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医生不可以(限)txt笔趣阁 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这一刻,司祭的心都慌了!

他就算是再不聪明,也知道自家那儿子以前和眼前这女子……那可是不对付的!

墨枭若是在凤千寻面前爆出了儿子的身份,那可如何是好?

想到自家命不久矣的儿子,再想到眼前的情形,司祭真的急的都快哭了!

“本尊胡说?本尊……”

墨枭闻言,当即转头一脸怒色的往司祭看去,可是在看清司祭那一张老脸之上的祈求时,墨枭突然就想到了千苍那张满是不赞同的稚嫩脸庞,邪肆的脸上,怒气也随之一滞……

千苍曾经跟他说,若这就是千寻想要的人生呢?

什么都不知道的幸福……

凤千寻凤眸微转,看着欲言又止的墨枭,眉头逐渐皱紧,“你怎么话说到一半不说了?你到底在隐瞒我什么?”

“本尊……”

“阁下!”

墨枭闻言,再次张口欲言,可是……

司祭满含祈求和警告的声音,却随之再次响起。

墨枭到了嘴边的话,就再次噎了回去,神色复杂的看着凤千寻,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无知者无畏,无知者幸福!

就如千苍所言,若是千寻不愿,她自然不会遗忘那些个前尘往事,如今……

她既然选择了遗忘,他再强行让她忆起,只怕是并非她所愿……

他墨枭,从来都不会做让她不开心的事情!

从来不会!

“千寻……”

迟疑了一下,墨枭终是在凤千寻满是焦急的目光之下,缓缓开口道,“有些事情,你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不要再多问了,本尊不想做出违背你初衷之事!”

“可是我现在只是想知道夜幽瞑他如何了!”

凤千寻闻言,当即疾声道。

她只不过是想知道她的男人现在如何人在哪里,怎么就这么难了?

“他不会有事的,本尊没有算计他,他的所作所为,也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墨枭闻言,深吸一口气,知道凤千寻不是好忽悠的,终是转头看了司祭一眼,半真半假的道,“至于他为什么会离开,那你就要问一问司祭身上的弑神剑去了哪里……”

“弑神剑?”

凤千寻闻言,眉头忍不住的一皱。

这把剑,她曾经听到夜三娘提及过……

当年她就是用了这把夜族祖传的剑,一剑刺穿了司祭的胸膛,才能重伤司祭从他的手中脱困而出,如今……

“弑神剑在哪儿?”

凤千寻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问道,然后复又转头看向墨枭,惊疑不定的道,“这和弑神剑又有什么关系?”

夜幽瞑难不成还能因为一把剑离开她?

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他拿走了那把剑,因为……”

墨枭闻言,迟疑了一下,终是沉声道,“因为那把剑原本的主人,就是孽海花之主!”

凤千寻闻言:“!!!”

梁医生不可以(限)txt笔趣阁 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神色顿时大变,身形忍不住的踉跄了一下。

眉心的灼热越发的明显,仿佛在提醒着凤千寻,她和孽海

梁医生不可以(限)txt笔趣阁 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花之主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如今,夜幽瞑和弑神剑竟然也和孽海花之主扯上了关系……

“千寻,你之前对本尊的指控没错,本尊是早就查清了弑神剑的下落,知道弑神剑在司祭的手中,更知道末流仙族一战,司祭若是还活着,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而他若是出现,弑神剑必定面世……”

喜欢逆天双宝:神医娘亲美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