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洒开到最大冲洗下面 蛇王的大蛇根

  • A+
所属分类:包子文章

我站在机关城中,看着被慢慢腐朽的建筑群怔怔出神。

此刻,机关城内的死气已经浓郁到了近乎要化成液态的地步,原本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建筑群,此刻已经崩塌了大半,只剩下少数还保持着完整。

可就算如此,它们也被腐蚀的变成了黑色,显然,用不了多久,它们也会彻底崩塌。

“这座青铜城的真灵已经快要死了,它好可怜。”小七红着眼圈,嘟着小嘴一脸的伤感:“张千俞,我们离开吧,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崩塌了。”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背后的双翅一震,整个人便飞到了空中。

“之前小肥告诉过我出去的路,你一直向上飞,那里有一个出口。”小七坐在我的肩膀上,小手死死地抓着我的头发,指着头顶说道:“就是那。”

我抬头看去,随即就看到,在头顶的青铜壁上,果然有一扇青铜打造的门。

那扇门并不大,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钻进去,不过此刻却是关闭的状态。

我急忙飞到了那扇门前,仔细打量了一番,就发现在铜门上果然也雕刻着一条真龙的浮雕。

龙身盘踞,龙首高昂,那巨大的龙口大大张开着,呈愤怒嘶吼状。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像上次一样,将手掌伸向了龙口。

当我的手掌伸进去之后,就听‘咔嚓’一声脆响,而后,强烈的刺痛感便顺着我的手掌弥漫开来,好在这刺痛感只持续了一瞬间,随后,我被咬合住的手掌便缩了回来,而铜门也‘轰’的一声,慢慢向两侧打开。

当铜门打开后,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进入,而是转过身,低头看向了脚下即将彻底死亡的青铜古城。

此刻,所有的建筑物都被茫茫的死气所笼罩,在死气中不时的还会有轰鸣声传出,显然,正有建筑物在崩塌。

而我唯一能看清的,便只有中央处的那座大殿了。

在大殿的四角,分别盘踞着一只机关兽,而这四只机关兽,正是墨家最为核心的四神兽。

这四只神兽体内的能量经过了一千多年的消耗,早已所剩无几了,平日里,它们都是沉睡状态,可是现在,机关城将毁,它们也全都苏醒了过来,立于大殿顶部,用那双散发着赤色光芒的眸子看着我。

“你们愿意随我一起离开吗?”

我知道,这些机关兽就算跟我离开,但没有墨家的技术,很难让它们的寿命继续延续下去。

最主要的是,它们的动力来源是什么我根本就不清楚,想必不仅是我,就连现代最发达的科技,可能都无法得知。

所以就算跟我出去,我也无法为它们更换能源。

只是换一个地方,继续等待死亡罢了。

那四只机关兽就仿佛听懂了我的话一般,竟然全部低下头,看向了脚下正在慢慢死亡的机关城,随即又看向了我,对着我摇了摇头。

看到这一幕后我叹了口气,然后低声喃喃道:“那种能源应该已经不存在了吧,不然的话,燕青书不可能不为它们更换。不过,是墨家赋予了它们生命,死在这座机关城,也算是落叶归根,死得其所吧,这里,才是它们永远的归宿!”

“嗷吼!...”

这时,四只神兽忽然昂起了头颅,发出了一声震

花洒开到最大冲洗下面 蛇王的大蛇根

耳欲聋的嘶吼。

我知道,那是它们临死前,对这个世界发出的,最后的声音。

而随着嘶吼声落下,它们散发着赤色血芒的双眸果然都暗淡了下去,随即,四只神兽身子一颤,在我惊愕的注视下,对着我慢慢跪了下去。

“它们...这是在干什么?”我一脸的惊愕,肩膀上的小七却皱着眉头说:“它们...希望你能将非攻一直传承下去,还有,帮它们寻找墨家巨子的后人。”

我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既然答应了燕青书前辈,就绝对不会食言。”

四只神兽得到了我的回复后,便仰起头再次发出了一声咆哮,而随着咆哮声落下,它们散发着血色赤芒的双眸便一阵闪烁,身体也随之一阵颤抖,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一个失去了电力的机器,在做最后的挣扎一般。

最终,它们重新匍匐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动弹一下。

“墨家在这个世间的痕迹,就要被彻底抹去了吗?”

这座机关城包括这四只机关兽,乃是墨家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遗物,而现在,随着四只神兽的死去,这座机关城也加速了自己的死亡,想必用不了多久,所谓的墨家机关城,就会彻底不复存在了。

“在乱世中崛起,于死亡中落幕,横跨了无数个世纪,于黑暗中屹立千年,可最后,仍然抵不过岁月的侵蚀,终将是要逝去了。”

淡淡的伤感情绪忽然缭绕在我的心头,我忍不住一声叹息,随即便豁然转身,一震双翅,飞入了铜门中,迅速向外飞去。

“我们还会再见到小肥吗?”小七坐在我的肩膀上,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稳固身形,一只手托着下巴,嘟着嘴,一脸的伤感。

“会的,有缘就会再见。”我淡淡的说。

此刻,我们所在的出口类似于一条暗道,暗道很狭窄,只能容纳我一个人通过,就连我背上的翅膀甚至都无法张开。

在进入通道后,我不得不收起双翅,然后步行攀爬。

通道是倾斜向下的,好在开凿了台阶,所以爬起来并不太费力。

“张千俞,你说,小肥不会被坏人给抓走吧?”小七拄着下巴,一脸的担忧:“小肥那么单纯,万一遇到坏人肯定要吃亏的,万一...被人清蒸了,或者红烧了怎么办!”

“……”我闻言一脸的黑线,心说我去,小七不愧是个吃货啊,这么伤感的事,都能说的这么有食欲。

“不会,那小家伙鬼精着呢,比你聪明多了。”我笑着说。

但随后我便‘哎哟’一声,好一阵呲牙咧嘴。

却是小七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耳朵,用力的一拧,然后气势汹汹的质问:“你是在说我傻?”

“呃...没有没有,误会。”我急忙摆手。

“哼!”小七气鼓鼓的一转头,直接不搭理我了。

我见状一脸的干笑,刚要哄哄她,可就在这时,忽然就听‘轰隆轰隆’的声音不断的传出,而随着声音传出,这条暗道周围的岩壁竟然一阵颤动。

“卧槽,这是...地震了?”我瞬间脸色大变。

喜欢活人阴差请大家收

花洒开到最大冲洗下面 蛇王的大蛇根

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