但这个时候,小鱼干忽然说了一句话:

“也许藏着杀死井的方法。”

白雾一愣,立马问道:

“这是谁告诉你的?”

“猎人。”

追猎者?

白雾眯着眼思考起来。

藏着杀死井的方法……也许藏着……

这说明追猎者也不确定,有意思了,那么追猎者进入记忆世界,到底是为了让这种方法不被人知道,还是为了让他自己知道杀死井的方法?

如果是后者,这个人或许不是朋友,但至少不是纯粹的敌人了。

得去井三的世界看看……如此一来,就能够把在小鱼干身上的危机,转移到自己身上。

虽然白远的债,不该由自己还,但即便没有白远这一层关系,白雾也想对小鱼干好一些。

“小鱼干……”

“你要叫我……算了,你和他们一样,叫我小鱼干吧。”小鱼干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气馁。

“我不会一直留在这里,我来到这里,是调查游轮禁地的秘密,也就是记忆世界的秘密,但这个地方我大概已经清楚,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疑团。”

白雾神色认真:

“井三的记忆。这个人的记忆里不管有什么,哪怕只是一片纯粹危险的空间,也有去探索的价值。老k死了,但我还活着,他要做的事情,并不是我想做的事情,但至少是一个方向。”

这有些晦涩的话,小鱼干竟然听懂了。因为在分别的时候,小鱼干还记得自己与老k的对话。

“你不跟我一起吗,白远说了,人类世界会毁灭的。老k,你跟我走吧。”

“你自己回去吧,躲在里面,再也不要出来了,除非有一天,我和白远喊你出来。”

“你们还会来找我吗?”

“会的,等到扭曲消散,等到那些强大的怪物永远的消失。”

“我会很想你的,你很丑,但我会想你的。”

“咳咳咳你还真是……我也会想你的,你要听话,躲在里面,不要出来,那个地方没有人能够接近你。”

“老k,你一个人会觉得孤独吗?”

“应该不会吧。”

“为什么。”

“现在没有同行者,但以后一定会有的。”

白雾不是救世主,至少不以救世主自居,但所作所为,至少和初代是一个方向的。

小鱼干有点恍惚,七百年很长,但对于心思单纯的她而言,一切宛若还在昨日。

白雾说道:

“越危险的地方,越有探索的价值。”

“我不想你去,但你该去……你去吧,可是你能不去吗?唉,你去吧,我带你去。”

小鱼干知道的。

老k不会回来了。

白远不会回来了。

她躲在记忆里的方舟中。

将方舟解体了一次又一次。

也将方舟修补了一次又一次。

但无论怎么缝缝补补,那些从生命中离开的人,都不会再出现了。

三个人重聚的日子,七百年等不到,一千年也等不到,永远都等不到。

眼泪从小鱼干脸上抖落,泪水来得如此突然,,让白雾有些错愕,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原本平静的女人,竟然在顷刻间被庞大的情绪淹没。

错乱的表情,渐渐只剩下无助,孤独与悲伤,她带着绝望的哭腔祈求着:

“那个地方很危险,你能答应我回来吗?你能不骗我吗……你们能不能不要老是骗我啊……你们能不能,说了要回来,就真的会回来啊……”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