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 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下载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翌日。

忍者学校的教室中,人头攒动。

少年少女们根据各自的喜好将象征着木叶忍者身份的护额系在自己喜欢的位置,有绑胳膊上充当臂章的,有系在脖子上cos颈圈的,也有人别出心裁当腰带用的,用法用途之广阔只能说不愧是年轻人,出众的想象力不是老家伙们能比较的。

当然,

大多数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将护额绑在脑门上。

“从今往后,你们都是·······”站在讲台上的伊鲁卡怀揣着真挚的感情为学生们加油打气,好在今天学生们比起寻常要更有耐心,毕竟不耐心也不行,都等着宣布分组名单,这时候谁要敢逃课,那大抵是琢磨着要制霸下一届毕业生了。

不过,

不逃课不代表大家伙就会老实。

台上讲话,台下聊天。

好在伊鲁卡也不是喜欢那种长篇大论的面子人,他讲话技巧不能说没有,只能说朴实无华,再加上那充沛到溢出的感情,所以给掩盖了过去,可惜十二岁的少年少女们这时候显然不大能体会到老师的关怀之心。

他们现在满脑子都是幻想的成为了忍者后的种种光辉灿烂的未来。

等以后有机会,可能才会回忆起来能遇到这样一位好老师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现在开始,我来宣读你们的分组名单,都给我听仔细了。”伊鲁卡抬起来了手中那握了许久的夹纸板,看着上面的名字,清了一声嗓子,开口说道:“首先是第一班,鞍马八云······宇智波藤花,以及土蜘蛛萤。”

在念名字的的时候,

他刻意的拉长了声音,好让学生们能听的更清楚一点。

“啊!八云,萤,我们还在一起!我们还在一起!!”

藤花兴奋的抱住了坐在左右的少女们,那一手搂一个的架势颇有点强抢民女的山大王的模样。

“有师父在,这种事不是肯定的嘛!”

八云嘀咕了一声。

却并未扒开藤花搂住自己肩膀的手掌,嘴角勾勒起来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显然少女心中并非是一点儿都不在意。

“嗯嗯,藤花,我知道你很开心,但是你能不能轻一点啊!你捏的我肩膀好痛啊!”

萤抱怨着好友的粗暴举止,却也是和八云一样软绵绵的毫无抵抗之力。

只是——

不同于少女们之间那卿卿我我的友好气氛,主要集中在教室后排的男性同学们却是发出了败犬般的深深哀鸣,夹杂着“不是吧?!”、“好浪费啊!”、“这是幻觉,这绝对是幻觉!”等等悲声。

台上伊鲁卡不是不能理解少年们的悲伤。

因为忍者学校的校园中一直都有着毕业时被分配到一个班的少年和少女很大可能会成为情侣,同时会多出来一只败犬或者一个孤高的强者的校园传说,在一代代的学生当中流传,伊鲁卡在忍者学校上学的时候就听说过。

这样的谣言在十岁以下

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 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下载

的学生当中固然没有什么受众可言。

但是十岁以上的学生已经不是孩子了。

这已经是会萌生出来对于异性的某种好感的年纪了,再加上木叶村在文化方面······拘束的并不是那么严格,书店之类的地方都有着明确的分级制度,但拦不住已经学会了三身术的少年少女们去探索未知的神秘世界。

同时毕业的学生们通常都是两男一女的规格来组队,也的确因为长时间的接触诞生了许多对队情侣和夫妻,为传说提供了繁荣生长的土壤。

所以,

男孩们对可爱的女孩子生出爱慕之心,女孩们对帅气的男孩子抱有青涩的好感,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不可否认的,

在这个班级上,

有着深深的大小姐气质,举止落落大方的八云,继承了宇智波一族优良血统,容貌精致的像是画中人的藤花,以及生的楚楚可怜,给人以娇弱美感的萤,赫然便是班上名列前茅的美人。

正如宇智波佐助被班上不少女生们骚扰一般,

暗地里仰慕者少女们的追求者可不仅仅局限于班上的同学,在去年她们就收到过高年级的前辈们的告白,今年更是被低年级的学弟告白过······不过即便是少女们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的追求者。

也还是无法让少年们死了心,尤其是同班的男生中,坚信着那个校园传说的人不只是一个。

可结果,

到头来竟然是女+女+女这么一个浪费资源式组合。

最后一丝幻想都被一盆冷水无情的浇灭。

原本教室内原本高涨昂扬的气势在这会儿猛然间发生了断崖式的下滑,在那一瞬间,伊鲁卡甚至是幻视到了教室后排那翻腾的黑色怨气,只是一眨眼就看不到了,应该是错觉吧?

