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穿越到很开放的世界 公么吃奶满足了我苏媚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看裴弘元舒朗的样子,说话不紧不慢,透着耐心,现在的他,至少不是难过的吧。

他三年前为了她几乎丢了性命,就连永青都看得出来他喜欢她,她也不能装糊涂觉得他是真的放下了。

如今他前尘皆忘,真真正正成了她的长辈,对彼此都是好事吧。

裴弘年微笑,“堇儿与忠勇王自小熟识,是最熟悉他的,堇儿的感觉自然也是最准确的。想必,他是真失忆了。”

幼菫觉得裴弘元陌生,这倒的确是佐证他失忆的重要一点。

就连萧甫山他自己,也觉得裴弘元就似变了一个人,他说的话也没什么破绽。

可这些并不能解了他的疑惑。

“皇上可问离谷主其中细节了?为何让离谷主这么着急走?”

裴弘年道,“离谷主与他说的一般无二。离谷主已经七十多岁,离开灵泉谷多年,一直盼着回去安度晚年。可苦于忠勇王昏迷不醒,一拖就是三年。如今他好容易得以解脱,自然是要迫不及待走了。”

他看萧甫山眉头紧锁的样子,笑了笑,“忠勇王失忆于你又无大碍,你又何必这般苦恼。”

萧甫山沉眉,“只是疑惑罢了。”

他怎会苦恼。

如今裴弘元醒了,且不是被幼菫唤醒的,解了自己大半的烦恼。

再失忆了,又把剩下的烦恼给解决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他心里有些不踏实。

萧甫山没有久坐,很快就告辞了。

幼菫猜测他是去调查裴弘元的底细去了。她既然来了,自然是要陪父皇母后说会话再走,就没有和他一起走。

裴弘年坐到幼菫身边,揉揉她的脑袋,“这是好事,你该高兴才对。”

幼菫喝了口豆浆,叹息了一声,“我知道。王爷之前一直对王叔介怀,现在这样,倒是一了百了了。”

裴弘年拿帕子擦了擦她的嘴巴,含笑道,“高兴些,不必想太多。”

幼菫脑袋靠在裴弘年肩膀上,问道,“父皇,你现在可还对父亲介怀?”

裴弘年沉默了片刻。

“怎么可能不介怀呢?他只要惦记着你母后一日,我一日就放不下心来。”

幼菫笑,“对啊,我只要一提让父亲来,你就吓坏了。我看你比王爷还要小心眼,父亲待我那么好,把什么都让给你了,你还防着他。”

裴弘年眼眸晦暗,“这种事,谁又大方得了。何文昌他若是有机会,也不会对我手软。”

幼菫听不得别人说父亲的不是,她撅着嘴哼声道,“父皇果真是小心眼。父亲才没有你想的那么霸道。”

裴弘年低头捏捏他的鼻子,“小丫头,我可是你亲爹,总是向着他作甚。”

幼菫嘻嘻笑。

在她心中,还是父亲更亲近些。

裴弘年又引回正题,“忠

女主穿越到很开放的世界 公么吃奶满足了我苏媚

勇王失忆,安西王便不会有我这些烦恼,比起我来,他可幸福太多了。”

“嗯。的确是值得高兴的好事。”

幼菫倚在裴弘年怀里,烘着暖融融的红炭,眼皮越来越沉,最后沉沉睡了过去。

裴弘年垂眸看她这么快就睡了,笑了笑,轻声说了句,“你也比你母后幸福啊。”

他揽着女儿闭目眼神。

待她睡踏实了,方抱起她放到后面的的软塌上,帮她盖上被子。

周玉寻了过来。

见幼菫睡下了,拉着裴弘年去远一些的地方坐下,低声说话,“我就说怎等了这么久也不见堇儿过去,她最近觉可有些多。”

裴弘年暖笑,“她年纪还小,自然是贪睡些。”

周玉睨了他一眼,“堇儿十九了,转过年就二十了,你总把她当小孩子。倒是永珩,才三岁的小娃娃,你倒拿着当大人待。”

“小丫头自然要娇贵一些,男孩子怎么比的了。”

裴弘年给她倒了一杯豆浆,“堇儿剩下的,你喝了吧。”

周玉接过豆浆,笑着摇头,嗔道,“得亏我是亲娘,若是后娘,早晚就被你气死了。惯女儿惯成这个样子,比起……”

她突然刹住了话,裴弘年不喜欢听何文昌,还是别提了吧。

她喝了口豆浆,看了

女主穿越到很开放的世界 公么吃奶满足了我苏媚

眼脸色明显没那么愉快的裴弘年,“你平日里这般宠着堇儿,你没见安西王看你的眼神,恨不得在你身上戳几个窟窿。”

周玉提女儿时,有时难免会提到何文昌,裴弘年虽心里不痛快,却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如今的阿芙可不是当年那般柔弱文静的性子,那些年的经历让她变得冷静,坚韧,有主见。

若是不小心惹恼了她,说不得就给赛德可乘之机了。

裴弘年拿出对待女儿的耐心来,哄着媳妇,也帮她擦了擦嘴。

他一边说着,“我宠女儿,关他何事。反正他也打不过我,只能看着干生气。”

周玉在帕子上闻到一股脂粉味,正是女儿的味道。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强词夺理,简直跟他讲不通。

“你这个好父皇,就没想过女儿最近为何这般嗜睡?这是第几次说着说着话睡着了?”

裴弘年经她提醒,恍然反应过来什么。

他眉眼间绽放笑意,清俊绝艳,他抚掌笑了起来。

“父皇设计安西王,成了!”

周玉赶紧拉住他,压低声音道,“你小声些,别把堇儿吵醒了。”

裴弘年笑着起身,开门对外面的乔三吩咐,“去请太医过来,多请几个擅妇科的!”

乔三应诺离去。

裴弘年仿佛女儿已经怀孕了一般,在殿内踱着步子转来转去,“也不知是不是个小丫头。”

太医们很快就来了。

他们依次诊了脉,所有人给出了一样的答案,“回皇上,公主有了身孕,已经一个半月了。”

裴弘年大喜,“好,好!”

他在殿内踱了一圈,压制内心激动,却听周玉已经在平静问话,“胎像可稳健?有什么要注意的?”

“回皇后娘娘,胎像很好,头三个月不可同房,注意饮食即可。”

裴弘年稳了稳心神,问道,“可知是男孩女孩了?”

太医暗道,当今皇上以沉稳睿智著称,此时却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一个半月,怎可能知道男女?

“回皇上,臣等才疏学浅,要再等四五个月方能从脉象上探查出来……却也不一定准确。”

裴弘年蹙眉,突然有些后悔让离谷主走了。

可却也不能再将他弄回来。

喜欢穿越之国公继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