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坶双飞很紧很湿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看到牛老大,苗灵娜放下医书,浅浅一笑。

“老大,晚上总有人骚扰,你像是没睡好。”苗灵娜关切道。

“骚扰不怕,有人在强攻,想要杀了我,毁了咱们的家。”牛小田直言道。

“老大,我能帮着做点什么吗?”

苗灵娜眼睛发亮,她一直想要参加战斗,怎奈老大不发话,也只能做一名勤奋好学的安静美人。

“打算给他们个教训,娜娜,你那面小锣,还在身上吗?”

“哦,定魂锣,在老大面前,好像没用。”

“敌人很强大,我们得多预备几套方案,告诉我,定魂锣是咋用的?”

“运转巫元力,敲击在上面,以前两天能用一次,现在我进步了一些,每天都能用一次。”苗灵娜不隐瞒道。

“好,娜娜,愿不愿意,下次跟我一起出战?”

“期待已久!”苗灵娜激动地站起来。

“就这么定了!谢谢你,娜娜。”

“老大不用客气,既然住在这里,就要尽一份力。”

随后,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又聊起了医术。

苗丹在治病方面,源于传承,自成一派。

尤其擅长使用医蛊,清理经络垃圾,带走体内毒素。

苗灵娜的收灵中,就有一只特殊培养的医蛊。

说到本专业,苗灵娜的话就多了。

医蛊是奉献型的,身份比食髓蛊还要尊贵。

吸取毒素后,投放到蛊虫罐里,由着其它蛊虫,再将它身上的毒素吸食干净。

这一过程中,医蛊要经历很大的痛苦,经常遍地鳞伤。

“娜娜,你让我改变了对蛊虫的印象。”牛小田道。

“不用改变,实际上,大多数蛊虫都是有害的,我也有不少。”苗灵娜笑了。

“用于防身,也无可非议,害人就变味了。”

“老大,丰铎是自找的。”

苗灵娜噘起了小嘴巴

我和岳坶双飞很紧很湿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敏感了!

“不说这些,他呢,也有些造化,命不该绝吧!”

离开地宫,牛小田又找到了扰魂哨。

一直不用,始终觉得,被万支梅的臭嘴含过,有些恶心。

已经清洗过,反复又清洗了好多遍,牛小田这才认真研究这件法宝,看似普通,其实做工非常精致。

用铁竹打造,上面不但有人工符文,还有天然的类符文纹理。

中空地带,更是九曲十八弯,复杂到不拆开都看不透。

牛小田几乎可以断定,这玩意能吹奏出优美的乐曲。

没有说明书,牛小田也缺乏艺术天赋,只能先琢磨着,如何将这玩意吹响。

但凡此类法宝,上面都融合了使用者的神识,必须先清理掉。

拿着量人镜,牛小田仔细辨别,找到了最亮的一丝白气,跟周围的气息,融合得非常紧密。

锁定白气,牛小田开始注入自己的神识,持续不断,进行替换。

前后折腾了一个时辰,终于宣告成功。

万支梅最后的一点印记,也被清除干净,牛小田成为扰魂哨的新主人!

来到院子里,牛小田的目光,锁定了正在晒太阳的黄黄。

吹起扰魂哨,并没有发出声音。

黄黄突然目光无神,整个身体僵硬地倒了下去。

停着吹奏,牛小田蹲下来,启动通灵术,询问道:“黄黄,刚才啥感觉啊?”

黄黄晕乎乎的,半晌才惊恐道:“老大,好可怕,脑子嗡嗡响,晕了,啥都不知道啊。”

“嘿嘿,别怕,就是测试一下,现在身体还有其它反应吗?”

“还晕!”

“正常,休息一会儿,可自行缓解。”牛小田一本正经,又问:“其他的呢?”

“没有了。”

由此证明,扰魂哨不会造成器质性的损伤,只能让对方神识难守,束手就擒。

安抚黄黄几句,牛小田回到房间,又对着床尾的喵星,吹起了扰魂哨。

扑腾一下!

喵星弹跳起半米高,四处打量,一双眼睛溜圆,支棱着蓬松尾巴,尖声道:“老大,本喵怎么听到了怪声?”

“没事儿,你听力太灵敏,估计是哪只公猫,正在到处找伴侣吧。”牛小田含糊道。

“公猫最恶心!”

喵星做出呕吐状,又哼道:“老大,别骗我,公猫哪有那本事,就是你嘴里的哨子发出的动静。”

“我也吹不响啊!”牛小田摊手。

翻了个白眼,喵星又趴了下来,继续进入假寐的状态。

灵猫,绝对是个另类。

扰魂哨对它无效。

由此可见,想要在野外抓一只灵猫,该是多么困难。

牛小田又安排女将们,在院子里练习六人符阵,平地惊雷是否对冷树有效,还不可知。

多预备,总归是没错。

时隔一天!

夜半,冷树再次来到牛家大院门前,背着手站立。

独自一人,没带弟子们,大概是觉得,这群废物也没啥用。

防御风阵,并没有启动。

冷树暗自冷笑,牛小田鼓捣的这玩意,已经被毁掉了。

牛家大院失去防守,等于再次对外敞开。

此刻,牛小田已经带着女将们,来到了院子里。

其中也有苗灵娜,首次参加战斗。

龙茱请战!

没被答应……

只能还趴在窗户上看热闹,心里痒得不行。

“老东西,敢私闯民宅,就扒了你的裤子,打成猴腚。”牛小田上来就骂。

声音不大,但冷树听得很清楚,心中顿时将这小子骂了很多遍。

乡村小子,说话可真粗俗,听着可真刺耳。

嗖!

冷树脚下生风,腾空跃起,脚尖在围墙上轻点一下,便落在院子里。

与此同时,一柄白色的小剑,从袖口滑了出来。

寒冰剑!

牛小田很难对付,冷树只想一击致命,然后迅速退走,就此离开兴旺村。

突然,冷树神情猛然一呆,是牛小田吹响了扰魂哨。

然而,这也是冷山门的宝贝之一。

冷树很熟悉,一股气血冲进脑海,瞬间摆脱了哨音的干扰。

此时,女将们已经散开,立刻启动了平地惊雷符阵。

轰隆隆的雷声,从四面八方围绕而来,震得冷树耳中,嗡鸣作响,混沌一片。

他猛然举起寒冰剑,一股冰寒的气息,刹那间笼罩了全身,居然再次挡住了符阵的攻击。

好宝贝!

牛小田怦然心动,一抬手,苗灵娜立刻敲响了定魂

我和岳坶双飞很紧很湿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锣。

喜欢乡村小术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