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让我陪他睡觉不用给房租 相亲男在车里㖭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刘老师,患者的CT结果出来了,只不过他这个结果吧,有些迷惑,没有看出来。”

苗瑞来到了刘半夏的身边。

刘半夏皱了皱眉,刚刚那位车祸患者腹腔内的积液看起来可不少,应该是有内脏出血。CT怎么还没照出来呢?

仔细看了看电脑上调出来的CT片子,还真是。

“刘老师,您说会不会是患者原本就有腹水啊?”苗瑞问道。

刘半夏摇了摇头,“可能性极低,他年纪不是很大,肝脏的形状也很好。我判断可能还是肠系膜出血了,只不过在转运的过程中已经凝血成功。”

“这个事情吧,虽然有些罕见,但是结合他的情况来看,也是非常有可能的。跟患者建议一下吧,做腹腔镜探查,这个能够稳妥一些。”

这个事情的主意,必须要他来拿。

腹腔镜探查也是介入探查啊,可不是苗瑞能够决定的。

只不过这位患者的情况确实有些特别,反正他是没有经历过。但是要是将这些积液归纳到腹水里,也有些不对劲。

腹水患者的情况,他也经历过,这位患者怎么看都不符合。

苗瑞点了点头,刘半夏都这么吩咐了,那就证明确实有探查的必要。

“刘主任,跟您老人家请教个问题呗。”

王超凑了过来。

“你要干啥啊?也想研究一下NOSES手术?这个没问题,可以先跟许一诺他们聊聊,做一个初步了解。”刘半夏随口说道。

“刘主任,请严肃一些。”王超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你到底要干啥啊?”刘半夏问道。

“嘿嘿,我偷听了一下,就是想问问,等我结婚的时候,能不能也搞一个小假期。”王超说道。

“您老人家也知道嘛,我这个住院总的工作是有多么的艰辛。我们俩也不打算远走,就想到南方去溜达一圈,都没去过呢。”

刘半夏翻了个白眼,“我还当时多么重要的事情呢,就这个?到时候再提前知会一下就好了。”

“不过你们俩结婚的时候,咱们这边的人过去的几率不高。咱们这里啥情况你也清楚,真心没法一次走那么多人啊。”

“这个我理解,反正我们本来也没打算招待外边的人,就是两边的亲戚,凑一凑,认识一下就完了。”王超说道。

“反正你肯批给我这么长时间的假,我就很开心。实在也是因为你带了个坏头,结婚都不休假、不度蜜月,这样不好。”

“我那时候不是没办法了吗?反正以后也得给乔乔找补上,大不了就是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度蜜月呗。”刘半

房东让我陪他睡觉不用给房租 相亲男在车里㖭

夏说道。

“反正该安排的就都得安排上,不能留下遗憾。你现在有啥事情没?跟你仔细聊几句,有些小情况。”

“不是为了忽悠我给你加菜?”王超谨慎的问道。

“那么小心眼吗?中午我给你加。”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完了、完了,这可是真的完了,你都主动要加菜了,这事指定小不了。”王超也是一脸苦巴巴。

刘半夏没理他,直接就把他给拉进了办公室里。

“到底是啥事啊?”王超问道。

“其实也没啥,昨天跟老邱聊了聊,我自我反省了一下,觉得最近的我好像有些过于激进,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刘半夏问道。

王超摇了摇头,“这个感觉倒是没有,反正跟你干活累是指定要累一些的,你的节奏太快。”

“这个也不是说你对大家伙的要求太高,非得逼着大家伙都撅着腚的玩命干活。主要是因为你的成长太快了,让大家伙不自然的就会紧张起来。”

“现如今你又要带着人到金水区医院和你们老家的医院做支援,也都知道你比较忙,所以大家伙就得更加卖力一些才行。”

“我倒是不觉得有啥,这也都是很正常的情况,毕竟你的成长速度很快。倒是你,咋还有了这样的想法呢?”

