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女教师波多野结衣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慕容丹砚摇了摇头,正色说道:“野草虽然柔弱,可是正所谓柔能克刚,这一丛野草聚在了一处,与一大团棉花也没什么两样。妹妹手中的宝剑虽然是一柄利器,而且方才你用剑削砍野草之时也用了全力,可是你不懂得如何巧妙使用出剑的力道,虽然有利器在手,也将全身的力气使了出来,却只能将这丛野草压倒,而不能将它们斩断。”

王小鱼听慕容丹砚说到这里,心中一片茫然,不过似乎又有所领悟,但是仔细推想,却又想不明白。她只觉得自己如同身在一条漆黑的洞穴之中,虽然离着洞口已然不远,双腿却迈不出去。念及此处,她心下越发焦急,正想催促慕容丹砚快此将其中的奥妙说给自己,只听慕容丹砚接着说道:“妹妹方才砍的只是野草,无论是否可以将其斩断,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与敌人交手之时,像方才那般全力出剑,一击不足,自身便会露出极大的破绽。如妹妹方才没有砍断野草,身子被自己出剑的力道牵引,险些打了一个转儿。此时长剑在外,身子又不听自己的使唤,敌人若是趁此机会反击,只怕妹妹有性命之忧。”

王小鱼越听越是心惊,心中沮丧之极,暗想我跟着慕容姐姐练了数十日衡山派剑术,自以为颇有进境,可是连一丛野草都砍不断,而且确如慕容姐姐所说,野草只是死物,我尚不能将它斩断,若是遇上武林高手,我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念及此处,王小鱼面如死灰,身子竟然微微有一些颤抖。

慕容丹砚见王小鱼脸色惨白,知道她心中沮丧,急忙接着说道:“小鱼妹妹也不必如此难过,你聪明伶俐,用功又勤,假以时日,武功必定会突飞猛进。只不过妹妹学剑时日太短,许多剑道的微妙之处还不晓得。比如厉大侠方才以长刀砍削野草树木,看似仗着长刀锋利才能奏功,其实他所用的只是巧劲罢了。否则他手中的长刀再锋利,要将这么多野草和荆棘树斩断,即便他内力深厚,也非得手足酸软不可。而且以刀砍树,若是一味蛮干,只怕砍不上五六株荆棘树,长刀就要卷刃而不可再用。”

王小鱼性子急躁,听慕容丹砚说了半天,仍然没有说到点子上,心下焦急,忍不住抢着说道:“慕容姐姐,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呀?我都要急死了,你就不要慢吞吞地折磨我啦!”

慕容丹砚微微一笑,右手反手拔出背后的长剑,随手一剑削去,方才王小鱼无法斩断的那丛野草齐齐断开,枝叶簌簌落下。王小鱼心下大惊,颤声说道:“慕容姐姐,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慕容丹砚笑着说道:“其实要斩断这些野草,关键要懂得如何发力。野草柔弱,看似一碰即断。可是正如流水一般,要想以强力阻断,势比登天还难。是以出剑削斩野草之时,不能一出手便用全力,须得等到长剑与野草将触未触之时,再将力道集于剑锋之上。如此一来,野草的韧劲不会被剑锋激发,立时便会被剑刃斩断。若用于临敌之际,不只可以省下许多力气,而且能够一击杀敌。”

王小鱼听慕容丹砚说完之后,心下似乎明白了几分,不过仔细推想,仍然有一些茫然。慕容丹砚知道她并未全盘领会自己说的这番话,却也并不奇

极品女教师波多野结衣小说完整全文

怪,接着说道:“学剑之人,要通晓这些剑道的奥妙,须得苦练之后才能顿悟。小鱼妹妹不必多想,不妨依照我方才说的法门,试着用长剑削砍野草,或许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王小鱼点了点头,眼睛看着右首一丛野草,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挥剑向那丛野草削了过去。只是此番她出剑之时,初时并未用力,直到长剑眼看着就要触碰到野草,她才突然发力。只听“唰”的一声轻响,那丛野草大半被王小鱼一剑削断,不过仍有两根野草甚是坚韧,只是被长剑压倒,并未被长剑削断。

王小鱼见自己这一剑仍然未能将野草尽数削断,心下颇为沮丧。慕容丹砚却笑着说道:“我只是稍加提醒,小鱼妹妹便能将这丛野草大半斩断,这份悟性当真是天下少有。只须再练上几日,小鱼妹妹便能明白出剑时巧妙运用力道的诀窍。到了那时,仗着手中这柄锋利的宝剑,妹妹的武艺必定大有进境。”

王小鱼听慕容丹砚如此一说,心下一怔,随即大喜,笑着说道:“多谢慕容姐姐提醒,我似乎已经懂得如何运用利道出剑啦。”

慕容丹砚笑道:“道理都是从苦练中得来的。方才厉大哥挥刀斩断草木,每一刀挥出之时,用的尽是巧力,直如

极品女教师波多野结衣小说完整全文

疱丁解牛一般,草木应手而断。我看到厉大哥出刀,这才想起我爹爹教我练剑时的说过的道理。是以小鱼妹妹若想道谢,也该向厉大哥道谢才是。”

王小鱼点了点头,只是看到厉秋风站在黑藤墙下,正自在黑藤墙上寻觅着什么,生怕自己上前说话,扰乱了他的心神,是以小声说道:“厉大侠不晓得在找什么东西,咱们暂时还是不要打扰他为好。”

慕容丹砚心想你总算知道不应当莽撞行事了,这倒是一件好事。王小鱼此时心下兴奋,趁着厉秋风没有招唤自己和慕容丹砚前行,右手举起手中的长剑,依照方才慕容丹砚教给她的法子,一连向六丛野草削砍了下去。初时她尚不能将野草尽数斩断,待她砍到第五丛野草之时,长剑掠过之后,野草齐齐断开。王小鱼心下大喜,右手长剑一挥,只听“唰”的一声轻响,第六丛野草应手即断,枝叶尽数散落于地上。

直到此时,王小鱼才初窥剑道门径。日后她终成为一位剑术高手,推根溯源,便是得益于慕容丹砚方才所说的那番话。只是慕容丹砚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王小鱼削砍野草之时,她只是痴痴地看着厉秋风的背影,心下暗想,厉大哥的刀法举重若轻,走得是阴柔的路子。我听爹爹说过,他三十岁之前,出剑之时刚猛无俦,即便与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中的金刚伏魔刀法相比也不遑多让。不过三十岁之后,懂得了以柔克刚的道理,再出剑时,刚猛之力渐少,阴柔之力渐增。等到五十岁之后,方能阴阳融汇,刚柔并济。厉大哥出刀之际阴柔诡异,可是有时却又快若闪电,刚猛之极,难道他不过二十多岁年纪,便已领悟到我爹爹五十岁后才悟出的武学之道么?

喜欢一刀倾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