“咳咳!都安静点,接下来是第二班······”

一个又一个名字被念出来。

有人欢呼,有人哀嚎,不过总的来说这一期进行的很是顺遂,不可能人人都如藤花她们那般满意自己的队友,但是却也不至于说是厌恶到当场就站起来反对的地步。

“接着是·····第七班。”

在这里,伊鲁卡停顿了一下。

抬头看了眼某个黄头发少年,换了口气,才缓缓道:“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以及春野樱。”念出来最后的少女的名字的时候,目光已经转移到了那个粉色头发的少女身上,眸中藏着一点儿困惑。

说实话,

这个组合伊鲁卡心中觉得并不怎么合适,在他看来,班级上最适合与佐助、鸣人组队的是八云,萤或者鹿丸,也只有他们能够和这两个天才少年并肩作战,至于说为什么没有藤花,一个队伍里怎么能有两个宇智波?

让弱者们和强者组队固然是可以达成强者带动弱者的情况,但是更大可能是弱者压根就跟不上强者们的脚步,最终整支队伍支离破碎,这样的事情不是恶毒的诅咒,而是发生过不止一次的悲剧。

只是队伍解散说真的是运气很不错了。

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弱者过分的勉强自己,以那沾染着血色的尾声落下来帷幕。

作为贴心好导师的伊鲁卡对于自己带过的每一个学生的资料都是如数家珍,春野樱这个文化课名列前茅,实训课居于中游的少女很了解,正因为了解少女的情况,所以他觉得让春野樱和佐助、鸣人这俩连他都没信心能打赢的天才组队是对少女的不负责。

可惜的是,

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 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下载

今天早上收到这份分组名单的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提出异议。

“春野樱······”坐在窗边的佐助下意识的回头寻找着对应的人物,看到了那个一脸惊讶的粉色头发的少女,他对这个名字有点儿印象,没记错的话这个少女和八云、藤花她们经常聚在一起,算是藤花她们那个小团体中的一员。

至于说,

最早时候藤花因为和鸣人搭话而被同班同学孤立的事情,那早就是过去式了。

年纪的增长,班级的变动,再加上村子里的风云变化······一切都和过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樱吗?她的文化课成绩很高呢!”

鸣人随口说了一句,他和佐助的关系要好到上课从来都是坐一起的程度。

“但是实训课成绩很普通。”

“有什么关系?我们俩在一个队伍已经很不错了不是吗?难道你还指望八云她们有谁会和我们一起组队吗?”

“鹿丸的话?”

佐助将目光投向了还没有被念到名字的奈良鹿丸,不过在看到坐在鹿丸旁边的秋道丁次,叹了口气,“是我太贪心了,鸣人,你说的没错,春野樱已经是不错的队友了。”

在那么难的文化课考试中能名列前茅,即便是不如鹿丸那么聪明,但想来也多少能在以后的任务中出点儿主意吧!

就在鸣人和佐助说着悄悄话的时候,

春野樱这会儿心中也是波澜万丈。

竟然是和佐助、鸣人这俩班上的天才组队了?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在忍者学校,文化课成绩即便是考第一,说实话分量还不如实训课成绩排名第十来的更重一点。

少女并未奢望过自己能与佐助、鸣人这样的天才人物组队,毕竟她跟着‘前辈’学习泡沫之术也不过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么一点儿时间还无法让她的实力有翻天覆地的增长,她相信自己以后会通过自身的努力,追上八云和藤花她们。