“其实也没啥,就是昨天去医学院演讲嘛,然后就开始忽悠呗。还是老陈帮忙拦了一道,希望学生们能够慎重考虑。”刘半夏说道。

“虽然说以前我也说过这样的话可是那些话差不多也都是跟开玩笑一样,哪怕也告诉学生们来咱们急救中心学习比较苦,但是更多的还是会突出咱们的成绩。”

“现在想想,就包括现在带的这一批里,都可能有人是被我误导过来的。其实我的本心中呢,是真的抱着能够让这些人明明白白来吃苦的想法。”

王超翻了个白眼,“我还当是啥事呢,这个根本都不算啥啊。就咱们这个宣传,比电视上的广告可是谦虚太多。”

“我就觉得你根本不用在这个事情上费心思,该咋样就咋样好了。反正咱们急救中心的名气是越来越高,我就觉得以后想来咱们这里实习的人肯定更多。”

“但是你们要鼓捣的这个小儿外科,确实是一块硬骨头。不是那么好啃,我们那一批也是这么过来的啊。”

“哎……,也知道不是那

房东让我陪他睡觉不用给房租 相亲男在车里㖭

么好啃,可是还得接着啃。”刘半夏叹了口气。

“刘老师,那个……,那位患者的情况,能够暂时先观察一下吗?”

这时候苗瑞走了进来。

刘半夏皱了皱眉,“患者很抵触做腹腔镜探查?”

“是啊,他说不想遭这个罪,也不想花这个钱。现在都已经在胸腔戳了个眼,要是在肚子上再戳个眼就太遭罪了。”苗瑞说道。

“观察啊,观察的风险性太大了。主要是他腹腔内的积液不少呢,我跟你过去看看吧。”刘半夏说道。

这也是个问题,腹腔镜探查确实是牵扯了很多的费用。刚刚因为心里想别的事,其实是应该跟苗瑞一起过去的。

来到了那位患者的诊床边上,患者的家属也在这里。

“医生,谢谢你啊,拍片的说我的骨头被你弄顺溜了。”

看到刘半夏后患者说道。

“现在你这个情况啊,我担心的反倒不是你的骨折,而是你腹腔内的积液。现在还有疼痛的感觉吗?”刘半夏问道。

“没有,现在我还真的不咋觉得疼了。但是要是说一点不疼也不现实,毕竟我的伤也不轻。”患者说道。

“咱们就不用在肚子上戳眼看了吧?刚刚这位医生也跟我们说了。主要是对方的车子没保险,连交强险都没有,我现在都不知道接下来的医药费能不能要来呢。”

“这虽然是个问题,但是我觉得暂时也先不要考虑这些。就算是他们不想给,不还有法律呢么,起诉他们呗。”刘半夏说道。

“现在你腹腔内的积液让我都有些闹心,这些积液我判断就是你撞击后某条血管破裂后出的血。”

“然后在转运的过程中呢,因为一些原因,破裂处凝血成功。但是这样的凝血不是很安全,很可能会有一些血栓生成。”

“我们虽然可以采取保守的观察,风险性真的很大。推荐你做腹腔镜探查,并不是为了赚你这个探查的费用。”

“因为你这个情况要是真的继续发展的话,到时候我们可能就要做开腹手术了。那时候对你的侵害会比较大,也可能会耽误抢救的时间。”

“这个……,医生啊,我觉得没事。反正我有不舒服的地方,我再喊你们不是也行吗?”患者笑着说道。

“你看我现在也挺精神的,都说我的命也是够大的。反正我觉得没啥事,就别让我遭这个罪了,那个不是还得全麻呢嘛。”

“好吧,这个情况我们不管如何也得跟你阐述清楚。”刘半夏说道。

“虽然说没有给你做腹腔镜探查,但是这并不代表没有必要,而是我们需要尊重患者的选择。”

“但是就我个人来讲,真的建议你仔细考虑一下。你的情况目前看有些特别,腹腔内的积液确实有些多。”

“这样吧,你们再考虑考虑,也跟家属商量一下。如果选择做探查呢,随便喊一个护士让她喊我们就行。”

“记住啊,有任何不舒适的地方,尤其是腹部和头部的症状,一定要喊我们的医生。你的情况要是说危险的话,其实也是很危险的。”

“不要以为我们这是在吓唬你,毕竟我们见识过的病例太多。万一你的腹腔内真的有别的状况,那个危险性你自己也能想象得到。”

“如果我们做探查只是在肚皮上打一个孔,要是有别的状况,我们就需要将你的腹部整个划开。”

说着的时候刘半夏还比划了一下。

“行,我要是有感觉不对劲的地方,我就喊你们。”患者说道。

刘半夏也很无奈,患者的态度太坚决了,就算是他也劝不动。

别看患者是这么说,他都能够听出来患者的敷衍。

“苗瑞,多留意一下吧,半个小时过来问一次。”刘半夏说道。

苗瑞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这也确实是在尊重患者的选择,他也希望患者能够同意做腹腔镜探查。但是这并不是他希望的事情,患者不签字,一切都白搭。

主动权永远都是掌握在患者是手中。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