但是现在,

她是做好了和两个和以前的自己同样平平无奇的同学搭档组队的准备的。

结果临到头来,

却告诉她一不小心就中了不知是祸是福的大奖。

心情,

很是不真实。

“······第七班吗?”春野樱喃喃低语,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的她感受到了那剧烈的疼痛,意识到这绝非是做梦,心情并未因此而欢呼雀跃,反而是在察觉到佐助和鸣人投来的视线的时候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在她的身前身后,左右周边都有嫉妒和羡慕的视线投射而来,这目光要是真能捅人,这会儿少女大概已经被班上的女同学们给捅成一个簸箕了,里里外外全特么是眼儿。

可惜,

她现在都无暇顾及女同学们那如火般炽烈的视线,担心跟不上佐助和鸣人的脚步,从而拖了队伍后腿的女孩又一次体会到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沉甸甸的压力,上一次还是发现前辈是雾忍,也就是两天前的事情。

“第八班,犬冢牙,油女志乃,日向雏田。”

这个组队并非是宗弦非得还原某些东西,而是某种惯性的使然,日向日足,油女志微以及犬冢花,少年少女们的父母长辈先后找了宗弦,不仅仅是将少年少女们给组合进了一个队伍,甚至连他们的指导上忍也是日向日足已经是拜托好了的。

根本用不着宗弦伸手做什么,

强化了情报追踪能力的第八班就这么水到渠成的成型了。

于此,

宗弦别无意见。

他在乎的是自己的妹妹和弟子们,只要不妨碍到他对于妹妹和弟子们的安排,那么······随便你们怎么折腾咯!

“第九班·······”伊鲁卡的声音响亮有力,“第十班······奈良鹿丸,秋道丁次,以及山中井野。”在看到这仨名字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猪鹿蝶这个赫赫有名的名字,那是三忍出现之前木叶最厉害的组合的名字。

当一个班上有着奈良、山中、秋道等姓氏出现,还全特么是族长家的孩子,只要他们能活到毕业,他们势必会在毕业的时候组成一个队伍,这是谁也无法更改的事实。

很快,

全班所有人的名字都被念到了。

六十人,被分做了二十个班。

“······咳咳,分组名单已经全部说完了,大家还有谁没有被念到名字吗?”伊鲁卡喘了口气,都没有茶水润润嗓子,他眼见无人举手说话,便继续道:“既然都没有什么意见,那么分组的事情就到此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宣布你们的指导忍者的时候了。”

说着,

他拿起来了另一份名单。

“还是第一班,你们的指导忍者是上忍·宇智波千早。”伊鲁卡道出来了少女们的指导忍者的名字。

只是出乎意料的,

听到这个带有宇智波前缀的名字的八云、藤花和萤她们脸上并没有任何的高兴之色,这让伊鲁卡有些疑惑,还以为都是宇智波会彼此认识呢?看这样子似乎是藤花并不了解这位宇智波千早?

但是以前听到的小道消息说,宇智波千早貌似是火影大人的心腹部下之一,没道理不认识藤花这个火影大人的妹妹啊!

他的想法很正确。

藤花她们当然是认识“千早姐姐”,而且还没有少挨过千早姐姐的教训。

回忆起来当初哥哥师父带着自己一起去往和雾忍对抗的前线战场上的时候,藤花当时就在宇智波千早的指点下修行,期间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八云当时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但不代表她就因此而逃过了一劫。

后来等到她的身体恢复如常,

因为宗弦忙忙碌碌的只能偶尔指点一下弟子,为此藤花、八云和萤接受过不少人的指点,其中宇智波千早是最下得去手揍她们的,尤其正好宇智波千早主要负责教导她们的就是宇智波流的剑术和体术。

少女们经常被打的戴着面具,一瘸一拐的往药师医院跑,等经过药师野乃宇的治疗后,能出去见人了,少女们才会取下来脸上那明显大了一号的面具。

“然后第二班,你们的指导忍者是······”

不知道个中详情的伊鲁卡并不知道少女们此刻心情是多么的复杂,只是继续按顺序往下念着名字。

第一、第二、第三······一直到第七班。

喜欢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